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你相信太常用Google可能會讓我們變笨嗎?這篇文章內容摘自《為什麼Google不夠用?》提到「Google效應」會讓我們容易忘記會被歸檔的資訊,也就是說在線上找得到的資訊通常也忘的特別快。在這樣的效應下,我們的學習方式是不是也該跟著調整呢?(責任編輯:黃筱雯)

現在有一個活躍的研究領域,正在研究網路如何改變我們學習和記憶的內容,就從「Google效應」開始說起。

二○一一年由哈佛大學的丹尼爾.韋格納(Daniel Wegner)領軍的一項實驗,讓自願者看一份四十項冷知識的清單,有著簡短、精練的陳述,像是「鴕鳥的眼睛比腦子大。」每個人按照指示將四十項陳述全部打字輸入電腦,一半的自願者被告知要記住;另一半則不用。同樣地,有一半的人被告知他們的成果會儲存在電腦裡;另一半則被告知在任務完成後會立刻刪除。

自願者之後接受測驗,測試他們打字輸入的冷知識。被告知要記住資訊的人得分並沒有比未被告知的人來得高,但是認為自己的努力成果會被刪除的人得分卻比以為會儲存的人高出許多。無論他們是否嘗試記住事實,都是如此。

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並非提出記憶是奧妙謎題的第一人。我們記得泡過茶的瑪德蓮蛋糕,卻忘了許多更重要的經驗與事實。意識心理鮮少主動選擇記憶或遺忘,沒有人會決定忘記一個客戶的名字,或是永遠記住一首討厭的流行歌曲歌詞,但事情就是發生了。

這項哈佛大學實驗的結果符合記憶的實際運作系統,我們不可能什麼都記得。大腦一定是在沒有意識干擾下,時時為記憶做分類。顯然大腦體認到,能夠迅速檢索的資訊不太需要囤積在腦中。(你可能很久以後才需要知道鴕鳥的眼球有多大。)因此,我們認為會被歸檔的事實,通常比較容易忘記。這種現象有一個名稱——Google效應,描述我們會自動忘記可以在線上找到的資訊。

Google效應引發一些有趣,甚至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其一就是在Snapchat和Confide等應用程式傳送的訊息,照片或訊息在讀取後立刻消失,或許會比文字和電子郵件記得更清楚。倘若如此,Snapchat意圖成為醉後色情簡訊媒介的目的就落空了。

如果將Google效應衍生到荒謬的極點,自拍也會造成健忘。二○一三年,一項由費爾菲爾德大學(Fairfield University)的琳達.韓珂(Linda Henkel)所進行的研究,就指出了這個方向。

韓珂注意到參觀美術館的人,若是一心想用手機拍攝藝術作品,往往會對觀賞藝術品本身並沒有那麼注意。於是,她在費爾菲爾德大學的貝拉明藝術博物館(Bellarmine Museum of Art)進行一項實驗。大學生規規矩矩地參觀,期間被指引觀賞特定的藝術品。有些人會接到指示要為藝術品拍照,其他人則是只被告知要多留意。隔天,兩組人接受測驗,測試他們對藝術品的知識,拍照的人比較無法認出作品,並回想起視覺細節。

我們無意識的記憶管理員,必定清楚喚起所需事實的速度及費力程度。這意味著我們的寬頻網路建立一套學習與記憶的新制度,在這套制度中,比較不可能留住知識,而且會遺忘得更快。數年後,我們可能全都穿戴著裝置,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地拍攝我們生活的影像。社群媒體是否會造成所有人都更加健忘?

延伸閱讀

【Google用多會變笨?】心理學家:常用網路,小心離不開它
【破除操縱人心的心理學】Google有個職位叫「產品倫理設計師」,任務是減少你刷手機次數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為什麼Google不夠用?從世界首都到體育知識,你絕不知道的滑世代勝出關鍵》,由商周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