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3pmm09nwetjt3d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上禮拜五(11/18)巴菲特和來自耶魯、康乃爾等其他 8 所大學的學生面對面談話,這裡整理了 20 個問題,可以看出巴菲特對各類議題的見解、掌握程度。

一個企業家如果能做到像巴菲特這樣關注各種時事,或對議題有自己的獨到解析,這些見解是會成為企業在面對不同狀況時,能夠因應危機的能力。(責任編輯:張瑋倫)

86歲的沃倫·巴菲特於2016年11月18日與20名來自包括耶魯、康乃爾等在內的8所大學的學生見面對話。在兩個半小時的對話時間內他回答了20個問題。

在回答問題前,巴菲特提到他的聽力不如從前。他說,最近有一次他站在房間的另一頭,對查理·芒格(92歲)(CM)說:「我們在33元的價格買入通用汽吧(Let’s buy General Motors at 33, do you agree)?」

芒格沒有反應,他靠近了一點,又說了一次。仍然沒有反應。然後他走到芒格身邊,再重複說了一次。芒格回答:「我已經回答兩次了!這是第三次回答:好的!」

巴菲特還邀請所有在場學生參加伯克希爾在奧馬哈的年度會議。「由於伯克希爾買了航空公司股票,」他說,「你們應該做頭等艙去參會」。

下面是他對20個問題的回答。

問題 1:你在招聘時最看重候選人的什麼特質?

巴:伯克希爾總部只有25個人,但是它總共有36萬名員工。伯克希爾70家企業的經理們選擇自己想要的人。他們所看重的品質是聰明、精力充沛和正直。但是作為經理人最重要的是對所從事業務充滿激情。使伯克希爾的70位經理脫穎而出的,不是智商IQ,而是對他們事業的激情。

我在23歲時找工作,曾經被 Ben Graham 拒絕。幾年後,我收到他的一封信:「下次你到紐約的時候,來我的辦公室坐坐。」 我第二天就過去了。我從來沒有問過工資的事情。你應該從事的工作是:當你無需工作時,仍然想做的事情

問題 2: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公司裡,變得越來越好的公司有多少?

巴:我是19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會成員。3G 資本增加了對 Kraft Heinz 和 Anheuser Busch InBev 的投資。Jeff Bezos 是我見過的最好的生意人。管理質量在提高,管理層的薪酬也更好。CEO 的主要職責是資本分配(以賺取利潤)。董事們的薪水現在約為30-40萬美元,但董事一般不起作用。Berkshire 的董事用現金購買伯克希爾的股票(而不是大多數公司使用的授予股票期權的方式)。

問題 3:你擔心國債的規模嗎?

巴:美國的總負債是 GDP 的100%,但淨負債(減去信託基金)會少點,佔 GDP 的70%。我們的淨負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高達 GDP 的120%,在裡根時代低至35%-38%。只要我們的債務是美元,它不會導致我們任何問題(我們可以總是印刷更多的美元)。

稅收佔 GDP 的16% – 20%。今天的醫療成本佔 GDP 的17%,高於1970年的5%。而第二高國家在醫療保健上只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1%。(美國)公司稅等於 GDP 的2%,低於過去的4%。

問題 4:關於 Joe Rosenfeld

巴菲特多年以來是 Grinnell 學院的受託人,Joe Rosenfeld 在 Grinnell 是巴菲特的英雄。(巴菲特也提到,我們一生中做的最重要的決定是選擇配偶。「如果你想要一個長久的婚姻,娶(嫁)一個有低期望的人。」)

問題 5:你對主動管理和被動管理的看法是什麼?

巴:總的來說,被動管理就是主動管理。標普500代表美國的總體發展成果。九年前,巴菲特針用100萬美元(用於慈善)打賭 Vanguard S&P 500的表現比一隻 FOF(對沖基金的基金)更好。結果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表現顯著超過這只對沖基金的 FOF。

對沖基金總回報的一半已經流向基金管理人,並且他們的表現遜於指數達40%。基金經理越來越有錢,投資者卻遭到損失。找到良好管理的公司,讓他們長期成長。這是被動的方法。購買並持有。

成功的投資者需要有正確的大局觀。高 IQ 的人經常恐慌。

問題 6:你對多德-弗蘭克法案怎麼看?

巴:我們今天處理金融危機的手段空間不如2008年。我們在2008年遭遇了金融危機。多德-弗蘭克法案已經奪走了美聯儲在危機中採取行動的能力。

在2008年9月本.伯南克說他將做任何事情,並且只有他能夠停止金融危機。現在貨幣市場基金規模已經達到3.5萬億美元,這個數字是美國銀行7萬億美元存款的50%。這可能是有史以來的最大規模。

本伯南克能夠從1933年設立的緊急穩定基金中獲得黃金。2008年,喬治·布什總統說出了也許是經濟史上十個最重要的單詞:「如果市場仍然沒錢,(本.伯南克)就下台。」(If money doesn’t loosen up, this sucker is going down.)。

但多德- 弗蘭克法案把美聯儲的權利收回了。恐懼是持續性的,信心卻是一點點回來,而不是連續的。通用電氣和高盛都是「多米諾骨牌」上的一個環節。我們很幸運,我們有最好的人民。

問題 7:固定收益市場對股票有什麼影響?

巴:利率之於資產的估值,好比引力之於質量。在股票價格過高之前,將會有許多利率變動。30年國債的利率從1982年的14.5%下降到到2016年的2.5%。最近30年期國債從2.6%上升至2.8%。如果長期利率保持在4%,股票是便宜的(從現在起四至五年)。「我們每天購買股票比賣出多,知道利率變得更高」。

有利可圖的交易將是賣出30年期債券,並買入標準普爾500(假設無需追加保證金)。但這很難做到大規模。借錢交易比任何事情更容易使人破產。芒格說過,聰明人「因為酒,女人和槓桿(liquor、ladies and leverage)」破產。

(注:問題8巴菲特沒有回答。)

問題 9:為什麼巴菲特不投資科技公司?

巴:Ted (Weschler) 與 Todd (Combs)(這兩位都是 Berkshire 的基金經理)各管理90億美元的資金。他們投資了蘋果。蘋果用戶對蘋果體系內提供的產品著迷。我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具有投資上的競爭優勢(不包括技術公司)。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投資眼界變得更加寬廣,但是在圈子之外,科技圈子的人了解得比他多。

巴菲特提到,他沒有投資微軟,即使微軟的產品(windows等)完全沒有生產成本,而且微軟因為壟斷操作系統而極為賺錢。

問題 10:有哪些基本(投資)智慧是你不同意的?

巴:長久以來,投資並沒有太大的變化。Ben Grahams 的班級(哥倫比亞大學,巴菲特也是哥倫比亞大學的 MBA 學生)裡有15個學生。我的關注的是2-3年的現金流和確定回報。股票是具有票息的債券。

Berkshire Hathaway 是具有票息的股票。幾年前我投資了15個韓國公司,賣掉的時候賺了兩倍的收益。除了這些公司的估值很低是確定的以外,我對這些公司所知並不多。當時我做了分散投資,獲得了非常不錯的結果。如果你投資了好公司,那麼你就無需分散投資。任何 IQ 超過130的人都應該在那個價位賣出股票。

問題 11:如果你今天以一百萬美元開始,你會怎麼投資呢?

巴:(幽默)「如果我現在只有一百萬美元,那麼肯定什麼地方出了大問題」。今天,用一百萬美元,我和芒格可能將這些錢投資在四隻股票上。當我從哥倫比亞大學(MBA)畢業的時候,將資金淨值的75%投資在 Geico 中(當時叫做政府僱員保險公司)。

在1956年用10.5萬美元開始投資,到1969/70結束合夥企業的時候,資金達1.05億美元(增長1000倍)。

問題 12: 你會欣賞別人的哪些素質?

巴:選擇那些(在你的朋友和同學中,這個人的賺錢能力如此之強)你會想要得到他未來賺的錢的10%的人。那些很有幽默感、你會想由他們來領導的人。

問題 13:你對高頻交易有什麼看法?

巴:高頻交易不會給世界帶來任何東西。它不會傷害到 Berkshire。我建議收點交易稅。

問題 14:中央銀行(的行為)對股票市場有哪些影響?

巴:央行已經降低利率,對全球產生了影響。歐洲需要負利率。10年前,美聯儲的資產負債1兆美元,今天是4兆美元。如果可以重生,我想當美聯儲主席。美聯儲是美國財政部的第四大收入來源。

它去年向美國財政部支付了1170億美元的股息。它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對沖基金。其淨資產為4至5兆美元,其中包括2.5兆美元的國債,美聯儲承擔超過3%的美國收入。中央銀行從未如此重要,也沒有人知道這種情況(負利率)接下會怎樣發展。哪裡有混亂,哪裡就有機會。

問題 15:你對 Tim Sloan(富國銀行新任CEO)怎麼看?

巴:整個三分之一美國都與富國銀行(WFC)有業務往來。雖然 WFC(出了問題)破壞了某些信任,但是從現在開始一年內儲戶的數量仍然會增加。其資產負債表為1 – 2萬億美元。前首席執行官 John Stumpf 創建了一個影響不良的激勵制度。他本應該迅速反應,但並沒有。

1989年 Salomon Brothers 的 John Gutfreund 的反應也慢了。出現問題是,人們應該迅速面對。「準確定位問題,迅速獲知問題,然後解決問題」( 「Get it right, get it fast, get it over」.)。WFC 終將做的很好。Berkshire 沒有賣出 WFC 的股票。芒格說:「一盎司的預防比一噸的治療更有價值。」

問題 16:Ajit Jain 和保險的問題

1950年一月份的一個星期六的早晨,當巴菲特乘坐火車從紐約到 Washington,DC 拜訪 Geico.,他是幸運的。因為他的偶像 Ben Graham 是 Geico 的主席,巴菲特想盡可能多地學習。他敲了門,出來的是一個看門人。他並不知道,華盛頓的人們在星期六的時候是不上班的(跟在奧馬哈一樣)。

巴菲特問:除了你還有其他人在嗎?幸運的是,一個叫做 Lorimar Davidson 的高管(這個人後來成為首席執行官)就在那裡,然後他花了接下來的3-4個小時向巴菲特解釋了保險業務。

這改變了巴菲特的生活軌跡。1967年 Berkshire 買下了 National Indemnity。1986年的一個星期六 Ajit Jain 走進了他的辦公室。30年後的今天,Ajit 管理著 Berkshire 的再保險業務,每天都和巴菲特交談。Ajit「每個小時都有新創意」 ( 9/11之後),而 Geico 從1936年之後就沒有改變過。

十年後 Ajit 的業務將與今天非常不同。在 Berkshire,假如哪位僱員能成功預測哪16支球隊將會進入 NCAA March Madness 的「甜蜜16強」,那麼公司將會每年支付他100萬美元直到他死亡。Geico的平均保單是1700美元/年。一些 Geico 員工的保單電話銷售能力是其他人的四倍。「當你和客戶在打電話的時候,在你的桌子上放一張你最愛的人的照片,然後用你和那個人交談的方式去交談。」

問題 17:科技的發展是否會取代人類智慧?

巴:技術擺脫不了人類基因裡的恐懼和貪婪。你不能給電腦編程來產生持續的競爭優勢,也不能為員工創造激情。Berkshire 現在並不處於劣勢。相比計算機,巴菲特更喜歡 Ted (Weschler) 和 Todd (Combs)。

問題 18:巴菲特所犯的最大錯誤是什麼,從中學到了什麼?

巴菲特最初的三項業務現在已經破產了——(1) Berkshire Hathaway-紡織品業務,(2)Blue Chip Stamps,以及(3) Retail division——位於 Baltimore 的百貨商店。

他犯了一些「人」(僱傭)方面的錯誤。他工作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不得不解僱一個員工。巴菲特最遺憾的是「那些即使我做了充分的調查,但也沒有做、最終錯過的事」。(Errors of omission rather than errors of commission)

問題 19:為什麼 Berkshire 投資航空公司?巴菲特會避免投資週期性行業嗎?

巴菲特不會討論他最近的投資。但是他在美國 Air Preferred(1989)上損失了一大筆錢。有段時間他的股票25分美元都賣不出去,但是後面幾年後以2美元賣出,賺了一大筆。

通常較小的倉位(10億美元以下)就是 Ted 的或者是 Todd 的的決定。

問題 20:金融行業中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麼?

巴:金融行業最重要的技能是銷售技能。好比你是怎樣說服別人與你結婚的,你是怎樣得到一份工作的。能做得好的最重要的特質是能夠控制恐懼和貪婪的能力,因為恐懼和貪婪可能毀了一切。

任何一個已經富有的人還想要翻倍都是愚蠢的想法。為什麼要拿你已有的去冒險,去追求你並不需要的呢?如果你已經富有,那再去冒險就沒有什麼好處了,反而會面臨 downside 的風險。

(本文經合作夥伴36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沃倫·巴菲特在學生見面會上對20個問題的回答〉。)

延伸閱讀

【領導者的典範】剛毅卻不失深慮,「亞洲巴菲特」─ 孫正義如何霸氣帶領軟銀走向自豪的未來?
【股神被擠下去了】亞馬遜創辦人身價贏過巴菲特,榮登世界第三首富
沒有巴菲特的腦袋,跟著他一起投資總會吧?投資 APP iBillionaire 大方列出大咖的口袋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