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Migicovsky / Photo by Steven Levy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曾風光一時的智慧手錶Pebble最近確定出售給Fitbit。雷鋒網編譯了這篇由Backchannel編輯Steven Levy採訪Pebble創辦人Eric Migicovsky的文章,訴說了他從成功創業到失敗告終的心路歷程。(責任編輯:黃筱雯)

即使放在從來不缺故事和情懷的矽谷,Migicovysky的人生軌跡也算得上傳奇:Pebble最初是他少年在荷蘭城市Delft求學時所創辦的公司,這座城市以盛產陶器而非科技公司聞名。

從Delft開始,Pebble從YC裡掙扎的一個孵化企業到Kickstarter上的眾籌明星。在9年時間內,他建立了一個系統平台,並賣出了超過200萬隻智慧手錶。不過他最終還是失敗了,Pebble一直在賠錢,而且看不到盈利的希望。

12月6日,Migicovsky將Pebble的核心資產,包括知識產權在內,打包出售給了Fitbit。據報導,Fitbit只會接收Pebble 40%的員工,也就是說,Pebble 60%的老員工將面臨失業的風險。而對於步入而立之年Migicovsky,他背上了「失敗創業者」的烙印,並且要學會適應不再當CEO的日子。好在矽谷,人們對於失敗者並不過分苛責。

上周,當我與這個瘦削、留著絡腮鬍的加拿大人(Migicovsky將近有2米高)共進晚餐的時候,他看起來和當初風光時並無二致,並不興奮,也沒有因此而消沉。

我最初開始接觸和採訪Migicovsky時,他還是Y Combinator裡單槍匹馬的一名創業者。Migicovsky的公司屬於2011年冬季的那批孵化企業。他的公司名還不叫Pebble,而是Alerta,旗下的手錶叫做InPulse。

2014年9月,在蘋果發布Apple Watch的第二天,我去拜訪了Migicovsky。當時,他認為蘋果進入智慧手錶市場會促進消費者的認知,Pebble也將因此受益。我看到了非常酷炫的類似於Swatch,圓形表盤的Pebble Time Round,而今年早些時候,Pebble還正在擴充產品線,開發了一款沒有螢幕,能夠掛在鑰匙圈上的智慧硬體。(據說還接入了Amazon Alexa,可以執行上千種語音控制功能。)

在Pebble將被出售的消息披露後,我們安排了這次對話,而正是Migicovsky說出了我的想法:我們來談談Pebble最後的冒險之旅。

Pebble到底做錯了什麼?

Pebble的這一年充滿了風險與波折。一年之前,這家曾經盈利的公司突然陷入赤字,在2015年的下半年甚至沒有達到預定的銷售目標,盈利的希望也變得渺茫。在今年3月份,Migicovsky將公司160名員工裁去了1/4。

此後的事實證明,不只是Pebble一家公司誤判了可穿戴硬體市場的形勢,同樣迷失的還有蘋果。

蘋果把Apple Watch定位為手腕上的iPhone的這一策略並沒有成功。就目前來看,對手腕上的設備,熱門應用仍然是健身。對於熱愛運動的人來說,佩戴智慧手環或者手表的主要目的是測心率以及計步。而蘋果強調時尚,Pebble側重效率工具和第三方的開發者,都像是交了昂貴的學費。Migicovsky說,「我們發現的太晚了,就連蘋果也在從中吸取教訓。如果我們在2014年的時候就能觀察到,把智慧手錶定位成健身設備,今天的結果可能會不同。」

Pebble並不是沒有嘗試改變和追趕

今年早些時候,Pebble發布了第一款非手錶類的可穿戴設備:麻將大小,而且可以掛在鑰匙圈上的Pebble Core。與此同時,Pebble還發布了具備心跳檢測功能,且專門為健康應用優化過的新款手錶,並在Kickstarter上募集到了超過1200萬美元的資金。

然而,這個轉變也無力回天。Pebble Core甚至沒能發貨,徹底成了一個「幽靈」項目。其在Kickstarter上募集到的資金也將被退回到24000個預訂用戶的帳戶裡。

今年四月份,Migicovsky並沒有告訴我,Pebble之所以重回Kickstarter,是因為他們已經無力融資了。處於裁員旋渦中的Pebble無法說服投資者。

2016年的上半年,Migicovsky一直在想盡一切辦法使公司活下來。然而,隨著新產品跳票至2017年,Pebble無奈地錯過假日購物季,Migicovsky的努力也付之東流。9月份的時候,Migicovsky飛到了中國,希望能夠談成一筆固件系統授權的業務。除此之外,他還滿世界尋找投資人,他的搜索範圍甚至擴大到科技圈之外——私募以及家族投資基金。

走投無路時,他甚至一度考慮過股權眾籌。然而,因為Pebble在幾次的眾籌裡飽受爭議,這個想法也流產了。一度公司有人提議:將人員裁剪到10人,再看能不能活下來。

他將當時的情形與美國大選之夜的情形對比:隨著川普的形式大好,希拉蕊·柯林頓獲得競選勝利的路徑在哪裡?然而事實證明,沒有希望。

今年10月份,Migicovsky終於做出了最後決定:賣掉公司,不過要優先考慮Pebble的顧客、開發者以及員工的利益。Migicovsky回憶起,做出這個決定後,公司反而有了方向和動力。

為什麼會選擇Fitbit?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Fitbit成為Pebble最後的選擇。Fibit是智慧健身硬體的領導者,也剛剛邁入智慧手錶領域。

之所以最終選擇了Fibit,Migicovsky說,是因為Fitbit願意接手維護Pebble原有的開發者和用戶社區。雖然不清楚,未來Fitbit是否會繼續推出基於Pebble操作系統的手表。但是Migicovsky暗示,Pebble的開發者的受眾將從Pebble的200萬用戶擴大到Fitbit的5000萬。「Fitbit將會大力支持這些開發者。」Migicovsky說。

雖然交易的細節沒有公開,但是從Pebble和Fitbit的聲明來看,這筆交易涉及到Pebble的軟體、硬體、專利,但是卻沒有包含產品庫存,也就是說,Pebble仍然需要為自己的債務負責。據悉,Pebble的一些工程師將加入Fitbit,而那些被辭退的也將拿到賠償金。

用戶手腕上的Pebble手錶依然在運轉,Fibit收購以後,後者會為前者提供支持,但用戶不再享有保固。不過,第三方開發者仍然能夠在Pebble的手錶上繼續銷售App,而那些在Kickstarter上預定Pebble產品的人則會獲得退款。

Fitbit也在遭遇困境,上個月他們剛剛調低了對假日銷售額的預估,股價由此降到歷史新低。但可以預見的是,Pebble的工程師以及過往的創新積累將會幫助改進Fitbit的產品。

有意思的是,今年4月份,在採訪Migicovsky的時候,他認為,Fitbit是為數不多在早期就認識到,健康將成為可穿戴設備最重要功能的公司之一。他跟我說,「Fitbit正在將其智慧手錶從主打健康拓展到通用功能,而Pebble和Fitbit的路徑正好相反。」當時的他應該沒有預料到公司今天的結果。

Fitbit的CEO兼聯合創始人James Park,在收購之後發表聲明:「隨著可穿戴設備越來越智慧,智慧手錶也基本都具備了健康和健身的功能。Fitbit可以利用現有優勢,鞏固並拓展在可穿戴市場的領導地位。」

Migicovsky本人將不會加入Fitbit,在採訪裡他也沒有否認傳聞中他將在之後為Y Combinator工作的消息。這次交易並沒有給Migicovsky帶來豐厚的財務彙報,Migicovsky這一切都是「為了客戶、員工以及供應商」。

Pebble的遺憾

「雖然現實沒有計劃中那樣完美,但是世事本來就很難一切如願。我們創造了一種產品,並將它送到了消費者的手中,我們甚至開創了一個市場……只是我們沒能走到下一步。」Migicovsky說。

對於Migicovsky來說,將Pebble賣給Fitbit的主要動機,是希望他親手建立的社區能夠繼續下去。「這不是一個大型的社區,但是這個社區參與者來自世界各地,而且這個數字也很有意義:200萬」,他說。

盡管最後失敗了,Migicovsky在20歲 – 30歲的十年裡斬獲頗豐。Pebble是一家富有創新精神的公司,不僅為用戶提供了價值,而且建立起了一個廣受贊譽的開發者社區。對於剛滿30歲的Migicovsky來說,未來時間裡還有更多的榮耀。

延伸閱讀

轟動 Kickstarter 的智慧型手錶 Pebble 倒閉,無疑賞了顧客與募資平台一個大巴掌【RIP Pebble】Fitbit 買下 Pebble 的軟體與工程師,硬體創業的價值最終還是在軟體
【穿戴式裝置市場洗牌開始】Fitbit 傳 4000 萬美元收購智慧手錶商 Pebble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Pebble創始人Eric Migicovsky親述:眾籌明星隕落的最後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