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招革新夏普】66歲的郭台銘把整頓夏普當二次創業,退休前要再賺兩兆!

Posted on
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郭台銘接手夏普後,隨即開始進行各項整治計畫,他將重振夏普視為第二次創業。這個第二次創業目前有什麼進展?未來又有什麼策略?從這篇文章可以清楚看見郭台銘的野心。(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華商韜略(微信公眾號:hstl8888)

「過去一年,各位股東滿意吧?」

「滿意!」「滿意!」「很滿意!」

鴻海集團(富士康母公司)收購日本百年企業夏普(SHARP)之後的首次股東大會上,66歲的郭台銘先生興致高昂,把會議從上午9點開到下午3點,並且展現雄心:夏普是人生的另一次創業,鴻海股價不漲到200元(新台幣),自己絕不退休。

以鴻海目前80元(新台幣)左右股價,1.45兆元(新台幣)左右市值計算,這意味著,退休之前,他至少要讓鴻海再賺兩兆新台幣的市值。

三板斧革新夏普

入主夏普,郭台銘下了大決心,也付出大代價。

為了這場收購,他親自坐鎮,鬥智鬥勇了4年,不但付出3888億日元(約224億元人民幣)真金白銀,更付出超常精力與耐心,光是雙方為了談判、交易飛來飛去的機票,就可以裝滿一箱子……

郭台銘願意付出大決心、大代價,因為他要讓鴻海走向大眾市場,也因為夏普實在是一個好標的。

郭台銘一直希望擺脫只做代工的定位,夏普的品牌和渠道正是他可以突圍的大通路,而一個頂級世界工廠與一個曾經輝煌的世界品牌一旦完美結合,也可以產生巨大的協同與互補效應。

多年前,郭台銘就制定了一項決戰視覺產業的「眼球計劃」,引領鴻海的下一波成長。該計劃的核心是,整合以手機與電視為主的「視覺」產業資源,占領「眼球經濟」的制高地。

實現這個計劃,掌握上、下游話語權非常重要,既有電視業務品牌和渠道,又有強大面板生產能力的夏普,則是可以助其握權的一張王牌。有了這張牌,他就可以把眼球爭奪戰從工廠一直打到家庭。

但夏普歷史悠久,卻也積弊嚴重,甚至收購中還發生過3000億日元潛在債務的醜聞,其效率之低下,也曾令急脾氣郭台銘大喊:日本企業,太慢了。

看空這場收購的聲音也不少,有人不太相信代工的鴻海,可以在白熱化的競爭中做好品牌,尤其是做好一個品牌老手自己都已做不轉的老品牌。

然而不到1年,不看好的眼光開始變向。事實也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最新財報顯示,夏普的營收雖然還在倒退,但因成本大減,公司已開始轉虧為盈。

在今年的雙11期間,夏普甚至還顯現出王者歸來的氣像。24小時間內,其電視銷售額破6.2億元人民幣,為天貓雙11大尺寸電視銷售第一名、蘇寧易購黑電成交額第一名、同時還創造了70寸電視單品銷售突破萬台的奇跡。

成就,來自郭台銘推動夏普轉型的快、準、狠。

剛一入主,郭台銘就換了夏普的最高長官,派出大將戴正吳出任夏普的社長。戴先生是鴻海的二號人物,精通日本商業乃至文化,負責過鴻海與日本的諸多大生意。他一上任,就把鴻海的成本管控與效率文化植入夏普,讓百年老牌不斷新生。

甚至,郭台銘還要求鴻海事業群的負責人,每人都要認領夏普的一個產品,群策群力,攻堅克難,幾乎是集鴻海之全力來做這件事。

郭台銘重振夏普,具體靠這三板斧:

首先是提升產品和品牌競爭力。

郭台銘要求夏普把手上的專利加速轉化為技術,技術轉化為產品,而且要轉化來得快,來得有效率。

他也要求夏普對市場再定位,核心是從過去的「高貴很貴」轉到「高貴不貴」,甚至還催促夏普對LOGO進行更新,千方百計,「重新擦亮夏普的招牌」。

在電視業務不斷下滑的淪落歲月,夏普曾為減輕財務負擔,不斷賣兒賣女求存,先後將北美、歐洲兩大市場的電視業務和品牌都賣掉——

2014年9月,將波蘭電視機工廠及歐洲夏普電視生產、銷售出售給UMC;2015年7月,以2370萬美元把自己在美洲的電視業務賣給了海信……

收購夏普之後,郭台銘明確表示,「夏普要重新接管品牌使用權」。12月22日,他實現了第一個目標:以8870萬美元重掌了之前被賣掉的UMC,拿回了歐洲市場的主導權;海信方面也在持續溝通。

其次是優化組織、財務,降低運營成本。

比如,夏普在很多海外市場跟當地伙伴成立了合資公司,但這些公司已步入消極經營狀態,甚至還有內部退休員工回來占便宜。鴻海入主後,「把這些統統砍掉」,持續精做組織結構與運營。

目前,鴻海已將夏普的企業架構分割重組為AV、通信、雲端事業、健康、環境事業、BS等6個分公司,並以「ONE SHARP」,快速推進著事業重生。

最後是人和機制的變革。

鴻海入主後,給夏普制定了新的評估與考核體系,最大的變化是,夏普過去以團隊為單位做評估,變革之後則落實到個人,並且圍繞個人建立一套新的獎懲機制,改變過去越來越大鍋飯的模式。

錢用在對的地方,精力聚焦到有前途的事業,人要釋放出潛力和創造力,是郭台銘變革夏普的核心指導思想。錢,他「先節流,再開源」;精力,他重新定位,抓大放小;人,他科學分工、獎懲分明。

其中,尤其重視的是人的問題,因為人對了,事情才會對。一到夏普,戴正吳就連寫三封公開信激勵員工,並且加發績效獎金。獎的同時,他也在夏普推行「打三呆」活動,而且一年打兩次。

所謂「三呆」是指:呆帳、呆料和呆人。

這些措施並不是高精尖的學問,甚至是重振企業的基本動作,但在郭台銘手裡卻爆發出巨大的力量,原因在於——郭台銘及鴻海卓絕的決心和執行。

郭台銘常說,做事業最重要的是有決心,所謂創業精神,核心也是看有沒有決心。

剛創業時,他白天跟白班做,晚上跟夜班做,夜班散場還要連軸轉,實在撐不住,才把電話簿當枕頭,睡不了多久,大清早就又爬起來接著做。

入主夏普後,把重振夏普當作再次創業的他,常常工作夜晚兩三點,辦公室還燈火通明,甚至通宵達旦地運籌帷幄、排兵布陣——「除非明天太陽不再升起,否則不能不達到目標。」

在他的衝鋒之下,夏普也好,鴻海也好,自然沒人可以自由散漫,做到哪裡算哪裡。看似簡單的策略和打法,也就這樣顯出驚人的威力和效益。

做大眼球經濟,是鴻海入主夏普後打得最猛的牌。目前,郭台銘已推出振興夏普的「天虎計劃」,並在鴻海各系統建立專門組織來落實。

該計劃的核心是通過供應鏈、品牌形像、市場銷售的合力,來振興夏普電視業務,並且定下了2017實現電視銷量翻倍到1000萬台的目標。

為此目標,郭台銘已把夏普振興戰從「安內」打到「攘外」的新階段。最近,鴻海宣布,從2017年起,夏普旗下的面板業務將停止向三星、LG、海信等存在競爭關系的友商供應電視面板。

夏普與三星、LG、海信的關系,也因此從合作大於競爭轉向競爭大於合作。2017年的電視市場,一場血腥的戰爭或已在所難免。想買大電視的同學們,或許可以等到神仙們打大仗時,再去撿便宜。

為1000萬台銷量努力的郭台銘,對夏普的面板業務也在不斷加碼。最近有消息傳出,鴻海和夏普將聯手在廣州投資近500億人民幣,興建最先進技術的10.5代或11代面板大廠,並配套建設AMOLED生產線,挑戰三星獨家供應蘋果OLED面板的地位。建成後,這也將是全球最大的面板生產基地。

眼球產業之外,郭台銘還帶領夏普加速奔向智慧時代,推動鴻海與夏普合作布局智慧家庭、智慧辦公、智慧工廠等領域的大生意。

從製造業轉到智慧科技

不光是夏普,整個鴻海,也都在大轉型。

這些年,鴻海的事業不斷成長。2015年,其合並營收已達44830.96億元新台幣(約8872.05億元人民幣),在低迷中依然創了歷史新高。

但這些年,卻也是郭台銘最有危機感的年代。因為目前為止,鴻海的成長依然主要依賴於代工,而越是代工成長到越大,這種成長就越難繼續。

郭台銘不想鴻海永遠代工,更不想鴻海踏步不前,他要鴻海一直長。這些年,他一直在推動轉型。

危機感越強,動力和動作越大,是郭台銘的個性。

於是我們看到,他一邊啟動內部創業,指望激發鴻海百萬大軍的創新和成長力;一邊苦戰拿下夏普,向終端和品牌進軍,向三星開戰;一邊和馬雲、馬化騰、孫正義交朋友,擁抱互聯網、智慧化……

除了電視,手機被普遍認為將是鴻海的下一個品牌突圍方向。目前,鴻海旗下的富智康已與芬蘭HMD公司達成伙伴關係,共同開發、銷售諾基亞品牌的功能手機和安卓手機,並且會參與相關手機的營銷推廣、售後服務。此外,鴻海也已支持夏普重新推出智慧手機新產品,重返回日本及大中華市場。

新近,鴻海還宣布將任命媒體與廣告業界的資深人士袁學智,出任其史上首任營銷官,進一步展現出公司擁抱品牌市場的雄心。

在郭台銘的最新規劃中,鴻海將以「雲移物大智網+機器人」為戰略主軸,啟動轉型,以全世界為舞台,繼續打造其科技日不落帝國。

所謂的「雲移物大智網」則包括:雲端運算、移動硬體、物聯網、大數據、智慧生活、智慧工作網路。

甚至,郭台銘還提出,「要用科技改進人類的生活、打造健康生活,提供人們做淨的空氣、食物和水。」這也被台灣媒體稱為他最新的三個大夢。

機器人是郭台銘現在特別重視的業務。除了致力將富士康旗下的工廠逐步機器人化、智能化,郭台銘更將機器人作為鴻海未來的大生意進行大布局。

去年6月,鴻海攜手阿里巴巴,向軟銀旗下軟銀機器人公司SBRH注資並獲得其20%的股份,入主夏普後,機器人也成為郭台銘為其圈下的重點業務。

目前,夏普推出的全球第一款可攜帶式人型機器人手機RoBoHoN,以及軟銀機器人公司SBRH的機器人產品Pepper,都已在機器人市場嶄露頭角。

郭台銘非常看好醫療健康產業的未來前景,並通過鴻海、夏普以及投資入股的方式積極布局,期望將醫療健康產業做成引領鴻海未來發展的新引擎。

「我的孩子從生出來第一天就累計健康大數據。我將來會跟女兒的男朋友說,請你把你的健康大數據拿過來。」郭台銘說,未來的醫療,信息科技將發揮越來越重的作用,鴻海的信息科技基礎,將為其在該領域卡到有利的戰略地位。

物聯網也是郭台銘特別看好的領域。他認為,到2018年,物聯網裝置將超越手機成為最大終端設備聯網,而所有行業加上物聯網,會變出一個超越電腦與手機互聯網的新型互聯網,並孕育巨大商機。

目前,鴻海正在雲網層與傳感層,以工業物聯網、健康醫療物聯網為核心向物聯網發力。

傳感層方面,公司有領先的硬體基礎;雲網層方面,鴻海則已參加了5G各種標準的制定,還建立了全台低功率耗電的網路。

鴻海還與騰訊合作投資了Future Mobility電動汽車公司,該公司曾因連鍋端走寶馬核心研發團隊震動業界,其研發方向是互聯網+智慧電動車。

郭台銘認為,互聯網行業做汽車成功率會非常非常的小,因為汽車牽扯到人的生命安全,有大量的硬體,軟硬結合,則能互補並創造新的競爭力。

「互聯網不過是一個翅膀,你的本行本業才是真正的核心。」在互聯網改天換地的環境,立足於自己的科技、制造優勢轉型升級,也是郭台銘的基本方略。

股價不到200元,我就一直做

郭台銘說,世界在變、企業在變,他的目標是要給鴻海一個長遠的未來,為把鴻海打造成一個歷久長青、百年不衰的日不落集團再奠基。

「我們不會著眼於一年、一季,而是著眼於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為了鴻海能存活到一百歲,現在要做的是,『將來想怎麼收獲,現在就去先怎麼栽』。」

為了收獲更大,郭台銘把全世界作為栽種的土壤——「任何地方,有市場就應該有我們的據點,有科技就應該有我們的投入。」

現在是經濟低迷的艱難困苦期,卻也正是低成本布局未來的好機會。郭台銘則是加倍的繁忙,要趁機為鴻海轉型拿到更多籌碼,也贏得更多先機。

已66歲的郭台銘,依然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他的作風是,大方向定了就去做,錯了立刻改,無論做還是改,都要快!他自己則以身作則,衝在一線。

這些年,科技業和經濟形勢的變化越來越快,他的改變也越來越頻繁,有時上午做的決定,下午就會變,但有一點是始終不會變:他的命令重如山。

收購夏普的某個晚上,郭台銘突然想到,要讓一個當時身在深圳的主管,第二天一早跟自己開會。一句話下去,第二天一早,這位主管出現在了身邊。

別人問他怎麼辦到的?他說自己掛完電話就從工廠坐巴士到深圳,再從深圳坐船到香港,然後從香港趕深夜航班飛日本,5點多下飛機,一路狂奔兩個多小時之後,不到8點,他已直接帶著行李,收拾好形像與文件坐到辦公室,等待老板的召見。

今年,郭台銘還成了被告。原因是,一個掌管著數萬人馬的事業群總經理忘記請假去日本處理私事,他一句話就把人家給開除了,對方不服就告了他。

有當事者回憶,當天一早,走進會議室的郭台銘發現這位老總不在,當場以免提方式打桌上的電話追問對方人在哪,臉上露著「殺氣」。

得到對方已上飛機的回答後,他給出兩條路讓選:一是「馬上下機返回開會,我會幫你買明天到日本的機票」,二是「如果不回來,就再也不用回來」。

對方立即求情道歉,但郭台銘重申立場之後就掛了電話。其他人再撥,已經起飛的對方已關機,於是他當場宣布:應該開會卻沒有來,馬上開除。

郭台銘經常勸誡年輕人:挑老板的時候,越嚴厲越凶的人越要跟!因為這樣的老板,才會真正激發你的潛力,讓你成為超越自我的人。

他說,只要談工作,就要有目標、有壓力。做任何事,第一,要有責任心;第二,勇敢面對挫折與困難;第三,要有決心,說到要做到。

「現在好像有句話,『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如果我的孩子面對工作存這種心態,我隔天就打斷他的腿。」則是他對下一代的宣言。

延伸閱讀

(本文經原作者華商韜略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66歲的郭台銘再創業,退休之前要再掙兩萬億!〉。首圖來源:中央社)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程式設計】

如果你對數位行銷、Startup 趨勢、產業轉型、程式設計,以及新科技議題有興趣,不怕用與眾不同的面向,去衝撞一般思維,歡迎你加入 TO >> 詳細職缺訊息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TechOrange 職缺名稱: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