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輝達近幾年來憑著繪圖晶片市值蒸蒸日上,據雷鋒網編譯彭博社新聞,在2016年12月20日當天收盤,它的股價已經突破105美元。在人工智慧及自動駕駛浪潮下,輝達能靠著自家晶片逆襲英特爾嗎?以下內容由科技媒體雷鋒網編譯彭博社新聞。(責任編輯:黃筱雯)

 

當愛丁堡的 Baillie Gifford 公司的基金經理 Paulina Sliwinska 前往矽谷尋找科技領域的下一個爆發點時,她選中了一家已經有23年歷史的半導體製造商,而這家公司的CEO從創始之初就一直是同一個人。

黃仁勳,繪圖晶片制造商輝達的 CEO,贏得了 Sliwinska 以及很多其他投資者的青睞。輝達的晶片曾經局限於遊戲電腦市場,然而如今卻逐漸成為語音識別、自動駕駛汽車這樣的新興技術中的關鍵組件。

「他很有個人魅力。」Sliwinska 說,「甚至僅僅從這一點來看,輝達未來10年都會有很大的機會。」8月份,在Sliwinska與黃仁勳會面過後,她所在的基金公司增持了輝達的股票,現在已經是輝達的第10大股東。而輝達是今年納斯達克100指數裡表現最好的股票,超出第二名幾乎三倍。

在黃仁勳的帶領下,輝達早就已經是繪圖處理器供應商裡的領導者。輝達的晶片能提供更逼真的圖像,使電腦遊戲更有沉浸感,更容易讓玩家著迷。縱觀輝達的發展歷史,跟英特爾的統治的電腦晶片和高通統治的智慧手機晶片相比,繪圖處理器一直是一個相對狹窄的市場。

然而,今年開始,黃仁勳一直以來堅信的繪圖晶片的基礎性優勢開始給他帶來回報。這種優勢使得它能夠在快速增長的領域(比如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汽車)占據重要的地位,並推動營收上漲。第三季度,由於數據中心對晶片強勢的需求,輝達的銷售額增長了54%,利潤更是翻倍,達到有史以來的最好水平。

這種表現是輝達持續對軟硬體生態投資的結果,這種軟硬體的構建旨在讓電腦和汽車們能自己思考。11月11日,在財報發布後的第二天,輝達的股價上漲了30%。然而黃仁勳並沒有沾沾自喜、掉以輕心。英特爾和高通也都瞄準了這個市場,要知道,英特爾每年的研發投入就是輝達年收入的兩倍,而高通則是晶片行業裡擁有最多現金結餘的公司。

「我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我們創新的速度。」黃仁勳在一次採訪中說。

53歲的黃仁勳領導下的輝達,仍然像一個新創公司:快速決策,快速執行。對於一家半導體廠商來說,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設計晶片,準備投入市場,大規模生產,這些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而且花費高達數億美元。晶片公司會發布詳細的路線圖,然後圍繞這個路線圖來組織工作。要決定在一家幾十億美元的工廠中生產什麼,這需要大量的規劃。

在輝達,一切都要快得多。在黃仁勳主持的一個簡短的會議期間,一名主管試著介紹晶片設計的最新進展,而黃仁勳會直接呼叫一個工程師,讓他檢查技術問題,然後快速決定這個項目取消,或者換一個方向進行。

黃仁勳一直以來都相信繪圖晶片會在技術創新中發揮關鍵性作用。但是過去為了拓寬市場(比如手機市場)而做出的努力要麼失敗了,要麼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才看到明顯成效。

輝達高端晶片GeForce一直以來被當作PC遊戲玩家的禮物,他們之中的很多人認為一個組件的價格比一台普通電腦還要貴並沒有什麼。輝達直到今年才成一家廣受推崇的公司。自上市以來,在過去的17年中,它的股價一直以來都很難超過35美元,但是12月20日收盤當天,它的股價已經突破105美元。

圖片來源:Bloomberg

Tegra系列曾是輝達進軍智慧手機晶片市場的一次嘗試。當時,黃仁勳認為智慧手機正處在改變計算和通信方式的浪尖。但是由於低估了集成基帶的重要性,輝達因此失去了贏得大客戶的機會。

和其他輸給高通的公司不一樣,黃仁勳並沒有終止這個項目,而是將其裝在了遊戲機Shield上,希望能為Tegra創造市場,以及向潛在客戶展示晶片性能。雖然Shield沒能撼動Xbox和PlayStation的統治地位,但是卻為它贏得了任天堂的訂單。

「這或多或少是輝達內部的一個科研項目,如今被任天堂採用了。」Stifel Nicolaus的分析師Kevin Cassidy說。這又是一個他們通過自身努力創造市場,然後獲取用戶的案例。

黃仁勳的睡眠時間很少,即使是節假日,他也會在深夜閱讀所有涉及輝達和相關業務的一切,不管是什麼語言——他有隨時待命的翻譯。盡管創立輝達,並將它發展成最大的繪圖晶片製造商,使得他成為了億萬富翁,但是那些曾經為他工作的人說,他仍然像一個偏執狂那樣工作,並擔心公司隨時可能失敗。

在公開場合,他說話的語調很柔和,會用停頓來表示強調,當回答某個某個具體的問題的時候,他還會用矽谷的方言來闡述自己的觀點。不過,在公司內部,他對沒有成績的下屬卻非常沒有耐心。

黃仁勳形容自己一直在與比自己強壯的人搏鬥,他喜歡講自己小時候的故事。他的父母在他10歲的時候把他送到美國接受教育,他們本以為那是一所私立學校,結果這家位於肯塔基州的機構更像是一個改造學校,那裡環境惡劣,身材矮小的他不得不靠自己的智慧生存:與其他的大孩子結盟。

輝達的對手——英特爾,坐落於101高速公路,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晶片製造商。過去,分析師不願將賭注壓在黃仁勳的願景和執行力上。他們認為英特爾可以將其他功能添加到自己的晶片中,這對輝達來說是一個現實存在的威脅。

2008的時候,英特爾決定將推出集成顯卡的晶片,輝達的晶片生意幾乎一夜之間消失。但是英特爾至今還沒有推出過一款能夠讓高端電腦用戶「叛變」輝達的繪圖晶片。如今,黃仁勳的公司已經開始強攻快速增長的數據中心服務器晶片市場,而這是英特爾最賺錢的生意。

傳統數據中心的機器採用的都是英特爾最貴的服務器晶片,很多的潛在競爭對手一直在嘗試打破英特的壟斷。如今,隨著聯網設備以及在線服務普及造成的信息泛濫,傳統的計算方式已經不再勝任分析和處理數據的工作。由於輝達近幾年的努力,圖形晶片正在越來越廣泛地被用來運行人工智慧系統,執行諸如自動圖像、語音識別之類的任務。

雖然英特爾的晶片特別擅長處理複雜的運算任務,但是他們在同時執行多個任務方面的能力有限。而繪圖晶片可以並行執行大量的微型任務。谷歌和亞馬遜已經推出基於繪圖晶片的電腦應用來提供它們的雲端服務。雖然繪圖技術正在取得進展,但大多數數據中心的任務都是由英特爾的微型晶片來完成的,此外,也有其他提供低功耗晶片的供應商在努力進入這一市場。目前,投資者們認為輝達更有可能成為人工智慧的主要引擎。

「他們身處最熱門的領域。」Synovus信托公司的基金經理說,「他們現在是投資者的首選之一。」

最近一個季度,輝達數據中心部門的營收為2.4億美元,去年同期為8200萬美元。但是這還只是皮毛,英特爾占據了處理器市場99%的份額,而英特爾最新的季度財報顯示——服務器晶片的營收為45億美元,淨利潤高達20億美元。

黃仁勳對汽車也一直抱有極大的熱忱。輝達希望為汽車提供的計算引擎能使汽車比人類更擅長駕駛。雖然Tegra被用於娛樂系統,但是輝達已經開發了更強勁的繪圖晶片,用來接收雷達、攝影鏡頭、以及其他傳感器收集的信息,然後構建車輛周圍情況的電子圖形。

不過在這個市場上也不乏競爭者。輝達去年在汽車晶片市場還排不到前10。而且去年恩智浦收購了飛思卡爾,如今,這家合並後的公司已經被輝達在移動領域的敵人——高通收購了。

最近,黃仁勳貼出了自己站在一排特斯拉汽車中間的照片。這或許不是偶然:輝達為自動駕駛汽車開發的完整的計算機的第一個版本就是由他親手交給特斯拉CEO馬斯克,而且輝達的技術將會是下一版特斯拉輔助駕駛技術的基礎。

延伸閱讀

【NVIDIA 押對寶】進軍人工智慧利潤暴漲 873%,黃仁勳也入選全球最佳 CEO
【下個世代的代名詞:AI】NVIDIA 及合作夥伴共推 AI 工業機器人,還差哪些領域沒有人工智慧?
【AI 監視系統是什麼概念】NVIDIA 新創公司創意發表會,人工智慧的發展挑戰你我大腦的想像!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用GPU挑戰英特爾,英偉達能逆襲嗎?〉。首圖來源:NVIDIA Corporation,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