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矽谷誕生了無數如今影響著世界的創業公司,這些公司的創辦人故事通常也相當精彩。不過,這篇文章卻從這些創辦人的背景來分析,背景是如何影響著創業內容、未來又將會有什麼變數。(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老道消息

Snapchat 上市前,創始人 Evan Spiegel 迎娶了超模米蘭達·可兒,兩個人是在 LV 辦的派對上認識的,米蘭達·可兒說 Spiegel 坐在那裡像個50歲的人,很嚴肅,搭起訕來說自己不喜歡派對,就知道工作上班,一下子吸引到了自己。

這都是套路啊,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

她涉世為深,就帶她看世間繁華,如果她歷經滄桑,就帶她坐旋轉木馬。

你看那《社交網絡》上的祖克柏,對著波士頓大學沒見過世面的姑娘嗶嗶嗶嗶嗶嗶嗶嗶,你知道我有多聰明,我成績有多好,我在寫的代碼有多酷,我正在申請加入兄弟會巴拉巴拉。

看起來很傻逼,但是還是有效的。

1

我們中國人從小沒接觸過社交場合,性壓抑,無力搭訕。

在美國不是,在派對上不苟言笑的都不是新手,是老司機。Spiegel 怎麼可能不喜歡派對只知道工作?

他15歲沒有成年的時候就去過紅牛做營銷實習生,主要任務就是舉辦一場又一場的派對,把紅牛搭酒一起送出去。Spiegel 說這份工作給自己的最大收獲,就是知道了派對到底是怎麼回事。

Snap 本周上市,首個交易日估值逼近300億美元。Spiegel 也成了50億美元先生。

Snapchat 創業的第一年,他就從投資人那裡套現1000萬美元改善生活,後面Snapchat一輪又一輪不間斷融資,他從來沒缺過錢。Evan Spiegel 堪稱是美版陳思成,異常自戀,在媒體面前特別喜歡炫耀自己的成功,他有句名言,

我是一個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的白男,生活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矽谷現在是他們的天下。

雖然曾經拒絕過 Facebook 高達40億美元的報價,但是 Spiegel 和祖克柏創業,像一面鏡子的內外。都是長春藤校兄弟會派對上的酒池肉林,激發了他們的創業的靈感,都有早期踢走合伙人的橋段,連投資人都要同樣遭受羞辱。

祖克柏是穿著拖鞋睡衣去給紅杉上課,你們不應該投資我們的十大理由, Spiegel 是你們錢可以留下,但是要讓我先套現,而且不管我套多少,你們都沒有投票權。

祖克柏的父母都是牙醫,有自己的診所,按理說是美國中產階級上層的家庭,但是他家的生活又極其儉樸,一輩子住在老舊的別墅裡。

從姓氏中Berg這個後綴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猶太人家庭。但是祖克柏的父親放棄了猶太人的宗教認同,成為一名無神論者。

就像伍迪·艾倫一樣,紐約的無神論猶太人,意味著你是一個天生的左派。這可能是祖克柏沒有染上 Spiegel 那種及時行樂人生哲學,仍然熱衷於慈善和社會活動的原因。

只是左派這個東西,在矽谷和大學裡是政治正確,人人爭相表忠心。像我們的手抄黨章和共青團學幹一樣,黨中央和中紀委早就識破了,說他們「機關化、娛樂化、貴族化、行政化」。

可惜在矽谷,因為沒有黨中央和中紀委,很多人還沒有被識破,一個人是真左還是假左,很多時候是看不出來。

一個人喜歡熱臉貼冷屁股,不遠萬里跑到北京來吸霧霾,非想著讓別人給自己女兒起個名字好多掙點錢的人,就算他用世界上最好的語言寫代碼,就算他有心學習我黨治國理政的方法,都不可能是一個真正的左派。

2

從前矽谷的傳奇通常是結對出現的,一個是窮人家的孩子,一個是富人家的孩子。

有賈伯斯就有蓋茨,有 Travis Kalanick 就有伊隆·馬斯克、有 Evan Spiegel 就有傑克·多西。

一般來說,富兒子出息比較大,估值更好,身價更高,做公司更井井有條,像右派,但是窮兒子才有搖滾明星氣質,像左派。

庫布裡克拍《太空漫游》,裡面的電腦都是IBM的,但是賈伯斯做的1984和 think different 廣告,把IBM當做全世界人民獲得自由的敵人。這種創意蓋茨做不來,蓋茨她媽還是IBM當時的CEO的好友,在同一家理事會任職。微軟的成功一半是靠IBM施捨來的。

同樣是Facebook之後的社交之星,Twitter 和 Snapchat 比較起來,一眼就能看出來誰是搖滾明星氣質,誰是夜店氣質。Jack Dorcey 做 Twitter 是為了讓每個人都有平等接觸信息的權利。在SWSX音樂節上一炮而紅,後來這個東西穿越高山和大海,搞了阿拉伯之春,引發了全世界多少恐慌。

Evan Spiegel 因為懂派對,所以就發明了這種互相發裸照的東西。但是除了你爸媽,誰會害怕一個發裸照的東西啊?

過去五年時間最容易引起恐慌的創業公司非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上周和自己的一個用戶槓起來了。開 Uber 的司機抱怨現在價格越來越低,標準越來越高,自己開 Uber 虧了 9.7萬美元。Kalanick 就說他胡扯,應該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然後摔門揚長而去。

這只是過去四年時間 Uber 在全球橫衝直撞的一個縮影。

我們一直以來崇拜和神往的矽谷,這種橫衝直撞的感覺,這些窮孩子搖滾明星一樣的味道,這兩年逐漸消失了。

矽谷現在哪裡還有賈伯斯啊,最近一個號稱賈伯斯的女創業者,Elizabeth Holmes,出身於父母都是公務員的家庭,史丹佛畢業,「一滴血完成所有疾病檢驗」的神話最後被戳破原來是個騙局。

Kalanick 是1977年出生的,傑克·多西是1976年出生的,他們第一次編程的時候冷戰還沒有結束,他們輟學創業的時候還沒有911和互聯網泡沫,他們出名的時候還沒有次貸危機。

但是他們身後,矽谷再也沒有窮兒子了。

3

賈伯斯的父親是沒上過大學的機械工程師,Twitter 創始人傑克·多西的父親是製造光譜儀的工程師,Uber 創始人 Kalanick 的父親是給政府造房子的工程師。他們的母親要麼是全職太太,要麼沒有穩定的工作。

這三個人讀的高中不是公立學校就是教會學校,共同點都是學費比較便宜。

但是蓋茨的父親是律師,母親和IBM的CEO在同一個理事會,又同時是大學校董和銀行高管。馬斯克的父親本來是工程師,但是靠房地產和諮詢業務發家致富,有自己的莊園和礦場,母親是一位選美冠軍,60多歲還能登上雜誌封面。Spiegel 的父母都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他從小就住海景別墅,開跑車,一分錢不掙的時候還會因為父親不給他買寶馬535i大動肝火。

富兒子窮兒子曾經是沒有區別的

高中畢業後傑克·多西被送到了紐約大學,輟學創業,Kalanick 被送到 UCLA ,輟學創業,賈伯斯被送到里德學院,輟學創業。

蓋茨去了哈佛,輟學創業,馬斯克和 Snapchat 創始人 Spiegel 去了史丹佛,輟學創業。

這就是曾經最典型美國夢,一個從事製造業的父親工作,就可以養活全家,供一個大 House ,有整齊的草坪,車庫裡有汽車,不操心油錢,兒子不需要讀大學也能找到好工作,就是送到大學,學費也不是什麼問題。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美國讀大學的人口翻了一番,因為不讀大學,不去「華好矽」(華爾街、好萊塢、矽谷),就沒有好工作。

2005年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演講的時候說,自己三十多年前輟學是因為裡德大學的學費和史丹佛一樣貴,他不捨得父親攢下的這些錢浪費對自己沒用的課程上。

下面的史丹佛大學生心裡估計要嘀咕,你真是有個好爹啊,竟然能提前給你攢下來四年的學費。

賈伯斯的父親是一個機械修理師,木工外加二手汽車商。當時美國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數是13000美元,Jobs 嫌貴的學費四年大概1萬美元,這筆儲蓄是老賈伯斯夫婦對 Jobs 生母的承諾。

到今天美國私立大學的學費已經翻了20倍,但是美國家庭收入的中位數只翻了兩番。

到今天,以美國人的人均家庭儲蓄來講,老賈伯斯想要提前攢下來四年的私立大學學費,需要200年。即使有助學貸款,畢業後十年內還清貸款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仍是奢望。

所以拿著獎學金來美國讀研的國際留學生齊誇民主黨的領導,「華好矽」是全世界人民的大救星,鏽帶上不起大學的孩子卻要和排山倒海的老墨爭奪流水線和收銀台前的工作。

傑克·多西的故鄉聖路易斯,曾經是中部的工業重鎮,現在也淪為老工業基地的下場。多年淨流出之後,人口只剩下一百年前的一半了。去年大選,川普在這裡(密蘇裡州)拿走了60%的支持率和全部10張選舉人票。

這裡恐怕不會再出現一個傑克·多西了。

曾經我們聽到說,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很感傷。

但是更感傷的事情,少年是代代都有的,一個國家卻不能再年輕回去。

延伸閱讀

當賈伯斯對上貝佐斯:如果不曾慘輸蘋果,就沒有今天的亞馬遜
傳 A 圖起家、拒絕 FB 收購,這個凱迪拉克的富二代 CEO,如何帶領 Snapchat 上市股價贏過 FB?
【地表最煞氣 CEO】馬斯克出手解決澳洲缺電問題「100 天內會完成系統,不然就不用錢!」

(本文經原作者老道消息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窮兒子,富兒子〉。首圖來源:indigo_girl,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