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修法勢在必行!專訪 AppWorks 林之晨:不修法,台灣被拋出數位經濟全球舞台

公司法修法,究竟是要修什麼?公司法自民國 18 年設立以來,雖然條文刪刪減減不少次,但如今要進行的修正將動到 200 多條條文,為史上修正幅度最大的一次。正因為如此,各界對此的批評聲浪鋪天蓋地而來。

去年二月,來自官、產、學各界的專家因而組成公司法全盤修正修法委員會,花了八個月的時間,寫出一本多達八百頁的修法建議。在上一集直播節目中,我們邀請了公司法全盤修正委員會中的方嘉麟和朱德芳教授,從學界觀點解釋公司法修法必要性。

而這集 TO 直播,則邀請擁有豐富業界經驗的 AppWorks 之初創始合夥人林之晨,和 AppWorks 之初創投的法務長的王琍瑩,從產業觀點解析現行公司法問題。

對於此時此刻為何要修公司法,林之晨認為台灣正面臨從 20 世紀資本密集的工業時代,轉型到知識密集、數位經濟的過渡期。

公司法誕生於過去資本密集的工業時代,讓出資方有很大權力,經營方相對權力較小。然而在 21 世紀知識經濟、數位經濟時代,資產比較偏向無形──公司不再是靠機器設備生產產品。因此需要一種新的結構去彰顯人才的價值,20 世紀在資本密集架構下訂出的公司法就不再適用。

而曾協助過許多創業團隊、Appworks 之初創投法務長王琍瑩也認為,新創公司許多都是新的數位經濟公司,因此在這個時間點修公司法是必要也是急需。

林之晨指出,從自己帶團隊往東南亞市場的經驗來看,如果公司法結構不能支持,台灣經濟轉型就會變得很慢。他強調,台灣面臨的挑戰不是產業「升級」,而是「大」轉型。如果周邊國家在這波轉型更順利,我們就會漸漸被拋出世界舞台。因此修公司法不僅是對新創好,而是對整個台灣社會都好。

在去年傳出公司法要大修之前,政委蔡玉玲曾在 2015 年推動閉鎖型公司專章的設計,原意就是要讓法規跟上產業轉型的變化。然而林之晨認為,閉鎖型公司設計上是起點,但做得不夠。

「大小分流」雖讓小公司有機會,但卻沒有照顧到那些「從小變大」的公司,而後者才是未來創造經濟動能的主力。因此光修正閉鎖型章節不夠,公司法必須做全面大幅度翻修,才能讓台灣趕上這波數位經濟潮流。

這次公司法修法建議中也特別強調全面 E 化,這點其實是參考國外案例。例如規模比台灣還小的愛沙尼亞人口只有 100 多萬,卻能快速從農業小國變成科技大國,原因之一就是公司登記的 E 化和「一站式服務」的概念。

王琍瑩解釋,公司登記 E 化後可以讓不論是本土團隊或外國資金,都能很容易地透過線上申請註冊公司。因此雖然愛沙尼亞是小國家,但登記公司數位化讓愛沙尼亞成為歐盟「入口」,所有希望進入歐盟的公司都會成立愛沙尼亞籍公司,因為它太方便了。

從 E 化登記發展出來的數位領土(E residency)制度,無限延伸了愛沙尼亞的領土範圍,「數位居民」絕對遠超過實際人口數。新加坡也是一樣道理,透過線上登記據說一天內公司就能設立完成,因此大家要往東南亞發展,也都會先成立一個新加坡公司。

王琍瑩形容,公司數位登記化就像「北風與棍子」。台灣現在做法是用法規告訴別人「我希望你來我這邊註冊公司、繳稅、被我管」,但台灣是小國、小市場,對其他公司來說缺少不痛不癢,憑什麼吸引外來人才前往台灣投資?反過來說,同樣身為小國,愛沙尼亞和新加坡的例子就值得效法,因為台灣就像這兩個國家一樣,非常依賴跟國外市場的合作。

只是,提到公司登記制度 E 化外界最關心的,還是上千名失業的約聘人員問題。王琍瑩指出,這牽涉到政府效率的問題。我們常聽到政府人力不足,許多事做不到,而現在登記 E 化其實是一種簡化,讓更多人力能釋放出來去做更好的服務。如果政府回應是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約聘人員,那顯然是管理上出了嚴重問題。

林之晨對此比喻:「就像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人拿鋤頭犁田了」,指出就像工業革命之後,這些被機器取代的人力其實做了更高階、也更有效率的應用。

最後,林之晨和王琍瑩兩人總結,公司法修法目的是要和國際接軌。讓網路界的新創團隊在籌資時不需要再費力地跟投資人解釋,為何台灣公司法和外國習慣做法不同。他們希望這些新創公司都能順暢募資,法令可以很又彈性的運作。一個好的公司法不該只是「防弊」,對小團隊來言,他們更需要的是「興利」,這點正是公司法修法未來應有的方向。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

延伸閱讀:

【TO 直播現場】《公司法》修法勢在必行!AppWorks 林之晨談《公司法》修正是數位經濟的入場券
《公司法》修正再難也要做!政大教授方嘉麟:一人公司也要三位董事,這合理嗎?


《TO》國際版 2021 正式上線

台灣躍上世界舞台,不能少了你! 立即至 Facebook 按讚、Twitter 追蹤,第一手國際消息都會在這個 英文同名官方網站 唷!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