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 Fantasy》動畫神作背後的高超技術來自台灣團隊!——專訪《Final Fantasy XV》台日製作團隊

台灣喜歡看動畫電影的人很多,對於日本的宮崎駿或是美國好萊塢動畫電影如數家珍的愛好者不在少數,尤其最近《你的名字》更是紅透半邊天。但是,這些為人熟知的動畫電影都是外國貨,台灣人實際貢獻,只是電影票房而已……

那,台灣動畫業的表現呢?

台灣動畫業者可以參加國際大片的製作嗎?
什麼時候可以看到台灣動畫業者推出具國際競爭力的創作作品?

要提高台灣動畫業者的國際競爭力,實際參與國際級動畫電影製作,獲得國際大廠認同是最快途徑。舉例來說,台灣動畫業者砌禾動畫,就成功地以這樣的方式多次獲得日本遊戲公司史克威爾艾尼克斯(Square Enix)的合作機會;他們最近一次合作的動畫電影《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KINGSGLAIVE FINAL FANTASY XV)在技術層次與全球票房都獲得高度肯定。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的強項產品之一,就是將遊戲作品結合超擬真的 CG 動畫技術並製成電影;《最終幻想 15:王者之劍》就是這樣的產物,動畫裡的「人物」和「場景」擬真度讓人嘖舌不已,全球口碑與票房都獲得極高評價。《TechOrange》(以下簡稱《TO》)特別專訪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第二商業部開發經理鈴木岳雪,以及砌禾動畫總經理王俊雄(Tony),請他們分享《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的合作經驗,以及對台灣動畫產業當前發展與政府政策的期許。以下重點摘要訪談內容。

鈴木岳雪(以下簡稱鈴木):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第二商業部開發經理

台灣團隊在工作中,始終掛著微笑帶著工作責任感,讓人感覺很好

《TO》:《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是遊戲與電影製作完美融合的作品,在製作過程中遇到最大挑戰是什麼?

鈴木:  要製作一部動畫電影,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的難處在於技術人員並不足夠,因此我們決定與全世界具水準的動畫業者一起合作,而這也是最大的挑戰。

《TO》:《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是結合近 50 家國際業者的動畫電影大作,在國際業者各家技術層次與風格不一情況下,請問如何能夠達到所要求的水準?

鈴木:  與多家國際業者一起合作不容易,首先我們在製作過程中,先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量產,第二部分是提升品質。量產部分指的是,我們公司將資料與數據提供給這些業者,請他們用非常好的環境量產,因為數據是我們公司提供的,因此品質也能夠受到管控。提升品質的部分,我們選擇的合作業者在全球有非常豐富的拍片經驗,他們的作品品質受到更高的肯定,因此由這些業者負責優化品質。

與這麼多國際業者合作動畫電影,能夠細心去確認每個傳送的資料是正確的特別重要。我們依賴眾多工作人員製作,而人在做事難免都有疏失,每個工作環節都能夠仔細去檢查與確認,都是影響最後作品成果的關鍵。

動畫電影的製作過程不同於文字與談話,文字與談話要確認細節相對上比較簡單,動畫製作過程中每個小細節的確認更為困難,也因此凸顯其重要性,如果一個環節沒有確認到,到製作後期才要修改所花費的成本非常高。在工作中,保持慎重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TO》:可以分享與台灣動畫業者(砌禾動畫)的合作經驗嗎?以及,台灣動畫業者與其他國際動畫廠商的不同之處是什麼?

鈴木:每個國家民族特性不同,所以不同國家業者的工作人員生產環境與特性當然有所不同,他們也都具有工作熱誠。在合作過程中,越能夠了解日本的業者就越容易溝通,強烈的工作責任感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與砌禾動畫合作過程中,充分感受到他們的工作責任感,溝通也能夠達到非常細膩的程度。砌禾動畫的實力與我們預期的目標也最能夠切合,我們雙方都非常堅持高品質成果,都有不放棄的精神。在與砌禾動畫合作過程中,我們非常能夠感受到他們對工作的熱誠,他們真的幫我們很多忙。他們的笑容太可愛了,他們在工作中,臉上一直掛著微笑,讓人感覺很好,非常好相處。

王俊雄先生(以下簡稱 Tony):砌禾動畫總經理

《TO》:砌禾動畫能與史克威爾艾尼克斯成功合作的關鍵因素是?

Tony:專業能力以外,嚴謹態度與決心非常重要。動畫製作倚賴多個團隊合作,不夠嚴謹的態度都使得動畫製作過程容易混亂,我們與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合作過程中學習到很多。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不論在遊戲領域與 CG 動畫領域都具有高度技術與成就,我們高度配合他們標準化流程,以達到他們的需求。與其他國際業者合作,我們也都能夠充分了解客戶的需求,非常有彈性地配合客戶要求,以達到他們要求的目標。

《TO》:《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採用擬真技術,為何要這樣做?成本會比重新繪製角色高嗎?

鈴木:從技術來說,用擬真方式,掃描真人主角等樣本後,會產生精確的參考數據,而我們再依據這些數據進行修正,在動畫製作過程中會得到比較高品質效果。繪圖的方式也可以,但效果沒那麼逼真。我們在製作過程中,會選出最好擬真的素材,包括肌膚質感,服裝等組合成我們的動畫電影。可以解釋為,我們願意花成本得到好的成果,追求最佳真實感。

Tony:《最終幻想 15 王者之劍》應該可以說是全世界擬真度最高的動畫電影,所需要達到的高度技術規格要求是非常大的挑戰。舉例來說,算圖(rendering)時間非常久,需要大量硬體設備與軟體支援,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

台灣政府在推動動畫產業上真的很努力,但也付出很大的成本

 

《TO》:對於當前台灣動畫與視覺特效行業發展現況有何感想?

Tony:台灣市場小,台灣動畫業者必須要朝國際市場發展。國際化可以建立起專業的支撐,可以交到朋友與吸收技術經驗。具備國際化能力,當然比較容易爭取到國際市場商機,這需要一步一腳印的努力。目前台灣產業現況可以獲得的支援不多,業者國際化的腳步辛苦程度可以想見,但是還是要堅持下去,一停下腳步,生存下去都有問題。

整個台灣社會都很期待台灣數位內容產業有更進一步的提升,但是不能單純靠一股的熱誠與熱情,有可能找到的投資資金不具備一定的規模,而缺乏國際化經驗,所創造出的內容或 IP,競爭力也顯得不足。

每個台灣業者都有自身技術優勢,我們公司懂得優化自身優勢,發揮最大化效益,其他業者也都朝自己的最具競爭優勢的市場前進,我相信,台灣數位內容產業會有更好的發展,加上台灣人很樂觀,容易在國際上交朋友,努力也會被認同。

《TO》:對於台灣政府在台灣動畫與視覺特效行業的政策輔助上,有何建議?

Tony:台灣政府真的很努力,也付出很大的成本,十多年來也有一定的成果。期待台灣政府在產業政策輔導上盡量讓產業各層面平衡發展,不要特別側重某個領域發展。當某一個領域的業者做出明顯成績,闖出國際知名度,希望政府可以針對這樣的業者加緊輔導,以幫助他們更加站穩腳步,在輔導上盡量可以簡化一些制度與行政流程,加速業者發揮出更大的國際競爭力。

一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業者可以進一步成就不同領域的業者合作機會與群聚效應。另外,也更期待產、官、學界互相交流的機會可以更多,撞擊出更多創意火花與合作可能性。

關於數位內容與 IP 領域發展,不一定需要堅持從零開始的概念,不一定要堅持完全自製。有能力去參與國際廠商的製作,擁有部分屬於自己的 IP 也是一個做法。以我們公司為例,如果我們目前的財力與實力都受到國際高端業者的肯定,我們會爭取任何類似的機會。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台灣動畫人才闖好萊塢是場遙不可及的美夢嗎——專訪 SONY 影業美術指導柯金祥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