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支付起碼慢中國十年?中媒撰文檢討台灣到底這失落的十年在做啥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最近,台灣政論節目的片段在中國普遍流傳,內容在探討中國的互聯網產業發展如何超前台灣。中國的 科技網站編輯龔進輝就寫了一篇文章分析台灣的網路產業策略,分析台灣在互聯網產業落後的可能原因及出路。(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龔進輝

日前,一個名為《你看到我們跟大陸的對比,你不會害怕嗎?》的影片在社交平台瘋轉。盡管台灣名嘴描述大陸移動互聯網驚人成就略顯誇張,但不可否認,曾錯過 PC 時代的台灣,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已被大陸猛甩 N 條街 ,而且不可逆轉,使習慣貶低大陸落後的台灣人錯愕不已。

兩個細節足以說明一切。 細節一 :台灣享有最好的硬體和 4G 網絡,卻用著最基礎的互聯網服務,甚至沒有一個好用的第三方支付工具,最受台灣年輕人追捧的前 20 大 App,竟然沒有一個本土應用,難怪有人感慨「台灣人在手機上被殖民了」。

細節二 :大陸互聯網行業呈現梯隊式發展,BAT 的成功不僅使其掌門人躍升為炙手可熱的互聯網行業領袖,而且 引發互聯網創業熱潮 ,TMD(今日頭條、新美大、滴滴)的快速崛起就是最好的證明。反觀台灣, 郭台銘、施振榮、張忠謀等上一代硬體和代工行業大佬成功後並未起到傳送帶作用 ,使 IT 產業出現青黃不接的怪像,沒有培養起互聯網行業新生代領袖,目前他們仍繼續奮戰在一線。

那麼問題來了,台灣為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表現不盡如人意,甚至已經掉隊?未來出路在哪?

台灣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脫隊的 4 個原因

事實上,台灣互聯網行業起步早於大陸,現在卻遠遠落後於大陸,這種發展差距的產生並非偶然。在我看來,主要由 4 個原因所致:

一、製造業成為台灣 IT 產業轉型羈絆

20 世紀 60 年代,台灣在短短 10 年內實現經濟騰飛,躋身「亞洲四小龍」之列,幕後功臣是其強悍的硬體創新實力,硬體、晶片和代工是代表高新技術的三個關鍵詞,湧現 HTC、富士康、宏碁、華碩、台積電等一大批明星企業。台灣利用西方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台灣非國家)轉移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機會,吸引大量外資和技術,快速發展成為發達地區。

宏碁創始人施振榮曾表示,台灣教育發達,硬體研發能力很強,加上又是貿易港口地區,做硬體很容易實現國際化。不難看出,台灣製造業擁有搶占國際市場的先天優勢,不僅有利於企業做大做強,也成為經濟騰飛的中堅力量。不過,讓台灣人倍感驕傲的製造業,也為台灣科技企業轉型埋下兩大隱患。

一是年輕人喪失狼性 ,施振榮、郭台銘等老一輩企業家幾乎養活了一個時代的人,使現在的年輕人沒有生存壓力,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自然不願去互聯網領域闖蕩,與 60、70 年代年輕人樂於追求形成鮮明對比。同時,小確幸的生活觀深刻影響台灣年輕人,久而久之使其逐漸喪失冒險精神,大學畢業後往往順從家人意志去宏碁、HTC、富士康等大公司,其軟體編程能力在硬體公司只起到幫襯作用。

更嚴峻的是, 台灣年輕人就業情況不容樂觀 ,失業率正不斷上升,20 歲至 24 歲年輕人失業率為整體失業率的 3 倍多,他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寧願去服務生也不願做實業,更別提去創業,更有甚者一畢業就當啃老族,臨近 30 歲還向爸媽要生活費。不難看出,享受安逸生活的台灣年輕人幾乎與狼性絕緣,戰鬥力可想而知。

二是 投資視野變窄 。製造業的大獲成功,無形中影響著企業家和創投機構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方式,他們 更熱衷於投資自己熟悉的領域 ,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為主,比如工廠、硬體等固定資產,而對以賣商業模式和用戶體驗的互聯網公司則不感興趣。

同時,大陸創業者拿著商業計劃書說服投資人拿到一筆啟動資金,然後迅速招人、做出產品,並根據市場反饋改變策略,錢燒完之前再融下一筆資金,這在台灣幾乎無法想像,折射出 台灣創業風險投資普及程度不高 ,與製造業大佬沒有形成天使投資的風氣密切相關,而且即便其投資,也更青睞獲利較快的企業級產品,而不看好大眾級產品,資本不待見互聯網行業為創業者發展蒙上一層陰影。

二、台灣當局對互聯網感到憂慮和警惕

政府態度無疑在互聯網行業的變遷中扮演重要角色,大陸互聯網從細分行業進化為主流行業,離不開政府政策的支持。2015 年 3 月,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出台一系列措施、方案促進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反觀台灣當局不僅陷入無休止藍綠惡鬥無暇顧及,而且未能及時轉變思維、加緊變革以跟上互聯網時代的潮流。

比如,第三方支付是電商行業的重要基礎設施,直到 2015 年初才在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 比支付寶整整晚了 11 年 。獵豹移動在台灣的合作伙伴吳德威曾直言,支付寶絕對不可能在台灣出現,台灣當局對第三方支付的審批極為嚴格,大陸流行的網上銀行直到近幾年才在台灣鋪開,而且功能有限,只能用於查詢餘額。

同時, 台灣《公司法》也對互聯網創業投資設置重重障礙 。其中,對本地創業團隊出境創業徵收高額的境外稅,一定程度上導致台灣互聯網創業規模不大,只能偏安台灣一隅。「如果把眼光放在台灣,你的價值是 1;如果放在全球,就是 100 倍的價值。」施振榮曾表示。

不難看出,與大陸積極鼓勵互聯網行業發展,更有戰略規劃和目標不同,台灣當局對互聯網帶來的一系列改變, 更多抱持憂慮、警惕的態度 。當大陸已在嘗試互聯網+的經濟新形態,台灣當局仍在擔心網購是否會造成稅收流失、實體商業是否會遭受衝擊等問題。一個政策鬆綁,一個政策束縛,發展水平高下立見。

三、小小的台灣沒有誕生 BAT 級企業

無論是人口數量和市場規模,台灣與大陸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直接導致台灣互聯網企業的商業模式難以正常運轉。要知道,互聯網行業三大商業模式——廣告、電商、遊戲,本質上都是 流量變現 的生意,從而限制企業規模,欠缺類似 BAT 的標竿企業。

台灣人口約為 2300 萬,與北京相差無幾,一個 App 用戶突破 10 萬已屬不易,而且天花板效應明顯。 缺乏龐大用戶量和市場,使台灣無法出現大陸動輒上億的超級 App,阻礙台灣互聯網企業實現規模化發展,盈利模式自然無法豐富起來,這是其與大陸玩家對比之下的先天短板。

除了市場規模受限,台灣營造的重制造業、輕互聯網的社會氛圍,使誕生 BAT 級企業的機會更加渺茫,地位不高的互聯網企業往往被視為「反叛軍」、「邊緣人」。沒有 BAT 級企業帶來的示範效應,台灣難以形成全行業廣泛性的創業創新浪潮,相關技術、思維和人才的積累顯得不足,創業生態的建設自然推進不順。

四、台灣互聯網創業者目光短淺

固然台灣當局出台的政策和人口基數較小不利於擴大規模,但創業者自我設限才是台灣互聯網企業無法做大做強的根本原因。毫不客氣地講, 他們普遍存在目光短淺的劣勢,即小農思想 ,不少台灣年輕人將創業與開雞排店劃上等號,讓人大跌眼鏡。

事實上,台灣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創業成功的人寥寥無幾,絕大多數創業者局限於本地思維,很難脫離台灣當地環境去思考問題,創業項目帶有深深的本土烙印,鮮少考慮國際化,即便國際化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並非遙不可及。比如,大部分和 App 有關的校園論文課題,台灣年輕人都是圍繞自己的城市而展開,「如何幫你找到花蓮夜市最好吃的東西」便是其中之一。

台灣落後移動互聯網時代後出路在哪

曾有業內人士將台灣比作互聯網創業的荒漠,甚至認為台灣移動互聯網已死,我並不認同,台灣可以借助移動互聯網全球化浪潮迎頭趕上,以人才資源輔助大陸互聯網企業國際化,並依托製造業資源發力智慧家居。

高素質人才、完備而龐大的供應鏈背景等條件,使大陸互聯網公司對台灣趨之若鶩,將其視為全球化的重要橋頭堡 。相比大陸,台灣互聯網行業無論是在語言技能、人文底蘊還是文化習慣都更深地融入全球互聯網,可以作為大陸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最佳跳板。

獵豹移動 CEO 傅盛曾表示,如果去美國建立全球化團隊,發現文化有隔閡,團隊融合需要很長時間,在台灣則更容易推進,而且他認為台灣好機會實在太多。2015 年 1 月,獵豹移動成立 1 億新台幣(約合 1900 萬元人民幣)創業基金,希望帶來全新的思考模式,擺脫平台思維,使台灣本土擁有有活力的創業團隊。

小米掌門人雷軍曾直言智慧家居將成為台灣未來 5—10 年最重要的方向, 未來個人設備、工作設備、家庭設備都會智慧化,而且與手機連接。「台灣有工業基礎、軟硬體工程師,現在關鍵是怎麼把互聯網融進來,實現軟硬結合。」目前,這波浪潮已經開始,但鮮少有台灣創業公司深耕智慧家居。

在施振榮看來,搭上移動浪潮並不難,但要如何長青才最難,「飛的時候靠風,但要飛得久還是要看豬本身,要學會如何做一只智慧的豬。」不可否認,在多方努力下,近兩三年台灣創業熱情有所回溫,但想要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重現硬體時代的輝煌,仍存在較大難度,除了上述 4 大因素,留給台灣補齊短板的時間也所剩不多。

延伸閱讀

【台灣看不到中國車尾燈】中媒專文解析:台灣是如何錯失移動互聯網浪潮的?
紐約時報評台灣:走不出過往成功光環,台灣老齡科技產業變慘業
【公司法扯後腿】如何讓台灣中小企業走向國際?先修公司法再說

(本文經合作夥伴虎嗅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為何台灣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遠遠落後於大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