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狂到創造未來,YC 掌門人 Sam Altman 正加速世界前進的腳步

15741574171_0ed897864e_z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矽谷知名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 由有「創業教父」之稱的 Paul Graham 創立,孕育出為數眾多的知名企業。而在現任 YC 執行長 Sam Altman 接手後,他的野心驅使 YC 更進一步發展,這個加速器不再只有育成的功能,他將成為「未來」二字的代表,引領創新精神,帶出下一波創新產業革命。(責任編輯:張瑋倫)

我一直覺得 Sam Altman 太早接 Y Combinator 了。但矽谷畢竟還是矽谷,未來世界做事的道理,豈是我們凡人可以參透的。

Y Combinator(矽谷圈內人和圈外觀察家簡稱 YC)這幾年異軍突起,打破許多矽谷創業和投資的傳統,很有一統江湖的味道。單看 YC 出來的這些十億美金估值的所謂獨角獸,就知道 YC 的威力。

YC 有 airbnb、Dropbox、Stripe 等共十一家的獨角獸,而 YC 之外的加速育成中心,沒有產出一個獨角獸,美國有一半的加速育成中心連產出一個創投出資的公司都沒有。YC 這種一家獨霸的現象,是標準的 Power Law 分佈曲線。

YC 每年兩次的 Demo Day 發表會,不但是矽谷盛事,更是 YC 收成日。幾個月時間內,進 YC 的公司,估值從統一價一百七十萬美金,提升到平均一千萬美金。YC 不只是收成旗下公司估值的提升,更收成創投網路。

現在矽谷的創投沒有一家敢得罪 YC,YC 的合夥人來跟你討個人情,要個幫忙,創投不敢不給。不給的話,YC 讓你來發表會,沒法參加 YC 的 Demo Day,就是和下一個獨角獸絕緣。

而且 YC 手上有一本創投生死帳,人情往來帳目,清清楚楚。曾經有一個創投,因為把發表會的入場券私下借給別人,四年來一直被 YC 封殺,不得其門而入。YC 記仇呀。

但 YC 的模式和創投是共生共長的。傳統創投有錢,但對輔導創業家無能為力,而且受制於投資人的壓力,也不能一頭投入風險很大的非常早期新創事業。Andreessen Horowitz 這新型態的創投試圖改變作法,顧用了很多專家,讓他們旗下公司可以隨時咨詢。

但他們還是創投,他們可以弄 A 輪、B 輪,甚至是 C 輪的投資,但對推動年輕人創業的工作,還是不行。推動年輕人創業,是我尊稱為矽谷青年導師的 Paul Graham,所發展出來的了不起事業。

Paul Graham,人稱 PG,是英國出生,但在美國長大的電腦博士。他和朋友在哈佛博士班時一起弄了個網站,後來被 Yahoo 用近五千萬美金的估值買下,而發了財。

PG 是典型的 nerd,有空的時候,不是看書,就是修他開發的程式語言。發財後,他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開始寫他創業的經驗和他對這世界的觀察,PG 博覽群書,又思考深入,很快就有許多人追看他的文章。矽谷青年導師是這樣一字一句地寫出他的追隨者。

2005 年,PG 回哈佛給電腦社演講,他的講稿 How to Start a Startup,後來變成創業圈的「獨立宣言」,人人必讀必背。演講中,他對學生說,如果你要募款,要找有錢的創業家募比較好,他們還可以給你意見。突然,他發現所有的聽眾怎麼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他。台上的這位大叔,你不正是有錢的創業家?

PG 擔心在座的學生,每個人都把企劃書寄給他看。但「惡夢」並沒發生,反而是他動了做一個不一樣的創投的念頭。PG 的老婆 Jessica Livingston,是華爾街出身,彼時也正準備到創投上班。

PG 痛恨創投,給了 Livingston 許多的意見,希望她作個不一樣的創投。意見這麼多,為什麼不自己做做看?兩個念頭、兩股力量相激,YC 就此誕生。

PG 的 How to Start a Startup、Eric Ries 的 Lean Startup 和 Steve Blank 的 The Four Steps to the Epiphany,並稱創業家必讀經典。這三者,同時形成現代矽谷創業的標準作業程序:自力自強 產出最低可行產品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 快速取得客戶回饋意見 更改產品 成長再成長

但書人人會讀,話人人會講,如果會複誦這道理,就可以創業成功,YC 也就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了。我教創業課四年了,重複 PG 的話,講授 YC 的道理也四年了,學生創業連個鬼影也沒有。我用己身經驗,可以見證 YC 有多了不起。

5475205694_0893571d52_z

YC 了不起在那裡?

YC 的合夥人都是 PG 所帶出來、創業成功的年輕人,他們經營的 YC 不但有技術能力,而且都有實戰經驗,不是創投那幫嘴砲王的胡說八道。這是 PG 的功勞。但許多的創業育成中心,也是創業家用實戰經驗教導出來,為什麼他們比不上 YC?

我的觀察是這樣的。這世上的人口分佈裡,能幹矽谷這種 startup 創業的(不是做小生意創業那種),就這麼多比例了,YC 在 PG 的經營下,變成一個大磁石,把這類人都吸走了。

要能在矽谷走跳,能力要強,而且絕對多數都要技術能力強,這條件就已經把一大半人口給刪掉了。而且這些人裡,你還要像 animal 一樣才能成就一些事。PG 說的像 animal 一樣的人(這話不是罵人的話),大概就是我們說的毅力。死纏爛打、不輕言放棄、專注、追求完美等等,都屬於像 animal 一樣的人才有的特質。 這樣的人鳳毛麟角。

在以前的世界,這樣的人有不少成功的例子,像比爾‧蓋茲。但他們多半要有點運氣,如果沒有帶點運氣,他們也許也人生成功,但不會是創業成功。而且這些人,分得很散,也不一定有機會接觸到創業的機會,自然也就不會變成 Mark Zuckerberg 了。

但 YC 和 PG 所帶起的創業運動改變了這些。他們建立了一個可以規模化、制度化的模式,不但大量生產創業家,而且產生了驚人的網絡效應。YC 規模化、制度化到連怎麼和投資人簡報,怎麼應對都有標準作業程序。

而 YC 龐大校友群的網絡效應,讓進到 YC 的公司,都立即擁有充沛的基礎設備和潛在用戶。加上 YC 刻意經營的人情網路,進到 YC,鍍金的效果,比任何一個名門大學學歷都來得更好。

而 PG 和他的徒弟,用心經營了一個環境,讓青年創業家擁有一個類似唸大學一樣的經驗,甚至是比大學還好的經驗。如此的名聲,YC 就把我說的這一少部份有能力在矽谷茁壯的青年都吸走了,Power Law 分佈就是這樣產生的。

我可以說,美國的有志創業青年都被 YC 拉走了,其他的加速育成中心,只能把目標放在曲線左邊一點的人口,但這些其它人,不是技術能力不足,就是不夠像 animal。成不了事呀!但 YC 還在成長,所以他們現在的目標面向全球,面向少數民族、女性這些傳統較少進行創業的族群,真是打算一網打盡!

這也是我說 Sam Altman 太早接 YC 的原因。PG 經營 YC 有成,但他和 Livingston 都累了,這兩個「老」杯「老」木,家有兩個不到十歲的兒子,早想把 YC 給年輕人經營。

Altman 是他們的第一人選,他們非常放心給 Altman 接手。PG 對 Altman 讚譽有加,把他和 Steve Jobs 並列為他最看重的兩個經營者,但這年輕 CEO 野心不小,他打算把 YC 進行十倍速的提升。

Sam Altman 是 PG 的早期讀者之一,也是 PG 開 Y Combinator 的第一批青年創業家,同期的還有做 Reddit 的兩個勞來哈台。Altman 是聖路易出身的猶太人,在史丹佛唸電腦的時候給 PG 洗了腦,讓 PG 選入 YC 的原因,除了符合他說的青年創業家條件外,Altman 還有「處理大人」的能力。

少年早熟的 Altman,照 PG 的說法,是很知道怎麼樣擁有並運用權力。所以在 Altman 經營下的 YC,是和 PG 時期的溫馨家庭風格有所不同。

這政治能力,也許和 Altman 的同性戀身份有關。在保守的中西部長大,不但生在猶太家庭,還在教會學校上學,Altman 不懂怎麼「處理大人」的話,走都走不出去。但他走出去了,他的 loopt 創業成功,公司賣掉以後,拿到五百萬美金。

Altman 拿著這筆錢,加上他朋友,在矽谷喊水會結凍的 Peter Thiel 的投資,開了間創投。幾乎把所有的錢都投入了 YC 的公司。想當然爾,這些投資讓他賺翻了,讓他有幾輩子都用不完的錢。

但他不喜歡創投這種和創業家對幹的生意,和他骨子裡創業家的靈魂不合。所以 PG 找他回 YC 當合夥人,他樂意之至。合夥人就一路幹到了執行長。

但我是不贊同 YC 在 Altman 下的擴張方式,一來是人材就這麼多,一往曲線的左邊走,就會收到不成材的傢伙,對 YC 的名聲不利。二是,地盤一擴大,就會和其它矽谷的共生團體有衝突。

Altman 不滿意他們只拿旗下公司 7%的股權,隨著創投的錢進來,7%會更被稀釋。想想看,可以擁有 20%的 airbnb,為什麼要屈就少於 7%的 airbnb?所以 Altman 打算 YC 自己弄創投,因為是 YC 自己的旗下公司,YC 有優先權,但肉都給 YC 吃了,創投就只能喝湯,天下還會太平嗎?

沒辦法,野心大是年輕人的通病。但 Altman 的 YC 野心大,並不是想弄錢。不只是 Altman,矽谷有很多這些青年富豪,他們錢多得用不完,幹事業不是為了錢,這些傢伙,是把人類未來放在手心的野心家。

許多人小看了這一次的科技革命,以為是人類發展的正常起伏波動。但並不是這樣。人工智慧,還有其它許多的新科技,將會徹頭徹尾的改變人類,但是福是禍,還不一定。

我通常是正面看待人工智慧和其它的新科技,比如說無人車、機器人等的發明,多半是造福人類的。Altman 還有矽谷的一大幫人,他們不但是科技的促成者,也是科技的受益者,所以多半也都是這樣正面看待。所以他們都用十倍速、百倍速的投入開發這些新科技。

Altman 的野心在於,他要拿 YC 現有的平台,加速促成這些新科技。所以 YC 近幾年,不只是做軟體 startup,也不只加上硬體 startup,他們還衝進了科研領域,一些從來不被當成是 startup 可能做到的領域。

所以他們旗下公司有做核融合、超音速飛機、無人自動車、基因修改、癌症治療這些超新科研的 startup。目前多半是投資階段,但已經有些收獲。做無人車的 Cruise,最近以十億美元賣給了通用汽車,YC 和 Altman 本人都因此大賺一筆。

我非常欣賞這些發展,尤其是 Altman 講到核融合的談話。他說,「如果核融合做得起來,電就不用錢。那交通運輸就會變得很便宜,低廉的電,也會讓水和食物變得便宜」,這是多了不起的未來,貧窮將會因為科技而完全被消滅。

這正是我說生產力提升,創造財富的極致表現 。而如果你以為這是天方夜譚,不會在可見的未來發生,那你就太小看矽谷了。

而且這些聰明人,不是像我等凡人,被俗事控制,理想性盡失。錢雖不是萬能,但錢可以讓有些人的腦子變得非常清醒。Altman 這些人,他們一方面把持通往未來的鎖鑰,一方面又擔心科技造成的後果會無法收拾,所以除了加速科技的發展外,他們也買了一些保險。

比如說,Altman 和 Elon Musk 成立了 OpenAI.org,因為眾所周知,鋼鐵人 Musk 憂心人工智慧發展下去,有一天可能會造成超級人工智慧控制人類的地球末日,所以他們打算開發並開放人工智慧原始碼,不要讓少數神秘進行的計劃走偏,讓人工智慧的發展得到透明化。

又比如,科技造成的貧富不均問題,Altman 正打算進行實驗,在奧克蘭施行 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普偏性的基本收入),看看在未來有可能人類都不用工作,也有收入的情況下,人類社會將會有什麼問題。

我有時候想想這些問題,覺得相當遙遠,但矽谷的發展,常常改變我對未來時間量度的看法。也許 PG 一直是對的,讓年輕人早點接手,美好的未來會來得更快。

註:本文有許多資料取材於 Ted Friend 在紐約客刊載對 Sam Altman 的長篇特寫。

(本文經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奧特曼的使命 〉。首圖來源:TechCrunchPaul MillerSkley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YC 掌門人 Sam Altman 30 年人生回顧:創業就跟把妹一樣,別猶豫親下去!
矽谷加速器 YC 創辦人 Paul Graham:當政府問如何「建造」矽谷之時,就大概保證會失敗了
 YC 創辦人 Paul Graham:拿到融資反而導致公司失敗,為什麼?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