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工程師不再是高薪保證】在礦工都能coding的年代,工程師將成新「藍領工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工程師在台灣被視為高薪、福利好的象徵。不過,隨著網路革命浪潮消退,工程師似乎將走向藍領化。藍領並不是貶義詞,只是隨著工程師藍領化,工程師們該思考的是如何增進職能、在職場取得更好發展。(責任編輯:黃筱雯)

2016 年,在美國肯塔基州,煤炭工人 Rusty Justice 決定用編程來取代採煤。他成立了 Bit Source 公司,這是一家讓煤炭工人學習編程、變成軟體工程師的地方。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之前的工友們熱情高漲:11 個培訓名額,收到了 950 份申請。礦工,作為熟諳專心工作、團隊合作的工種,現在開始從事複雜的電腦工程技術。Justice 說道,「煤礦工人只是工作環境比較髒的技術工人。」

這個公司被《財富》雜誌評選為「值得關注的會改變世界的 7 家公司」,可以為學員提供前端、後端、服務器、iOS、Android 等開發培訓,當然也為客戶提供技術外包服務。他們幫助這些人實現了從礦工到工程師的轉變,當然,他們依舊是藍領。

什麼是藍領,和工程師關係大嗎?

藍領指的是一切以體力勞動為主的工資收入者,如一般工礦工人、農業工人、建築工人、碼頭工人、倉庫管理員等。藍領屬於中等收入群體。
總結來看,他們有這麼幾個特征:1、強壯的體能;2、正規的職業培訓;3、工作一絲不苟;4、講究團隊協作;5、有公會組織維護權利。

相對於坐在辦公室的白領、跟老闆們談笑風生的金領,藍領這個稱號在社會上的接受程度比他們兩者要低。一方面是因為社會輿論的影響,我們在許多影視節目中經常看到的藍領要麼在車間,要麼在井下,給大眾一種藍領工作太累、太髒的錯誤形象。另一方面,無論從社會招聘還是從國家政策來看,技術型的藍領工人短缺已然成為全球性問題,這跟工資低、工作強度大、社會地位不高而導致從業人少也有很大關係。

工程師和藍領,你可能覺得兩者基本上沒有多少關系。因為當我們提到工程師的時候,我們腦海中閃過的畫面是這樣的:李彥宏、馬化騰、祖克柏、比爾蓋茲等等透過寫代碼成就一番大業、坐擁巨額財產的行業大佬。然而這是工程師圈子頂端的狀態,在其之下 99% 的人,都是普通的中等收入者。

Devon,美國矽谷一家安全軟體服務公司的工程師。矽谷擁有整個美國 8% 的工程師,但不見得他們都是有錢人。Devon 也沒有多有錢,但是他的這份工程師工作很穩定,老闆給的薪水也很豐厚。對他來講,在矽谷當程序員,一周工作 40 小時,工資不低,而且還挺有挑戰的。他告訴《連線》雜誌記者,「我的爸爸就是藍領工人。就許多方面來講,我也算個藍領。」

上到國家政策,下到企業招聘,整個社會都在招聘優秀的藍領工人。每個時代都會出現一批新的藍領工人。互聯網時代的工程師們,可以歸類為藍領。再回到藍領的特徵上,與工程師的工作現狀進行對比:

1、強壯的體能。並不是所有的藍領工人都需要體力勞動,比如在塔吊上、龍門吊上、盾構機的操作員,他們也不需要大強度的體力勞動,但也屬於藍領的範疇,因為他們操作機器來完成勞動。工程師也不見得都力大如牛,但他們可以通過代碼來控制機器,讓機器完成生產勞動。

2、正規的職業培訓。毫無疑問,任何一種藍領工作,都必須持證上崗。尤其是新一輩從電腦專業、編程培訓班出來的工程師,他們都經過了專業的職業培訓。招聘車工,看他的手藝就知道;招聘工程師,看他寫的代碼就行。

3、任何工作都需要一絲不苟。工程師也不可能隨便貼上別人的代碼就簡單地完成工作,況且他們還得對自己的工作成果負責。當然,這一點在所有行業裡都適用。

4、團隊協作。或許工程師行業是最讓人羨慕就是可以隨時隨地團隊協作,寫代碼、審代碼、傳代碼、查代碼,任何一個步驟都有記錄可查,任何一項分工都可以團隊協作。別忘了,我們現在用的許多團隊協作工具,最開始使用和推廣的人群,就是互聯網產品開發團隊。

5、工會組織。歷史上,許多知名的工人大罷工都是由藍領工會發起的,比如工人對公司的福利制度不滿意,可以要求工會發起抗議、罷工。工程師們在互聯網上早已建立起了一個無懈可擊的非官方工會社區,任何一個程序員拿著真憑實據來控訴自己的老闆,很快就能一呼百應,給公司帶去巨大的輿論壓力。這可比工會管用多了。而且工程師還掌握著公司運行的命脈,刪庫跑路的事時有發生。

工程師藍領化已經開始

剛才我們說只有極少數的工程師能夠走上人生巔峰,那是因為剩下的絕大多數工程師沒法提出能夠影響行業和公司走向的突破性創新,只能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平凡的、重複的、枯燥的工作。絕大多數在公司上班的工程師不需要了解公司交易系統的算法,也不需要去深入研究路由器的轉發協議。因為這些工作是專家級工程師去做的事情,不需要普通工程師來做。工作的性質和個人的能力,區隔了白領工程師和藍領工程師。

在美國田納西州,非營利組織 CodeTN 正在嘗試讓高中生去社區大學學習編程。負責人表示「我們要讓更多雇主接受工程師做好網站登陸頁面就行的程度,而非讓他完成大系統開發的任務。」這反映出了公司老闆們對工程師的需求,需要工程師嗎?需要!需要他們做大事嗎?不需要,完成本職工作就好。

Xaas 的興起也讓工程師實現突破性創新的機會降低了,原本可以從底層開發一個大系統的工程師,現在只需要買各種服務就夠了。眾包方式更是讓不少公司放棄了工程師這麼一個崗位,將公司的整個 IT、開發全部外包出去。當你被一家公司招去當工程師的時候,你會發現,「ok,這個接口調一下」、「服務器定期維護重啟一下」、「這個頁面做一下然後下周上線」,而與此同時你打開新聞客戶端看到祖克柏正在會見某個國家的領導人。這樣的反差,或許能讓你承認自己確實是在做藍領。

入行早的人早就發現了這個道理,或許這就是「IT 民工」、「碼農」稱呼的由來。當然,不要覺得藍領不好聽,他們可是這個社會上正兒八經、擼起袖子幹活的人。

遙想 2015 年我廠赤潮還發過這麼一篇文章《創業泡沫的「軍功章」,高薪低能的程序員要分走一半》,其中提到了一點就是不僅僅工程師的薪水有泡沫,整個社會對於這個職業的看法也存在過高的期待,而這個過高的期待和雙創有著直接的關系。如今整個互聯網創業氣氛已經降到冰點,小公司拿不到錢,大公司不敢花錢,原本的雙創也無法再次推高工程師的薪資,甚至會將拉回到 2 年前的水準。

說直白點就是現在創業泡沫破了,工程師的高薪夢也該醒了。用輪子的人終究每天推著輪子幹活,而對於即將步入「藍領」階層的那部分工程師來講,你要做的是學會推輪子、推好輪子。

延伸閱讀

從小學 Coding 目的不是要當工程師,是培養台灣人缺乏的邏輯思考
【工程師顫抖了】Google 開發出「會寫 AI 程式的 AI」,難道以後 Coding 的都不是人了嗎……
資深軟體工程師的轉職困境:「薪水給多少」是最大難題

(本文經合作夥伴創見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煤礦工人都能當碼農的時代,程序員將成新「藍領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