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數位強權,重罰只是便宜行事】今天趕走 Uber,明天我們要趕走無人車和機器人嗎?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前幾天曾有篇 文章 以計程車隊的車行及派遣制度分析,為什麼政府一直罰,還是有很多人成為 Uber 司機。而這篇文章更是從 Uber 是否納稅、納保、納管等角度,解析為什麼政府罰 Uber 2500 萬很荒謬!(責任編輯:黃筱雯)

作者/HIROKING

看了早上(編按:這篇文章原始發布日期為 12 月 7 日)立法院 交通委員會直播 ,審議要針對 Uber(或與其同質性之業者)的違法行為,提高罰款至最高 NT$2500 萬,看完的心得就是:”What the Fuck!!!”

自從 2013 年開始搭乘 Uber 所提供的服務之後,很慶幸終於不必再受小黃司機的鳥氣,畢竟我曾被多次(數不清究竟幾次)拒載短程;想指定路線卻被司機質疑是羞辱他的專業,而被半路丟包;強迫性政治意識、宗教洗腦,車輛瀰漫檳榔味、煙味… 等等,真要細數小黃司機的種種高傲姿態,的確族繁不及備載。

當然,這市場仍有存在著管理品質良好的車隊,例如:台灣大車隊。我也遇過熱心助人的個人計程車司機, 但我今天要談的,是整個計程車運輸業的現況。

傳統計程車運輸業,歷經數十年的市場洗禮,始終擺脫不了負面形象,也 正因為壟斷運輸市場,缺乏公平競爭,所以更加隨心所欲、恣意妄為 。如果你對於我陳述的這段話有異議,歡迎提供有效市調、客觀數據來討論,我相信民眾對於小黃司機的既定印象,多是「負面大於正面」,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 Uber 之所以能夠切入台灣市場的主要因素。

在運輸產業的交通工具裡,有哪一項交通工具如同小黃能夠隨招隨停?

這便是運輸市場的壟斷。

但這市場需不需要小黃?

我的答案是:當然需要。 年長者、趕時間的人,都需要小黃隨招隨停的機動便利性。

不過,需要, 不代表市場有十萬輛計程車的運載需求。

美國第一大都市「紐約」,也是世界的經濟中心之一,這樣世界級的超級城市,獲得州政府發放的計程車牌照數量也不過 13500 張 ;1400 萬人口的日本東京,計程車數量還不到 13000 輛;倫敦近 900 萬人口,黑頭計程車也不過近萬輛。

然而台灣這個小小的島國,光是在大台北地區的計程車總數,竟多達 8 萬輛!顯示牌照的濫發(促使相互間高度競爭, 空車率近 40%)、公共交通運輸的普及,自用車輛(汽、機車)的購入,這些變數所造成的排擠效應,都是影響計程車生計的因素,Uber 只是眾多因素之一。

因此,今天若 Uber 真被逼出台灣,難道計程車就會恢復往日榮景?

我敢說,不會。只是扼殺了一個讓民眾自由選擇運輸工具的機會!

計程車收入減少,怎麼會片面責怪 Uber 搶走生意? 怎麼不去想想是否因為捷運四通八達而分流、U-Bike 的普及設置讓民眾多個環保又能健身的移動方案,甚至是 牌照總量管制失靈了 ,或者說 硬行調漲基本運價,排擠到對價格敏感高的乘客 呢?原因很多,但 Uber 總是第一個被拿來開刀,沒辦法,就因為它市值高,因為它備受媒體關注。

更有趣的是, 即使 Uber 在今年調降費率多達 15%,仍然吸引不少駕駛投入接案 ,而且能夠獲取不錯的收益。反觀,小黃業者,以多年未漲車資為由,在 2015 年底油價大跌之際,依然要求調漲基本運價,如今每公升油價已與高點時平均相差了 10 塊之多,小黃非但沒有因此提出調降車資,竟然還哭天喊地怪 Uber 讓他們賺不到錢?!若這樣還覺得這國家、社會虧欠小黃業者,那我真的也沒什麼好說了。

Uber 最不同於計程車業的地方在於,其 洞悉客戶所需、滿足客戶所求、更有效率處理運輸需求等利基價值,而這些經驗與執行上的 Knowhow,絕非如政府官員、立委們所說:台灣早就做的到了呀!他們有的台灣也早就有了呀!

重點不在於有沒有,做不做得到,而是在於做得好不好,有沒有人用。如果真的做得好,真的做得到,我相信 Uber 不會有空間能扎扎實實地給計程車業一記重拳,顛覆了傲慢計程車業幾十年來都不願面對的各項缺陷,再讓這些業者急得跳腳去陳情立委,進而施壓政府官員。

與其說 Uber 衝擊市場生態,不如說, 不求進步的計程車業,缺乏有效的退場機制與聲譽評級,使得消費者權益受損時,無法獲得妥善的協助。

乘客在決策上選擇的改變,正是對小黃業者的抵制與反抗。

再來談談交通部丟出來的三納: 納稅、納保、納管

納稅?!

Uber 在台灣究竟有沒有繳稅?答案是,有的,只是繳的不夠。他們也不只一次公開表示願意繳稅,也願意合法繳納更多的稅 。我百分百同意 Uber 應該要針對其佣金的收取,參酌合理的稅法計算進行納稅,畢竟納稅是義務,也是責任。若政府想要抽稅,立專法後難道不能更有法有據對其課稅?!

對於納稅, 我認同沒有存在著模糊空間

但,是否所有跨境電商也該比照辦理?!即使立院準備要修正跨境電商法,是否也該溯及既往?!例如:遊戲、直播產業的含金量之高,透過 App Store、Google Play 所購買的點數,這幾年的營收,每一筆都課到稅了嗎?

另外,計程車業是否也該比照辦理,按照計程車業的現況,除了固定繳交靠行費(或車隊月租費)、職業登記換照費用、車檢費用、保險費等營業成本支出外,不只牌照稅、燃料稅全免(一年 10 幾億,由全民納稅人買單)。

此外,有沒有任何一個小黃司機因執業行為而被真正課徵到「個人綜合所得稅」?根據現行稅率計算,計程車一年的營業額需達新台幣 500 萬以上,才有可能會被課徵到綜所稅,試問,訂定這樣的天花板稅率,公允嗎?更別提能課到「營利事業所得稅」。計程車每一趟載客的車資,政府能抽得到稅嗎?!因此, 論及稅金的繳納課徵,是否也該針對小黃業者、小黃司機公平要求?!

Uber 所有車資都靠信用卡交易來進行收取,禁止駕駛與乘客私下有任何現金交易,若以專法課稅,每一筆收入、薪資支出都能追蹤,那麼計程車產業呢?

更可笑的是有立委、官員質疑,認定 Uber 和駕駛間應為僱傭關係,所以有責任為駕駛們投勞、健保。試問,小黃司機所依附的車行業者,有無補貼並幫他們投保?!這邏輯就像是, 我在奇摩超級商城賣東西,奇摩抽成賺取佣金,難不成奇摩和我就成為僱傭關係,要負責我的勞、健保 ?!我上架 LINE 貼圖,LINE 負責在其平台上販售並抽成,同樣也該幫我加保勞、健保嗎?這邏輯實在十分可笑。

此外,我認為若有專法制定,可要求 Uber 公司需成立職業工會(寫進專法條文),供所有 Uber 駕駛使得加入。

納保?!

受限於「合法」性的爭議,Uber 至今確實未能和台灣保險業者取得落地保險,目前只有汽車強制責任險以及 Uber 海外額外投保的 NT$2000 萬保險。很多人會質疑,若出事了,誰負責?!

我想說,先由強制責任險進行理賠,再由 Uber 官方協助請領海外投保的保險邏輯上有何不妥?或者說有意見的人,曾聽說 Uber 官方有不協助後續處理的指控,歡迎提出證據。即使是計程車,乘客出事了,難道台灣的保險公司、 負連帶責任的車行(???)就會「立刻」拿出一筆和解金來和乘客進行和解賠償?!不都是得要經過一定程序流程與時間消化嗎?

我認為 落地保險 是必要的,可以省下不少交涉來往的時間,但保險的本質,就是盡到賠償的責任,這點,Uber 官方並沒有迴避,目前也與台灣的富邦產險簽下合作備忘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便會有一個實質的保險方案公佈。

納管?!

政府官方、立委們始終緊扣著 Uber 不合法的尾巴,跳針般表示台灣既有法規(公路法)就能涵蓋其規範,讓 Uber 合法上路,然而當初在民國 48 年制定公路法時,難道就可神機妙算預期到未來互聯網、智慧型手機的發展將會如此便利普及嗎?!分明就是拿明朝的劍來斬清朝的官!

我非常認同 Uber 該被政府納管 ,在這之前,多少人真正去研究到底為什麼不少國家會制定專法來納管?有沒有可能是 法規更新的速度跟不上時代進步的腳步了呢?!

實際上,Uber 是該歸類於資訊運輸服務業(或稱網路運輸服務業),Uber 公司名下沒有任何一台車,做的就是一個資訊傳遞的服務平台,為乘客與駕駛兩造之間媒合。

台灣這些立委、官員卻始終跳針 認為 Uber 就是汽車運輸業,更非創新模式,因此修法處以重罰便宜行事 ,並果斷認為沒有為其制定專法的空間,進而要求 Uber 必須登記為汽車運輸業,由公路法來規範?!假使按照此認定原則,在蝦皮拍賣上可以買到筆電、食品、衣服… 等等,是否也該要求該公司需登記為「製造」、「食品」、「批發」等業別?!

可能會有人會質疑:Uber 在不少先進國家也都被拒於門外,台灣為何要特地為其敞開大門?!的確,Uber 這種 分享經濟 概念或許未臻完善,實務上會挑戰各國法規,不過別忘了,相對地,仍有不少已開發國家為其訂定專法納管,在論斷合法與否的前提,難道不需先對法規、政策等公共問題做結構性的深究後,再來進行實質審議嗎?!交通部官員、立委如跳針般以強硬恫嚇式的態度在處理 Uber 議題,請問這叫做「最會溝通的政府?」

試問,德國雖禁 Uber,但對博彩業開放,台灣怎麼不比照辦理發放博弈牌照?!Uber 在澳洲合法,民眾也能擁有槍枝,台灣怎麼不跟進規劃槍枝合法化?!法國禁 Uber,但法國計程車一張營業執照要 600 多萬新台幣(拉高進入門檻,實行有效總量管制),其對於計程車從資格審查、執照取得、計費錶檢驗到安全性都具備良好的管理制度,再回頭看台灣呢?!

英國認定 Uber 合法,高院裁定 Uber App 在路途中接收 GPS 訊號,送到車外的伺服器進行運價計算後,再送回 App 裝置,這過程不視 App 為計費器,因此並不違法,反觀台灣呢?!在全球 Uber 有進軍的 500 多個城市,有合法認定的先例,也有衝撞法律的判例,為什麼台灣政府官員、立委們卻只顧選擇性吸納引述非法的例子,而不願意以客觀開放態度來看待合法城市究竟是如何妥善處置 Uber 議題?!

合法與非法往往僅是一線之隔,各個國家對各個行業都有不同的解讀方式與政策執行的面向。1996 年,美國時任總統比爾柯林頓在面臨新經濟挑戰時,他曾說:「Hands Off!」意思就是先別插手, 先別急著優先考量法規的適用性,給它們時間發展,再針對其利弊做出因應調整 。拉回台灣,政府與 Uber 兩造對業別認定與服務概念有歧異時,政府的態度始終就是:「持續開罰,接著修法重罰!」毫無彈性地讓僵化制度阻礙新創發展,並且淪為政治談判的籌碼,選舉支票的利益分配。

現在 Uber 在台灣的問題,納不納管不是癥結點,什麼輔導合法化、公平競爭更是假議題,那些既得利益者壓根兒不願意讓 Uber 合法,這才是 事實 !各個官員、立委們囔囔著說不是反對 Uber,不是要把 Uber 趕出台灣,手裡卻是不斷揮舞著鞭子,用力地往 Uber 身上抽去,這難道符合公平正義原則嗎?!

倘若立專法讓想成為 Uber 的駕駛,必須先向監理單位申請,繳交良民證、無肇事記錄、相關必要之保險證明等文件進行資格查驗,若合格,領取專用登記證後才能上線接案,定期換照、車檢,車身必須貼上 Uber 形象識別標誌,乘客只能透過 Uber App 進行車輛預約(不得隨招隨停),難道這些措施都不能給予 Uber 合法納管的空間嗎?!

如此一來不就能做到交通部所要求的三納了嗎?!唯一困難之處就屬「運價費率」的核定,受限各地方政府管制,若能進行適當鬆綁,給予業者定價的彈性,原則上,幾乎所有在專法訂定會面臨的疑慮都能迎刃而解。

論安全性

所有 Uber 的 合作駕駛 ,必須事先出具由警政、監理單位簽核的 警察刑事記錄證明 、無肇事記錄才能上線接案,而且 每年都需重新提交複查 ;汽車強制責任險也要求保險需在 有效期期間內。

不曉得各位是否知曉,「警察刑事記錄證明」又俗稱良民證,裡頭會明載 有無刑事犯罪記錄(除緩刑、免刑與易科罰金外),而想成為 Uber 的合作駕駛,資格是必須要 零刑事犯罪記錄

然而曾犯 刑法第 185-3 條 的人,也就是 曾經有酒駕、吸食毒品記錄的人,卻依然可以成為計程車駕駛! 難道這制度沒有修法與檢討空間?!喔對了,政院目前提議要修法放寬 部分更生人可開計程車 ,這就是政府所謂的安全標準。

或許有人又會說了:Uber 台灣上個月才發生司機性侵乘客的事件,

對,這是事實,非常遺憾。

但只要你 Google 一下,小黃司機執業造成的 社會問題 ,和 Uber 發生性侵事件相比,Uber 只能算是 非形式謬誤

Uber 行程中是全程 GPS 定位記錄,乘客上車後可以將即時移動軌跡傳送給親友,能隨時追蹤車輛的行駛資訊。立專法時更可要求 Uber 公司 將「道路現行之所有 Uber 登記車輛」GPS 資訊儲存至專用伺服器,供警政或監理單位能即時存取。試問,若是在路邊隨招隨攔的計程車,警政監理單位能否即時掌握其車輛行蹤?!

別忘了彭婉如命案才剛過追訴期,犯案的小黃司機至今尚未落網! 

計程車業者總愛拿 安全性 來扣 Uber 帽子 ,實際上沒有任何說服力可言,只會更顯得政府是怠惰管制,現行體制上的計程車業安全性根本輕如鴻毛。當然,任何預防制度、法律規範都只是道德標準要求的底線,只能防得了君子,無法根絕小人,會提這些,只是要說,Uber 在安全機制的防範上,設置高標準的進入門檻,應該做的,都有做了!

有不少人質疑 Uber 持續藐視台灣政府執法的決心,平心而論,所有它該承擔的罰金,它都依數繳納,怎麼能說 Uber 是和台灣政府硬幹呢?!它已乖乖繳了六千多萬罰金,也數次派公司高層主管來台,希望釋出善意來取得和政府進行談判的空間,卻被解讀成新創巨獸、財大氣粗,這言論,仍然是政治利益的選擇,為反而反,惡意的曲解。

反觀,遠通的欠款,交通部是否持續追討?!有沒有採用行政執行法來對其強制執行?!就因為 Uber 的市值高,就因為它影響到了既得利益者的權益與選票,就對其嚴加處置,公道嗎?!

更有趣的是,民進黨於 12 月 6 日才強行修改了 勞基法 ,調整對企業違反勞基法的裁罰金額,拉掉了 NT$500 萬的重罰,美其名是避免大企業因為小案被重罰而寧可打訴願,不改善也不繳罰款,實則配合資方壓榨勞工,另一方面卻對總是配合繳納罰金的 Uber 加重提高罰款至 NT$2500 萬,不覺荒誕可笑?!

民進黨在取得完全執政的所作所為,形式上和國民黨當初的蠻橫並無二致。

接著來談談職業駕駛執照

根據現行法規要求,成為計程車司機之前,必須要有 職業駕駛執照 ,而職業駕照的取得,只需在取得普通小客車駕照之後 滿 3 個月 就可報考。考照的測試內容,除了多出 機械常識、地理環境 外,內容幾乎和考一般自用小客車駕照時的測驗相同。

當初職業駕照在考照設計上或許有其時代背景需求,但如今已來到高科技發展的現代社會,若汽車拋錨時,直接電話尋求道路救援要比司機親自下車檢查還方便許多,再者,乘客恐也不會有那美國時間靜候司機處理。

如果只是盲目地要求 Uber 遵循現行法規,對於合法化而言當然最方便簡單,然而我想要知道的是,綜觀前述,持職業駕照是否和駕駛能力優劣有直接關係?有職業駕照的人進行載客是否代表較為安全?倘若答案為:是。

那麼,持一般自用小客車駕照的人,就代表駕駛能力較差,載客較不安全,是否也該修法要求不得載客(親朋好友… 等等)?此制度彰顯出職業駕照與一般小客車駕照兩者之間在意義上的矛盾,難道沒有重新進行檢討設計之必要?!

順帶檢討駕駛們的開車時間,即使一個有職業駕照的人,一天開車 13、14 個小時,沒有安全上的疑慮?!難道不該進行管制約束?!

論非法?!

在各大風景區點,小黃司機要求定價收費,這是長久以來人盡皆知的風氣,此外,我相信所有當過兵的人都遇過,車站與營區間的車資僅能任由小黃司機壟斷,漫天自訂收費價格,這難道不違法?或許官員可解釋,既然小黃與乘客間達成運價的協議,自然也無什麼好查緝的。

那試問,訂定基本運價、遵守基本運價的法規又算什麼?!監理單位有沒有實際派人前往稽查?若有人想反駁,可否提供數據來進行討論。

基本上,實行透明合理的運價標準,上車前,只要乘客確認並接受,買賣交易的行為,為何不能私法自治?!這就是我所認為的,法規在實務上有鬆綁的空間。

北北基桃共乘網?!

由政府成立的 北北基桃共乘網 ,以共乘之名來為有移動需求的民眾進行媒合,試問,難道裡頭登記的駕駛,有拿取職業駕照,有進行犯罪背景的合格審查?安全確實無虞嗎?若裡頭的駕駛假借共乘之名,來行駛如同小客車載運營業之事實,稽查單位又要如何認定?

針對一趟行程,額外收取 NT$10 元,或是額外收取 NT$100 元,營業事實的對價關係又該如何裁量?!

法律上,竊取 NT$1 元與竊取 NT$1000 元,難不成有不同的罪行見解?!

更遑論,若真的出事了,政府會負責連帶的責任賠償嗎?這美意是否淪為只許州官放火,卻不許百姓點燈的漏洞?!

今天立院黨團要求修法將 Uber 駕駛罰金提高至 NT$2500 萬,甚至是 NT$3000 萬,以期達到嚇阻作用,等同是逼 Uber 退出台灣,著實倒行逆施,荒謬絕倫!不禁令人想問,此舉究竟是政府真心替民眾把關,抑或被特定團體的選票所綁架?!

台灣政府的守舊思維長年陷於窠臼之中,既僚氣又充滿政治色彩,往往碰到衝擊,二話不說就開啟保護罩(法律)來抵禦挑戰,這也是為什麼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會持續下滑的重要因素,表面假開放鼓勵創新,實則故步自封要求創新須配合法規。

引用 台灣新創產業圈領頭人物林之晨說的話:「國內不少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法律不容撼動,自然會認定許多新穎事物違法,但民眾如果能意識到,法律是用來服務社會的,那麼當社會變動時,法律就應該跟著更新。國家本來就應該適時改變,但我們國家就像石器時代的生物,所以沒辦法跟上這種速度。」

法律是什麼?!

《#法律是什麼?》“…

Posted by Lawrence Wu on Tuesday, 6 December 2016

法律制定裁罰輕重原則上是以「比較」為基礎,相較於「酒駕 持續產生的社會問題,怎又不見這些立院黨團「即刻」硬起來要求加重罰則、刑責,例如:酒駕拒測、超標一律先罰 NT$2500 萬,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當酒駕問題如同移動炸彈滿街跑的時候(近七年來,平均一年因酒駕死亡人數超過 250 人),這些立委的魄力和決心在哪裡?!怎麼不像處理 Uber 一樣,祭出鐵腕和國人站在一起?!此修法重罰之舉,足以得出政治算計終究比保障國人生命財產安全更加急迫!

罰 Uber 上限卻要罰到 2500 萬?!這如果真的符合公平比例原則,那我也是醉了。

有某立委說,Uber 回歸到運輸本質,就是傳統產業,因為它並沒有改變人類移動的方式與行為。若按照此邏輯,若想的如此簡單,那就不需要開放各產業競爭了,因為食衣住行育樂,全受到人類行為的物理限制,不如各行各業都收歸國有,實行保護主義,回歸共產社會,如何?!該立委還鼓勵民眾多去開計程車,難道還嫌計程車市場不夠飽和,道路車輛混流不夠嚴重擁塞?!

有多少政府官員、立委是真正站在以全民利益、國家發展為出發點,去設身處地為未來著想?! 選前「亞洲矽谷」,選後「樣樣背骨」,現在的台灣,除了內耗、政黨惡鬥、利益分配角力外,還剩下什麼價值?!

薪資倒退、房價飆漲、經濟停滯… 等結構性問題,這都是事實,但可悲的是,人民無能為力。寄望選了新的政府,政黨輪替,就能有所革新,如今,我們又見到政府有什麼實質作為?勞資問題的川劇變臉、對 Uber 強行修法開罰,這些歪邪背棄民主價值的邏輯,以前國民黨常做,才會被人們所唾棄,如今民進黨再度重蹈覆轍,蔡英文政府是如此地傲慢傲慢再傲慢,憑什麼要人民相信:我們的未來會更好?!

我想,台灣政治長久以來的陋習便是 害怕得罪既得利益者,畢竟實質選票大於一切 選藍、選綠,結局都如出一轍,做的就是利益分配的角力,只要想辦法鞏固多數選票,就能操縱國家資源,這才是台灣政治發展最可悲之處。

最後,我想說的是,Uber 爭議在法規上絕對有鬆綁之彈性,更有立專法之空間,希冀這些政客、官員們能夠打破藩籬,讓法規與時俱進,法條因時、因地制宜,唯有張開雙手擁抱 Uber,合理、合法將其納管,才有之後納稅、納保的確切空間,這才是真正能帶領台灣往前進的正確態度!

今天若一昧認定 Uber 攪亂了運輸市場機制,試問若未來在面對 無人車、機器人完全取代人力 的新時代衝擊時,是否也要選擇拒其於門外?!若各位想深入了解 Uber 的法規爭議,CUTAWAY 執行長 王耀誠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談 Uber 的合法性爭議,與我國小客車公路運輸制度之反思」的文章,提供給各位細讀研究。真心想討論,請先做好功課,歡迎理性討論,不歡迎情緒性攻擊字眼的留言與謾罵。

來聽聽 UBER 執行長卡拉尼克在 TED 談未來的願景:讓更多人搭更少的車!

延伸閱讀

讀者投稿:【想賺錢幹嘛不開小黃就好】為啥政府一直罰,還是有人堅持要去開 Uber 啊?
【許毓仁】2500 萬或許能趕走 Uber,但站在國際的高度怎麼看?
【投稿】台灣政府開給 Uber 的 2500 萬罰單,是被計程車綁票的保護主義勝利

(本文經原作者 HIROKI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談立院修法提高 UBER 罰金至 2500 萬的荒謬!〉。首圖來源:freestocks.org,CC licensed)


微軟精華 AI 實踐課程來啦!

超過 100 堂專業課程、350 位原廠專家技術交流

2/17、18 與微軟技術夥伴面對面,破解最新、最前沿的 AI 轉型解決方案

免費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