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局晚人一步就砸錢併購,Intel 慘痛經歷:砸錢買不到市場聲望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日前 Intel 以 153 億美元買下 Mobileye 的 新聞 震動自動駕駛產業,然而 Intel 市值並沒有因此提升,反而被緊追在後的 台積電超車 。這現象背後所暴露的是 Intel 後知後覺的產業佈局,以及倉促併購的混亂腳步(責任編輯:曾宜婷)。

作者/孫永傑,關注 ICT 領域,文章秉承獨家、獨特、獨立的觀點理念。微信公眾號:班門弄斧。 

近日,英特爾 153 億美元併購以色列自動駕駛企業 Mobileye 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也許是這個新聞關注度太高,以至於業內忽略了半導體企業台積電市值超越英特爾的消息。但在我們看來,這個消息理應更值得業內,包括英特爾自身的關注。原因何在?

業內知道,像英特爾併購 Mobileye 這樣大的舉措,資本市場都會有較大的反應,加之在之前舉辦的 MWC 上,英特爾高調公佈了自己的 5G 戰略, 按理說自動駕駛和 5G 都是當下資本市場追捧的熱門題材,理應對於股價(市值)有一定的助推作用,但從英特爾的股價看,似乎沒有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甚至在英特爾併購 Mobileye 之後,遭到了做空機構的做空。 例如做空機構 Citron Research 就稱 Mobileye 是目前市場上最差勁的半導體股票,不但股價高得離譜,而且吹噓得也太誇張。Citron Research 的做空並非沒有道理,而對於英特爾併購 Mobileye,我們此前在《以高通、三星為鑒:英特爾併購 Mobileye 的無奈與盲目》一文中予以了詳細分析,此處不再贅述,只是借此引出英特爾這幾年轉型中「淩亂」的第一表現就是併購。

從英特爾最近幾年的併購後整合或獨立發展上看,英特爾借助併購提升自身競爭力的能力並不突出。 例如 2010 年 14 億美元併購英飛淩,以期通過英飛淩的基帶晶片打入蘋果 iPhone 的供應鏈(當時 iPhone 採用的是英飛淩的基帶晶片),但併購之後,英特爾非但沒有借此讓自己的 x86 晶片被蘋果採用,之前英飛淩的基帶晶片也遭到蘋果棄用,轉向了高通的基帶。

同年,76.8 億美元併購 McAfee,本想將 McAfee 的安全特性整合進自己的晶片,以提升與 AMD 在 PC 和伺服器市場的競爭力(當時的 AMD 和英特爾在 PC 和伺服器市場廝殺正酣,遠非現在這麼弱的競爭力),但事實是英特爾最終還是依靠自身製程上的領先和 AMD 自身戰略上的失誤擊退了 AMD,併購 McAfee 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最終在 2016 年,其將 McAfee 折價分拆出售。

如果說上述還是在英特爾所處在 PC 產業盛世下主動和理性的併購,那麼到了行動互聯網時代,尤其是英特爾屢攻行動市場不下,PC 產業不斷走低之時,英特爾後來的併購顯露出的則是急躁和淩亂。最典型的表現就是併購頻率和併購規模的逐大。

以當下最熱的所謂人工智慧(AI)晶片為例,當 NVIDIA 以 GPU 主打的 AI 晶片高歌猛進(Google、微軟、Facebook、特斯拉等均採用 NVIDIA 的 GPU 用於自己的深度學習系統,未來傳統 IT 企業 IBM、惠普、戴爾等在未來也會推出搭載 NVIDIA 具備 AI 功能 GPU 的伺服器),甚至已經開始享受其帶來的紅利時(去年業績和股價的一路飆升),英特爾在去年才開始注意到這個潛在的晶片市場。

與 NVIDIA 早在 2011 年左右就開始 AI 晶片的研究和佈局不同,後知後覺的英特爾採用的是「買買買」的併購方式 ,去年 5 月,收購計算視覺軟體公司 Itseez;6 月收購 FPGA 製造商 Altera; 8 月收購深度學習初創公司 Nervana Systems;9 月收購機器視覺初創公司 Movidius 等一系列集中爆發的併購近乎都與所謂的 AI 有關。

對此,半導體研究公司 Tirias Research 首席分析師吉姆•麥克葛列格認為:

在晶片產業,廠商必須提前 2~4 年規劃新產品,因此必須提前判斷哪些是關鍵應用。

而 NVIDIACEO 黃仁勳則認為:

如果說至強 (Xeon Phi) 晶片(英特爾去年發佈的據稱具有 AI 功能的伺服器晶片)對於 AI 非常適用,那為什麼要收購 Altera?既然買了 Altera,Altera 又非常適合 AI 的話,為什麼要買 Nervada Systems?如果 Nervada Systems 才是真正的 AI 方面的技術,要進行開發和產品推出的話,那至強處理器又怎麼辦?如果說這三個都適合 AI,那是不是意味著至強 (Xeon Phi) 處理器就不適合 AI 呢?

儘管黃仁勳的話有偏袒自家晶片之嫌,但從側面也反映出了英特爾在 AI 晶片發展上缺乏前期的前瞻性和之後倉促之下併購帶來的發展邏輯上的淩亂。

除了上述併購之外, 英特爾「淩亂」的另一個表現就是在自己並不擅長領域的全佈局,最典型的就是 5G。 儘管英特爾目前在各種場合聲稱自己已經具備 5G 端到端的解決方案,但誰都清楚,在以核心創新仍是以行動和通信為主的 5G 時代,高通才是老大,況且從之前的 2G、3G 到現在的 4G,其一直是這個產業中的標準制訂的參與者並具有主導地位和相當深厚的積澱,其包括晶片在內的創新幾乎都是圍繞著通信,其技術、專利、產品遍佈與通信相關的各個領域,這種實際情況下,英特爾以具備 5G 端到端解決方案的領先者示人,尤其是在 5G 標準尚在商討中,只能給業內一種蚍蜉撼大樹的感覺。

更讓我們覺得英特爾淩亂的是,其 5G 戰略的核心竟然是希望用通信解決運算。要知道 運算才是英特爾的核心所在,按照英特爾的 5G 邏輯,豈不是放棄了自己的優勢,而讓別人(例如高通)的優勢來決定自己嗎? 俗話說:揚長避短,至少從目前看,英特爾這種看似「硬碰硬」的 5G 戰略相當不明智。

在上述英特爾「淩亂」之時,英特爾卻刻意放棄了自身立足、發展核心的自家晶片「製程-架構」的 Tick-Tock 創新模式,轉而採取「製程-架構-優化」(PAO) 的三步走模式。這意味其從每兩年出新製程變成了三年才能推新製程,徹底打破了自己定義的摩爾定律。按照減緩後的模式,目前英特爾 14nm 處理器在 Broadwell、Skylake 之後又衍生出了所謂改良版的 Kaby Lake,甚至在今年年底推出 10nm 工藝之後還在 2018 年繼續推 14nm 工藝的 Coffee Lake 處理器。要知道, 儘管在晶片產業,架構的創新至關重要,但製程的升級對於晶片性能的提升和功耗的降低才是根本。 這也是為何業內戲稱英特爾在延長其製程升級週期,其晶片性能的提升更像是「擠牙膏」。

市值被台積電超越:英特爾淩亂之下已忘初心? 

與英特爾刻意放緩晶片創新「擠牙膏」式的步伐不同,台積電預計在今年將會進入到 10nm 製程,儘管按照演算法的不同,業內認為英特爾的 14nm 與台積電的 10nm 是同一級別,但按照英特爾的模式,最早在 2018 年,其在製程上將被台積電超越,至少是被追平,因為那時候,台積電將採用 7nm 製程(據稱 ARM 已經發佈了 7nm 晶片的設計工具),之後的 2019 年將是 5nm,更有消息稱,台積電的 3nm 製程也已經在研發的路上,預計在 2022 年量產。看來台積電市值增加的根本是在於其核心業務的不斷創新。

正是由於英特爾刻意放緩的創新節奏,讓對手有了可乘之機。 最近,高通之所以和微軟達成戰略合作敢於進軍英特爾占優的 PC 市場,就是得益於其採用三星 10nm 製程的驍龍 835 晶片在性能上的提升,而微軟在在其 Azure 雲服務伺服器上使用 ARM 晶片(主要是高通)也是如此。當然我們在此並非說 ARM 架構晶片已經在 PC 和伺服器市場中超過了英特爾,而是 英特爾核心創新的放緩導致的差距縮小,在未來極有可能被對手利用進而威脅到自己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核心業務。 也許英特爾已經意識到了這點,據最新消息稱,在 7nm 製程節點,英特爾將重新回到 2 年生產週期,同時使用更智慧的晶片設計。

其實, 不管現在的 PC、伺服器還是未來的 AI、自動汽車,對於英特爾來說,自身晶片的創新才是立足和發展的根本。 此次台積電市值超越英特爾恰恰是最好的證明。

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最新消息稱,ARM 已經推出全新的 DynamlQ 技術,據 ARM 計算,採用 DynamlQ 技術的 Cortex-A 系列處理器,AI 運算性能相較於目前的設備可提升 50 倍,這些性能可為機器學習和 AI 應用帶來更快的回應速度。對此,ARM 副總裁 Nandan Nayampally 稱,ARM 一直以解決人們無所不在的計算需求為己任,接下來,推動人工智慧、自動控制系統的發展,以及加速虛擬世界與混合現實體驗的整合,將是 ARM 要努力的方向,而 DynamlQ 技術正是基於這個願景而推出的。不知道英特爾看到這些作何感想?

種種正反的事實都在提醒英特爾,莫用「淩亂」代替了自己在產業中始終保持創新的初心。

延伸閱讀

【晶片巨頭換人做】台積電市值超越 Intel,謝金河:已是全球第一大半導體公司
PC 不好好發展跑來玩自動駕駛?Intel:連續 5 年賣不好 PC,裁員讓我們跟上這股熱潮
只賺眼前利不想永續商業策略,Intel 的未來早在十年前就死乾淨了

(本文經原作者孫永傑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市值被台積電超越:英特爾淩亂之下已忘初心?〉。首圖來源:,CC Aaron Fulkerson,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