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壞式創新又一力作,Uber 找 NASA 設計師來做飛車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Uber 近來積極向不同交通項目發展,去年才完成 無人卡車的試運 ,最近又挖角了 NASA 飛行器設計師,看來,坐飛行汽車上班的日子不遠了!(責任編輯:黃筱雯)

雷鋒網消息,NASA 傳奇飛行器設計師 Mark D. Moore 日前正式離職,並加盟 Uber 飛行汽車項目。外媒和 VTOL(垂直起降)飛行器行業一下子炸開了鍋。

這件事為什麼這麼引人注目?

原因不外乎兩點:一是 Mark Moore 這個人;二是 Uber 的飛行汽車項目。

先說說 Mark Moore 其人。

Mark Moore

別看他面相年輕,其實大洋彼岸這位聲名斐然的設計師已經到了退休的年齡。Mark Moore 已在 NASA 工作逾 30 年之久,有著極為豐富的研究經驗。他離職前擔任 NASA 自由移動出行(on-demand mobility)研究方向的首席技術官,負責設計未來飛行交通的解決方案。

為什麼雷鋒網 (公眾號:雷鋒網) 說他是傳奇設計師?

這就不得不提一個大名鼎鼎的概念飛行器 “Puffin Electric Tailsitter”。它由 Mark Moore 在 2010 年設計出來。雖然只是概念,看起來十足滑稽有趣,但 Mark Moore 在研究論文中著力論證了該短途、電動、垂直起降飛行器的可行性和實用價值。

隨後發生的事卻大出意料。

就雷鋒網所知,受到該概念飛行器的啟發,去年谷歌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啟動了他自己的飛行汽車初創公司 Zee Aero 和 Kitty Hawk。不久之後 Uber 也成立了飛行汽車項目 “ Elevate ”(上升)。原本只能算是一顆種子的 VTOL 飛行器行業一下子生出了萌芽。對此外媒感嘆道,這種開發私人自動駕駛飛行器、小眾、「完全不切實際的想法」,竟然也有了正經八百的資金支持。

而始作俑者 Puffin Electric Tailsitter,卻一直沒造出來。下圖便是了:

Puffin Electric Tailsitter

因而,作為這件科幻萌物的設計師,Mark Moore 加盟 Uber Elevate 項目給業界、社會公眾帶來了極大的想像空間。各路媒體的興奮神經被觸動也就不足為奇了。但是, Mark Moore 加盟 Uber 還另有一層別樣色彩:上文提到,Mark Moore 已屆退休之年,準確來說,還差一年退休。據彭博社報導,提前離職使他失去了數額龐大的退休金,以及免費醫療。 付出如此巨大代價跳槽 Uber,顯然是要做一番大事業的 。頗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以及「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意味。這又不得不讓人生出些許期待。

我們再來簡單說說 Uber Elevate 飛行汽車項目。

去年十月,Uber 發布了一個白皮書,展望了一個飛行出租車服務:這些輕量電動飛行器能垂直起降,利用城市現有基礎設施:直升飛機停機坪和摩天大樓屋頂。這些 VTOL 飛行器裝備的是以特定角度傾斜的推進螺旋槳,以及固定翼。

最值得關注的是,Uber 曾公開表示不會製造它自己的飛行汽車,而是準備「為萌芽中的 VTOL 飛行器生態系統做貢獻」,並決心扮演起該行業發展的推動者角色。後半句頗像馬斯克在可持續能源上的那一套說辭。而 Uber 的表態,或許可以被理解為「誰能給我們一個像樣兒的飛行汽車原型機,我們就會買來用」。這又與 Uber 創始人 Travis Kalanick 支持特斯拉自動駕駛技術的那番表態很是一致。

但如今,Uber 挖來了飛行器設計的鬼才 Mark Moore,是否意味著他們改變主意、考慮自個兒生產飛行汽車了?是否如此,雷鋒網會持續追蹤。無論如何,Mark Moore 的加盟都使得 Uber 飛行汽車項目的研發實力大漲,其前景似乎更值得期待。

延伸閱讀

2016 你就能買到「會飛的汽車」了,一台約 840 萬台幣
Elon Musk 的另一夢想又要實現了,做可以垂直起飛降落的電動飛機
搭機竟比坐車環保?美研究:長程飛行每人每英里比坐車省 5 成燃料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玩真的!NASA 傳奇設計師加入 Uber 飛行汽車項目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