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行程看見中國 AI 發展的潛在泡沫?──Google AI 發展重要領導人李飛飛北京遊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李飛飛」這三個字隨著中國人工智慧越來越紅而傳遍大街小巷,這位被認為是影響、改變 AI 界的頭號人物,此趟的中國行,似乎只帶來了公眾影響價值,少有真正的專業交流。

中國 AI 熱潮玩真的嗎?抑或只是商業化的企業、資本鼓噪,帶動了創業者的跟風?對李飛飛來說,冷靜研發與深度投入更為重要,中國現在對 AI 的關注是否「泡沫」也令人憂慮,若懷有過度不切實際的承諾,只會帶來負面影響。(責任編輯:郭嫚容)

中國人對人工智慧的「熱情」導致現場一片混亂。

在一場活動的公開演講結束之後,人工智慧計算機視覺領域的翹楚、史丹佛大學終身教授和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李飛飛(Fei-fei Li)被團團圍住。看上去,她並不很擅長應付這種場面。合影、簽名、加微信、交換名片,她都沒有拒絕,還彬彬有禮地在吵鬧聲中親自解釋:「對不起,我還有下一場採訪。」儘管沒有什麼人聽得清楚,或者聽見了也不在意。

李飛飛沒有帶私人助理,兩名年輕的主辦方工作人員竭力想把李飛飛從擁擠的人群中護送到 VIP 休息室,但他們完全沒法在避免肢體接觸的情況下完成任務。蜂窩狀的同心圓人群緩緩向門口移動。突然,像倒塌的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名工作人員受到層層推壓失去了重心,向側方倒去,他的後面站在另一名觀眾,而這名觀眾已經無路可退,他的後面是放置於舞台前用於提詞的 TV 顯示器。工作人員、觀眾和顯示器倒在了一塊兒,顯示器還壓在另一名記者的腳上。

這種混亂,可以作為「人工智慧」這個話題最近一年在中國爆紅的註腳。

1 月 14 日早上 7 點多,李飛飛就來到極客公園在北京 798 的 GIF 17 活動現場,她是當天上午第一位演講嘉賓,在此之前還要接受一場小型專訪。前一天李飛飛才剛從美國飛過來,但從她身上幾乎找不到任何時差影響的影子。

從「端盤子的華人學生」,變成影響人工智慧發展的頭號人物

李飛飛 1993 年跟隨父母移民美國,那年她 16 歲。她是「最後一波端過盤子」的華人學生,在求學期間,她當過清潔工,開過乾洗店,那代人的形象跟現在的中國留學生完全不同。普林斯頓大學物理系畢業後,她追尋理想,在西藏研究了一年的藏藥,2005 年獲得加州理工學院電子工程博士學位,2012 年擔任史丹佛大學副教授(終身教授)。她參與領導創建 ImageNet,這個項目以及後來的一系列工作影響了整個計算機視覺領域發展。

由於兩年的「學術假」,2017 年 1 月 3 日,李飛飛正式加入 Google Cloud 擔任首席科學家,她在不同場合解釋說:雲是最適合人工智慧發展的平台,不只是存儲,更重要的是數據計算。此前,隨著人工智慧專家學者一個個投奔各大科技公司,不管是學界還是工業界,幾乎整個人工智慧領域都在等待李飛飛出山。儘管她過去每年都會回中國探親,但這是她從實驗室踏入工業界後第一次來到中國。

上午 10 點 30 分,李飛飛離開 798,回到下榻的國貿大酒店。在從 798 到國貿的車上,她還接受了兩名記者的專訪。

兩個小時後,由未來論壇舉辦的另一場活動就開始了,李飛飛同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普林斯頓大學講席教授李凱、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張鈸一起討論了人工智慧的話題。李飛飛和李凱是多年的合作夥伴,他們共同締造了計算機視覺領域赫赫有名的 ImageNet 項目。

有趣的是,另一名人工智慧領域的頂級華人專家、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也作為觀眾來到了這個現場,他就坐在李飛飛的後面。吳恩達和李飛飛是史丹佛大學的同事,並先後擔任了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的主任。在這天下午的活動上,除寒暄之外他們並沒有更多交流。

「人工智慧的代言人」李飛飛:更希望 AI 能在醫療健康領域有所作為

論壇活動非常簡單,儘管李飛飛更願意引用圖像識別領域的案例,這是她的專長。但她在現場的角色幾乎就是通用人工智慧的「形象代言人」,需要跟其他嘉賓一起向公眾介紹人工智慧的現狀、影響和侷限。更恰當地說,這一整天的媒體活動李飛飛都扮演了這個角色,那些希望在計算機視覺領域獲得更專業交流機會的從業者恐怕會感到失望。她還保留了她講課時的習慣,回答觀眾時都以「同學們」的稱呼開場。

下午 3 點,地下一樓的活動結束後,吳恩達被幾個操著一口美式英文的女記者圍在角落,沈向洋和李凱分別進了其它的專訪間。而此時的李飛飛已經略顯疲態,但她必須乘電梯去酒店 3 樓,等待她的還有一場網路直播、兩場視訊加文字採訪,前後加起來超過 20 名主持人和記者在有安排的權限下要與她進行交流。

然而,在幾乎每次採訪活動中,李飛飛都不得不應付媒體例如「怎麼看待 AlphaGo」、「《西部世界》裡的場景多久能實現」和「人工智慧會毀滅人類嗎」等問題,稍微做過功課的記者則會問「為什麼這個時候進入工業界」、「人工智慧的普世價值和商業價值」這樣的問題。每換一個採訪間,李飛飛就要重複回答這些問題,出於學者的嚴謹,她還要以「說實話我對 AlphaGo 並不是特別了解」、「我沒有看過《西部世界》」、「我沒有看過《最強大腦》」、「我沒有讀過《失控》那本書」等句子來進行開場白,再談自己對人工智慧的看法與理解,當然,這些看法與理解也必須說到非常淺顯易懂的程度,或者概之以「大而全」的呼籲和倡議。無人車是目前來看人工智慧商業價值最合適的落地方向,李飛飛對媒體說,但人工智慧是普世的科技,最希望其能在醫療健康領域有所作為。

搭上「深度學習」順風車,中國的 AI 熱潮只關注到商業層面

然而,那家做網路直播的媒體在沒有通知李飛飛的情況下,安排了一個十八線娛樂明星與她對談。這位濃妝豔抹的女星自顧自地大談星座與大數據、找人工智慧男朋友再結婚,並熱情地邀請李飛飛也跟她一起參與到這些話題裡。有一些活動和會議邀請也趁機找上李飛飛,甚至還有自稱是民間造火箭的也給她遞上名片。

「為什麼現在這個時間是人工智慧的爆發點?是不是泡沫?」李飛飛這一天裡回答了不下 10 次這個問題,而她的答案也完全不出人意料,強大的算法、晶片硬體的進步、海量數據的完美結合,在幾乎所有分析人工智慧現狀的文章裡都能找到。

很難說李飛飛的這次北京之行,給中國目前如火如荼的人工智慧領域帶來了什麼嶄新的和專業的交流,絕大多數價值恐怕還是在公眾影響方面。另外一部分人希望從李飛飛身上得到對中國人工智慧泡沫的一些批評,但她總是說:我跟中國的同行沒有太多走動。但有人說這幾天是北京最冷的天,至少在我回來的這 24 個小時裡,我感覺中國的人工智慧已經熱得不能再熱了。

同時李飛飛也跟朋友表達了擔憂:「如果這一波關注是因為我是女生,這件事還那麼大熊貓(編注:「大熊貓」在此指獲得特殊待遇)的話,那就不太好。」李飛飛在美國做了很多致力於提高 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領域女性學習與從業者的比例的事,但其實中國還遠遠未到關注這個話題的時候。中國的人工智慧熱,基本上是由 AlphaGo 這樣的公共事件,以及資本和大公司趁機推波助瀾起來的,創業者們出於估值的原因就必須跟風講人工智慧的故事。對計算機視覺領域來說,更像是搭了「深度學習」的順風車。

中國 AI 火熱程度,決定「李飛飛」名號的公眾影響價值

「人工智慧現在越火,越希望冷靜做研究的人。」公開和私下,李飛飛都在這麼強調,她尤其澄清自己並沒有離開史丹佛,只是利用兩年學術假去的 Google。儘管如此,所有人都知道,「李飛飛」3 個字必然會越來越多地以各種話題,出現在中國各大科技媒體和公眾媒體的版面上,這段時間的長短,可能就取決於人工智慧在中國能紅多久。

結束完下午的所有採訪,回到 VIP 室,李飛飛又是一個普普通通的 40 歲女性、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小小地抱怨這一天行程的辛苦,沒時間見堂姐、沒時間吃最愛的川菜剁椒魚頭。而朋友對她說:這只是剛剛開始呢。

延伸閱讀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人工智能明星科學家李飛飛在北京的一天 〉。)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