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業者「會不會因為霧霾想搬家」調查:50%人數表態列入長期規劃或已在搬離中

Posted on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中國最近深受霧霾影響,空氣汙染的問題拉起許多人對健康的擔憂,而這份憂擾也發酵到北京的創業公司中。

有人認為健康的影響不會比在北京發展重要,因為這裡的資源、市場無法替代;有人則覺得輕視霧霾的後果重大,用健康換取不確定的成功不值得。

但無論是要搬離還是留下,因為霧霾而要離開北京,已經有人在思考,也有人在行動了。(責任編輯:張瑋倫)

接到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的第二天,白日夢旅行 CEO 孫博就宣布員工可以在家辦公。三天過去了,情勢仍不見一絲好轉,她決定推動一個更大的改變。

「是否願意排除萬難攜全家(單身的更好說)在未來半年內陸續搬遷至杭州或其他城市?我想挽救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下一代。」她在公司群裡認真發問。這不是一個全新的議題,但結果出乎孫博的意料。

在這家北京本地人佔比超過6成的創業公司,有76%的員工同意搬家,10%左右還沒想好,明確反對的不到15%。

員工中願意搬遷的人數比例,多得有點超出預期。

作為一個關注創業和商業的媒體,我們原本猜測創業公司很難離開一座北京這樣的城市,經緯中國的張穎剛剛在36氪的 WISE 大會上說過,即使「霧霾有可能讓我們減壽」 ,他也更享受在這裡把控一個公司,跟一幫志同道合者廝殺,跟最優秀的創始人一起成長的過程。「我覺得換一定的生命長度是非常值得的。」他說。

而在36氪針對創業者做的「是否會因為霧霾想要搬家」的調查中,回收的百餘份問卷裡,也的確有超過一半的人表示「不會搬離,當前城市資源和市場優勢不可替代」在採訪時,還有一些表態相對婉轉,「這個問題腦洞真大」或者十分尖銳 ,「這種事並非正常人所為。」

但是,還有搖擺中的的另外50%。他們或者把搬遷列入了長期計劃,或者準備部分搬遷。這都意味著,霧霾,確實可以損害一個城市的競爭力。

有沒有因為霧霾,想過將企業搬離當前城市?
如果選擇堅守,你繼續在北京吸霾創業的原因是什麼?

孫博是主張搬離的堅定派,她單身,沒有小孩,在160多個國家旅行的途中,曾經掉下過帆船,摔斷過肋骨,還有一次,飛機的起落架壞了,他們不得不返航迫降。「如果你面對過生死,發現無能為力,無法選擇以後,但凡可以選擇的,你都會選擇更對的。」孫博說。

孫博感到慶幸,她的員工大都受教育程度高,對霧霾危害有比上一輩人更深的認知更重要的是,他們都不是初出校園的年輕人,在經濟條件和職業資源上,有能力對選擇負責。就像孫博的高端旅遊定制客戶那樣,他們中超過3成的人已經離開了國內,而霧霾無疑是決策天平上越來越重的一塊砝碼。

儘管如此,最終做出搬遷決定,她依然要說服兩位合夥人,其中一位女性合夥人剛生完小孩,一家老小搬遷成本太大;另一位男性合夥人則擔心搬遷會流失一部分機構客戶,損傷公司業務。「如果他們中有一個實在不同意,我也不會搬。但我會盡力說服他們,他們也已經在動搖。」

事實上,無論從個人情感和經歷出發,搬離北京是多麼迫切的願望,創業者的核心考量依然是公司利益。那麼從「利益」的角度考量,北京這樣的城市,是否有合適的代替品?

杭州是孫博最心儀的下一站作為湖畔大學第一屆學員,她希望離學校近一點對她的旅行公司來說,風景優美的西湖區也是理想的選擇。即便在杭州的黃金地帶,租金也只有望京的一半。但代價也存在,比如互聯網公司核心的技術人員,在杭州會比在北京難找許多。

如果可以搬遷,你會將企業遷到哪裡?

在可以搬往的城市選項中,除了上海,深圳,更多的「新一線城市」湧入視野。這其中,杭州的表現尤其突出。在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發布的「2016年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中,智慧出行,職場,電商購物,手機設備以及地鐵的活躍指數共同決定了「城市人活躍度」這項排名:

「杭州是這一維度中排名最靠前的新一線城市,得分甚至超過上海。與北京類似,杭州聚集了很多不安分的人。過去,人們更多想要去杭州過一段休閒的生活,現在你會更經常滴聽到年輕人想去這座城市開始一段充滿挑戰的生活。」報告中寫道。

2016年年新一線城市「城市人活躍度指數」排名。

當然,白日夢的搬遷可能成為現實,還因為業務特性。在創立這個獨立旅行設計師平台之前,孫博做過7年的高端旅行定制業務。這為她積累了品質可觀,關係穩固的客戶「高端客戶是不會來公司的。」這意味著,即使那部分業務被放在大理,照樣可以運轉。

移動電商需要創始人顧俊的下一站也是杭州。他是最近一兩月才決定搬離北京的。在此之前,霧霾和創業的雙重壓力讓他動了南遷蘇杭的念頭,卻苦於招不到人。大的 B2C 電商平台全部在北京,採購,零售電商方面的人才流動十分封閉但當他把公司業務從 B2C 平台調整為打造自主的快消品品牌時,這個問題就沒那麼棘手了。

「做品牌沒太多限制,在杭州招一個核心的技術領導者,一些運營人員就行,畢竟阿里,蘑菇街都在杭州。工廠可以建在蘇州,距離也很近。」顧俊說。

他仔細核算過,從北京搬到杭州或蘇州,人力成本可以降低三分之一,技術人員薪酬不會降低,但非業務人員會更便宜即使選在杭州阿里園區或是濱江高新區這些「氛圍最接近北京」的地段,房租也能比北京便宜一半還要多。

當地政府還會補貼滿足條件的互聯網公司,比如20人以下免租金,獲得融資後再補貼一筆資金,按照營業額評級減稅等。比起在創業項目雲集的北京,他和他的團隊有更多機會脫穎而出,獲得支持和資助。

「2016年年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最適合創業的城市排名

最大的不便可能是融資。即使在華東地區,VC 的的密集度和活躍度也遠遠比不上北京。「雖然可以經常出差,但要是投資人突然約我,怎麼辦呢?」

投資人也希望離創業者近一些,再近一些。身在新加坡的四川籍創業者山姆做的是針對開發者的文檔工具,最近他剛剛失去了一筆投資。起因是一位知名投資人看上他的項目,表達了投資意向,但前提是他必須搬到北京,和另一只技術團隊共同研發。「在所有講中文的地方創業,只有在北京,才能最拼。」這名投資人說。

和投資人的某些看法不一致,是薩姆的第一重顧慮,但更讓他抵觸的,是回到北京。

「我從小體質很差,生在四川,長在西藏,後來到北京,上海,新加坡,身體慢慢變好一些。新加坡的水和空氣都很乾淨,人們對衛生要求也高,平時愛運動。他們不會讓加班影響健康,不會跨越那條底線。

許多人輕視霧霾,是還沒看到直接後果,也沒人知道後果,所以抱著僥倖心理。我不想用辛辛苦苦賺來的健康去換一個不知道能不能換來的成功。」薩姆在電話那頭說。

他顯得有些激動,但很快恢復了冷靜。「況且我也不認為,在健康的環境下,成功的機率就會低。北京是對互聯網項目有新鮮感的城市,也有掃碼一條街。但不那麼強調地推的技術,設計和遊戲類公司,是有機會活下來的。」

而當他試圖去跟投資人溝通可否不去北京時,被一些在北京的創業者朋友攔住了,他們說這樣「太矯情」。「在他們眼裡,這簡直是不需要考慮的。」

某種程度上,山姆認為這關乎一個基礎的價值觀?成功和健康,究竟哪個更重要他有點厭倦了癲狂一時的創業熱潮,厭倦人人都想成為「獨角獸」。「我希望創業是長遠,穩定的狀態,不接受殺雞取卵。」

曠日持久的霧霾天氣裡,不同創業公司的處境和舉動也耐人尋味一家共享單車品牌推出了免費騎行活動,並給用戶沿街發放口罩;一個主打新風功能的淨化器品牌銷量比平常翻了5倍,之前嫌打洞麻煩的用戶如今排著隊要求上門安裝,創始人因此亦喜亦憂。

更多的公司則表示,他們因為霧霾改變了日程,取消了見面,甚至錯失了外商的訂單,一些人才不願來到北京,或正在考慮搬離。

北京的一位投資人在本週內舉家搬往了深圳關於這個決定,她不願多談,卻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熊培云的文章:「我擔心的不是曹德旺跑了,而是整個精英階層的消散。」

無論如何,因為霧霾離開北京這件事,已經真的有人在行動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36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為了霧霾離開北京這些創業公司並沒瘋|?創業者話題〉。)

延伸閱讀

台灣霧霾簡直讓國民慢性被自殺,要不要來罐冰島空氣清清肺?
空氣糟糟請暫時停止呼吸!這台隨身空氣偵測器守護你的肺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程式設計】

如果你對數位行銷、Startup 趨勢、產業轉型、程式設計,以及新科技議題有興趣,不怕用與眾不同的面向,去衝撞一般思維,歡迎你加入 TO >> 詳細職缺訊息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TechOrange 職缺名稱: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