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 7.7 兆台幣】蘋果明明富可敵國,為什麼幾乎不收購公司?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蘋果股價連續創新高,手上握有的現金更是富可敵國。不過蘋果卻不像其他大公司,積極的收購其他企業以擴張規模。彭博社就分析了幾項蘋果在收購上的一些特別習慣。(責任編輯:黃筱雯)

從最新一季的財報來看,蘋果的數據是可以令股東滿意的。得益於 iPhone 7 系列手機的熱銷,其季度營收達到了創紀錄的 784 億美元。但是其不能令人滿意的地方是,蘋果似乎沒那麼酷了。其原因是創新開始乏力。創新可以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內部發掘,另一種是外部引進。對於後者,在上個月回答分析師提問時 ,CEO 庫克說蘋果一直都在尋求收購,沒有什麼規模是蘋果吃不下的。考慮到手機巨頭現在手握 2460 億美元的現金,這話的確不假。

但現實是,蘋果大手筆的出手寥寥。在蘋果成立以來的 41 年當中,其最大的收購就只是 2014 年 30 億美元對耳機製造商 Beats 的收購,接下來就是 1996 年買下 NeXT 計算機的 4 億美元。

蘋果的出手之少可以有兩個維度的對比。一個是與美國的其他科技公司收購情況的對比。在 FAAG 四大新巨頭當中,蘋果自 2012 年來的收購額(約 50 億美元)僅比 Amazon 高, 與微軟近 400 億美元的大胃口相比更是少得可憐。而另外一家手機巨頭三星電子的收購額也要比蘋果高。在 Facebook 13 年的歷史當中,收購額大於 10 億美元的單子就有 3 樁,對 Whatsapp 的收購額更是高達 220 億美元。Google 10 億美元+的收購也有 4 樁,而微軟這樣的大手筆則至少在 10 樁以上。而蘋果迄今只有 1 樁。

圖片來源:bloomberg

手握 2460 億美元現金的蘋果為何大收購寥寥?

為什麼腰包鼓鼓的蘋果出手如此寥寥呢?據 彭博社 援引參與過蘋果收購活動的知情人士透露,蘋果近年來很少大型收購的原因主要是這幾點:1) 厭惡風險,2) 不願與投行等外部顧問合作,3) 在完成大型收購交易並進行整合方面缺乏經驗。

但已經有更多的理由要求蘋果加大收購。

跟 Amazon 一樣,庫克目前的關注點仍然放在壯大自身的服務,如 Apple Music、應用商店以及 iCloud 上面。此舉已經收到成效,公司最近預測,到 2021 年這些服務的年營運收入最高將可達到 500 億美元。但據一些分析師的測算,未來 4 年,蘋果需要彌補 130 億美元的服務收入缺口。此外,川普上台後對稅收政策的調整可能也會迫使蘋果做出更多的收購。

AT&T 對時代華納的收購表明,內容與分發正在出現整合,試圖形成捆綁優勢。蘋果目前是通過 Music 來分發影片,並通過其移動 TV app 來播放其他提供商的影片,但是並沒有像 Netflix 或者 Amazon 的 Prime Video 那樣的服務,而收購顯然是補缺的快捷手段。去年早些時候蘋曾盯上過時代華納,但是最終未能及時給出競爭性的報價而作罷。Netflix 顯然也是不錯的標的物,但去年其銷售收入還不到 90 億美元,也還是補不了這個缺口。

去年還曾跟蘋果傳出過緋聞的公司還包括豪車製造商麥克拉倫以及圖形晶片製造商公司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但前者目前並未見有實質行動,至於後者,去年蘋果已經否認會對這家自己有投資的 iPhone 部件供應商提出報價。考慮到未來的市場前景,有的分析師認為,迪士尼公司和 Tesla 也是不錯的潛在收購對像。

據知情人士透露,蘋果的收購團隊由高盛銀行家 Adrian Perica 領導,人數約有 10 幾人。其大部分的收購都是在公司工程師的要求下進行的。蘋果的產品經理通常每個月都會與 Perica 的團隊成員見面,以識別出有吸引力的技術或者人才團隊作為潛在收購目標。

不過跟其他技術巨頭不同的是, 在收購這件事情上,蘋果往往拒絕與外部顧問合作。 微軟的收購團隊盡管規模不小,但去年在收購 LinkedIn 的事情上還是請了摩根史坦利來幫忙,最終擊敗了 Salesforce 和 Facebook 這兩家競爭對手,以 260 億美元收購了職業社交巨頭。

而在 Google,其收購往往由企業發展團隊與 CBO Philipp Schindler 領導下的戰略專家合作開展,而不僅僅是只有技術員工參與。但據知情人士透露, 蘋果的風格是喜歡直接跟收購對象談判。而且往往直接給出談判條款讓對方要麼接受要麼走人 ,認為自己未來對產品開發的支持以及 iPhone 的前景已經足以對對方產生誘惑力。

比如說 2015 年蘋果收購增強現實新創企業 Metaio 就是這樣。據知情人士透露,當時 Metaio 聘請了投行參與收購談判,但蘋果不允許投行的人進會議室,當 Metaio 的高管覺得出價過低時,蘋果對該技術的願景最終說服了他們做出將企業出售的決定。

蘋果目前的收購策略在收購可補充進蘋果現有產品的新技術時是奏效的。在過去 4 年的時間裡,蘋果每年大概都要進行 15 到 20 項較小規模的收購。但是大型收購會面臨不同的挑戰,尤其是當存在競爭出價的情況下。

投行往往會在買家和賣家之間製造緊張氣氛,而蘋果的這種做法往往讓投行的意圖難以奏效。比如在對 Beats 的收購當中,蘋果和後者均未聘請投行參與談判。但 蘋果在整合大型收購方面缺乏成功履歷也令不少賣家望而卻步。

也許蘋果的這種態度需要做出轉變才行。如果一味謹小慎微不敢冒險可能就會錯失好的收購機會。比方說一些分析師認為,如果早點出手的話,Netflix 是蘋果的一個很好的標的——但在過去 1 年的時間裡,Netflix 的股價已經攀升了 60%,令其市值超過了 600 億美元。現在再想去收購這家流媒體服務公司,代價就要大得多了。

延伸閱讀

【AI 是蘋果轉型的救命稻草】在日本蓋研發中心,全面把 AI 導入產品
蘋果 CEO 庫克給新鮮人建議:要遠離憤世嫉俗的人,別只為錢工作
要求作假證、超收專利金?蘋果先向高通怒索 300 億退款,再提 45 億元補償經濟損失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手握 2460 億美元現金的蘋果為何大收購寥寥?〉。)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