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根六輕煙囪與「被失蹤」的 2 萬 5 千筆資料 ─ 當《綠盟》遇上開放資料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開放資料的重要性在哪裡?在於能夠為民主審議制度帶來一盞明燈,透過不會說謊的資料,真正了解事件的演變,甚至檢視其中的人事決策。

這一次的雲林六輕污染事件就是一例,一個草根公民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起 透明足跡計畫 ,透過開放資料,發現六輕的煙囪數據有問題。

這篇來自 The g0v News 的報導,詳實地記錄了這次開放資料所帶來的真相以及對於地方環保議題的震撼力

(本文作者:劉致昕 ,自由記者,文章散見商業周刊、報導者、g0v News 及各內容企劃專案。也是午營咖啡店員。責任編輯:張瑋倫)

作者/ 劉致昕

看到煙囪冒黑煙,你的反應會是什麼?不論是行經高速公路、搭火車、騎車經過,台灣人不缺看見冒煙煙囪的經驗。但我們很少起疑心,即使看見黑煙,心裡想「政府應該有管制吧!」

去年七月,台塑六輕的 398 根煙囪之一,冒了黑煙。

可能是因為方圓十公里內的居民,在六輕設廠後癌症發生率是 過去的四倍 ,也可能是 2013 至 2015 年,此地 PM2.5 濃度是全台最高、標準的兩倍 ,也可能是他聞到了臭味、家裡的農作漁獲都下降,一位路過的匿民民眾,拿起電話檢舉了冒黑煙的煙囪。

但環保局的回應並不特別:「該日排放沒有超標」

「我們就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地方看見的事實、環境的變化那麼明顯,卻都沒有開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專員曾虹文回憶,當「沒有超標」已經幾乎是每次得到的答案,眼前看見的空氣品質、環境變化卻又一路向下,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決定展開「透明足跡計畫 」,要求政府開放各項監測資料,希望透過視覺化的處理、即時性的揭露,讓數據來解答民眾的疑惑。

一個簡單的疑問,意外的掀出了一大塊黑布。綠盟指出,這塊黑布遮住了兩萬五千多筆資料,讓 262 件違法事實避開了開罰的命運。

「我們也很意外,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結果。」曾虹文表示, 綠盟從去年一月開始,連續十一個月下載雲林縣政府的即時監測資料 。目前,六輕 398 根煙囪中有 34 根安裝了監測系統,即使只有十分之一,綠盟卻發現超過兩萬五千筆超標的記錄,但都沒有開罰。

接著,綠盟與立法委員林淑芬合作,向環保署調出了環保署的備查資料,卻發現超標記錄全都消失了,一整年 只有一筆十萬元的罰單

原來,根據相關管理辦法,監測的原始資料傳給雲林環保局後,廠商得以針對異常數據「校正」, 綠盟連續十一個月下載第一手原始資料所發現的超標事實, 卻在官方數據中經校正後標註為「無效數據」、「監測設施維修、保養量測值」、「固定污染暫停運運轉時監測設施之量測值」、「每日定期零點獲全幅偏移測試量測值」,以及「其他無效量測值」等

綠盟追蹤十一個月的原始資料
經過校正後的資料

對於綠盟的發現,環保署已著手清查過去兩年數據,並準備成立專案小組進一步調查。雲林縣環保局的基層官員則在 接受聯合報採訪時 回應,稱人力不足, 煙囪數目很多,環保局不可能每筆註記都一一查核,「查核工作量很大,但環保局該做的都還是會去做。」雲林縣環保局空氣噪音管理科科長廖崇圜受訪時說。

聯合報的報導 其實也點出,這已不是台塑相關企業第一次偽造數據,2013 年,南亞塑膠樹林廠就傳出涉偽造監測空汙數據, 五年間少繳至少 2.5 億元空污費。

基層喊人力不足、企業又有累犯記錄,環保署除了拉長備查資料的保存時限至六年,也希望在未來,將監測數據的傳送電子化,讓稽查與調閱更有效率。

綠盟推動開放資料,第一步就撞見「黑布」

一塊不是第一次使用的黑布、消失的兩萬五千筆資料,綠盟的透明足跡網站都還沒正是上線、募款還沒到位,就能揭露中央與地方沒看見的 262 件已達開罰標準的污染事實。「這其實是過去一兩年我們努力的成果,」曾虹文說。

綠盟之所以能比較兩方數據,最重要的是能夠連續十一個月取得第一手的監測數據,這是 2015 年開始,綠盟努力爭取開放資料的一點點成果之一。未來,他們希望透過透明足跡計畫,對空氣污染、水污染的相關資料即時性的監測,並在視覺化之後讓公民社會能夠理解、知情,甚至能看見污染源來自哪裡。「把企業的污染源揭露之後,還可以分享到臉書上給大家看,這是我們的願景。」曾虹文說。

一個關注環保議題、核能議題的公民團體,為什麼從兩年前開始推動開放資料?

「就是從核能議題開始的,」曾虹文解釋,因為要推動非核家園,綠盟進一步思考既有的產業結構,想盤點台灣產業現況是不是偏向高耗能、高污染的方向。但光要找出污染的事實,就是一層一層關卡,她以日月光為例,開罰之後污染情況是否有改善,其實沒有開放資料,公民無法進行監督,但自己的生活環境卻隨時可能受到污染。

當時的行政院長張善政正有意推動政府開放資料,而環保署是當時相較配合意願高的單位,改變,慢慢發生。

「但一開始他們都只拿出比較『方便』的資料啦,」曾虹文苦笑。要把過去不公開的資料放上網,通常除了「意願」問題之外,接下來是資料的不足、資料格式的問題,然後是其他不可見的因素,阻礙了開放資料的進展。

以綠盟關注的環境保護為例,給了各項污染監測資料之後,卻不釋出對特定企業、開發案的開罰標準值,也就是民間即使看見數據,也無法判定是否違法。又或者是,當企業已被判定違法時,政府卻不釋出判定違法所蒐集到的數據,於是民間無法得知開罰是否公允、污染嚴重程度、後續改善是否到位等。

保護環境,「開放資料」能做多少?已做多少?

推動開放資料近兩年,曾經被評比為開放資料世界第一名的台灣,在綠盟眼中,卻有太多環境監測方面的不足。

以透明足跡計畫的空氣污染監測為例,綠盟認定需要監測的企業就有九千多家,但目前即時監測的只有百餘家,除了法令寬鬆的原因之外,「政府的回答常常是人力不足、經費有限,」接著是監控的項目不足,處理數據的人才不足等。

「最基本的,其實政府要做的話就是把資料的品質弄好、關鍵監測數據(開)放出來,(我們)會輕鬆一些,」曾虹文嘆道,長期與官方互動,行政方常常只用「法律規定的必須」來做事、看世界,但環境的變化是無法否認的,如果行政官員看見的都沒問題,而民眾的生品質一直下降,除了法令的修改之外,是不是要去找更多的數據、資料來解答這樣的落差?透過開放資料、新的科技應用來找答案,正是綠盟認為官方、民間都該實行的選項之一。

綠盟正在打造網站與 App,希望能讓資料發揮效用、即時監測並保護環境,但 募款至今 ,離兩百萬的目標還有太遠。

但十一個月的資料、一個立委的協助比對,就能發現重要事證,綠盟相信這樣的改變值得且必須推動。「過去,監督機制是政府掌握的,人民對於環境的現況不滿,卻又不知道能做什麼,於是長期來說越來越不信任政府、對企業憤怒、對未來越來越無力,我們希望把資料開放出來之後,還給整個社會知情權,然後可以進一步採取其他的行動,」曾虹文說,無論是檢舉、監督,或是鼓勵合法或積極保護環境的企業,這樣的正循環,他們認為是台灣需要,且政府、民間、企業都能得益。

※透明足跡計畫 連署募集
※文章持續更新,等待台塑官方回應中

延伸閱讀:從透明足跡計畫,看各國走上開放之路現況

我們十一月到法國參加開放政府夥伴關係高峰會(OGP Summit),現場百餘國專家、官員、民間團體討論開放政府趨勢時的發現與共識,有三點正是綠盟透明足跡計畫背後所點出的意義:

一、問題導向的國際交流與跨部門合作,是開放資料後創造效益的較好方法。以空氣污染議題為例,可以跨部會甚至結合民間力量,設定開放資料的範圍、監測資料項目及蒐集方法。同時,更可以與國際合作交換成功經驗或是技術應用,特別是跨國界的空氣污染問題,更需要各國結盟合作監控、提出解方。

二、官方與民間對開放資料的觀念教育與能力培訓。在 OGP Summit 現場,不分歐亞美非各州,都遇上計有政府人力配置,跟不上開放資料運用所需的能力需求等,如何加快媒體、公民團體、政府人員的能力培訓,或是跨界協力,決定了開放政府、開放資料能否穩健向前的關鍵。

三、如何創造動機。開放資料後,能否為公務員、民間創造動機,決定了各國政府走上開放之路的速度。其中關鍵,是如何證明「改變」後能夠創造效益,否則在既有行政體系無法跟上新趨勢的同時,又無法讓行政機制嘗到開放資料後的「甜頭」,便讓「開放資料」成為負擔。

資源極度有限的綠盟,透明足跡計畫才走出第一步,除了找到兩萬五千筆被校正的資料外,可能也點出了政府在表態之外,幾個可具體作為的方向。

聯合報相關報導:

獨/台塑六輕 2.5 萬筆超標污染數據消失?
台塑舊案 南亞修數據逃 2 億空汙費
遏阻「裁罰比照日月光」

本文章授權條款為以下:

文章發佈 48 小時內,採創用 CC BY-NC-N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文章發佈 48 小時後,採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3.0 台灣。

(本文作者:劉致昕 ,原文標題 〈34 根六輕煙囪與「被失蹤」的 2 萬 5 千筆資料 ─ 當《綠盟》遇上開放資料 〉,原作者已載明文章適用創用 CC 授權條款:CC BY-NC-ND(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 台灣 。)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