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區塊鏈的發展雖然不斷前進,但目前實際上的應用仍少之又少。雷鋒網編譯了《商業區塊鏈》作者William Mougayar 的文章,分析區塊鏈技術應該做出哪些改變,讓區塊鏈可以盡早普及於我們的生活中。(責任編輯:黃筱雯)

William Mougayar 是《商業區塊鏈》一書的作者,同時也是許多區塊項目和新創公司的董事會顧問以及投資人。

在下面雷鋒網編譯的這篇評論文章中,Mougayar 仔細分析了我們應當引入哪些技術和標準,使得區塊鏈像網路一樣普遍並且易於使用。

目前,區塊鏈這一領域還是專業性太強。除了早期的愛好者和開發人員外,普通大眾對其依舊難以理解。除非打破這一技術壁壘,否則它會長期保持這種現狀。

這樣的困境與發明萬維網(編按:World Wide Web,www)之前,互聯網所面臨的困境多少有些相似。

那麼,如果區塊鏈技術更像互聯網技術一樣,那意味著什麼呢?這就意味著如果要充分探索區塊鏈的性能,我們還得等待其 web 層的出現。

今天,區塊鏈的協議、解決方案和平台還不能直接使用。人們必須具備很高程度的技術知識才能對其進行操作。而這遠遠超過了普通網絡開發人員或精明的半技術商人們的能力範圍。

但是,這種局面將永遠如此嗎?

區塊鏈的許多共同特徵

如果仔細觀察各種可用的區塊鏈實現,會發現它們中許多都處理幾個相同的基本功能。這些功能都是圍繞去中心化的數值記錄展開的。

除了這一核心能力之外,通常還有許多附加的功能和特徵:

1. 中央核:值的記錄
2. 基本功能層:所有制,餘額,轉讓,資產創造,時間戳標記,安全性,可編程性。
3. 交互層:交易驗證,證明(存在,或其他),歷史記錄,技術或業務邏輯,存儲,結算,身份,命名。

如果這套功能在多個區塊鏈的平台上是通用的,那麼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多種方法來調用它們?為什麼不建立一個通用方式在各區塊鏈上檢查身份,資產所有權,時間戳標記等呢?

注意,我並沒有在這些層面中包括加密數字貨幣,共享分布式分類帳本或甚至去中心化協議,因為它們是區塊鏈的應用和結果。

如果從這些層面的細枝末節中抽離出來,會發現大多數區塊鏈都有一個共同的重要抽像概念:區塊鏈如何在不需要延時的情況下,通過點對點實時交易打破中間信任的模式。

既然區塊鏈在功能設定上如此相似,那麼為何有這麼多不同並且不兼容的區塊鏈技術和軟體呢?這是因為每個區塊鏈都以自己的方式來實現這些基本功能和交互層。

從網絡發展歷史中學習

這種情境也與萬維網( web )發明出來之前,互聯網(Internet)所處的境地十分相似。

蒂姆·伯納斯·李 (Tim Berners-Lee)很好地描述了那個時期,他寫到大約在1989年:

「在那些日子裡,不同的電腦上不同的信息,但你必須登錄到不同的電腦上才能獲得它們。此外,有時你還必須在每台電腦上學習一個不同的程序。一般你在別人喝咖啡的時候去問問他們這些信息要比用電腦方便得多…」

由於快速發展的互聯網已將數以百萬記的電腦連接起來,蒂姆想到了一個解決上述問題的辦法,即使用他提出來的一項新興技術——超文本(用超鏈接的方法,將各種不同空間的文字信息組織在一起的網狀文本)來共享信息。蒂姆在1989年發表的一篇名為 《信息管理:提案》的文獻中具體闡述了超文本這一技術:

1990年10月,蒂姆描述了三項基本技術,這些技術仍然是當今網路的基礎(你可能已經在網路瀏覽器的部分頁面看到過它們):

· HTML:超文本標記語言。網路的標記(格式化)語言。
· URI:統一資源標識符。一種唯一的「地址」,用於識別網路上的每個資源。它通常也稱為URL。
· HTTP:超文本傳輸協議。允許從整個網路檢索鏈接的資源。

作為這個背景的腳註,蒂姆的老闆最初對於這一文獻給出了一個不慍不火的的回應,他寫道:「模糊,但令人興奮」。事實上,文中的有一些模糊的地方是很好的,因為它意味著它的範圍將包含廣泛,而不會過於局限。

可以說,在點對點加密數字貨幣的交換以外,關於目標應用的豐富性,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留下的文檔也是含糊的。例如說以太坊,它最初是被專門建立為一個多種用途的區塊鏈平台,然而最終並沒有依照初始目標設定成為一個專項作業的平台。

從創始至今,互聯網和萬維網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今天他們都依靠近200種標準,分類如下:

  • Web層:HTML,URI,Java和CSS等等。
  • 應用層: HTTP,DNS,FTP,SMTP,POP等。
  • 傳輸層:TCP,UDP,DCCP,RSVP和更多。
  • 網絡層: IPv4的IPv6的IPsec安全,ICMP,IGMP等。
  • 鏈路層: ARP,PPP,以太網,DSL,ISDN,FDDI等。

這些標準使得萬維網運行順暢。當你開發網路應用程序,構建基礎結構或創造新產品時,你都需要直接或間接地與這些標準打交道,從而準確了解預期結果。

不幸的是,這對區塊鏈來說顯得太奢侈。因為每個平台都是由它自己的一套技術和方法組成的,所以軟體開發者和架構師們都需要適應一種巴爾幹化的學習曲線和採納行為。

區塊鏈技術過於支離破碎

每個區塊鏈都有自己的一套技術工具,中間件和API。這些都是應用軟體開發人員所需要應對的。一個知道如何編程比特幣的工程師需要重新學習他們知道的東西,以便在其他區塊鏈上發展。例如,支持多種加密數字貨幣的交易必須針對每種不同的實施方法來處理不同的集成技術。

的確,每個區塊鏈平台都已經開發了自己的技術平台和交互方法,但這些技術和交互方法都僅僅縱向地整合到他們自己的生態系統中。而事實上,大多數區塊鏈平台並沒有那麼多共同點,這導致了選擇的鎖定,互用性的缺失,以及潛在的難以解決的死胡同。

區塊鏈之間的協作狀態也是糟糕的,目前想要在各區塊鏈之間構建協同都會痛苦不堪。我們應當想像,在未來的某一天,區塊鏈上也會有類似網絡爬蟲這樣的技術,將大量的內容編織起來形成結構。

當然,許多技術從專利開始。然後其中一些被廣泛採用,它們成為了實際標準。其他情況是,一些小組共同合作,同意支持某一特定的標準,為大家服務。

現在,後者發生得還不夠,盡管許多領先的區塊鏈技術希望獲得足夠的市場影響力,以便讓他們成為公認的選擇。

事後看來,我希望我們當初沒有那麼快地放棄比特幣 API 。兩年前,比特幣API 炙手可熱,是十多家公司爭奪的熱點。他們希望將比特幣 API 作為開發比特幣應用的切入點。然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慢慢選擇退出該業務,或者不再將其捧為主要產品。

今天,我們還有來自Factom,Tierion,Gem,Colu,BlockCypher,Neuroware和Coinbase 等公司的幾種(比特幣)基於API的產品。看到大量 API 產品站穩腳跟並且被接納還是有一些好處的。即使它們中的一些在功能上重疊,但是至少它們將指出對於最終標準化的需要。

比特幣正在以自己的節奏取得進展,通過發布一系列的技術來鞏固自己的生態系統。雖然比特幣是數量最為巨大的加密數字貨幣,但這並不否定他們的技術也需要與整個加密技術生態系統的其他部分合作。

網絡重連標準的去中心化

為了發展壯大,區塊鏈最終將需要很多標準,這些標準與供銷商和解決方案無關。

許多領域已經成熟的標準開發:智慧合約,令牌,安全,儲存,消息,身份,命名,記錄保存等。

互聯網和網路都有自己的標準。那麼區塊鏈相應的標準在哪裡呢?

一組標準的中間件界面能使區塊鏈參與者免於與技術中最難的部分進行接觸,並能更簡潔明了地揭示區塊鏈的實用功能。降低條目的門檻將允許更多的開發者進入區塊鏈,這類似於 HTML,HTTP,URL 和 Java 對 Web 所起的作用。

與為Web 架構構建的應用程序相比,在區塊鏈基礎設施上運用的分布式應用程序的構建方式有所不同。

在傳統的 Web 應用程序中,你擁有客戶端 Javascript 代碼和服務器端代碼。前者由用戶在其瀏覽器中運行,後者則是由主機或公司來運行。相比之下,在分布式應用程序中,你同時具有在計算機的虛擬網絡(點對點網絡)上運行的智慧邏輯,和在特殊瀏覽器(或客戶端)中運行的客戶端代碼,其中區塊鏈分類帳作為共享資源。

有了這種類型的重新接線,重接各種標準核技術層的需要也隨著而來。

可以相信,區塊鏈可以依賴於互聯網現有標準之上的許多標準,來實現從一層到另一層的平滑橋接。這將是一個突破。

區塊鏈通用棧類似於下圖所示級結構。(基本上,我們將在互聯網層上額外添加3層):

1. B-瀏覽器 :用戶與它們進行交互,應用程序在這裡被堵塞。
2. B-標準 : 信托標準發揮作用。
3. 區塊鏈 : 各種區塊鏈技術和平台進行服務。
4. 互聯網
5. 網路
6. 電腦

區塊鏈瀏覽器( B-Browsers )會變得很重要,因為我們將在 2017 年開始看到它們。它們將用於發行區塊鏈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可能看起來像我們所熟悉的普通應用程序一樣,但是它們將攜帶一些由區塊鏈後端(而不是數據庫)所產生的新功能。

一些令人期待的新區塊鏈瀏覽器包括 MetaMask,Blockstack 和 Mist。現在,這些瀏覽器都有一個技術傾向,雖然它們面前還沒有面向普通終端用戶,但它們最終將變得越來越便於終端用戶操作。一種新的區塊鏈應用將會以點對點瀏覽器體驗的形式呈現(如 OpenBazaar),而另一種類型的應用則會直接在當前Web 上產生,但是它們會有區塊鏈後端(如 Steemit )。

信任服務層相當於一塊 API 薄板。在這塊 API 薄板上體現出我們如何創造,移動,檢查狀態,審查證據,以及遵循歷史路徑等等,也就是說,它會執行那些區塊鏈處理良好的功能。

區塊鏈互操作是大勢所趨,但是除非我們通過迭代來不斷接近實際摩擦點,否則我們不能確切地知道它會在何種程度發生。

分散且不夠的努力

一切偉大的事物,只有當它以某種方式同質化,使它很容易被群眾吸收,它才能廣泛地被世界所接受。

我們需要那種沒有人擁有的但是會對每個人都有利的萬能工具,這就類似於解放互聯網的Web技術。

蒂姆·伯納斯·李解釋了為什麼這是對於 Web 來說如此重要:

「如果一項技術成為專利,並且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的話,那麼這項技術很可能不會取得很大的成就。你不能奢望一個東西有萬能的用途,同時你還能掌控它。」

現在已經出現了很多很有前景的有關區塊鏈標準的實例,不過我們需要看到更多。

在實際類別中,有兩個值得注意的是 IPFS(點對點協議系統)和以太坊領導的令牌發布標準,ERC20( ERC20 正成為 ICO 的實際標準)。

人們已經證實 IPFS 在區塊鏈應用(如 OpenBazaar)中大受歡迎,在這些應用上, 永久的 IPFS鏈接將會被放置於區塊鏈的交易之中。然而,盡管它們之間的匹配度很高,但是 IPFS 並不僅僅專注於區塊鏈。

一些財團也把區塊鏈標準放到了自己的工作日程之中。在我的「全球區塊鏈財團」一文中,我對其進行了列舉。

在行業領導的陣營,我們需要遵循 ISO / TC 307 區塊鏈和電子台賬分布式技術技術委員會的指示,這一技術委員會已通過參與區塊鏈標准點名明確地聲明了他們的嚴肅意圖。

在企業方面,這個問題還沒有定論,因為供應商們將其軟體放在開源儲存庫之中,或者僅向少數客戶宣布開放標準。這樣做,是希望通過全面採用,使這項工作成為一個真正的標準——如超級帳本,數字資產,Chain 和 R3。將軟體放在開源領域是一個很好的做法,但是,這一舉措(如比特幣和以太坊)從其實施的第一天開始就與通過後天努力獲得更多市場影響力的行為有著很大的差異。

此外,我堅信無論是私人還是公共區塊鏈都需要共享通用的標準。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互聯網和內網完全不會進行交互或者相互連接。但是,我們正在創建私人和公共的區塊鏈技術和應用,而沒有對這種互動的必然性進行考慮。

不要在標準問題上競爭

是的,我們正在認真探討標準。現在談論這個話題並不會太早,雖然我在去年就認為我們不該過早制定區塊鏈的標準。2017 年,我們需要開始看到關於普遍標準的嚴肅討論,以及業內人士攜手合作實現這一目標的真正表現。

我們需要認識到,除了市場競爭,我們也必須為共同的技術目標而努力。

在理想的條件下,區塊鏈領域將產生一個有序的架構棧,它承載著所有參與者通常使用的流行標準。它將是通用標準與行業領導標準交融而產生的結果。

作為一個附帶好處,標準的存在也有助於各系統流暢地在各個層級之間進行訪問,這是一個非常必要的成功特徵。反過來,這也將吸引新的市場進入者更加注重他們自己的差異性,而不只是建立相同重疊的技術。

當你還不知道什麼是最初的標準的時候,通過競爭取勝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可能在各個方面都採取競爭的手段。當我們聽說某些公司為了支持合作而來的努力而放棄某些專利時,這才是行業成熟的跡象。

也就是說,我們不應該為了專注於一個脫離現實的標準而暫停一切。供應商和區塊鏈核心開發人員必須繼續攻克自己的技術難題,同時密切監控從外界吸納進來的內容,並始終對行業協作的機會保持高度敏感。我們不能在強行在區塊鏈市場上實行某一標準,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市場最終將會接受這些標準。

如果區塊鏈技術忽略標準的可能性,我們將只能看到很少的標準被接納。

也許我們應該把區塊鏈看作是一個公共事業,根據開放和訪問中立的原則,像鼓勵網路革新一樣,去鼓勵區塊鏈的發展。

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會成為另一個巨大的網路嗎?還是在這些技術整合之前,它們將像數據庫市場一樣,經歷一個混亂不堪,支離破碎的進化過程?我們不得而知。

區塊鏈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它正在逐步採納標準。令人激動的新應用程序正在用區塊鏈技術進行構建。

現在我們應該意識到,區塊鏈的未來將取決於我們如何以一種更普適更開放的放來展示它的能力。此時不待,更待何時?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雷鋒網

延伸閱讀

【2016 年度最狂】價值攀升無極限,比特幣價值超越 Twitter 巔峰時期市值!
【區塊鏈已成戰場】比特幣勁敵出現!完全匿名的數位貨幣「ZCash」正式發布
低調隱身 7 年,比特幣創辦人「中本聰」終於現身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商業區塊鏈》作者評論:區塊鏈行業標准的討論必將是一場持久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