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關心這則消息】全球金融科技(FinTech)熱絡發展,勤業眾信的「全球金融科技中心評估報告」指出世界五大最利發展FinTech的中心地區,而這五大重鎮之所以榮登榜上,除了穩固的金融基礎建設,更有賴政府、企業與學界共同建立完整生態圈。

台灣去年底也剛初審通過「監理沙盒機制」修法案,內含8個與FinTech相關的修正草案,為金融科技發展邁出創新的一大步。(責任編輯:郭嫚容)

近年來金融科技(FinTech)蓬勃發展,其創新、跨界的技術及應用逐漸搶食原有金融業的各項業務,以更具效率服務滿足消費者需求。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今(17日)發佈「金融科技,全球互聯-全球金融科技中心評估報告(Connecting Global FinTech: Hub Review)」,根據「全球金融中心指數」[1]、「經商環境指數」[2]與「全球創新指數」[3],綜合評比全球21個金融中心之金融科技發展現況,報告結果指出,倫敦、新加坡、紐約、矽谷與香港,為全球前五大最利發展金融科技中心之地區。

勤業眾信風險管理諮詢公司總經理萬幼筠指出,金融科技發展已勢不可擋,倫敦、紐約、新加坡、香港四地,憑藉著扎實的金融基礎建設與政府的全力支持,延續其金融重鎮的強勢地位,搶佔前五強寶座。但值得注意的是,科技重鎮「矽谷」的入榜,意味著科技已正式踏入金融服務產業的版圖。顯見,發展金融科技絕不能單打獨鬥,而須仰賴政府、企業與學界共同建立完善金融科技生態圈,促成區域性的金融科技中心,以吸引更多投資者、創業人才與經營業者。同時,金融科技生態圈的整合,將伴隨繁雜的服務連結與資料串接,業者應主動加強偵測與預防衍生的風險,以因應未來不斷變動的業務環境。

金融科技發展快速,跨業黑馬伺機而動

本次報告綜合評比分數係結合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經商環境指數與全球創新指數進行分析,透過加總該地區金融科技中心於此三個指數的排名,來評估金融科技發展有利性。數值越低,表示該中心越有利於發展金融科技。按照評比結果,全球有五個地區分數在「25分以下」,意即為全球最佳的金融科技中心,分別為「倫敦、新加坡、紐約、矽谷及香港」。

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綜合評比結果

勤業眾信報告指出,長久以來倫敦、新加坡、紐約與香港,均被視為最具領先地位的金融中心,不論是專業人才、監管機構、投資資源與政府支持皆相當完善,健全的金融基礎建設,加上其金融生態圈內的合作無間,使它們仍居於金融科技發展的領先地位。不過,萬幼筠表示,暫時的領先不意味長久的成功,四大金融中心仍需靈活調整,持續深耕金融科技以取得長期優勢。而相較於傳統金融重鎮,矽谷則是以黑馬之姿入榜,其最大優勢即為「科技創新」,眾多的金融科技獨角獸企業在此孵化而生,而GAFA四大企業(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也將持續在金融科技領域擴大投資。

而分數介於「26至150分」的金融科技中心,共有12個地區,分數由低至高分別為「韓國、瑞士、法蘭克福、雪梨、加拿大、上海、愛爾蘭、荷蘭、法國、盧森堡、以色列與比利時」。相較於前五名的金融科技中心,這些地區更專注於某項特定的金融科技技術或創新領域,例如:上海的數位支付發展已久,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工具,早已養成消費者數位支付的習慣;韓國則是於今年初,釋出兩張純網路銀行的營業執照;比利時則是由財政部設立國家數位發展計畫,聚焦於完善數位身分管理、資訊安全與隱私策略,強化數位身分認證及瞭解客戶(Know Your Customer, KYC)。

最後,分數「超過150分」的四個地區,為「墨西哥、南非、印度及肯亞」。萬幼筠指出,這四個地區雖然排名較後,但不代表在金融科技發展毫無機會。相對來說,由於這些地區的金融基礎建設不足,尚無完善的監管機制,並且傳統銀行與保險服務的滲透率也偏低,但和成熟金融市場的嚴謹監管環境,與已飽和的金融服務市場相比,也許這些不足將轉變為其獨有的創新能量,讓它們在金融科技發展上更具創造力與想像力。

科技創新技術,確保金融科技發展腳步

金融科技重點在於如何透過科技使金融服務更有效率,同時亦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因此,未來各項關鍵科技的應用將更為重要。本次研究,亦向各金融科技中心進行問卷調查,根據問卷調查結果,「數據分析、行動通訊技術、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數位身份辨識與機器學習」,將會是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驅動要素。

勤業眾信報告指出,「數據分析」將有助於金融業更有效地強化客戶關係管理,並藉此精準行銷及強化風險管理;而隨著手機的普及,消費者未來透過手機運用金融服務將愈趨頻繁,「行動通訊技術」亦為發展關鍵;至於,「應用程式介面」的部分,則是金融科技跨界運用的關鍵所在,透過API結合外部開發商與其它產業,將打造多元跨界的創新金融服務;而「機器學習」將使機器學習人類經驗,進而自動決策實現自動風險管理或處理金融相關業務;最後,隨金融行為的改變,資訊安全的重要性亦同步提高,「數位身份辨識」將有效管控及降低風險。

退出機會及規避文化,成金融科技發展最大窒礙

目前金融科技發展現況,最大的阻礙為「退出機會不足」及「風險規避文化」。勤業眾信報告指出,金融科技發展伴隨著高風險,若要鼓勵更多新創願意投入,或許可仿效「矽谷模式」,先孕育出創投體系,直至此生態系統足夠成熟。在金融科技發展初期階段,投資者及企業併購(M&A)將是此產業發展的關鍵需求,唯有充分的投資挹注及企業的併購動能,方可使新創企業與人才放手投入,降低風險規避心態。此外,報告亦指出多數地區的金融中心代表機構認為,私募股權發展深度不足及資本市場過小,易導致金融科技產業的退出機會不足。

至於,生活成本過高則被視為已開發市場的另一挑戰。有些金融科技中心回應,市場規模太小,成為其金融科技的跨境發展,仍需等待排除的障礙。此外,較為意外的是,大眾普遍認為金融科技監管態度不明確,可能為金融發展的一大窒礙,但根據報告調查結果,多數機構不認為這會是阻礙金融科技發展的問題。

台灣發展金融科技:強化消費者體驗與風管 仰賴政府積極支持

金融科技被視為金融服務的未來,若產業欲健全發展,除了擁有關鍵技術與創意的新興公司進入、投資體系確保資金到位、人才有效培育養成外,政府如何塑造一個適合金融科技發展的環境亦為重中之重。勤業眾信報告指出,金融科技生態系統形成的初期階段,政府的強力支持不可或缺。一旦金融科技中心發展稍具雛型,政府支持、監管制度的發展、合作與創新的文化、強大的金融服務及私人投資都是其成長的重要關鍵。

萬幼筠表示,各項金融創新服務模式如雨後春筍冒出,若傳統金融業者欲鞏固原有市場,應積極研究發展創新型態的金融服務與技術,例如數位支付、機器人理財、區塊鏈、P2P借貸平台及身分識別認證等應用。同時,發展金融科技勢必得面對各式生態圈的整合,繁雜的服務連結與資料串接,將為業者帶來風險管控及主管機關的監理機制等挑戰。此外,我國政府亦開始發展監理沙盒機制,以系統化地建立政府與新創業者的暢通溝通管道。萬幼筠說,金融科技為一持續發展的領域,消費者體驗為最重要的核心,透過強力的數位化將可有效增強消費者體驗與業務發展能量。不過業者也應主動加強偵測與預防數位金融所衍生的風險,以因應未來不斷變動的業務環境。

[1]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 Index, GFCI):為了量化研究金融中心的競爭力,Z/Yen Group在2005年提出GFCI 指數,以了解金融中心的概況、評級,及相對於其它金融中心的排名。

[2]經商環境指數(Doing Business, DB):此為世界銀行出版品,旨在透過經商環境指數比較各經濟體在不同時期的監管環境,以鼓勵各國競相提高監管效率,為改革提供可衡量的基準指標。

[3]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 GII):全球創新指數報告自2007年起發佈,利用多重指標判斷全球128個經濟體的創新能力及排名,報告由康乃爾大學、英士國際商學院、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及知識夥伴共同編纂。

延伸閱讀

(本文訊息由 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 提供,內文與標題經 TechOrange 修訂後刊登。新聞稿 / 產品訊息提供,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