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駕車負責人跳槽 NVIDIA,下一代自動駕駛系統不知道要等多久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自去年 3 月開始 Tesla 便爆出 離職潮 ,超過 20 位高階主管選擇在 Tesla 首款低價電動車 Model 3 量產前離開。目前這份離職主管名單仍在持續增加,Tesla 自動駕駛副總裁 David Nist’er 也決定跳槽。高管離職必有因,本文從競爭者與 Tesla 內部問題分析人才流失的可能因素。(責任編輯:曾宜婷)

作者/夾子(微信公眾號:Roboticists),汽車行業資深從業者。

儘管 Tesla 高管離職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Director VP CXO 們離職的新聞頻率之高,基本上每個季度都能見到。媒體們也都紛紛表示了關注與擔憂 [注 1-7]。但客觀的說,Tesla 最引以為傲的 Autopilot 部門,人員情況一直都比較穩定。

要說 Tesla 為世人打開自動駕駛大門的當屬第一代 Autopilot 系統——使用博世 MRR 毫米波雷達+MobileyeEQ3 前向攝像頭首次在量產車上完成了 Level 2.5 自動駕駛。

Tesla 還首創了一種全新的開發方式,即感測器預先安裝+Shadow Mode 調試開發自動駕駛演算法+OTA 推送升級。但要問這套自動駕駛系統背後的功臣到底是誰?直到今年一月 Tesla 的一紙訴狀,我們才瞭解,原來這套系統背後的男人 Sterling Anderson 已經於年初離職創業 [注 8-9]。

不過就 Tesla 的技術路線而言,失去 Sterling Anderson 並不是一件太遺憾的事。因為從 16 年 7 月,Tesla 就已明確表示與 Mobileye 分道揚鑣,將自研自動駕駛系統。並根據內部人士消息,兩位元大神 David Nist’er 和 Jim Keller 分別作為自動駕駛副總裁與自動駕駛硬體工程副總裁加入 Tesla,並已經開始研發下一代自動駕駛系統。

從 Tesla 去年 11 月 18 日發佈的 demo 視頻來看,其下一代自動駕駛系統已經頗具雛形:一輛 Model X 完成了城鎮道路與半結構化道路的無干預「停車到停車」的自動駕駛。該系統使用 8 個攝像頭,12 個超聲波雷達,1 個毫米波雷達組成,其目標物體追蹤的能力讓人驚歎。其背後即為 Nist’er 領導的 Autopilot 視覺組的成果。

但近日,有消息稱 David Nist’er 已從 Tesla 離職,其後將出任 NVIDIA 自動駕駛副總裁。這一消息不禁讓人驚訝,為什麼 Nist’er 沒有完成新一代的 Autopilot 系統就選擇離開?筆者經各方瞭解後嘗試分析 Nist’er 離職的原因:

Tesla 公司文化過於殘酷

最近關於馬斯克「第一性原理」的公眾號文章在朋友圈流傳開來。文中說馬斯克思考問題的方式主要靠物理學原理,個人情感以及外界因素很難影響到他的決策。

雖然這種特質使得 Tesla、Space X 得以誕生。但可以想見,其創立的公司內來自於 CEO 的壓力時刻影響著每一個員工。壓力可以轉化為動力,但有時也會使人崩潰。Tesla 早有流傳,經常有 tech leaders 在和 Musk 開會的時候當場被 fire 的情況。

這種「朝不保夕」的環境,使得許多人才選擇離開——甚至有位 VP 離職後加入了戴森吸塵器……

NVIDIA 正大力擴張自動駕駛部門

要說這兩年將 CES 變成車展的大功臣必須要數 NVIDIA 了。每次 CES 前,NVIDIA CEO 黃仁勳必開產品發佈會:DrivePX DrivePX2 Xavier 相繼發佈,NVIDIA 誓將各式各樣的「核彈」放到每一輛車裡。

從 DrivePX 在 2015 年 1 月發佈至今,NVIDIA 的股票一路從 23 美元沖到了現在的一股 110 美元左右。資本市場的利得又進一步堅定了 Jensen Huang 將自動駕駛幹到底的決心。

而另一方面,Intel 於本月以 153 億美元全資收購 Mobileye 將這場戰爭進一步升級,要知道 Mobileye 已經在車廠、供應商之間摸爬滾打了十餘年。於是 NVIDIA 自動駕駛部門需要一個在 OEM(車廠) 有實際自動駕駛研發經驗的大神來主導產品開發,並拉上了供應商 No.1 的博世一起開發車規級「核彈」,用以與 Intel+Mobileye 陣營相抗衡。

Tesla 下一代自動駕駛系統研發遇到瓶頸

雖然從 Tesla 放出的 demo 來看,下一代自動駕駛系統已經箭在弦上。但仔細觀察還是能看到,視頻中的檢測結果以及車輛的控制策略存在著一些不一致的情況。並且 demo 之外還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惡劣天氣的影響,全球各種路況的考驗……

應該說在解決最後 20%問題往往需要 80%的工作,而 demo 只需要展示普通的 80%的情況。可以想見,在 Model 3 量產時間表的催促下、Elon Musk 的精神壓力下、代碼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道德壓力下,以及視覺自動駕駛問題的重重困難中,瓶頸的產生難以避免。

雖然近期騰訊入股 Tesla,成為了第五大股東。有分析認為騰訊此舉旨在自動駕駛技術合作。但其背後的冰與火又有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

David Nist’er 作為視覺 SLAM 和特斯拉自動駕駛核心演算法的領軍人物,勢必將為 NVIDIA 帶來許多隱形的財富。而 Tesla 接連失去兩名大將,使得 Tesla 下一代的自動駕駛系統的研發和反覆運算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備註

1:http://www.autonews.com/article/20150810/OEM05/150819993/tesla-vp-of-service-takes-leave-of-absence

注 2:http://insideevs.com/tesla-chief-spokesman-ricardo-reyes-leaves-company-ahead-of-model-3-unveil/

注 3:https://electrek.co/2016/03/24/tesla-vp-finance-controller-amazon/

注 4: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tesla-cio-leaves-to-start-his-own-stealth-startup-2016-04-04

注 5:https://electrek.co/2016/04/13/tesla-executive-vp-regulatory-affairs/

注 6: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05-04/two-tesla-production-chiefs-to-leave-ahead-of-biggest-challenge-yet

注 7: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3-03/at-tesla-departures-mount-as-carmaker-stretched-to-the-limit

注 8:https://www.teslarati.com/sterling-anderson-tesla-director-autopilot-departs/

注 9: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tesla-sues-sterling-anderson-chris-urmson-data-breach-recruiting-violations-2017-1

延伸閱讀

【腦闆你是鋼鐵人我們不是啊】特斯拉公司文化太緊張,20 位高階主管撐不住爆離職潮
人腦直接串 AI!鋼鐵人馬斯克創新公司,開啟後人類時代
【智慧汽車新王者】NVIDIA 在智慧手機領域被虐歪,卻在智慧駕駛領域闖出另一片天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冰與火之歌——特斯拉自動駕駛崩潰?核心負責人跳槽英偉達 〉。首圖來源:OnInnovation,CC Licensed)


摩爾定律會被改寫嗎?

半導體關鍵一戰開打在即,台灣如何佈局國際分工優勢?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半導體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