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真能扶助學生創業嗎?若不能,或許我們就別浪費錢幹這事

(感謝我的學長,同是創業者的莊瑞迎協助我完成這篇文章)

台灣創業教育成功輔助創業了嗎?

看到一篇文章,在談台灣的創業教育。 文章支援
這篇文章說得很好,舉的例子也很血淋淋,觀點也一針見血。

我過去待的創業團隊,也曾進駐過學校的創業空間,成為所謂的「入駐團隊」。於是就決定也寫篇文章來聊聊這個學校推動創業的議題。

過去幾年,創業風氣大興,中國喊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台灣也跟著開始推動創業,各大學都蜂擁搶著設立創業空間、育成中心。

這是當年創業興起的時代背景。但這些學校真的想要振興校內創業風氣嗎?不, 其實拿到經費才是更重要的動機。

台灣的大學經費分成兩種,一種是頂尖大學計畫,就是 5 年五百億的教育經費,只有部分大學可以拿到。另一種是教學卓越計畫,大家都可以搶。

所以呢, 創新創業中心就變成一個申請教學卓越計畫經費的好藉口

這讓很多學校只維持形式上的創新創業中心運作,而從來沒有認真經營的打算,沒團隊、沒活力又如何? 反正這幾年只要掛著,我就有錢拿 。這就讓學校少了好好經營創新創業園區的動機,畢竟經費都下來了還怕個啥?

當然不是說大家都爛,台大車庫跟交大就做得蠻好的。

但也有很多學校興建了美輪美奐的創業園區,卻絲毫沒有想要認真經營。

我們談論的所謂學生創業、甚至團隊育成,在台灣的大學看不到什麼成效, 你說得出多少知名的學生創業團隊? 或許從這我們就可以看出一二。

大學創創對創業有幫助嗎?如果沒有,或許我們根本就不該浪費錢做這事

坊間不少學校設立創新創業中心(以下簡稱創創),但問題是這些中心、園區,對學生創業發揮了什麼決定性的幫助效果嗎?

答案是極少的。當然有,但那只是少數學校的優質創業空間,一方面學生資質好,一方面學校花得起錢外包, 全由學校運營的基本上都是悲劇收場

記得過去曾經在一個創業者聚會上聽過一個笑話,其實聽起來有點可悲。

「台灣創業者是非常厲害的,因為我們的政府沒提供幫助,還一天到晚拖後腿。連這樣都可以搞起來,台灣創業者出國一定大殺四方,太強了。」

語畢,哄堂大笑。

這對創業者而言是個非常感同身受,卻又痛心疾首的一小段話。因為這就是現實。

  • 學校的是在培育,還是在埋沒?

回到校園,學校設立的創新創業中心,開始招募團隊。這個過程或許搞得有風有雨,找來知名的創業家校友,校方高級主管,搞個大型的團隊招募會。

差一點的沒幾個團隊來,好一點的來了不少不著邊際的團隊。這是台灣長期以來教育種下的惡果, 我們的教育根本很難養出充滿創意和自信的學生 。那些真的厲害的學生創業者,不好意思,都是自己冒出來的,甚至很多是跟教育體制格格不入的人。

先不說這些,在這些團隊在校方敲鑼打鼓的背景配音進駐創創後,心裡卻只剩下一句「然後呢?」

創創的工作應該是提供創業團隊所需,例如提供相關的課程、找到合適的 Mentor、最好能想辦法安排一些知名的校友創業家回來指導。但 真實狀況是,學校其實就辦辦講座。

對,沒聽錯,就是辦辦講座。 這些職涯、課程就可以辦的東西,為什麼要成立一個創創再辦一次呢?

當你做出人生的一次重要決定:創業,之後你會發現你需要大量的知識,包含管理的、財務的、行銷等等等的,但這些知識不是學校過往的講座,例如邀請知名企業家來可以幫你解惑的。

對創業者而言,聽一場針對普羅大眾議題設定的講座,意義已經沒那麼大了。況且這些講座外面一堆人在辦, 學校其實沒有必要再參一咖,更沒有必要動用應該投入在創業團隊身上的資金去做這件事

更有甚者,甚至還搭配課堂舉辦,課堂上的學生可能壓根就不想創業,這筆錢完完全全沒有花在刀口上。

這問題通常是因為創業空間沒有好的專案經理、或是經營者。我過去聽說的某學校創業空間專案經理薪水是 35000,你說這能請到多優秀的專案經理? 甚至還聽過聘個前房仲來當輔導創業的專案經理一職 。不是說房仲不好,而是這跟創業八竿子打不著,他如何能處理好創業空間?

  • 了解創業者所需,你才能給他正確的協助

創業團隊遇到的困難太多了, 如果你真的想要幫助就應該「針對」創業者去設計

再來,學校的創業空間經營者,通常為了節省預算都會由學校自主運營,而不會外包專業的運營團隊。這就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一是這些學校老師如何會了解創業團隊的需求? 他們壓根沒創過業,甚至就是追求穩定才會在學校工作的,他們如何能懂創業?

二、校方的資源動用、官僚體制,都會 阻礙一個執行力夠強、氣氛夠好的創業空間出現,因為這壓根就讓創業空間的經營者無法放手去做

三、創業空間很大的一個重點就是要促進團隊彼此之間火花, 校方空間的優勢只是便宜或免費,除此之外就沒了。

但一個真的有遠見的創業者,怎麼會為了少少的租金就留在這個創業空間,一定是往強者雲集的地方鑽。 一個好的創業空間要讓團隊願意長期待在其中,必須要開出足夠的動機 。例如好的輔導課程、好的輔導者、好的環境與設備。但一個學校的創業空間往往不會提供這種東西,因為經費有限,或是壓根沒想過這問題。創業團隊從而出走,進而導致創業空間變成蚊子館,惡性循環。

我曾經跟一個同樣進駐校方創業園區的朋友聊過,他已經研二了,若創業沒搞出個名堂,就要去考國考了。

他說:「我現在已經不打算待在這個空間了。」

他當年拿了廈門創業大賽的亞軍,是個執行力非常不錯的創業者。

「為什麼?」我問

「我覺得待在這裡沒什麼幫助,平常沒人交流,出事學校也幫不上忙,我也並不需要這間辦公室。還不如跑遠一點去台北。」

大概就是這樣, 對於創業者而言,免費辦公室真的不是最重要的項目。

  • 學校如果做不到,就別給這預算了吧

學校針對校內創業團隊應該做好的事就幾件:好的 Mentor、引進資金、提供適當的協助、促進交流。

所以我想說的是, 既然給了學校這些錢,他們都做不出一個好的創業空間。那不如我們就別浪費這些錢了。

不如投入民間的創業空間經營團隊,或是給予民間創業團隊更多的補助跟優惠政策, 既然你沒辦法保證大學能好好輔導學生創業者,那就乾脆別花這筆錢了。

或許在台灣創業,才更適合休學去創業。

教授領導創業輔導,別玩了,他有創過業嗎?

  • 所謂的創業體驗課程真的能協助推廣創業嗎?

台灣現在有非常多的商學院開設創業課程、或是創業學程。我就聽過一堂課專門做 1000 元創業,用一千元當資本,找到商品,並把他賣出去。

或許這有些意義吧,但我認為 這無法輔助真正的創業,或是振興創業風氣 ,因為這一千塊就算賠了也不痛不癢。只是讓學生因為學分去勉強做一件事,或者是覺得哇我做出了一件可以 po ig 的得意之事,而不是真正幫助學生去思考如何創業、該怎麼創業。因為創業不是一件玩票性質體驗就可以做好的事。

雖然我也認識一個厲害的創業者,他的堅果計畫就出自於課堂上的計畫,最終他把他實踐了,目前也取得很不錯的成果,甚至進駐了台灣最大的創業孵化器。

但我認為這是特例,因為他本身就是個創過好幾次業的連續創業者。他修那堂課是興趣使然, 這堂課裡又有多少人會把自己的思考付諸實現 ?更麻煩的問題是,開這堂課的教授真的能給出正確的建議嗎?他對學生創業演練成果評價是正確的嗎?

  • 教授主導創業教育,但教授創過業嗎?

創業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能活五年以上的團隊不超過 1%,若沒做好覺悟進去就會死得很慘。這也是在開頭提到那篇新聞的內容。

所以我認為創業教育非常大的問題是:「這些主導的教授懂創業嗎?

我們不能否認企管系的教授或許精通管理學、精通個案、精通理論。但創業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新的事,讓他們來做都不一定可以做得好, 你不能用過去那些個案、或是經驗來指導創業團隊該怎麼做,因為他們必須面對的是全新的市場跟營運模式

因此讓教授來主導創業教育就變成一件很怪的事,這 些教授的業界經驗少之又少,就算有,大企業的那套也跟創業格格不入 ,經營者完全是 N 個世代的鴻溝。

更重要的是,這些教授通常就是專業的研究者,他們從大學畢業一路到碩士博士,最後當教授,頂多念過幾十年前的商業理論,不可能有實際操作的經驗。 這就像宋朝軍事為什麼積弱不振,因為將領只會紙上談兵啊!

創業是一件太複雜的事情了, 不是會畫 SWOT 表就可以創出個名堂來的 ,你就算商品真的很潮很趴,你沒有做好行銷、客服、物流、及時調整策略等等的一票細節,你一樣垮的跟鬼一樣。

  • 教授真的懂創業最重要的是什麼嗎?還是他們只在乎那些表面上的東西?

所以把團隊交給這些沒有實戰經驗的教授輔導,當然死得很難看啊。學生的創業夢 G 了,教授卻可以快速抽身,因為團隊倒了跟他無關,他只是負責輔導,是學生自己不爭氣。 我們很少會對這些不適任的輔導者究責,因為真的也很難說他們的責任在哪

有些學校甚至還邀請學校的商科教授作為創業競賽的評審,結果這位評審上台後針對商業模式、產品優勢、團隊運作一句不問,只在乎團隊的財務報表做的不夠好。

如果你只是要一支很會做財務報表的創業團隊,還扶助什麼學生創業?

一個好的團隊招募評審看的應該是商業模式的可發展性、創業者本身的可塑性,而不是在乎這種隨便找個會計系學生就可以做好的事。

因此台灣的學校要搞創業輔導,行! 先讓那些不適任教授從創業教育、輔導裡面退場吧。找些真正專業的 Mentor 來。

既然都聊到了團隊甄選,來談談學校的創業項目選擇吧

  • 大學挑選的創業團隊,是不是給錯人機會?

基本上台灣的大學空間針對創業團隊甄選,好大喜功的學校就一個甄選原則:聽起來潮、看起來猛。

這個原則基本上就決定了 大學會更偏向選擇正在浪潮上的產業 ,例如 O2O 流行的時候就出來一票 O2O 團隊,物聯網流行就出了一堆物聯網團隊。凡搭上話題必進。

這樣看似沒問題,但其實很大的問題是, 有些創業是機會更大的,把握更高的,但他們卻無法拿到學校的資源。

這其實就跟中國前幾年一樣,一個網路訂餐成功,就出現了一堆 O2O 團隊,從而導致創業投資泡沫。連挽面送到家這種一看就超有問題的創業都可以得到資助跟協助,只因為他做的是 O2O。

  • 我們是在鼓勵創新創業,還是埋沒?

當然我們說創業 Go Big Or Go Home,所以創業空間不應該花時間去輔導只是想開一間餐廳的創業者。這不是說開餐廳不好,而是因為 如果你這家餐廳沒有擴張的野心、思維,那投資在你身上的資源沒有辦法得到適當的回報

但有些能力、執行力極強的創業者,卻因為做的題目不吃香而拿不到資源,這是不對的。 三隻松鼠賣堅果都能在中國創造超多億的商機,你怎麼敢說他不是下一個

另外有一些天馬行空的商業模式,在學校的甄選競賽往往得不到重視,因為台下的評審多半就看風潮、議題性, 創新思維反而遭到扼殺

有些東西在拋進市場驗證之前你永遠不知道會不會出頭,沒有人能預測 。更不應該有人自以為能預測。DCARD 出來之前誰想過他現在的用戶數能挑戰 ptt?snap chat 做出來之前看起來也是一個不太會紅的東西啊,他現在還不是紅得亂七八糟。

這也導致台灣最近的創業創意變相銳減, 甚至有些就照搬國外模式回來改。號稱亞洲矽谷的我們卻創意缺乏,這實在是很難啟齒。

其實別說我們,中國在創業教育上也亂七八糟的,他們甚至要在大學教育裡面把創業列成必修學分,專教「創業的定義」。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個口號害慘了中國的學生,因為不管他們創不創業,他們接下來都要上這麼一堂課。

但創業的定義真的重要嗎?或者是這些教授真的懂創業是什麼嗎? 就算創業要列定義,或許也不該讓教授來列。

  • 把政府、學校的主導權收回,交給民間吧

創業沒有一個成功準則可以依循,這也是為什麼創業這麼難成功,英雄塚慘烈到滿出來。所以 或許我們不該用教育來概括創業,而是應該鼓勵,然後提供足夠的協助 ,不應該把主導權也握在政府、大學手裡。就別為了型式要求學校做創業基地了吧,也別為了輔助創業而做。因為假設政府、學校沒有想要做好的心,這些錢就跟拿去打水漂沒什麼差別。

這些事情學校、政府根本也不懂。或許最好的方式,還是交給民間的專業來做,政府負責開出優惠政策跟補助,並從旁協助。政府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承認自己做不來 ,不然你批再多預算,還是事倍功半。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Max Pixel CC Licensed)

 

 

 


全球醫學矚目焦點

人類逼近打破年齡、健康限制的臨界點! 搶先報名 12/6《2019 未來科技展》再生醫療場次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