10 天融資近 15 億台幣,中國「謎の共享經濟」——共享充電寶,什麼時候會倒閉呢?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最近中國那邊,有個超級火紅的產業,叫做「共享充電寶」aka「共享行動電源」,聽起來有點奇怪,不過風風火火地在 10 天內融資了 15 億台幣 …… 究竟會不會又是一場騙局呢?(責任編輯:陳君毅)

事情是這樣的,共享單車之後又一個謎の共享經濟火了——共享充電寶。

還是《金融界》的報導標題總結得好:《10 天融資近 3 億,IDG、騰訊、朱嘯虎、王剛等 20 家機構入局,共享充電寶火了》,到底火不火我說了不算,具體看 VC-SAAS 這張表吧:

你一定有很多疑問,充電寶怎麼共享?這東西怎麼掙錢?資本為什麼會投這個?

沒關係,儘管之前做過融資中介,手頭看過的項目不下 500 個,我依然和你一樣對這波節奏難以理解。

騰訊投資共享充電寶還可以理解,畢竟今年 1 月後,騰訊已經不是第一次以投資的方式拉線下企業進小程序生態了。但其它投資機構跟著一起​​吹泡泡,就不那麼說的通了,因為 ……

共享充電寶不是個新生意,是個已經被驗證過的「污點模式」。

什麼是共享充電寶?

以這兩天在朋友圈瘋狂刷屏的共享充電寶「小電」為例, 其所謂的共享充電寶,就是一個設在商戶裡、用戶不可借走的充電站

這種手機充電站其實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早在 2013 年,北京各大商場的出入口就已經存在投幣的公共手機充電站。在之後的一年裡,隨著「互聯網思維」的升級,這些充電站迅速從收費轉向免費,並將盈利模式從向用戶收費改為充電時往用戶手機裡安裝流氓軟件。

甚至連曝光免費充電站的這種流氓行為都已經不新鮮了,2015 年開始各都市報和自媒體陸續對手機免費充電站強制索要手機權限和安裝軟件提出質疑。這種質疑在今年到達了頂峰——一家免費手機充電站企業,因在充電時強裝軟件、盜取用戶信息而被 2017 年的 315 晚會曝光示眾。

雖然央視用了一貫的「駭人聽聞」的誇張手段,但這種充電站確實不安全

為什麼即便是被媒體多次曝光,手機充電站還是要義無反顧的走免費的道路? 因為向用戶收費不賺錢啊 ……

付費的手機充電站 1 元/小時已經非常不得了,現實情況中充滿一個手機確實要一個小時以上。但沒有人會真的在手機充電站把電充滿,也沒有人會為了幾十分鐘的應急而付出更多的錢。

手機充電站在付費方式上也存在問題,前些年投幣式的付費率低,因為本來大家出門在外手機沒電就是個低頻事件,而在手機沒電後又必須充電且身上還恰巧有硬幣就是個低頻中的低頻。有了支付寶和微信掃碼之後,付費率高了一些, 但不少用戶會面對「我手機都沒電了,怎麼用手機支付」的尷尬

而免費給用戶充電,強制要求安裝 App 則賺得更多——現在 App 推廣成本高,隨便一個 App 獲客成本都在 30 元以上。先給用戶 5 分鐘免費充電開機,然後要求必須安裝 3 個 App 才能繼續充電,相當於把客單價提升到了 90 元以上。

從歷史發展路徑來看,這是個低頻高單價的污點生意,絕非這一輪共享充電寶企業在融資宣傳時所說的「大眾沒看到的流量」。

產品體驗注定了只能做「打劫式」生意

這一輪的共享充電寶與手機充電站並不是沒有區別,幾年過去了他們朝著兩種方向去進化:

一種以小電為代表——依然是不可移動的充電站,但比機櫃式更小,與本地商戶結合,滿足客人需求。

另一種以來電、街電為代表——像自動售貨機一樣吐出一個真的充電寶,讓用戶可以隨意帶走。

然而,這兩種場景都經不起推敲:

小電的問題是——我為了充電坐進了一家咖啡廳,然後咖啡廳服務員告訴我除了坐在這裡要點餐之外,充電還要另付費下單,恐怕我扭頭就得走。而且就算真的有緊急情況需要充電,我也不想因為手機充電而被一直束縛在一個商家裡,這失去了充電寶移動充電的靈活性。

而且,考慮到桌面式的充電設備並不適合所有娛樂場所。而且餐廳水吧的翻台率和充電設備的使用概率互斥——如果我只在肯德基吃個 10 分鐘的便餐絕對不會花 1 元錢來充電。這與小電對外宣傳的想做線下流量生意剛好背道而馳。

來電、街電的問題更直接一些—— 共享單車都丟成這樣了,充電寶這麼小巧的東西怕是一星期丟一機櫃吧

所以其實前些年那些免費的手機充電站其實是一種「正確」的進化思路,它正像是那些在雨天的地鐵門口買傘的商戶一樣。你明知道他手裡的傘質量次,價格高,緊急的時候該買還得買。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被媒體轟炸了那麼多輪,傳統的免費手機充電站依然我行我素地往用戶手機裡強裝 App,而用戶也像是不在意一樣的繼續使用它們。但這種商業模式是違法且傷害用戶的,很難說哪一天就有那個部門跳出來嚴管一下。

這一點,來電和街電比小電想的更明白一些,與小電不同,來電和街電的母公司都是充電寶生產廠。它們租借充電寶的前提都是你交了押金或用信用分抵押——你不還沒有關係,就當賣你了。

在每個家庭都閒置 2-3 個充電寶的情況下,來電和街電其實為自己生產的充電寶找了個新的銷售模式—— 違約得越多,賺得越多

安全感產品做不了流量生意

什麼是流量生意?廣泛、高頻、剛需。

因為我們都遇到過出門在外忘記帶充電寶手機沒電的窘境,所以本能的會認為充電寶是個流量生意。

但其實你再仔細回想一下,這樣的情景一年會發生幾次?能和你出門想騎車的次數比嗎?再想想看,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你隨身攜帶一個充電寶麻煩嗎?

恐怕大多數人只要出門有一次遇到手機沒電就會想著在包裡常備一塊充電寶了。充電寶也用盡了怎麼辦?一塊解決不了,下次就帶兩塊。

上文已經講過了在使用體驗上,自己帶一塊充電寶絕對比你電量紅血的時候還要開著定位滿街找共享充電寶要好得多。而且與共享單車不同的是,用戶不可能隨身攜帶一輛自行車,但隨身攜帶一個充電寶只需要包包重上幾百克。

更重要的是,用戶購買、擁有、攜帶充電寶,絕不止是為了充電,而更多的是為了安全感。

如果你曾在日本居住或在日本旅遊就會發現,日本時至今日大多數人還在使用直傘。而且一到下雨天,街上最多的是一種廉價的透明塑料直傘。

這與日本人使用雨傘的習慣有很大關係,由於商場和高層建築物為了清潔都禁止雨傘進入,所以大多數日本人會把雨傘放在建築物入口的傘架裡。大多傘架是沒有鎖的,所以難免會拿錯或被別人拿走。所以索性大家都撐同樣的傘,也就不分彼此了。

這種傘價格不貴,質量還不錯,雨停了不方便拿在手裡索性就隨手仍在路邊一個傘架裡,不往家帶

從這點上說,日本的雨傘拿到國內來也算是共享雨傘了。

但有了這種共享雨傘,並不意味著在日本你可以出門不帶傘,因為真正在下雨的時候,走出建築物你往往遇到的是無傘可用的狀況。

從本質上說,充電寶和傘一樣是一種滿足人們安全需求的產品,一塊滿電的充電寶放在包裡可能一兩個月都用不到。但用到的那一天,就是它一直存在的原因。公共場所提供的充電服務,不管以什麼形態出現,都更像是一種錦上添花的應急措施,而並不能滿足這種安全感需求。

「我機器設點弄得多,每個商場都有我們的充電寶,能不能讓用戶放心的從包裡拿掉那幾百克?」

答案是:不能。

不帶充電寶就像是一種賭博,而且賠率很低。 賭贏了——用戶只是包裡輕了幾百克,賭輸了用戶可能錯過一個重要的微信或電話 。而且賭能不能找到共享充電寶和賭能不能找到一家可充電的咖啡廳,至少在現階段勝率應該差不多。

賭輸一次,就足以讓人把私有的充電寶裝回包裡,而更多的人可能是壓根就不想冒這個平白無故的風險。

而且,私有充電寶的使用場景並不止局限於繁華商業區。出門旅遊、出差等不確定情境下,攜帶充電寶的必要性顯著提升,這些區域共享充電寶更難以覆蓋。而共享充電寶覆蓋較好的商業區範圍內,用戶離開電源線的時間大多不超過 8 小時。

這個續航水平,智能手機廠商努一努還是能做到的,怎麼都不會淪落到需要「每星期都去借充電寶」的地步。

不管怎麼看,共享充電寶都不會是下一個風口。 共享充電寶的這一輪融資甚至已經不能用跟風來理解,簡直是被資本平地起風吹起來的

共享專車是個好生意,被資本吹的太大了,回落一點總歸是不錯的。共享單車是個好主意,但不是個好生意,可能永遠都找不到好的盈利模式。共享充電寶連個好主意都算不上,甚至讓人懷疑,投這些企業的投資人們 …… 到底用不用充電寶?

好像冠上「共享」兩個字,一切解釋不通的商業邏輯,就瞬間化為神奇風口了。

共享經濟就是這麼被玩得一屆不如一屆的。

(本文經合作夥伴 pingwest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10 天融資近 3 億,我就等著看共享充電寶什麼時候倒閉》;圖片來源:pexels, 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

做共享經濟最成功的兩個公司,Uber 還在燒錢,Airbnb 怎麼就盈利並籌備上市了?
「最挺共享經濟的市長」柯文哲推共享汽車、機車,連停車位也一起享
【中國照妖鏡】肢解單車、坐墊上插針,共享經濟的美意敵不過強國人公德心


不治之症的醫學曙光

台灣如何掌握「細胞治療」潛藏的創新趨勢與龐大商機?

搶先報名 12/6《2019 未來科技展 》再生醫療場次

聚焦國際醫學趨勢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