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上了馬雲,投資阿里巴巴下對了注:投中 1 個,好過錯投 100 個

mzddby3fdjkp473z (1)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譚秉忠,阿里巴巴的首批投資人,初次見到馬雲時,他認為馬雲「要麼是天才,要麼是瘋子」,不過以現在阿里巴巴超過兩千億美元的市值來看,譚秉忠真的下對了這筆投資。

他提到,作為投資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錯過很多,要麼投錯很多,但他寧願錯過很多,因為投中才重要,像是投中阿里巴巴,就算錯過其他 100 個也無所謂。

現在看來,他的投資真的是完美的一投啊。(責任編輯:張瑋倫)

譚秉忠 ,香港人,畢業於倫敦大學帝國學院土木工程系,並擁有牛津大學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1991 年以來一直活躍於亞洲創投圈。 阿里巴巴首批投資人,曾任富達亞洲風險投資(FVA)創始合夥人,現任創業資產平台 Venturous 創始人

以阿里巴巴現在超過兩千億美元的市值來看,譚秉忠及其公司富達亞洲風險投資(FVA)在 1999 年所做的決定堪稱完美投資,此後十幾年間每輪融資的低調跟進則實屬傳奇。

但相比於其投資的阿里巴巴、亞信科技、軟通動力、華友世紀、藥明康德等明星企業,譚秉忠在創投界卻低調得多。FVA 在國內也鮮有人知,除非被告知其母公司富達是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數万億美元,彼得·林奇所在的麥哲倫基金是富達旗下的基金之一。

「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四個小時,我們一句話都插不進」1999 年,經朋友蔡崇信引薦,譚秉忠在杭州見到了馬雲,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要麼是天才,要麼是瘋子」。

當時,中國互聯網尚處於萌芽階段,「把生意搬到互聯網上」「要做一家 102 年的偉大公司」馬雲的夢想顯得有些天馬行空,就像他自己所說,「把他否決的幾乎是所有人」。而譚秉忠到底看中了馬雲什麼?

「他是非常有激情的,你會相信他跟這件事成與敗都會捆綁在一起,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個人是 all in 的。」譚秉忠說,其實早期項目沒什麼數據可看,但是又不想錯過,決定投資更多的是對人的判斷,不僅是對馬雲的判斷,也包括對團隊的判斷。

在譚秉忠看來,一個成功的團隊應該包含很多不同角色,有海歸也有本土團隊,有年輕人也有富有經驗的人,有懂得經營的也有擅長資本運作的…… 馬雲有能力找到蔡崇信、關明山、吳炯等厲害的人幫他,這就是很聰明的創業者。

正是基於對阿里巴巴整個團隊的欣賞和信賴,1999 年 10 月,富達和高盛、新加坡政府科技發展基金、Invest AB 等機構向其投資了 500 萬美元,這也是阿里吸引的第一批機構投資者。3 個月後,軟銀孫正義和馬雲 6 分鐘談妥 2000 萬美元的傳奇故事上演。

但在 2004 年,美國互聯網泡沫破滅波及中國,大部分創業公司關門,而剩下的都在艱難求存,非典的降臨更是雪上加霜。高盛對於中國電子商務前景看衰,出售阿里巴巴股權,套現 2200 萬美金退場。

資本是冷血的,高盛車開到一半就退票下車,對於成長期的阿里巴巴無疑是致命的打擊。2004 年 2 月,軟銀攜手富達,連同 TDF 和 Granite 一起再次注資 8200 萬美元。彈藥充足,阿里巴巴再度起航。

基於最初的信任,譚秉忠陪著阿里巴巴熬過了寒冬,這也體現了他一貫的投資理念,「富達的投資理念很簡單,進入中國,第一是為了交朋友;第二是只做對的事。 我們的理念是投一家公司就從第一天支持到最後,不需要現在爭第一,但要能長久發展。

富達亞洲對阿里巴巴的投資已持續了 17 年,對亞信科技的投資已持續了 19 年,期間都追加過多輪投資,而富達國際在美國最長的投資則長達 40 多年。譚秉忠認為,在急功近利的當下,這種與眾不同的投資理念使其更能實現和企業共同成長。

「父母都是公務員,可能兩個謹慎的人加起來就變成一個喜歡冒風險的人。」按照譚秉忠的說法,走上創投路並非提前規劃,但追溯其成長,似乎偶然之中也是必然。

在譚秉忠看來,投資到最後就是不停問問題,未來互聯網會怎麼發展?這個行業會怎麼改變?而小時候的他就是個不停問問題的小孩,喜歡《10 萬個為什麼》,喜歡下棋,喜歡計算。

在牛津那兩年研究電腦,他結果發現比電腦更好玩的是人腦,而人腦的計算就是商業。從牛津畢業後,先是做了三年審計,看了很多公司,在投資銀行又看了很多公司,後來就做起了創業投資。這一做就是 25 年。

0gyts7zstkqqnu2e!1200

50 歲那年,譚秉忠停下來休息了兩年,他送了自己一件禮物——「從今天開始我只跟喜歡的人做喜歡的事」——這句話不僅是說給自己的,也成為他 2014 年成立創業 CEO 智庫 Venturous 的框架和原則。

「我們過去有很多錯過的賺錢機會,就是因為這個人我不喜歡,我覺得他會替我賺很多錢,我就是不喜歡他,我不願意成就他,我覺得這個事沒必要。」

然而,當自己的律師朋友創立律師事務所的時候,譚秉忠毫不猶豫地成了他的第一個客戶,並把富達所有項目交給他,一直這樣走過來。

回顧 25 年投資生涯,其實譚秉忠一直奉行著自己的這套人生哲學。

他說,「既然我願意跟這個人走在一起,我就願意一直跟他走在一起,我願意在人生(路上)我們一起往前走,這是很快樂的過程。」

眼前這個架著副玳瑁圓眼鏡,笑起來嘴巴咧開,說到興奮處眼睛亮亮的人,雖然任性得有點可愛又有點偏執。但投中阿里巴巴、亞信科技、軟通動力、華友世紀、藥明康德等企業的經驗加身,他早已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投資邏輯。

i4i3j2f3kr777zs2!1200

「最快樂的事情離不開跟一堆自己最欣賞的人一起賺錢」回到最根本的理念,譚秉忠認為人是資本,之所以願意跟踪一個項目十多年,是為了跟隨這個創業者不停地轉型升級。只要覺得這個人靠譜,這個事在理論上是可行的,他就願意冒險嘗試,哪怕是面對失敗過的創業者。

「其實失敗過的創業者更有可能成功,別忘了馬雲之前也做過中國黃頁。我不會單純看他成與敗,更多是看他的心態。有一些人敗了以後走不出來,但是有一些人把失敗當作自我提升,變成了經驗。」

每個投資人都希望投中 BAT,但運氣不會每次都落到你頭上。投資這件事幾分靠能力,又有幾分靠運氣呢?

譚秉忠坦承,「當時找到阿里巴巴是很低概率的機會,到最後無論你說我判斷怎麼好,我認為投資很大一部分確實是靠運氣,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覺得自己作為投資人有多牛。一個好的投資人必須有這個平常心。」

幸運女神眷顧過的譚秉忠也做過很多「笨蛋的事」。比如,在阿里之前看過新浪和亞信,但投了亞信沒有投新浪;有機會以非常低的價格進入京東,但錯失良機……

永遠會錯失機會。作為投資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麼你的錯過很多,要麼你的投錯很多。 我寧可錯過很多,為什麼?投中才重要,錯過不重要。比如,我投中了一個阿里,錯過 100 個都無所謂。」在他看來,如果因為怕錯過而投資,風險非常大。

為什麼會錯過?是決策出了問題,還是對這個行業關注不夠。譚秉忠常常提醒團隊,要復盤,但是不能活在過去,必須要往前走。「不要再想阿里了,找到下一個阿里想都別想。」

「過去是個人的互聯網,我們只是把一些相對比較容易的行為互聯網化,看個電影、玩個遊戲,這些服務是相對簡單的。未來十年是深水區,就是真正的產業、商業開始互聯互通時,出來的商機是無限大的,有很多機會在前面。消費升級、互聯網金融、智慧城市我十分看好。」

在採訪中能感受到譚秉忠對未來的興奮,但同時,他對當下某些創投風潮也保持著清醒,特別是在「每年都有一個熱潮,概念過早被炒熱,泡沫也大量出現」的中國市場。他的慣常做法是,等這個潮流過了頂峰,發展趨勢變平滑的時候再投。

他(判斷這個)有一個很簡單粗暴的方法,只要這件事經常成為頭條新聞,出現在媒體首頁,這就到了關注度的頂峰,下一步它就會往下走,往下走以後真正底層的趨勢才會出現。

比如,對於人工智慧,譚秉忠認為「非常好的方向,非常大的泡沫。現在正確的做法應該更深入去想什麼叫人工智慧。」畢竟一個行業的成熟至少要經過 醞釀、發展、起飛等幾個階段。

v5kfkx1ydlvruf1v!1200

找到好的方向固然重要,但好的領域裡有壞的公司,壞的領域裡也有好的公司,投資人不僅要找到這個領域,還要在這個領域裡找到好的公司。但是這樣的公司幾乎所有人都能看到,價格變得非常貴,投進去只有一個正常的回報。

25 年前看一個行業,要先找一個顧問,看完一個行業要花幾個月。而互聯網時代,幾天就能對一個行業研究透了,幾乎所有人都用同樣的訊息同樣的方法得出同樣的判斷。

這樣的判斷在譚秉忠眼中已經沒有價值。他有另一種方法: 順勢逆行 。「順勢就是你要順著這個時代整個方向看這個事,逆行就是你要跟大勢的判斷不一樣。前面是找到機會,後面是找到好價格。」

「中國的第一個交易所到現在不過 25 年,而美國的交易所已經一百年,歐洲就更長了有幾百年。」

「創投圈看一個投資團隊是不是成熟,就看經歷了多少個經濟周期。你能不能在泡沫到頂的時候提前看到,你能不能在所謂的最壞的日子看到已經到底,一個團隊要經過幾個這樣的周期才會有這個判斷力。」

從譚秉忠提到的兩個層面來看,國內創投圈確實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行業,正在不停裂變,進入戰國時代。很多新概念、新方法,新基金不斷湧現,未來 10 年行業的波動、金融市場的波動、轉型升級變革等不確定的因素不斷增加,這對投資人而言,是非常大的挑戰,也意味著很多新的機會。

「不能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必須要聚集一堆聰明人一起去探索未來。」這也是譚秉忠在 2014 年創立 Venturous 的目的。

hgblucibtozqbe8t!1200

Venturous 這個新型投資平台,更多地充當著配置資源的角色,投資的作業模式也隨之改變,「我們沒有基金,不關心錢,最關心的是 CEO。把最好的 CEO 聚在平台上面,有最好的想法,有最好的戰略,我才不相信沒有 N 多的基金、N 多的投資人撲過來。」譚秉忠希望與所有投資人、基金合作,而不是跟他們競爭。

什麼叫價值投資?不就是創造價值嗎。要做一個大回報的投資,你必須是投在一個能創造社會價值的公司裡。」譚秉忠要找的 CEO,要能真正關心社會剛需,「我見到最好的 CEO 對錢不敏感,但是他對所謂的社會現象非常敏感。」

「什麼叫社會價值?大價值等於社會價值。」對於所以投資項目,譚秉忠除了看自己的回報以外,也追踪這個公司正在創造多少其他的價值。

就像譚秉忠跟投了一路的阿里巴巴一樣,在 2003 年、2004 年的時候阿里一分收入都沒有,很多的投資人都覺得你真笨蛋,公司做三四年一分收入都沒有,但是同一時間我們用另外緯度來看,阿里不停的服務更多的客戶,這個全部都是價值,總有一天這個價值會變現的。

「左右互搏的自帶矛盾體」,應該很少有人會這樣評價自己。

這樣的人會累一點吧? 對我的說法,譚秉忠置之一笑,「不累,真的不累。我享受兩幫人在裡面 PK 的過程。」

而這種習慣的養成和他下棋的愛好有關。小時候妹妹不跟他玩,媽媽太忙,譚秉忠和自己下棋,下完白棋,忘掉之前的想法,再到對面下黑旗。

bwq6ulyasc0btz17!1200

「其實左右互搏練的是你的同理心。比如說投資人跟創業者本來就是一個對立的關係,但是作為自帶矛盾體,在談判過程中,我明白他要什麼,我也明白自己要什麼,到最後可以推動這個事情一起往前走,而不是變成競爭關係,所謂的對賭。」

採訪中,Venturous 的同事談及對他的認識,「我加入公司兩年,感覺他不是典型的任何一種職業人,他對很多領域都有興趣,而且很樂於融會貫通,用自己的一套哲學和思維方式來架構一些事情,完成一些資源配置。前幾天,我和公司的設計師聊天,他們認識多年了,他說譚秉忠是個『非正常人』。」

「哈哈,他說我非正常人,我非常喜歡。」譚秉忠喜歡另闢蹊徑,不管是投資,還是生活,他都有自己的獨特見解。

比如宗教,「我相信所有的宗教到最後不過就是教人做人,都是一種道德上的教訓。」譚秉忠沒有宗教信仰,他更願意相信自己,相信人。

休息的那兩年,譚秉忠看了大量的書,這次採訪安排在他的辦公室,一個有好幾架子書,小巧復古的房間,桌子上放著他最近在看的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王堅博士的《在線》。

「我看的書 80%跟投資無關,閱讀是為了找靈感,但靈感不能在投資裡面找,你要從生活方方面面中找,未來是怎麼樣的,人性是怎麼樣的。」

在譚秉忠看來,喜歡的任何一樣東西到最後都是有用的。

他曾經對女兒說,「首先這個事情你必須要喜歡,不要逼自己做一些不喜歡的事。你會發現喜歡的事全部會進去的,會變成你未來的經驗、財富和資源,你不知道以後會怎麼用,但是它就加在裡面,所有這些東西加起來,結果是什麼?就是你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他投資阿里比孫正義還早,默默陪馬雲走過寒冬 〉。)

延伸閱讀

阿里巴巴集團「全球領導力學院」開學,加速全球化人才投資
【小英要新南向?中國早就南向很久了】馬雲宣示,阿里巴巴加大拓展東協 10 國業務
阿里巴巴接手肯德基、必勝客!老闆,給我來分馬雲雙拼分享餐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