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300 萬點擊率的 TED 演說】為何我們對科技期望增高,對人際互動的期待日漸降低?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你是否也熟悉這樣的場景:家人在一起,但沒有交談,而是各自看電腦和手機;朋友聚會,不是敘舊,而是拚命滑手機;會議中,別人在報告,大家在底下用手機瀏覽別的資訊。所有這些現象都可以歸結為「一起孤獨」——表面上我們看似在一起,但實際上活在自己的「泡泡」中。

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所撰寫的 《在一起孤獨》,諭示了人類追求自由與集體需求之間的矛盾情節;科技,讓我們越來越焦慮與孤獨。(責任編輯:方綺)

科技給了我們從來沒有過的人際網絡,卻讓每個人更焦慮、更孤單。

資訊技術在給人們帶來溝通便利的同時,也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弱化。在幾乎每個家庭都有 line 群組、許多人會在臉書談公事的時代,人們每天傳簡訊、上社群網站、以打字的方式說了比以前更多的事情,但當需要講通電話、甚至面對面交談時,卻好像失去了相處的勇氣。

被已讀不回了好難過?不要哭,其實這很正常!

「講電話很尷尬,我不知道意義何在。有太多時候只是重複一樣的話和分享感覺,至於簡訊……我可以在我想回的時候回。我可以回應,也可以忽略,所以真的視心情而定。我沒有什麼事非做不可,不必承諾什麼……我可以掌控對話,也更能掌控我要說的話。」

不論是用 Line、messenger 還是微信,都可以讓人有「充足的時間」準備溝通;也就是在打字的同時,你可以想你要講什麼、加哪個表情符號可以適當的表達語氣。

▲據說若是沒有這個表情符號,世界上超過半數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聊天。

簡訊,是一個保護機制。你可以透過打字達到自己的印象整飾,甚至,你還可以封鎖某人、關閉自己的聊天室。打字,不需要像講電話一樣,要一直講、一直講……簡訊對人的限制度(boundness)低得多,許多人講電話時常常會失控──電話沒有明確的界線,讓別人或是自己在把不該說的話說出去以前三思。

社交軟體,可以說是高壓現代人的救世主,卻同時也是讓人類失語的產物──話語已經成為了各種符號與文字,人們懶得思考、懶得說話,導致強烈依賴科技說話。

你比較喜歡真實世界的自己,還是虛擬世界的自己?

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在網路上說謊過吧?例如,展現自己比較外向、社交的形象、把自己 P 的白一點、瘦一點……大部分的人,應該都嚮往真實生活可以像 Po 在 Instagram 上的一樣精彩,但其實各位都心知肚明──社交網路上的生活,都是隱惡揚善後的結果。

網路上的分身和個人檔案等日常生活經驗更有諸多雷同之處。但是不管哪一件事,重點都是進行「一場自己的表演」。

部分人們因在現實生活中過得過於普通,在網路上,反而更想要尋求別人的關注;有時因此誇大了自己的生活,嚴重者甚至捏造了另一個「不同的人」。

創造分身和打簡訊差不多一樣,你是在創造你自己的人物:你不必當場思考,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你是在創造你自己小小的理想人物,然後傳送出去。在網路上——例如 Myspace 和臉書等網站——你也可以放上你喜歡自己的事情,而不必宣揚不好的部分。」

你不必每天張貼新的照片。你可以上點妝、穿上你可愛的小洋裝,拍張照上傳;當作你的預設照片,而那就是大家預期你每天的樣子、其實是你為那些人製作的……你可以寫任何關於你的事,這些人不會知道。你可以創造你想要變成的人、你可以說你不想被框在什麼樣的模子裡……或許那在現實生活不適合你,卻擺脫不掉。但你可以在網路上擺脫掉。

種種密集且不間斷的聯繫,是否讓人類陷入了更深層的孤獨?

我們對情感連帶的期待越來越少,而對科技技術的期待越來越多。

科技的進步,無庸置疑讓我們得到了許多好處。但是身邊的陌生人,也隨著時代的變遷愈來越多;我們所處的這個世代,註定得面對越來越疏離的世界。

有太多因素,讓我們無法了解他人,也無法了解自己。科技,讓我們有了偽裝,也讓他人擁有偽裝。在彼此相隔之間,我們無法觸碰到真實的對方;人們常希望可以保有「自我」,卻又因為本身社會性動物的天性而向集體靠攏──現代人時時刻刻得面對這種強力的矛盾。

科技帶來的是解放,更多自由、與更彈性的人際距離;這些形容看似美好,其實不盡然。只有自由,人類無法滿足;但過於緊密,卻又讓人窒息。解放帶來的代價,就是我們對於自由與緊密之間永遠的愛恨情仇。

  • 延伸閱讀

【Google 用多會變笨?】心理學家:常用網路,小心離不開它
【破除操縱人心的心理學】Google 有個職位叫「產品倫理設計師」,任務是減少你刷手機次數
設計師的成癮心理學:設計要讓使用者恰到好處的上癮又不能太多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在一起孤獨 》,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影片來源:T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