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矽谷是全球創新科技的誕生地,不過,現在深圳卻有超越矽谷的潛力。這篇文章就說明了深圳的潛在優勢。文章由曾經定居北京的創業者Sean Konieczny所寫,中國科技媒體黑匣編譯。(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Sean Konieczny,黑匣編譯

過去幾十年,矽谷一直是全球創新中心。但你要覺得它永遠都是,那你就錯了。

正如歷史所證明,世界的「創新中心」總是換來換去——巴比倫改變了世界,亞歷山大港也改變了世界,後來是古希臘,又後來是柏林。縱觀整個歷史,「矽谷」這種形式的城市如過江之鯽,巴比倫它們只是其中幾條。歷史將會重演,比你預期更快。

下一個矽谷將是一個足以擔起此頭銜的城市,發展技能、增長速度、基礎設施、位置,當然還有好時機,缺一不可。候選者也有一些,像政府支持的新加坡,可再生能源領導者慕尼黑,智力和學術中心波士頓,積極進取的班加羅爾,甚至是高科技迅速轉型的里約。它們都是未來創新中心的可靠候選城市。

這些地方充滿機會,放眼全球創新的未來似乎很明朗,但哪個候選者能摘走「下一個矽谷」的頭銜?答案是中國深圳。

從漁村到全球重鎮

歷史上,深圳不過是個比鄰香港的小漁村。後來,鄧小平劃定深圳為「經濟特區」。

1983年,全球個人電腦銷量增長了73%,矽谷內的技術轉向開始站穩腳跟。於此同時,在東方,深圳正在徹底變革其基礎設施,成長得比歷史文明上任何其他城市都快。短短一代之內,它從30萬人口擴大到超過1000萬人口。深圳迅速成為中國的科技孵化器。

轉型以來,深圳一直以「異類」般的存在,推動中國改變思路。簡而言之,製造商製造新產品,引入新的商業模式,並且一直站在科技前沿。深圳靠為外國公司製造產品起家,但很快就利用從經驗中提取的知識,開始打造自己的經濟。這座城市不僅是一個製造商,還成長為一個創新者。

今天的很多科技領頭人更喜歡把總部放在深圳。華為、騰訊、華大基因、中興等企業都稱深圳為家。這座城市撕掉身上的製造標籤,憑借實力成為一個創新者,它以驚人的速度進行從舊到新的轉換。

人定勝負

深圳正處於從製造中心到全球開拓者的升級過程中。在政府的支持下,深圳會轉型得非常快。

深圳現任市長許勤透露,由於城市的升級規劃,過去五年內有超過17000家深圳製造商關停。許勤還證實,隨著深圳科技行業的投資從製造轉向研發,這座城市將成為一個「全球創新中心」。

許勤的目標是吸引更多高端全球業務,關鍵是利用城市的整個生態。不過,最終決定成敗的是人。

深圳的人們不同於傳統創新者。深圳許多現有的電機工程師表現遠高於國際同行,但沒有接受過任何正式培訓。他們不去上學,從沒去過。他們用工廠的備件做邏輯板。

對這個群體的大多數人而言,學術知識的差距其實凸顯了他們的優勢。技能主要通過實際經驗習得,這是傳統學校教育系統無法提供的東西。現在的環境孕育創造力和效率,這是設計開發新產品及商業模式的主要優勢。

開放資源,開放創新

除了經驗,深圳還有另一個巨大優勢:開源能力。從製造背景發展過來,在創造效率的精神之下,深圳學會分享技術和創新。事實證明,開源模式已經為許多公司創造出奇跡。

一些人認為,開源是深圳在特定行業開始引領世界的原因,虛擬現實——VR就是最佳案例。(黑匣注:全國VR企業三分之一落戶深圳,深圳已將VR列入重點發展新興領域)

矽谷風投公司K2 Global的Minal Hasan表示:「我認為中國將比美國更快普及VR,只要你看看其政府是如何參與其中。」

VR發展中,深圳在引領中國8600萬美元的國內市場。有些人可能認為虛擬現實是當今世界經濟中最具潛力的市場。從現在基礎設施傾斜狀態來判斷,深圳將統領市場,矽谷被甩到第二。

深圳華強北的VR產品售賣點

行業領先的公司也驗證了開源模式的價值。和深圳一樣,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也懂得利用開源驅動創新。2014年6月,他宣布特斯拉秉承開源精神,將移除所有專利,為了「電動汽車技術的進步」。馬斯克的目標是以現有引領者的身份促進行業進步,而非通過專利戰拖死小對手。

馬斯克不是矽谷唯一一個利用該模式的人。微軟最近作為白金會員加入 Linux基金會,利用開源操作系統突破以前的限制來打造產品。谷歌,軟體和網絡搜索領域的領頭羊,開放了它的學者平台,允許任何人投稿學術期刊以及其他資源。

想像一下,不只是一家公司,而是一整個城市採用開源模式,影響會有多大。深圳不只是蜻蜓點水式的嘗試,把這個模式融入血液,它一直在增長。這將是創新中心從矽谷轉向深圳的一個決定性因素。

矽谷在減速

相比之下,西方世界歷來試圖控制經濟、建造建起較高的進入壁壘。矽谷是個完美的教材。矽谷的創業環境像兄弟會。

作為一個企業家,也許你可以自己提想法,帶個小團隊擠出一條路。但是,為了達到足夠規模以在市場中砸出水花,籌資獲得更廣資源很有必要。

矽谷風投人小群體愛抱團,有一個非常排他的選擇過程。矽谷現在的系統中,投資者是控制技術開發、應用和分發給大眾的那群人。這是個被控制的經濟,這種控制是藏在水下的冰山。

同時,蘋果三星等公司總是深陷法律糾紛,因為別人申請了圓角矩形和4.7寸屏幕專利。對許多公司來說,商業模式和貢獻價值就是來自專利。很不幸,這導致很多矽谷公司要為律師費用和法院對陣消耗很多錢——嚴重擾亂創新。

樹典範,守准則

為讓深圳充分利用這個機會,須注意兩個重要因素:

深圳絕不能忘記,消費者喜愛產品的質量、設計和目的。這個城市需要擺脫製造心態,開始認識到自己是設計領先者和全球創新者。有了這種心態,深圳才可以成為創新和科技世界新的重鎮。

矽谷絕對無法解除西方知識產權和專利生態的傳統模式。矽谷目前的基礎設施和價值模型是為傳統創新而建,很難徹底過渡到新的開源結構,而這對深圳是個好消息。

充滿經驗、歷史和專注驅動力,深圳即將實現它的偉大。這個城市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創新中心,2017年將是它證明自己的重要一年。

無論下一個矽谷在哪裡,它都會是個升級。新標準是一個思想爆炸和開源創新的靈活生態,而深圳占了極大先機。

延伸閱讀

【閉關四年,大勢回歸!】曾經的山寨大城深圳華強北,變身國際創客中心!
【中國就是天堂】在硬體的聖城麥加蓋教堂,Apple 在中國深圳蓋重要研發中心
深圳威脅論,代工重鎮變亞洲矽谷

(本文經原作者黑匣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深圳會在2017年取代硅谷〉。首圖來源:Kenming Wang,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