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我們所熟悉的iPhone製造商鴻海其實什麼都造。我們可能從沒發現,富士康其實不管在電動車製作或者共享單車、汽車都已經有所佈局。企圖要將富士康從代工廠徹底轉型。(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智東西(微信公眾號:zhidxcom)作者曉寒

出行領域的市場規模巨大且正在發生深刻變革,許多科技公司、互聯網公司都想擠進去分一杯羹,其中也包括因給iPhone做代工而聞名於世的富士康。當然,富士康的全名本身就叫做富士康科技集團。

在手機、平板、電腦等消費電子之外,富士康多年前就已經開始推進汽車電子與零部件業務,並為特斯拉,奔馳等公司供應零件。與此同時,這家位列《財富》全球500強第26位的大型集團還先後投資了和諧富騰、滴滴出行、摩拜單車等出行領域的公司,其在出行領域的「版圖」逐漸明晰。

一、壓力變大,富士康尋求新的機會

iPhone的火爆也讓其製造方富士康成了幾乎一個家喻戶曉的公司,但代工終究是一件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資料顯示,蘋果公司拿走了iPhone與iPad產品中最多的利潤,而留給富士康等供應商與代工廠的利潤則在2%-5%之間。

再加上消費電子增長放緩,競爭不斷加劇,面臨巨大壓力的富士康也在不斷需要尋求新的機會。在智慧製造以及互聯網的大潮下,郭台銘在講話中多次提到了富士康的八大生活理念,即工作生活、教育生活、娛樂生活、家庭生活、安全生活、採購與交易生活、交通環保生活。

很明顯,這八大生活就是富士康未來將會主要覆蓋的領域,而交通環保生活,對應的就是出行領域。

二、從生產汽車部件到設立整車項目

說到出行,汽車是其中不得不提的一個方向,也是許多國家的支柱產業。特別是中國、印度等新興市場,汽車產業仍在快速發展。根據中汽協的數據,2016年國內(編按:中國)汽車行業產銷量雙雙突破2800萬台,銷量增長高達13.65%,再次拿下全球第一大汽車市場的稱號。而工信部的數據也顯示,2016年中國汽車零部件銷售收入達到2.9兆元(人民幣),增長率達19%。

面對這樣一個快速增長且規模巨大的市場,富士康自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切入。

2005年,鴻海集團(富士康母公司)以3.7億元收購台灣安泰電業100%股權,正式跨入汽車電子行業。後者是台灣四大汽車線束廠之一,主要從事電瓶線、開關/控制線組、影音傳輸線等汽車線束,以及倒車雷達、電動座椅記憶控制器、後視鏡整合系統、車用電源供應器、車用電子羅盤等車用電子產品的製造,其客戶包括福特、大眾、尼桑、日產、韓國大宇、上汽通用、馬自達等汽車公司。

在汽車電子之外,富士康旗下還有一家名為鋰科科技的公司,專攻鋰電池的開發與生產業務,該公司於2010年8月在台灣股市募集10.4億元新台幣,在日本設有實驗室和工廠,與美國、歐洲日本等多家電動汽車生產商有合作關係。

2014年7月,鋰科科技在安徽省安慶經開區投資20億元建設了一座高分子聚合物電芯及電池組生產工廠。據了解,鋰科科技產品包括鋰電池正極材料、鋰高分子電池芯、P-DVD電池組、電子書電池組、數碼相機電池組、智慧手機電池組、NB 電池組、動力電池組等。

在自行投資建廠之外,富士康也在加強與汽車公司之間的合作。

2013年,郭台銘與特斯拉CEO馬斯克會面,獲得特斯拉Model S車內面板的訂單,並在隨後又陸續獲得其他訂單。據媒體報導,富士康為特斯拉生產的零件數超過106個。

2014年3月,北汽集團宣布與富士康共同投資開發和生產新一代的動力電池與系統。此外,雙方還以6比4的股權結構成立了北京北京恆譽新能源汽車租賃公司,推出了GreenGo(綠狗租車)電動汽車分時租賃業務。據媒體報導,綠狗已經作為公車改革配套方案被科技部正式宣布引進。

在零部件領域進行了一系列布局後,富士康的下一個目標自然就是向全車進發。

2015年3月,騰訊、富士康以及和諧集團以在河南省共同簽署了「互聯網+電動汽車」的合作協議,並在同年7月以3:3:4的股權結構出資10億元註冊成立了和諧富騰公司。在三方的規劃中,富士康將主導汽車的生產製造,和諧汽車負責銷售與售後體系的建立,而騰訊則被定位為「車聯網系統和技術平台供應商」。

(配圖為和諧富騰成立儀式)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和諧富騰本身並不是一家汽車公司,而是一家面向未來的汽車產業投資基金。在成立之後,該基金孵化了兩家公司——FMC與愛馳億維(之前名為愛車)兩家公司。其中FMC專注於研發製造特斯拉類的高端電動汽車,而愛馳億維則主打價格親民的中低端電動汽車。

雖然坐擁騰訊、富士康兩大巨頭,以及港股上市公司、國內(編按:中國)第二大豪華車經銷商集團和諧汽車三個股東,但和諧富騰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先是有媒體曝出和諧汽車董事長馮長革因涉及官員案件被帶走協助調查,後又有消息稱和諧富騰收購的造車殼資源——浙江綠野汽車已經被法院查封,富士康宣布撤資。

不過最後的結果是和諧富騰依然存在,但是其孵化的兩家公司的發展出現了差異。

之前的愛車公司由和諧汽車與和諧富騰共同出資成立,其中和諧汽車占股28%,以和諧汽車為主導的和諧富騰占比55%——即和諧汽車是愛車的實際控制方,但在上述一系列波折後,愛車又以投資的形式轉身變成了愛馳億維公司。

愛馳億維於2016年11月在其生產基地落戶在了江西上饒,預計投資133億元。但是在簽約儀式上只出現了愛車公司、和諧富騰、騰訊公司的高層,和諧汽車與富士康並未出席本次儀式——愛馳億維實際上轉變成了由CEO付強、高管徐超以及騰訊公司主導的一家公司。

隨後有媒體稱富士康高層已經確認停止向整車項目注資。

2016年12月29日,和諧汽車發布公告,這家豪華車經銷集團與力合汽車、晉享投資以及FMC的十幾名管理人員共同向FMC注入了一輪投資。其中和諧集團出資3000萬美元,和諧富騰與富士康均為出現在投資方列表上——富士康離場的消息坐實。

三、投資滴滴摩拜,搶占共享出行風口

汽車零部件與全車製造產業雖大,但交通行業同樣具有極大的發展前景。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技術的推動下,共享經濟逐漸興起,並出現了像是滴滴這樣的汽車共享出行與ofo、摩拜這類的自行車共享出行公司。

富士康也沒有落下這兩個風口。

2016年9月,富士康宣布對滴滴出行投資1.199億美元。公告顯示,富士康的這一投資獲得了滴滴0.355%的股份,而滴滴當時的估值也達到了338億美元。

表面上看,滴滴與富士康的直接關聯並不大。但是有意思的是富士康對滴滴的投資剛好發生在蘋果對滴滴10億美元投資之後。作為iPhone的主要代工方,富士康此舉似乎有些跟著老大哥走的意思。

庫克表示投資滴滴的目的一是為了了解中國的細分市場,二是為了未來的財務回報。不過業界普遍認為蘋果此舉與未來推進自家的汽車項目Project Titan有關。雖然該項目前一陣被曝有多名高管與工程師離職,或面臨終止變局,但蘋果似乎仍對汽車項目保有興趣。

很明顯,得益於滴滴、Uber等共享出行項目與自動駕駛技術的發展,未來的公路交通將會由各類無人駕駛汽車所提供。

據外媒報導,蘋果已經將其汽車項目劃分為軟體、傳感器與硬體三個團隊,且正在加拿大的研發中心開發汽車操作系統,並挖走了黑莓QNX的多名員工。分析認為,外界形勢的變化與蘋果的這些動作都說明其正在將Project Titan項目從整車向著類似谷歌的自動駕駛與操縱系統項目轉變。

(配圖為在奔馳C級轎車運行的蘋果CarPlay界面)

雖然蘋果的重心放在了自動駕駛與操作系統層面,但是軟體仍然需要硬體支持。特別是自動駕駛系統,更是感知單元、計算單元、通信單元互相融合的一個複雜系統。蘋果汽車項目的發展離不開富士康這個製造業老伙計的支持。

如果說富士康跟風蘋果投資滴滴的行為是超前投資的話,那麼富士康投資摩拜單車的行為則算得上是為眼下所考慮的生意了。

1月23日,富士康正式宣布成為摩拜單車的戰略投資者,雙方也將在單車的設計、研發、供應鏈、生產等方面展開全面合作,而富士康還將在其海內外的數十家工廠裡為摩拜開辟單車生產線,預計年產能可到560萬輛。

2016年下半年以來,共享單車在資本的推動下經歷了「瘋狂的發展」,業內人士普遍認為2017年將會是共享單車的決勝時期。而決勝的一個關鍵就是比競爭對手投放更多的單車,這是摩拜需要富士康生產能力的一個原因。

而對於富士康這種製造業巨頭來說,共享單車行業的規模夠大,摩拜等玩家又手握重金。通過一部分戰略投資,富士康能夠獲得大量的單車訂單。

據媒體報導,2017年1月31日正值農歷正月初四,雖然很多人仍在家中過春節。但位於湖南省衡陽市白沙工業園富士康鴻富錦精密工業(衡陽)有限公司生產線上工人們卻還在加班加點,生產的正是摩拜單車。

(配圖為上述富士康摩拜單車生產線)

從媒體提供的圖片來看,該富士康工廠生產的是摩拜經典車型,除了生產線上的工人比較年輕外,智東西還注意到這些基本完工的摩拜單車也裝配有智慧鎖模組。一位從事共享單車業務的創業者告訴智東西,富士康在幫摩拜生產車身外,也很有可能發揮在消費電子領域的製造經驗,同時為摩拜生產智慧鎖模組。

「此外,摩拜經典款單車的整體成本比較高,所以製造利潤也要比普通兩三百元的自行車要高一些。」該位共享單車業內人士補充道。

結語:在出行領域尋找新的機會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提到富士康時其想到的第一個關鍵詞一定會是蘋果的代工廠。事實上,來自蘋果的收入已經占到了富士康總收入的50%以上,兩者已是一種一榮俱榮的關係。

1月10日,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發布了2016年財報,數據顯示其在2016年的營收約合1363.8億美元,同比下滑2.81%,這是該公司自1991年上市來的首次下滑。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蘋果在2016財年也迎來了自2001年以來的首次營收下降,蘋果披露的文件顯示,2016財年蘋果營收為2156億美元,較預定目標低了3.7%。

一方面,對於蘋果的過度依賴,以及消費電子行業的增速放緩讓富士康背負了巨大的增長壓力。而另一方面,代工仍處於產業鏈的中低端位置,蘋果公司拿走了大部分的利潤,而留給富士康的卻只有2%-5%。很明顯,這種尷尬境地正在推動富士康積極轉型。而郭台銘在多次講話中給出的方案則是向著包括交通在內的八大生活轉型。

在交通領域,我們也能夠看到富士康做出的嘗試,包括進軍汽車零部件領域、參與設立整車公司,投資滴滴、摩拜等共享出行公司等等。而富士康未來可能的一個目標則是為各類新的交通服務與產品提供製造能力。

前幾日美國電動摩托車製造商Evoke宣布與富士康合作以擴大生產規模,並將以此向中國與美國市場開放預定正是富士康實現這一目標的寫照。

延伸閱讀

【擺脫代工廠萬年小弟命】蘋果要求台灣供應商降價 20%,但富士康說不!
【收購夏普後】66 歲的郭台銘能否拯救夏普,又能否拯救富士康?
【鴻海霸業史】創建人類史上第一百萬工業王國,細數鴻海每個重要轉型歷程

(本文經原作者智東西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富士康造車版圖:比蘋果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