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無人車嚴重車禍】撞出的不只是自駕技術漏洞,還有 Uber 團隊難堪的內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Uber 的自動駕駛汽車近幾天在測試時出了嚴重車禍,整台車身側翻在路中。不過,這場車禍引發的不止是對 Uber 自駕技術的質疑,更掀起了 Uber 團隊內鬨的爭議,Uber 在今年遇到的危機又添一樁。(責任編輯:黃筱雯)

進入 2017 年,Uber 壞消息接連不斷。昨天,Uber 在亞利桑那州的自動駕駛汽車遭遇了嚴重車禍,同時曝出的,還有 Uber 自動駕駛部門的內訌和員工離職潮,對於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來說,找 COO 的事情可能得抓緊了… …
事故發生在昨天晚上在亞利桑那州坦佩市,如首圖所示,一輛搭載了激光雷達的沃爾沃自動駕駛汽車撞上了一輛福特越野車,車身側翻在路面上,在畫面外,還有一輛汽車在此次事故中受「輕傷」。
Uber 發言人隨後對彭博社確認,當事汽車是 Uber 自動駕駛測試車輛,事發時車上沒有乘客。當地警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事故發生的原因是一輛汽車沒有及時減速,造成車禍,當時 Uber 自動駕駛汽車的駕駛座上有一名司機,但警方尚未確認事故發生時司機是否在駕駛汽車。根據警方的聲明,Uber 自動駕駛汽車在本次車禍中沒有過錯,不承擔主要責任,事故沒有發生重大人員傷亡。但 Uber 表示,公司正在調查事故原因,在事故未水落石出前,公司決定暫停 Uber 在亞利桑那州、匹茲堡和舊金山的自動駕駛汽車試點項目。

掐指一算,截止今天,距離 Uber 在亞利桑那州開展自動駕駛汽車試點項目剛剛過去 1 個月。

2 月 22 日,Uber 在加州遭遇禁令的 16 輛自動駕駛測試汽車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亞利桑那州州長 Doug Ducey 在 Uber 與加州車管局隔空交戰的同時,在 Twitter 發文,明確表態歡迎 Uber 的自動駕駛試點項目。就這樣,Uber 的自動駕駛汽車從加州到了亞利桑那州,在當地推出自動駕駛汽車試點項目。36 氪之前的 評論文章 甚至用了「數月以來,Kalanick 終於迎來了一個好消息。」來形容這次項目的成功落地。

誰又能想到短短一個月後,Uber 自動駕駛汽車便出事了。雖然警方都在為 Uber 自動駕駛汽車沒有過錯背書,但正如彭博社報導的那樣,Google Waymo 測試自動駕駛汽車很多年了,屈指可數的幾次事故都是都非常輕微的蹭到其他車,亦或是被其他車追尾,哪像 Uber 一上來就被掀翻在地?

36 氪認為,不管怎麼說,Uber 暫停自動駕駛汽車試點項目的決定是明智的——這樣的照片經媒體報導,誰出行還敢叫 Uber 自動駕駛汽車?

屋漏偏逢連夜雨,對比自動駕駛部門近期的動盪,一次沒有重大人員傷亡的車禍對 Uber 來說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本週一,Kalanick 召集了 Uber 位於舊金山和匹茲堡兩地的自動駕駛團隊舉行了一次高管會議。消息人士透露,此次會議旨在 解決 Uber 自動駕駛部門領導層管理混亂、技術進展緩慢以及 Uber 先進技術集團(Advanced Technology Group :Uber 自動駕駛部門隸屬於 ATG)發展方向不夠明確 等問題。

消息人士透露,卡內基梅隆大學的機器人專家、現 ATG 負責人 David Stager、Otto 聯合創始人 Don Burnette 和 Lior Ron 及其他至少 50 名高管都參加了會議。

外媒 Recode 對 Uber 自動駕駛部門的多位離職和在職員工進行了採訪,許多人認為該 部門技術進展已經停滯、內部關係緊張、特別是執行高管之間這種現象更為嚴重。

另一個問題在於 Otto 團隊與卡內基梅隆大學的走出的「學院派」發展理念不和,進而導致的關鍵人才離職潮,自去年 11 月以來,已經有超過 20 名工程師從 Uber 自動駕駛部門離職,其中包括帶領一批工程師出走創辦 Argo.ai(已被福特斥資 10 億美元收購)的 Peter Rander 和前 ATG 團隊負責人、Uber 自動駕駛業務的元老級人物 Raffi Krikorian。

好吧,或許我們可以列一下 Uber 離職高管名單:

  • Raffi Krikorian:原 Uber 無人駕駛業務負責人,離職。
  • Peter Rander:原 Uber ATG 高管,創辦了自動駕駛創業公司 Argo.ai。
  • Tyler Krampe:原 Uber 先進技術中心軟件負責人,已離職加盟 Argo.ai。
  • Bret Browning:原 Uber 地圖業務副總裁,以機器人副總裁的職位加盟 Argo.ai。
  • Daniel Beaven:原 ATG 部門財務總監,已離職加盟 Argo.ai。
  • Drew Bagnell:原 Uber 計算機視覺主管,已離職加盟前 Waymo CTO Chris Urmson 創辦的公司 Aurora。
  • Randy Warner、Dale Lord、Tyler Krampe、Al Costa、Robert Keelan 和 X Xinjilefu:原 Uber 地圖團隊成員,已加盟 Aurora。
  • Charlie Miller:原 Uber 安全專家,已加盟滴滴矽谷實驗室。
  • Pam Cardona:原 Uber 無人駕駛技術項目經理,在此次高管會議召開一天后宣布離職(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Uber 對此回應稱,到 2017 年 1 月,ATG 部門成立剛滿兩年,對於一個新興部門來說,這樣規模的人員流動是正常的,特別是最近公司剛剛派發了員工獎金激勵。對於自去年 11 月開始的離職潮,Uber 發言人回應稱,從 2017 年開始,ATG 部門新員工入職的數量遠遠超過離職員工數,即使不算入職人數,ATG 部門的離職率也低於整個公司的離職率。

不管 Uber 怎麼粉飾太平,毋庸置疑的是,Uber ATG 部門的離職率超出了正常水平,引發離職潮的真正原因在於原 ATG 團隊對 Otto 團隊的排斥。

原 ATG 團隊主要來自 Uber 從卡內基梅隆大學機器人研究中心的挖來的技術專家和研究員,在去年收購 Otto 後,Kalanick 宣佈如今身陷指控的 Otto 聯合創始人兼 CEO Anthony Levandowski 擔任 Uber 無人駕駛副總裁,主要負責領導 ATG,發展 Uber 自動駕駛技術及對外合作。同時 Otto 團隊也併入了 ATG。

我們認為,雙方的分歧從 Otto 併入 ATG 之初就埋下了。不喜歡循規蹈矩的 Levandowski 領導的 Otto 團隊希望通過維護創業公司的獨立性來保持技術的快速進展,但「學院派」相對保守和從長計議:他們希望穩紮穩打以鞏固 Uber 在未來交通出行領域的地位。

36 氪了解到,在 Uber 對 Otto 的收購到了最後階段,Levandowski 成為新負責人時,原 ATG 部門的員工才接到了通知,在原 ATG 部門高管不知情的情況下,Otto 團隊的強勢併入使得許多 ATG 元老被降級。比如,一份郵件顯示,原 ATG 部門 CTO 的職位從任職兩年的 David Stager 轉移到 Otto 聯合創始人 Don Burnette 手裡。

更為誇張的一例是,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Uber 舊金山總部的企業基礎設施服務負責人 Paw Anderson 被任命擔任 ATG 部門的高級工程總監。但 ATG 員工完全不知情,無論是 Kalanick 還是 Levandowski 均為做出哪怕一個口頭通知,足見 Uber 內部混亂的管理。

說完離職潮,下一個問題是技術發展的分歧,具體來說,ATG 部門的老員工相對「Google」一些,希望將技術研發一步到位再上路實測,但從 Google 離職的這些 Otto 員工反而更加激進。

2016 年 9 月,一條登上各大媒體報端的新聞是 Otto 無人駕駛卡車在科羅拉多州長途跋涉近 200 公里,完成了一次啤酒運送。當時 Uber 發言人表示,Otto 團隊與州政府合作,對無人駕駛卡車進行了廣泛的測試。但有消息人士透露,當時的技術漏洞重重,將未完成開發的自動駕駛系統拼湊上路,完全是為了展示而展示。 計算機每隔幾個小時就會崩潰一次「那次演示能成功真的是太幸運了。」(A huge amount of luck went into that demo)

雖然 Otto 成功的完成了那次測試,但激進至此的風格使得一批 ATG 舊部的高管在測試完成後選擇了離職,他們認為這種發展態度會帶來更大的安全隱患。

緊接著,2016 年 12 月 14 日,Uber 自動駕駛汽車上路測試的第一天,一輛自動駕駛汽車闖了紅燈,我們還記得當時 Uber 發言人表示只是人為失誤,但隨後《紐約時報》曝光的內部日誌顯示, 當時 Uber 的自動駕駛系統甚至無法識別交通燈。 在闖紅燈後,加州車管局態度更加強硬,勒令 Uber 自動駕駛測試車隊撤出加州,隨後 Uber 加州車隊便搬到了亞利桑那州,也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如今,一切問題的源頭都指向了深陷指控、一直懸而未決的 Levandowski,消息人士透露,最近 Uber CEO Kalanick 已經和 Uber 人力資源主管及 Levandowski、Eric Meyhofer(「學院派」中的首席工程師)進行了會面,正在著手解決相關問題。

最早的時候,Uber 希望原 ATG 舊部在 2016 年 8 月就推出自動駕駛汽車試點項目,但在截止日期到來的前幾個月,Kalanick 了解到技術進展緩慢,這幫大學走出的機器人專家和工程師組成的團隊無法實現預期目標。最終他的目光轉向了 Levandowski。

Levandowski 給出的建議是,Uber 可以將截止日期推遲至 2016 年 9 月,此時他已經創辦了 Otto,在運營 Otto 的同時又擔任 Otto 的無人駕駛技術顧問,這讓 Google 指控的「在職期間與 Uber 高管進行商業利益的接觸」更加可信了……

此前與 Levandowski 私交甚好的 Waymo 激光雷達技術主管 Pierre-Yves Droz 表示,Levandowski 在 2016 年 1 月 14 日就出席了在舊金山的 Uber 總部舉行的 Uber 高層會議。

在 Google 提起這些指控後,Uber 並未回作出什麼強硬的回應,這導致 ATG 部門的普通工程師越來越不滿。Uber 發言人表示,在訴訟案發生的第二天,Kalanick 和 Levandowski 就在 ATG 召開了全員大會「闢謠」,同時激光雷達團隊也展示了其最新的成果來安撫那些心懷不滿的工程師,但問題的關鍵是,這些前 Google 員工設計的雷達為什麼和 Google 的激光雷達如此相似?

頗為戲劇性的是,Otto 團隊和 ATG 舊部都認為這場收購妨礙了他們的技術發展,ATG 部門致力於與舊金山總部協作,推出無人駕駛汽車網絡,而 Otto 團隊醉心於公開展示技術成果,這本身就會消耗大量的時間和資源。

無論如何,Kalanick 都要盡快找一位大刀闊斧改變公司風氣的 COO 來應對這場災難了,我想起了他表述的 Uber 對自動駕駛技術的態度:「我們清楚的看到,山景城的朋友們(Google)正在進入汽車共享領域,我們必須研發自動駕駛汽車,如果對方鋪開的駕乘共享網絡比 Uber 價廉質優,我們將一敗塗地。」

延伸閱讀

【當家總管都放棄治療】Uber 想救品牌名聲,需要學 FB 找個「風紀股長」
【矽谷話題八卦人物】引爆 Google 對 Uber 無人駕駛訴訟案的,就是這個男人!
Uber 前投資人說話了:Uber 再不改革就是拿石頭砸自己腳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Uber 自動駕駛汽車嚴重車禍,更嚴重的是自動駕駛部門的內訌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