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英雄還是叛國者?】逃亡後首度出面,美國監聽計畫揭發者「史諾登」接受 Twitter 直播訪問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還記得之前美國國安局(NSA)震驚全球的「稜鏡計劃」嗎?這個美國最高機密「監聽」計畫的對象不只針對美國本土,更是觸及到全球各地,而揭發這一弊案的人,就是前中情局工程師史諾登。

因為這件事被起底,也才促成美國眾議院投票改革此項監聽法案,不過也因為這件事讓他被通緝,之後他便逃到俄國接受庇護,不過最近他透過 Twitter 直播接受採訪,這也是他在「逃亡」後第一次,能夠像這樣公開接受網友的提問。(責任編輯:張瑋倫)

抵禦假新聞和謠言的最好辦法不是審查制度,而是更多的真話。

這是愛德華史諾登今天在 Twitter 的直播軟體 Periscope 上接受 Twitter CEO 傑克多西採訪時說的話。而這句話,也被認為是為時 1 小時直播的亮點。

這並不是英雄史諾登,當然也可能被稱為背叛者史諾登,第一次做公開的遠程連線。距離 2013 年,史諾登披露「棱鏡門」事件已經過去三年,但由前中情局工程師的他掀起的個人隱私和公共安全議題依然沒有結束。

由於他特殊的仍在「逃亡」的身份,他仍然只能坐在螢幕的另一端回答多西的提問,而能夠像今天這樣公開接受網友提問也還是第一次。

史諾登穿著一件黑黑的夾克,仍然帶著斯文的眼鏡,卻看著比上一次露面更瘦了。他坐在鏡頭前,與遠在美國矽谷的傑克多西進行了一場為時一小時的對話。

可以說,接下來的四十天對於只有 33 歲的史諾登來說,是最後期限。

如果他想得到歐巴馬的特赦,他和包括多西在內的支持者們必須在川普明年 1 月 20 日上台前搞定這一切。在一個支持史諾登的提案的網頁上,支持者們寫道:

「史諾登應該被認定是一名英雄。而不是被流放到俄羅斯,或者像一戰戰犯一躍被關進監獄幾十年。」

公開贊同這樣觀點的除了多西外,還包括蘋果聯合創始人 Steve Wozniak,Kicstarter 創始人 Perry Chen,和美國前官員及歐洲現任的多位政府官員。當然,還有大量的記者。

他們比以往任何一個時候都著急,畢竟明年一月中旬即將走馬上任的下一任美國總統川普更加不能忍受「叛國者」、「洩密者」史諾登的存在。他曾經在 Twitter 上幾十次地重申他對於史諾登的不可饒恕。

「不管你們管他叫什麼,但史諾登就是個叛徒。當我們的國家還強大的時候,你知道我們該怎麼對待這種叛國的人嗎?」

儘管外界大部分人認為「川普上台」會讓史諾登覺得絕望,也會成為這場直播的主要內容,但史諾登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我並沒有因為我做出的決定而感到任何不舒服。我知道我做了正確的事情。」

史諾登在回答多西的問題時表示,「如果我是貪生怕死的人的話,我根本當初不會說真話,讓世界知道這件事。如果說後悔,我只是後悔我們早點把這些事實公開給更多的人。」

史諾登表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他做的事情從未傷害過這個國家。

「我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洩露過任何關於美國的機密。」史諾登強調說他只是說出了美國正在監聽以及非法獲取美國人民的私隱,但並沒有公佈過任何機密。

他堅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而「分清對與錯和合法與不合法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他說在對和合法之間,他曾經選擇了做對的事情。

「美國的審查制度違法了十年。美國政府的棱鏡計劃曾經要求科技公司遞交他們所想要的(關於人民的隱私),但這遠遠超過了法律所允許的範疇。」 史諾登表示儘管自己的處境仍然很艱難,但是他對自己所做的事情對於美國的改變非常驕傲。

他說,聯邦上訴法庭已經在去年就裁定他披露的第一個國家安全局項目、也就是蒐集近千萬美國人聯絡電話記錄的監聽項目是違法的。且美國眾議院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了要求改革這個監聽項目的法案,即禁止美國政府染指項目蒐集到的大量電話記錄。

而和史諾登站在對立面的歐巴馬也公開表態了自己對於這項改革的支持。包括蘋果和 Google 在內的矽谷科技公司也在棱鏡門後不斷加強了其產品的加密措施,保護消費者免於政府的監聽和對於個人隱私的竊取。而這些做法甚至在聖伯蒂諾槍擊案後觸怒了聯邦調查局。

可以說,史諾登在某種意義上已經取得了成功,但他仍然無法回國,且在川普上台後,這件事將變得更難。

當被問及他個人對網路社交媒體謠言「助攻」川普上台的看法時,史諾登並沒有正面回答這種助攻到底存在不存在。但他很擔心人們因為對於謠言的恐慌,而再次放任政府藉由網路自由的藉口而「違法」審查用戶隱私。

「抵禦假新聞和謠言的最好辦法不是審查制度,而是讓更多的人獲得說話的權利去說真話」史諾登表示。

「我們需要確認我們對於謊言和謠言的抵抗不是依賴於「裁判」(代指美國政府的審查制度),而是我們作為公民彼此之間的互相幫助,我們談論、分享消息,以及彼此指出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在謠言比真相傳播的快的時候,批判性思維比過去任何一個時候都更重要。」

他再次強調賦予人們辯證性思維比政府和平臺本身對消息本身做裁決來得合理。

而他本人就是這樣做的。「我之所以開通 Twitter 帳戶,就是因為有太多關於我的報導不實,而 Twitter 這種社交媒體能夠賦予自己發聲的權利和途徑。」

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珍惜這種權利。「我知道很多人的生活非常艱難。他們努力工作,很晚回到家,他們懶得去琢磨政治…… 但是我們應該去考慮到底是什麼削減了我們作為人民的權利,讓我們和政府站到了不平等的地位上,尤其是發聲和保護自己隱私的權利。」

「人們要做的不是空等著看一個更好的國家,而是要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參與到其中。」 史諾登在回答網友提問時表示。

最後,他也分享了自己的對於 Twitter 產品未來改進的看法。在他看來臭名昭著的 140 字限制是可怕的。除此以外,Twitter 應該添加編輯已發送狀態的功能。而被編輯過的內容,也應該像維基百科一樣顯示出來。

這樣,當人們發現自己傳播的是謠言的時候,才有機會把它修改過來,不至於再他人轉發時造成更壞的影響。

史諾登的故事仍然沒有結束。儘管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但是他的未來仍然有極大可能要在牢獄中度過。

歐巴馬曾在最近公開表示,儘管有來自外面的很大的壓力要求赦免史諾登,但他目前還沒有這種打算。而也有消息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丁有意將史諾登作為川普上台的一份「大禮」,送回美國等待裁決。

(本文經合作夥伴品玩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昨夜“逃亡者”斯諾登和 Twitter CEO 多西的一小時對話直播,談論了自由、審查和愛國 〉。)

延伸閱讀

密會電影明星、聊外星生物,洩漏美國監聽醜聞的史諾登在俄國也是挺忙的!
【馬上拔掉耳機】用耳機聽音樂的人小心了,現在駭客可能在聽著你的一舉一動
【啊不就守法乖寶寶】因為守法,Yahoo 上億用戶資訊讓國安機構隨便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