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不要舔那裡啊】Switch 卡帶上塗了世界最苦的化合物防止兒童誤食,沒想到大家卯起來舔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上週任天堂 Switch 開賣,想必許多粉絲已經興沖沖地入手準備大玩特玩,但有些玩家買回家後第一件事不是玩,而是拿起來「舔」。到底大家為什麼舔得這麼起勁呢?(責任編輯:曾宜婷)

任天堂的遊戲以「滿滿的遊戲性」被玩家所喜愛,但當任天堂的 Switch 新品推出後,不少玩家以及媒體開啟了一項新評測項目——「舔卡」。

先上幾張圖感受一下,這樣舔:

另一位舔完之後的表情:

還有舔到面部抽搐:

當然,這個新聞在遊戲圈早就傳開了,不然也看不到這樣多舔卡的用戶。不少視頻遊戲主播以及遊戲記者都以身試法,就為嘗一嘗「任天堂味」的卡帶是什麼樣的。

不少媒體已經做了這樣的測試。GiantBomb 的 Jeff Gerstmann 拿了一片 NS 遊戲卡帶塞進了嘴裡,然後馬上就拿了出來,簡直是苦不堪言的表情,千萬不要舔!

國外知名科技博客 The Verge 的執行編輯 Dieter Bahn 也舔了遊戲卡帶並表示,「這玩意簡直就是殺蟲劑味兒」,作為對比,他還去舔了 iPod Nano,羅技的遙控器,Fitbit 和 LG 的智慧手錶……舔完還說這些東西都是無害的,沒事。

「中國最大的、基於愛好的同性交友社區」G-Core 機核網(引自一位 G-Core 聯創的說法)的幾位元記者去日本直播排隊購買 Switch 當天也在開箱時在數萬網友圍觀時親自嚐了嚐這個卡帶。雖然沒說嚐起來像什麼,但看上去也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遊戲媒體 kotaku 記者 Mike Fahey,則從 FC、GBA、PSV、NDS 一直舔到了任天堂 Switch 的卡帶。只有當 Switch 的卡帶放到嘴裡的時候——天啊,這太痛苦了。

問題來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舔卡行為?還有到底為什麼會有這麼特別的苦味?

任天堂已經對起初報告這件事的媒體進行了回復。主要是因為 Switch 遊戲機使用的全新的卡帶,但因為遊戲卡帶只有 SD 卡大小,為了避免意外攝入的可能性、防止兒童吞咽,任天堂在卡帶上添加了目前已知最苦的化合物「苯甲地那銨」,用來保持遊戲卡帶可以遠離年幼的孩子。

蘇格蘭愛丁堡的麥克法倫·斯密斯(Macfarlan Smith)在研究局部麻醉劑的過程中發現了這一物質。濃度為 10ppm(1 升的溶液中有某物質一毫克,某物質含量即為 1ppm)的苯甲地那銨溶液,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已經是苦得無法忍受。

苯甲地那銨常溫下是無色不揮發的固體,商品一般為溶液形式。它通常被用作厭惡劑,以避免人們誤食其它有毒卻無味的物質。例如添加到工業酒精、防凍劑、動物驅散劑、液體肥皂以及洗髮精當中,除此之外還用於避免咬指甲。

隨後,IGN 的 Alanah Pearce 在推特上也確認了這條消息:「任天堂把卡帶味道做這麼差是有目的的,因為這樣孩子們才不會吃它們,我承認這麼做很粗暴但聰明。孩子們喜歡把小東西放在他們的嘴裡,做得難吃能保護他們。」

當然,即使做出這樣的解釋,但不少熟悉任天堂的玩家還是對這一行為大肆調侃。這種又黑又愛的行為也真沒有只有幾個品牌的粉絲能做的出來,也側面透露出了對任天堂滿滿的愛:

「任天堂下了一手很大的棋,以防小朋友吞食肯定是藉口,目的是宣傳卡帶有味道,引起人的好奇心讓人嘗試舔舐。然後想買二手的人,也許想想這破玩意給人舔過,就不買二手而去買新的了。完美的推理。」

「說的我都想買一張《荒野之息》嘗嘗了……」

「天馬行空般的思想,不錯,這很任天堂……」

Twitter 上的 speaktaiwanese 這樣認為「據瞭解,任天堂是全世界第一家用『我們的遊戲很苦喲!』來行銷電玩的公司。」

這讓我想起來任天堂在遊戲方面做出過的那些看起來傻又讓人不自覺感動的遊戲性——紅白機時代,那時 Player 2 的手柄設置了麥克風,在一定的遊戲環節,對著麥克風大叫就能啟動遊戲彩蛋;想起來那些類似「舔卡」的愚蠢舉動——掌機時代的我們拿起 GBA 卡帶,都會「吹一吹」,還天真的認為反插卡帶會有什麼秘笈。

任天堂 Switch 主機這次又掀起了新的潮流,「舔卡」則成為了任天堂遊戲史上的新一個注腳。

看來汪星人對這個味道完全免疫

延伸閱讀

【三種玩法一次滿足】任天堂 Switch 開賣要價台幣 9300 元,首月目標賣 200 萬台
任天堂 Switch 最大亮點:300 美元帶回家,而且終於不鎖區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品玩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任天堂 Switch 主機的遊戲卡帶,我也想買來舔一口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IT x OT 資安攻防戰!

工廠轉型最常碰到的「系統整合難題」怎麼迎刃而解?

馬上破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