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淘金聖地,現在的科技先驅,加州永遠與「開創」、「挖寶」、「決定未來」等夢想拖不了關係。但是,伴隨著理想與成功的,不一定都是美好的地區發展與令人滿意的未來。

作為美國矽谷重地,舊金山與帕羅奧圖(Palo Alto)受科技產業的衝擊可以說是全美最大。在這塊坐落蘋果、Airbnb、Facebook、Google 等科技大佬與大大小小科技新創、獨角獸的黃金寶地,幾乎所有新科技產品都在當地測試市場水溫,率先造福當地使用者。

不過,這些遠近馳名的科技公司顛覆的不只是人們的使用習慣、生活規律或工作模式,矽谷的崛起伴隨這些灣區城市小民的低聲哀號,被科技產品光鮮亮麗的成功神采輕易壓過。

缺員工不缺顧客,家庭餐館逐漸消失

在加州帕羅奧圖市中心的 Zibibbo 餐館十七年來飄著摩洛哥辣蝦與窯烤披薩的香味,熱門餐館的露天座位總是座無虛席,然而這道光景已不復所見。現在,Zibibbo 原先營業的區域被規劃成新創企業辦公區,進駐了十幾位工程師、他們的自行車與新創必備的白板。2014 年,Zibibbo 結束營業,把空間讓給 American Express 旗下的風投辦公室和創業孵化器。

這在矽谷已見怪不怪了。從 2008 年到 2015 年,隨著科技公司崛起,大約有六千五百平方公尺的零售與餐飲空間讓位給各類辦公室。即使不需讓位,餐廳業者也受不斷攀升的房租、稅金所壓,連餐廳員工都被迫搬離原先宜居的周邊市鎮, 如庫比提諾(Cupertino)、聖荷西(San Jose),因為科技公司新進員工大舉入住這些郊城,導致房租節節提高。

不僅如此,這些科技大佬甚至提出更加優渥的薪資與待遇,將熱門餐館中的廚師、服務生挖角到公司餐廳裡,替這些科技人準備鮮食和餐點。Vino Locale 酒吧的老闆 JC Andrade 表示,「他們提出的挖角薪資都多於我自己的收入。」

開設於同區域的 Pizzeria Delfina 披薩店由 Stoll 夫妻檔經營,他們其實擁有四家分店,兩家在舊金山,兩家在矽谷,而在矽谷的那兩家永遠都人手短缺。「我們已經盡量提高薪資待遇,並壓低招募條件了,但我們還得拜託十四歲的女兒跟她朋友進店幫忙,還真是自己的員工自己生。」Stoll 夫妻玩笑中帶點無奈,他們最好的服務生和營運主任都跳槽到 Twitter 跟 Airbnb 了。

現在,矽谷地區的家庭餐館正迅速地被休閒快餐取代,例如優格冰淇淋店、杯子蛋糕店、茶店、沙拉吧等,其他屹立不搖的是外帶式快餐便當店、一餐五百元的高級餐廳,以及遍及全球的大型連鎖餐廳。

Howard Bulka,帕羅奧圖 Howie’s Artisan Pizza 的主廚兼老闆跟另一間位於紅木城(Redwood City)的餐廳老闆,並不看好帕羅奧圖的餐飲事業:「不久之後,我們所知的家庭餐館、簡餐店將不再存在。帕羅奧圖的環境太艱難了。很多人都在想要如何全身而退,或乾脆完全退出餐飲業。」

舊金山的教師沒人買得起房

台灣的老師即便不是最富裕的職業,也能滿足生活的基本需求,就算只是一間小公寓,存個幾年置產也不是難事。然而,在舊金山任教的老師,連買一間住所都無法負擔。

根據 Redfin 的報導,現在加州的平均房價為四十八萬五千元美金,而該州三十萬名國小、國中、高中任課教師平均年薪才五萬九千三百元美金,全加州有百分之八十三房地產對老師而言無法負擔。在舊金山,教師可於經濟上負擔的房屋數量是,零

明明老師所提供的教育才是這些科技人才成功的基石,怎麼這些科技人才的事業飛黃騰達,反而壓迫到教師的生活?

在網路剛興起的時期,舊金山南邊的矽谷辦公園區對一般居民而言就如第二個城市,與如常的舊金山生活毫不相關。隨著科技起飛,矽谷日益紮根,大量公司行號、員工隨著工作與創業計劃來到這個地區,舊金山變得人滿為患,居住需求爆炸的狀況下,房租也失去控制。一間一房一廳的公寓平均月租金是三千五百美金,位居全國最高。

來自外地的科技移居者適應得不錯,或許愛死他們的工作和生活了,反而是原先就住在舊金山的居民和團體,對該城市的環境越來越不適應,甚至逐漸地被這個城市淘汰。因租金漲了近六成,天主慈善機構 Fraternite Notre Dame 的救濟食堂差點面臨關閉,後來才靠國際輿論得以多租用一年。另外兩個公益團體就沒這麼幸運,為了將場地轉租給一家創業機構,他們被房東掃地出門。而那間創業機構在做什麼?他們的業務就是把空間租用給新創辦公室。

城市運行規則改變,背後隱隱有科技大佬暗中操弄?

沒錯,新創公司與科技公司正強勢地、間接壓迫著當地社群。

不只如此,他們的影響力甚至深入政府決策當中。兩年前,Google 和其他科技公司的公車駛過舊金山的街道時,受到激進民眾的惡意阻擋和干擾,之後,政府正式批准這些公車使用公共公車站點。Airbnb 被指控阻止限制短期租賃房屋的提案通過,選民否決此提案後,追蹤政治廣告投放情況的 The Internet Archive 指出,為反提案而投放的廣告長達 1959 分鐘,而支持該提案的廣告只有 16 分鐘長。

許多民眾不免認為,科技公司隱隱控制著整座城市運作的方式。過去,舊金山歷史悠久的社運傳統一向依靠年輕人的聲音推動,現在,該城市或許即將抵達反彈科技公司的臨界點,最需要社會改革的時刻,大部分的年輕人卻正為科技公司工作。

灣區現在無庸置疑地正面臨一場尷尬的拉鋸戰。開發與進步是好事,沒有人不想看見自己的城市日益繁榮。然而,當繁榮建立在民眾與社區的掙扎上,科技重地的美名似乎便沒那麼重要。當地最知名的反對派領導人 Aaron Peskin 點道,「這裡正醞釀著一種情緒:人們都在期待科技業受一些打擊,就像處在沙漠中的人期待降雨那般」。

失序的科技產業目標,失控的社會成本

當然,民眾不是完全想看見科技業衰弱。如果這些科技業者肯幫忙解決社會問題,將會是個雙贏的局面。Aaron Peskin 就說:「這些價值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企業應該幫助緩和它們對這個城市的影響,它們有能力做到更多,它們可以主動做得像樣一點。」

對舊金山來說,這是一個十分令人興奮的時代。創新、發展、繁榮、興盛,就在這短短幾年,舊金山因矽谷成為馳名全球的重地,更孕育出各項劃時代的產品和足以改變世界的想法,但是成長應該是共存的,矽谷不該透過汲取城市養分茁壯,舊金山的困境也不應成為科技冷血的證據。

矽谷科技公司最重視社會企業責任,最常將「回饋社會」、「改善生活」等口號當招牌掛在簡報或網站上,或許它們在急著證明自己很善良的時候,可以停下來聽聽舊金山的聲音,從它們紮根之處開始改變原先不那麼誇張的貧富差距問題、產業打壓現象以及城市超重負荷的困境。

如創業者兼投資者 Donna Burke 所言:「相較於金錢,矽谷過去更看重改變世界。我們需要回歸那種價值觀」。

(資料來源:NY Times 1NY Times 2REDFIN;圖片來源:PrayitnoMing-yen HsuPatrick NouhaillerDavide D'Amico;頁首圖片來源:Patrick Nouhailler, 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

天龍國脫離台灣的借鏡:矽谷要脫離加州獨立?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Peter Thiel 幫川普約一票矽谷大咖,川普希望大家能愛他法國富翁在矽谷創辦 coding 學校「42」,免學費還提供超便宜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