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卡內基梅隆大學(CMU)在全美大學各項排名上的數據名列前茅,電腦科學領域更是和 MIT、Stanford 齊名。

而有了頂尖大學的稱號,其中的學生想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其中從 CMU 畢業的 4 位華人,更是在微軟、蘋果、雅虎等領域擔當要角,並在 AI 領域中不斷開闢新的道路!(責任編輯:張瑋倫)

很多人可能有所不知,微軟的幾位華人副總裁們包括陸奇(前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李開復(前微軟全球副總裁)、洪小文(微軟資深副總裁)均為CMU 計算機學院博士。

其中沈向洋、李開復、洪小文是CMU 計算機學院羅傑·瑞迪(Raj Reddy)教授的學生。

雷鋒網了解到,在學生時期和職業生涯早期,四人之間就有不少鮮為人知的故事,每個人在其他三人的成長過程中均扮演著重要角色。

「固執」同門師兄弟:李開復與洪小文

李開復是四人中最早進入CMU 的「大師兄」,李開復回憶到,當時Sphinx 是他的博士論文主攻方向。Sphinx 最初是由李開復一人在做,後來隨著洪小文進入博士班,後者開始與李開復一起推進 Sphinx。

李開復和洪小文在做Sphinx 時,他們的共同導師瑞迪教授其實並不認同他們的研究思路,但年輕氣盛的李開復和洪小文仍舊堅持採用隱含馬爾克夫模型的框架做語音識別

瑞迪教授不得不用一句「我不認同你們,但我支持你們」默默支持二人的研究,後來這句話也多次出現在李開復的自傳《世界因你而不同》中。

Sphinx 成功後對瑞迪教授本人和後來的研究者影響巨大。語音專家告訴雷鋒網,有別於傳統的「專家系統」,這套語音識別技術完全是基於「統計和機器學習」的思路,直至今日,蘋果、微軟及其他公司與機構的語音技術研究仍以之為基礎。

吳軍在《數學之美》的第二章《自然語言處理——從規則到統計》中提到:李開復和洪小文出色的工作,幫助他們的論文導師羅傑·瑞迪(Raj Reddy)在1994年獲得了圖靈獎。

李開復畢業後,Sphinx 被立項成為CMU 主流,李開復繼續負責該項目兩年,當時他的團隊還有洪小文和黃學東等人。

兩年後,李開復離開CMU 加入蘋果,黃學東成為該項目的負責人。

1990 年,李開復正式加入蘋果;1991 年,沈向洋來到CMU 師從瑞迪教授;1992 年洪小文隨之加盟蘋果,而陸奇也在同年進入CMU 計算機學院開始了自己的博士生涯。

1993 年,負責Sphinx 項目的黃學東加入微軟。身在西雅圖的他想把與他一起在CMU 負責 Sphinx 項目的師兄弟洪小文拉入微軟。接到微軟邀請時,洪小文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絕了。

最終在黃學東的多顧茅廬後,洪小文動了心。其實當時洪小文也意識到蘋果已開始走下坡路了,而微軟勢頭正猛。最終洪小文在1995 加入微軟雷德蒙研究院從事語音技術的基礎研究。

沈向洋後來如此評價洪小文「洪小文在基礎研究和產品開發方面有著的豐富經驗和高超的管理能力」。

(左為洪小文,右為沈向洋)

「叛逆」沈向洋:同一個導師,卻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位給予洪小文高度評價的沈向洋在1991 年進入CMU 後,卻並沒有走上語音識別這條路。

當時李開復和洪小文不顧瑞迪教授的反對,堅持研究 Sphinx 的這股勁頭似乎也在沈向洋身上體現出來。沈向洋對瑞迪教授說到:跟著你可能是要做語音識別了?

沈向洋回憶到,雖然瑞迪教授是語音識別領域的頂級專家,但沈向洋自己對這個方向似乎並不是特別感興趣。

瑞迪教授也似乎聽出了沈向洋的想法,就問他你是不是覺得語音不重要?沈向洋解釋到語音雖然重要,但人對外界的感知,95% 是從視覺來的。隨後,瑞迪教授說到「哦!這沒問題,我們就做視覺吧。你拿一個照相機,把周圍照下來,重現出來就好了。」

瑞迪教授的這一句話決定了沈向洋後來多年的研究方向。這期間瑞迪教授從未反對過沈向洋的選擇,這也再次印證了他的原則:「我不認同你,但我支持你」。

10 年後雷迪教授也回憶到「我當時只不過相信這是一個有前途的問題,也是一個最困難的問題。所以挑出來給他做。」

消息人士向雷鋒網透露,當時沈向洋和羅傑·瑞迪每個月只能見面一小時,其餘時間則完全要靠自己去悟。第一年,沈向洋在茫然的狀態中摸索,毫無所得。但他感覺到教授對他抱有足夠信心,就同李開復和洪小文在語音識別研究最艱難的時刻遇到的情形一樣。

這樣的局面一直過了5 年,直到1996 年沈向洋終有所得。期間他發表的重要論文題目正是多年以前羅傑·瑞迪說的那句話:用照片重建電腦三維世界。

「迷茫」陸奇:李開復、沈向洋助其撥開迷霧

1995 年暑期,沈向洋去了師兄們李開復和洪小文加入的第一家公司蘋果進行實習。一年後加入洪小文所在的微軟雷德蒙德研究院,同年,李開復離開蘋果跳槽至 SGI,而陸奇此時也正式從CMU 畢業。

陸奇博士畢業後,遇到了每個畢業生都要面臨的選擇問題:該去哪個城市、哪個公司工作。

華爾街?創業?還是回國?

背著多重包袱的陸奇找到了CMU 計算機學院師兄李開復,李開復建議陸奇去試試矽谷的科技公司,在李開復的建議下,陸奇最終加入IBM 實驗室研究網路技術。

1998 年,陸奇計劃跳槽加盟雅虎。據悉,當時李開復提醒陸奇,雅虎的股價不會一直在這樣的水平上。它要麼會上揚5 倍,要麼下挫5 倍,要做好預判。「開復兩方面都講對了,雅虎的股價表現的確如此。」之後的經歷讓陸奇感慨到。

2008 年微軟收購雅虎未果後,微軟業務推進遇到了重重阻擊,鮑爾默拆分了Windows 和在線業務,原在線業務部門總裁凱文·約翰遜也隨後辭職,鮑爾默不得不親自上陣代理在線業務部門半年之久。

「得不到這個公司,那就挖這個公司的人」

在微軟燃眉之急時,陸奇的師兄沈向洋正式向鮑爾默引薦了陸奇,在沈向洋的幫助下,陸奇與鮑爾默相見,這一見,一聊就是6 個小時。

鮑爾默此前地對在線業務總裁的選用標準分兩條:要麼具有工程背景懂得如何開發產品,要麼有市場背景懂得如何開發客戶。而與陸奇促膝長談後,讓鮑爾默只堅信領導者必須有著良好的技術背景。

最後,鮑爾默向陸奇發出工作邀請,2008 年8 月,陸奇辭去雅虎執行副總裁一職,放棄回國創業的想法。隨之加盟微軟,任網路服務集團總裁。

(這期內容本來只講四人早期的故事,但鑑於陸奇前日加盟百度,並且李彥宏稱自己懂得人工智慧的東西跟陸奇相比可能十分之一的都不到,所以我們再把他的故事線拉長幾年,談談他在微軟負責的AI 項目。)

加入微軟以後,陸奇開發了必應搜索引擎以此來對抗谷歌。

2013 年,陸奇開始擴充必應研發團隊,他將必應和Windows 操作系統進行深度整合,打造必應「超級搜索」和多個應服務應用產品。同時開始聯合「敵人的敵人」對抗谷歌:相繼與雅虎、蘋果結盟。在陸奇的主導下,微軟開始為蘋果的Siri 提供後台技術支持,支持後者數十億計的搜索請求。

與此同時,微軟在2014年Build 大會上推出了重磅產品 Cortana。陸奇並不想把Cortana 定位為Siri 或Google Now 這樣的產品,他的想法是把Cortana 在接下來的兩三年內能盡可能接觸到全球25億智慧設備用戶。為了吸入更多的數據,陸奇甚至讓微軟開放了第三方接口。

隨後陸奇又推進了小冰等AI 產品的落地,並且親自主持小冰新版本發布會。

2013 年,推薦陸奇進入微軟的沈向洋獲得晉升成為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與陸奇平級,負責整個技術與研發部門。而在這之前沈向洋則向陸奇匯報,陸奇則直接向鮑爾默匯報。

就在今年陸奇離職消息傳出後不久,微軟官方宣布成立人工智慧研究部門,超過5000 人會負責AI 產品研發和底層能力開發。該部門由沈向洋領軍,這是微軟最為尖端的技術團隊。同時沈向洋還接過了陸奇此前負責的必應和Cortana 等業務。

(左為陸奇,右為沈向洋)

招募陸奇進入微軟,八年後又接了陸奇所負責的部分核心業務,沈向洋與陸奇之間的故事也算是有始有終。

總結

回到現在,李開復領導的創新工場把孵化重點放在AI 領域;沈向洋在經過微軟高管層大變動後已穩穩把控著微軟的AI 命脈;洪小文帶領的微軟亞洲研究院著重發力語音和圖像等技術的研究與產品落地;而剛剛加盟百度的陸奇,李彥宏則寄希望其幫助百度在人工智慧時代奠定全球領先地位。

這批在三、四十年前研究AI 的CMU 計算機學院的師兄弟們,經歷無數洗禮後仍舊站在人工智慧的第一戰線,這正是AI 時代最值得被尊敬的精神。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扒一扒陸奇、沈向洋、李開復、 洪小文四人在CMU和職業生涯早期的故事〉。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美國科技圈最有權勢的華人」陸奇接任百度CEO,救的了亟需轉型的百度嗎?
【中國再次大躍進!】天朝 AI 研究超強,李開復:美國太過低估中國科技行業
跟 Google 手牽手 ,卡內基美隆大學要把整個校園變身物聯網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