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國半導體挖角 SOP】聯絡電話、報名攤位都建好,百位台灣工程師這樣跳槽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中國大陸大舉挖台灣人才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台灣若不思產業升級,過去的矽島就將不復在。因為我們的面板跟半導體都面臨極大危機。中國將取代台灣在這兩個戰略產業的重要地位。

台灣目前面臨四面環殺,爹不疼娘不愛的,一個號稱祖國卻處處防備台灣的中國,試圖自行生產過去從台灣進口的眾多商品。加上老對手韓國也越來越強,看 samsung 跟 htc 我們就可以悲情的發現我們的產業轉型頗失敗。台灣究竟要往哪個方向去?這當然不只是政府要想的問題,但政府心理若沒有底,台灣就只能等沉了。(責任編輯:林子鈞)

中國半導體落後台灣兩個世代?沒關係,從台灣挖人過去就好

去年十二月十二日, 美光高調宣布併購華亞科,成為台灣投資金額最高的外商 ;農曆年後,卻有上百位華亞科工程師集體跳槽中國紫光集團所屬的長江存儲,和安徽省的合肥長鑫。此時此刻, 台灣成了中國半導體業競相挖角的人才庫

最新出刊的《財訊》雙週刊本期揭露美光及南亞科上百名工程師跳槽中國的內幕,報導求職者的洽談工程, 對岸開出薪水「高個兩倍沒有問題,三倍可以再談談」的優渥條件,大舉從台挖角。

《財訊》報導指出,美光接手華亞科之後,反挖角的警戒也已達風聲鶴唳的高點。農曆年後,美光桃園廠區傳出,有 離職的華亞科前員工「帶槍投靠」,攜帶資料去中國的某記憶體公司,回台灣後立即遭到調查局搜索的傳聞 。業界並傳出,調查局曾進入美光廠區, 調查是否有關鍵技術外洩

紫光、華亞科,大量半導體人才流到大陸去,台灣半導體還玩啥?

記者向美光求證,美光科技企業營銷全球公關總監馬克斯(Marc Musgrove)坦言,「我們知道台灣的執法機構正在調查華亞科的資料可能遭到盜用,美光科技正與當局合作,但目前不能提供正在調查的任何訊息。」

一位曾向紫光求職的台灣工程師透露, 紫光和合肥長鑫不但握有華亞科工程師名單,而且早已透過電話和微信建立網絡,一個一個挖角 ,「華亞科的離職主管,都知道要挖誰,工程師們也知道想跳槽該向誰報名」。

幾個月前,原已跳槽紫光集團的南亞科前營運支援副總經理施能煌,又重新出現在台北的聚會場合,他一次拿出兩張名片, 一張是他在中國的新身分─紫光集團高級副總裁,另一張則是他在台灣的身分,寫著 J & J Investment Team,沒有辦公室地址,只有一個聯絡電話。

紫光集團副總裁葉銘也向本刊證實,「施能煌先生入職紫光集團,擔任全球執行副總裁。」一位國外半導體設備大廠高層也透露, 施能煌在紫光集團是負責記憶體相關的建廠任務。

 

體貼備至又保密防諜的挖角措施,每個離職的主管都被挖?

這名台灣工程師曾按照名片上的電話打電話求職,以下是《財訊》披露他的第一手告白:

我打到名片上(02)8283××××的電話 ,剛開始是一個女的接電話,我表明要求職後,電話馬上就由一個帶有台灣國語腔調的中年男人接手

我只是想知道大陸的薪資狀況,不想告訴他太多我的個人資料,但他很有興趣,一直問我,怎麼會知道這支電話。他說,他們在台灣沒有辦公室,大部分求職者都是打另一支電話,或透過 WeChat(微信)聯絡。我問他該打哪支電話?他說, 問離職的華亞科主管,每個人都知道。

他還積極地向我介紹,合肥長鑫和長江存儲的不同,「長江是國家隊嘛…,合肥是地方自己做的。」他說,合肥長鑫徵才比較早,早三、四個月,長鑫先徵生產的人,但長江存儲還沒這麼快,現在還在徵建廠的人,還要再三、四個月,才會徵記憶體生產的人。他更透露,合肥長鑫、長江存儲第一批都是挖華亞科課長級主管。

我說,「聽說都是台灣的薪水乘以三」,他說,「也不是這麼簡單啦!因為還有稅的問題…。薪資是看哪一種薪資,會有月薪、獎金還有分紅也不一定。」但是他也補充說,「高個兩倍沒有問題」,但有沒有到三倍就還要再談談看。

一面談,他一面追問我的名字,想掂掂我的斤兩。「做什麼的?蝕刻,還是黃光、擴散、還是薄膜(指半導體製程)?」他還透露,已經有六、七十名華亞科前員工跳到合肥長鑫,「過年有過去一批」,他說,「想知道行情,你去問前主管就知道了 。」

建廠人才挖最多,但接著就是所有工程師們。海嘯還沒來,台灣就先淹了一半

至於長江存儲有多少台灣工程師?他說,都是建廠所需的高階幹部而已,因為建廠不用那麼多人,目前約有二、三十個人,生產的人還沒開始找,所以薪資沒辦法定,計畫也還沒出來。

他還提醒我,華亞科後來保密規定得很嚴格,通訊上要小心,不能用公司給的電話。他輕鬆地說,也不必太害怕,只要用個人的 e-mail 就沒事了。

我問他接下來怎麼談,他說,電話或 WeChat 只是初步的過濾而已,還有一些狀況要了解,包括一些要合乎法規的動作,因為有些人離開還有一些動作,這會有些問題。 就是要合法就對了 !至於評鑑的方法,他說,華亞科內部的幹部都認識啊!所以 通常我會請他們的主管(指離職的華亞科主管)先評鑑一下,做初步的篩選。

他對華亞科的薪資結構瞭若指掌,還說華亞科被美光併後有新制與舊制的年資的制度調整,今年又調一次,結果這樣反而變成要離職者的誘因!他補充說,最近美光大動作的調薪應該是按照舊的去調,是十五個月變成十四個月,有一些高階的主管有做策略性的調薪,目的是要留人;一方面是補償,因為華亞科將來比較沒有機會有員工認股權,主要是補償這部分。他還強調,之前華亞科每一級的薪資都很保密的,當然愈高階會調愈多。顯然對美光接手後的狀況也高度掌握。

我再問他,接下來該怎麼談?他說 一般都不用電話談薪資,因為講不清楚。真正要的時候,都是用微信或 e-mail 寄送書面的東西 。他還說,他們會在台灣面談,但他們在台灣沒有辦公室,要很確定意願, 單位確定要人的時候才會面談 。他還補充, 階級高的可能就要到大陸去面試。中低階就不一定,策略還沒有定 ,顯見整個過程高度保密。

他還提醒我, 合肥長鑫現在去了一些韓國人,台灣人去會吃虧 ,看起來,長江存儲不只要和美光鬥法,還得和合肥長鑫搶人。

紫光副總裁否認,施能煌也打死不認,挖台灣人才難道見不得光?

《財訊》報導指出,這位工程師將求職細節描述的很清楚,也和美光、南亞科工程師間流傳的說法完全一致。《財訊》向紫光集團副總裁葉銘求證,他表示,「不是事實」,對紫光集團旗下的長江存儲在台灣挖人的內容完全否認。但本刊記者同樣撥打名片上的電話,與接電話的人確認身分,證實就是施能煌本人。

當記者詢問施能煌是否有在台灣徵才或主管,他先予以否認,回應「台灣本來就沒有主流記憶體的設計人才或主管,這類人才都在美國或其他(國家);台灣只有如晶豪科、鈺創等才有利基型記憶體的設計人才。」再進一步追問,是否會在台灣找製程生產的人才?這時,他卻又回應,「應該不大會了,去年已經找過去了。」

而且紫光集團旗下的IC設計公司展訊,台灣的代理商鑫澤數碼,就被爆出在位於新竹縣竹北的台元科技園區設立辦公室,大挖聯發科技的研發人才。

《財訊》指出,面對合肥長鑫、長江存儲頻頻大挖美光、南亞科牆腳,不單是美光提高「紅色」警戒,南亞科也不敢輕忽。南亞科總經理李培瑛坦言,確實感受到中國挖角的壓力,所以會做一些薪資方面的考量。「面對中國大陸挖人的競爭,我們不能(調漲薪資)幅度太小,加薪基本上要有留才的效用。」

三月九日,南亞科董事會通過擬提撥員工酬勞新台幣四.六億元,平均每位員工可獲得約十七萬元,若加計一六年激勵獎金,則約當二八.六萬元,還不含端午、中秋及年終三節獎金。再加保障年薪十五個月、激勵(季)獎金與三節獎金之下,李培瑛笑著說,「每位員工平均年薪超過二十個月 。」

【更多詳細內容見財訊 525 期】

台灣的產業轉型,將陸續從 2017 年開始走向數位轉型,你的企業有跟上這股浪潮嗎? 專家:「先有整體策略思維,再談轉型才能成功。」
整體策略如何制定?立即參與調查,踏上升級之路!>>https://goo.gl/cOl4Y2

 


別讓網路成為企業生產力的絆腳石

一步驟提升管理效率,不讓 IT 人員疲於奔命

即刻了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