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Google在以往的行動裝置合作專案中只扮演提供軟體服務的角色,如2014年推出的Nexus系列就是使用Android系統,再由第三方手機品牌負責硬件設計和生產。

但嗅到行動裝置市場的商機,Google意識到使用者需要比Nexus更高端、能夠與iPhone 7 抗衡的智慧型手機,於是在2016年10月Google發布兩款Google Pixel、Pixel XL智慧型手機,分別為5吋與5.5吋兩個版本,由HTC代工,Google掌控硬體設計研發,支援Google assistant人工智慧語音服務、主打擁有1230 萬畫素的後置鏡頭,高達 f/2.0 的大光圈鏡頭的拍照功能,搶食高端精品市場。(責任編輯:藍巧芸)

Pixel是第一款Google完全自主設計的手機產品——The First Phone by Google,2016年10月4日正式亮相並開啟預訂。

新產品的發布也意味著Nexus 系列的終結。後者是Google 與手機品牌聯合設計的產品,運行原生Android,並能優先獲得新版系統升級。與Google 合作過Nexus 手機的品牌有HTC、LG、華為和摩托羅拉。數年間湧現了不少經典機型。早期的Nexus 4,是我使用的第一款Android 手機,玻璃材質的後蓋透著若隱若現星星點點的紋路;還有大陸手機品牌第一次參與且是目前唯一一次參與設計的Nexus 6P。

以往的合作中,Google 提供系統軟件層面的支持,而第三方手機品牌則負責硬件設計和生產。更迭到Pixel,Google 選擇自主設計,HTC 只承擔了代工廠的角色。代工起家的HTC 想必不會排斥。

合作模式改變的另外一個副作用是,Google Pixel 的價格也水漲船高,達到Android 旗艦機水平,649 美元(Pixel+32Gb)、749 美元(Pixel+128GB)、769 美元(Pixel XL+32GB)、869 美元( Pixel XL+128GB)。而身在中國的Google 粉要用上還得付出更多的金錢和精力,比如要懂得科學上網要忍受海淘的煎熬,或者是淘寶賣家的宰割,頂配版Pixel XL 的價格甚至站到了7000 + 的價位段上。

有分析師預測,Pixel手機的銷量可能高達150萬部,貢獻了超過7.78億美金的營收和2.33億美金的利潤。在2016第四財季的溝通會上,Google CEO桑達爾·皮查伊(Sandar Pichai)稱:「包括Pixel在內的Google硬件產品的市場表現遠遠超出了預期。」作為Pixel手機獨家合作運營商,Verizon也因此受益。其執行副總裁約翰·史查頓(John Stratton)給出了頗高的評價:「它是Verizon當季(2016第四季度)表現最好的手機。」

Google 自行研發設計的Pixel 除了能享受及時的Android 系統更新和軟體服務外,還有獨有的功能Google Assistant,Google Now 語音搜索服務的升級版;以及無限量存儲的Google Photos 存儲空間,可以盡情原圖上載。

此外,Pixel 也成了目前拍照最好的Android 手機,至少在DxO Mark 的評分體系中是這樣。它獲得的評分是89,高於三星S7 Edge(得分88)和iPhone 7(得分86)。單純從拍照這一點,你也能看出Google 做高端精品的誠意,而不僅僅是一個極客玩物。以往,Nexus 系列的拍照只是夠用而已,很少會作為一個重點功能。

和表層的變化比起來,相信很多人更在意Google Pixel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以及這款在海外媒體好評無數的產品為何在國內的評價又是如此分裂。CNET今天刊登了一篇對Google手機產品副總裁、Pixel設計師的採訪文章,首次披露了Pixel背後的故事。下面我們摘錄了其中的幾個關鍵的信息點。

玻璃背板的設計思路

按照常規的手機設計套路,Google Pixel 的背面應該設計成一體式的金屬材質。先不說金屬和玻璃材質在流水線拼裝時的落差和做工瑕疵,可以確定的是如此一來它也就泯然眾人了。

藍色和銀色版本的玻璃蓋板下面還塗有一層鍍膜,在一定角度下會呈現暖暖的黃色。但是黑色版是沒有這層鍍膜的。黑色版加了鍍膜後「看起來不對」。是的,原因就是這麼簡單。Google Pixle 團隊對設計的精雕細琢在某些層面上跟蘋果有幾分相似。

增加一塊玻璃背板不僅僅是出於設計上的差異化,它還能增加天線信號的接收面積。

設計,臻於無形

好的設計一定不是為了設計而設計,而是臻於無形。不少知名設計師都表達過類似的觀點,其中就包括蘋果首席設計官喬納森·埃維(Jonathan Ive)。這同樣是設計師Rachael Roberts 和Villarreal 為Pixel 定下的設計理念。

體現之一是對邊角弧度和銳利倒角的打磨。高亮倒角和切邊在國產手機品牌中很常見,甚至在不必要的地方也會狠狠地來一刀,以彰顯設計的用心,其結果多半是用力過度。Pixel 的處理方式正好相反,機身圓潤,沒有用高亮倒角刻意刷存在感。

體現之二是無​​突起的後置相機。Pixel 拍照素質在社交媒體上好評得一塌糊塗。這得益於它內置的那顆單個像素尺寸高達 1.55μm 的圖像傳感器。但這個相機模組也帶來了一個副作用,那就是體積偏大,要做平會顯得機身很厚。最終的呈現方式是,機身從頂部到底部有一個坡度,來抵消厚度的增加。

體現之三是電源按鍵上的紋路。現在很少有這種設計了,通​​常情況下僅會做一個小的切角。近期另外一款在按鍵上做紋路處理的是一加3/3T 的靜音按鍵。Pixel 的電源鍵也被設計上了紋路,作用是定位和確認,方便用戶盲操作。而紋路本身也經過了精心的挑選。對Pixel 來說,電源鍵紋路設計的必要性是電源鍵和音量按鍵在機身右側,而且使用頻次明顯更高的電源鍵位於上方,需要用手感上的不同來區隔兩者。華為去年底推出的所謂Magic 未來手機,在使用上的一大缺陷在於電源鍵和音量不僅在機身同側,而且音量+、音量-均為獨立設計,要摸索確認一下才能找到電源鍵。

特別黑、真的藍和非常銀,這些無厘頭的名字是怎麼來的

Pixel 共有三種顏色,按照國內手機品牌的調性,要嘛淪落成華為那樣,定義成「星鑽黑」、「魅海藍」、「珠光白」,或者是像錘子那樣為了與眾不同從日本傳統色板中摘取幾個,定義成「墨色」、「紺青」、「白練」。

同樣地,Pixel 的顏色最終被定義成特別黑(Quite Black)、真的藍(Really Blue) 和非常銀(Very Silver) ,這其實也是市場團隊的功勞。既沒有掉進土里土氣的坑里,也避免了假裝文藝的刻意和矯情。從營銷角度來講,這次的定義是很成功的,也讓人聯想起Google喜歡的撞色設計,早前的Nexus 5 紅黑配色就虜獲了不少人用戶。至少顏色這一點也成為了Pixel 的談資之一。當然,在真正篩選產品主色尤其是「真的藍」版本的時候,設計團隊還是花費了不少功夫,產品上市之後也是一機難求。

延伸閱讀:

【HTC 再度被打臉】拒絕代工 Google Pixel 手機,華為:因為我要發展品牌
Google 新手機 Pixel 被搶先曝光了,根本長得就像一隻哀鳳
【台灣行動市場數據】愛用 iPhone 都是假的?台灣仍由 Android 手機獨占鰲頭

(本文經合作夥伴品玩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一部“Phone by Google”背後的故事首圖來源自Maurizio Pesce,插圖來源自Maurizio Pesceiphonedigital,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