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最近Uber被前員工爆出用可以顯示Uber車輛位置、乘客地點的「God View系統」刻意蒐集乘客資訊、追蹤名人行徑,這一案還沒解決,又出現了另一個麻煩。

《美國殘疾人法案》規定,公共交通具必須具備無障礙設施。然而安裝無障礙設施對於計程車業來說通常是一筆大開銷。美國Uber最近就面臨這樣的抉擇,他們購入一批SUV供無人駕駛用,但卻可能因此要付出10000美元的成本增設無障礙設施,雖然成本高,但卻也是Uber將來提供障礙人士服務的優勢之一。Uber能否扭轉形象就看他們怎麼面對這些挑戰了!(責任編輯:黃筱雯)

編者按:隨著自動駕駛成為一種潮流,出租車行業做出了各種各樣的嘗試。本文選自《連線》,作者 Aarian Marshall 通過對Uber的詳細分析,說明了給汽車配備無障礙設施對出租車行業發展的益處。

Uber在匹茲堡的無人駕駛車輛不是智慧汽車有一個很大的原因。Volvo XC90豪華SUV對交通工具的未來做出了突破性的嘗試,試圖為乘客、司機、大量的電腦設備和其他裝置提供大量的空間。

但是,選擇SUV可能會使 Uber公司無法再鑽《美國殘疾人法案》的漏洞,該漏洞使得出租車公司免於承擔法案中代價昂貴的要求。選擇SUV可能導致公司需要在無人駕駛汽車上安裝無障礙設施,這將使每一輛投入使用的無人駕駛汽車的成本增加上千美元。

過去Uber一直辯稱這是一款應用程序而不是交通服務,這使得它免受《美國殘疾人法案》對出租車的管轄條例的約束。但是採用無人駕駛技術就使得這一論據有點站不住腳了。

史丹佛大學法學院的獨立研究員及學生布萊恩·凱西在《斯坦福法律評論》雜誌上發表了他的看法:「假如Uber部署了能夠提供沒有任何簽約的司機駕駛的出租車服務的車輛,那麼『我們只是一個平台』的辯詞就變得更加不堪一擊了。」

由於法律規定不明確,所以無人駕駛汽車是否會使Uber受制於法律還未可知。 但是Uber有望抓住這次難得的機會使法律為其所用——履行無人駕駛汽車的承諾,同時為3100萬有行動障礙的美國人提供一次前所未有的交通機會。

客貨車到底是什麼?

自國會1990年通過《美國殘疾人法案》後,出租車公司就對法律條文咬文嚼字,極力避免在他們的客貨車、小型客貨車和SUV上安裝無障礙設施。 (這並非冷血:在出租車上添加一個坡道或台階的花費可能超過10,000美元。)《美國殘疾人法案》可以使出租車公司免於履行這條法律,只要他們使用「包括司機在內,座位容量小於8名乘客的新型貨車。」所以這些人就買舊貨車。 瞧,他們是合法的。

但 Uber為了他們的無人駕駛服務所購買的汽車,肯定大部分都是新款Volvo SUV。 (同時公司也有少量的福特融合混合動力轎車。)那麼:到底什麼才是「貨車」?

這並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 Mary-Lee Smith是一位負責監督殘疾人權利促進會訴訟案件的律師,她曾處理過2013年對紐約市出租車協會和豪華轎車委員會的出租車隊提出訴訟的案件。

她的團隊深度挖掘文件、法規和法庭案件,尋求能夠區分汽車和客貨車的法律先例。Smith說:「坦白說,法律對那類問題並沒有提供多少指導,」(紐約案件沒有幫助--原告和出租車協會以及豪華轎車委員會和解了,因此該案件沒能形成一個定義貨車的法律先例。)

這種模糊性足以迫使Uber在他們的無人駕駛車輛上安裝無障礙設施。 促使Uber服從《美國殘疾人法案》的監督會越來越多,詹姆斯•威絲曼——一位領導聯合脊柱協會的殘疾人律師說。「法律終將會修補好漏洞的——雖然不是今天」

Uber的優勢

但是為5700萬殘疾美國人在無人駕駛汽車上安裝無障礙設施,對特拉維斯•卡蘭尼克(Uber創始人)來說未必就是壞事。 凱西說:「遵循《美國殘疾人法案》是鞏固Uber作為全國交通巨頭地位的好機會。」換句話說:如果Uber現在就給它的無人駕駛汽車裝上無障礙設施,其他任何公司都難以望其項背,這將給它帶來比例巨大的用戶群體。

Uber似乎並不反對安裝無障礙設施。該公司拒絕對眾說紛紜的法律問題發表意見,但明確指出其在全國各地的對殘疾人士友好的試點項目,包括與本地客貨車式出租車公司的整合,以及通過 UberACCESS項目對任何有興趣為殘疾人士提供交通服務的人提供培訓。

Uber同樣在輔助交通系統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機,該系統服務的對象是那些受殘疾限制無法使用各種交通工具的人。為無人駕駛汽車配備無障礙設施將使Uber成為一個更具吸引力的政府合作伙伴。

所以,現在(而不是以後)就給無人駕駛汽車安裝上無障礙設施可能會帶來意外之喜。趁現在規模還小,安裝的價格還比較低廉。等待可能會使公司要花費成百上千萬美元來翻新改造。

就看你了,無人駕駛汽車小子

(本文經合作夥伴36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Uber 可能無法再鑽法律的漏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