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Maker 把高麗菜變成作品!名和晃平用 3D 列印找到藝術新玩法

《3D列印機 X 3D掃描器 新時代》
《3D 列印機 X 3D 掃描器 新時代》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本文挑選自《3D 列印機 X 3D 掃描器 新時代:任何人都能成為「Maker(製造商)」的時代!》一書,Maker 一詞近來非常流行,其中 3D 列印就是 Maker 們常用的工具。

3D 列印到底可以用來幹嘛?日本的藝術家名和晃平,為了藝術作品,來到日本 3D 列印相關服務公司「3DDS」,想找出 3D 列印藝術品的新方向。高麗菜跟衛生紙都成了他的掃描對象,這些實驗經歷也為他的藝術作品帶來火花。(責任編輯:黃筱雯)

我第一次見到名和先生是在約 5 年前。當時,他拜訪了本公司在大阪設立的店鋪「3DDS(數位服務)」。那時,3D 掃描器和 3D 列印機還沒有那麼有名。不過,名和先生從更早以前,大約從 10 年前開始就對 3D 數位技術有興趣,也就是說,他從學生時期就進行過各種調查。

名和先生最初來到 3DDS 時,想要製作 au 的「iida Art Editions」手機的概念模型。據說,他帶著「難道不能以 3D 資料為核心,將 3D 掃描器和 3D 列印機運用在創作活動上嗎」這種想法,在網路上搜尋情報的過程中,找到了 3DDS。

掃描高麗菜和衛生紙!?

名和先生的主要目的在於,要確認「透過 3D 掃描器,能將什麼程度的形狀掃描成數位資料」、「實物會變成什麼樣的 3D 資料呢」這兩點。不過,去購買要掃描的對象時,他選擇的是罐裝飲料、高麗菜、衛生紙。雖然我試著透過 3D 掃描器來掃描這些東西,但我還是完全不懂他這樣做有什麼目的,所以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怪人」。

不過,他在選擇每一樣物品時,的確都帶有目的。首先是高麗菜。名和先生開始製作『PixCell』這項作品後,最初所發表的作品的主體就是高麗菜。該作品的製作方法為,將 片狀的水晶玻璃(鉛玻璃)貼在生的高麗菜上,做成雕刻。 關於此作品,他的目的是確認「將高麗菜掃描成 3D 資料(立體像素資料)後,會變得如何」這一點。

選擇衛生紙則是為了要觀察,掃描器能將「有分量的白色物品的質感」呈現到什麼程度。並觀察,透過 3D 掃描器的解析度,能將「衛生紙上有點歪斜的部分」重現到什麼地步。據說,他認為「要是細微的蜿蜒起伏全部都消失,衛生紙變成普通圓筒形的話,應該就很難用於創作活動吧」,並試著進行試驗。

在罐裝飲料部分,他先將內容物倒出來,使其成為空罐後,再進行掃描。他試著壓扁空罐,觀察「掃描器能將產品遭到破壞而變形後的形狀等,呈現到什麼地步」。其實,在掃描這個空罐時,我不在場,後來我看到空罐一直放在那裡後,便大聲罵了員工一頓。

為何要使用 3D 資料呢?

名和先生在這個時間點採取具體行動的理由,大致上有 2 個。第一個理由是,與其說 3D 掃描器和 3D 列印機的技術已經成熟,倒不如說,我們已經來到「個人買得起這類設備」的時代了。這不僅是指「以個人的身分購買 3D 掃描器或 3D 列印機」,同時也是在說明「運用這類設備的服務也持續在發展中」。事實上,3DDS 也有提供 3D 掃描與 3D 列印的服務。

另一個理由則是,iida 是一種資訊終端裝置。據說,他認為,既然這項專案的內容為「資訊終端裝置的設計」,那應該很適合採取「透過 3D 資料這種資訊來進行設計 ,並直接 將資訊化為形體」這種方法吧。在思考要如何直接地呈現出「將資訊化為形體」這個概念時,他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 3D 列印機。

在名和先生的代表作中,有一個名為『PixCell』系列的作品。他開始製作這項作品時,也正逢「網際網路變得普及,逐漸滲透到社會中」的時代。他從一開始就一直在觀察「各種傳統媒體持續不斷數位化的過程」,並思考要如何透過雕刻來詮釋這種現象,於是他創作出名為『PixCell』的雕刻作品。

「像素(pixel)」是電腦用語。一般來說,指的是處理電腦圖片時的最小單位。另外還有由像素和紋理(texture,表面的模樣)組合而成的「紋素(texel)」、由像素和體積(volume)組合而成的「體素(voxel)」等用語。名和先生似乎在思考「若是那樣的話,紋素和體素分別會成為什麼樣的雕刻呢」這一點。他想說「只要先和 3D 資料建模工具等產生連動,再製作被視為 3D 空間內最小體積單位的體素的雕刻就行了吧」,於是便開始研究 3D 工具。

在設計 iida 的模型時,由於也會受到「手機」這項限制,所以他首先簡單地使用了 3D 工具。名和先生選擇了深澤直人製作的「PRISMOID」這個模型,然後將各種尺寸的球(球體)插入該 3D 資料中。

「東京都江東區豐州的公共藝術計畫」與 iida 概念模型在同一時期實施,由於該計畫的預定完成時期是 2010 年,所以該計畫的設計概念為,將藝術裝置做成類似小說《2010 年 邁向宇宙之旅》中出現的磐石(monolith)那樣的形狀,並讓 cell(球體)穿過牆壁。

a924ef8f-66cd-4a71-979c-ed1ca8d5d8f6
在犬島「家 Project」的 F 邸中展示的《Biota(Fauna/Flora)》,截圖自名和晃平官網

名和先生有一個作品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那就是 2013 年在瀨戶內國際藝術節中展出的作品。該作品名叫《Biota(Fauna/Flora)》,展示地點是,以展示犬島「家 Project」當中的企劃為目的而打造的藝廊之一「F 邸」。

雖然在製作此作品時,本公司也曾使用 3D 列印機協助製作模型,但我到當地看到完成的作品後,卻嚇了一跳。這是因為,完成品變得跟 3D 列印機製作的模型完全不同,根本無法產生聯想。

據說,在製作位於犬島的這個作品時,作者挑戰了「先將建築物製作成 3D 資料,並在裡面布置使用 3D 工具製作而成的雕刻,透過 3D 軟體來討論整體情況後,再輸出成實體」這種製作過程。藉由這樣做,就能事先討論「走進建築物內,遇見雕刻時,會有什麼感覺」這一點。實際上,雕刻明明被放置在地板上,但卻讓人感受不到重力,雕刻像是沒有重力般地輕輕位在該處,完成的作品給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在製作犬島的作品時,藉由全部都透過 3D 工具來設計,還能產生一項很大的效果。那就是,能夠應付非常短的製作期間。具體來說,包含「將東西拿到現場布置」在內,必須在 50 天內完成全部工作。

製作時間只有 50 天,而且還必須讓整個團隊分擔實際工作。動員各個工廠,依照能讓所有工作趕上進度的排程,一邊動工,一邊讓想法融入作品中。據說,由於事先有將建築物製作成 3D 資料,所以在那裡沒有發生形狀不一致之類的問題,工作進行得很順利。

我們也許可以說,正是因為有事先將所有東西做成 3D 資料,所以才能完成犬島的作品。雖然當然要將各個雕刻搬到當地,並設置在該處,但詳細的設置位置也能夠在 3D 資料中確認。

名和先生還有一項令我感到很震撼(?)的作品。那就是為了「iida 總裁獎」而設計的獎杯。此作品是在得到深澤直人先生、中村勇吾先生、研發團隊的理解後才製作的。獎杯的頂端放了得獎者的人偶。

用來製作該人偶的 3D 資料是本公司負責製作的。雖然我們使用 3D 掃描器掃描了得獎者的全身,不過由於最初並沒有聽說用途為何,所以完全無法想像最後會變得如何。沒想到居然被用在那麼重要的事情上,該資料最後成為了很厲害的作品,讓我們感到非常驚訝。

不要成為一般的使用者

能夠將 3D 資料化為實物的方法有許多種。當然,可以用手工方式來切削,即使運用 3D 資料,也能使用 NC(數值控制)切削加工機。

「iida 總裁獎」的獎杯。設計師透過 3D 掃描器將得獎者全身掃描成 3D 資料,然後根據資料來製作人偶,並將其放在獎杯頂端。

名和先生最初使用 3D 列印機來製作模型時,採用的是透過接著劑來固定石膏粉的方式。因此,據說表面帶有粗糙感,質感不怎麼討喜。他的評價為,雖然以推測該形狀製作而成的模型來說,算是不錯,但若要直接將 3D 列印機製作出來的模型當做作品的話,還是相當困難。

不過,雖說如此,但名和先生並沒有否定 3D 工具,而是持續感受到其可能性。電腦與噴墨式 2D 列印機在家庭內變得普及,以設計等平面藝術界的方法論來說,數位化有很大的進展。他的認知為,與此同樣地,在 3D 相關技術方面,數位化當然也是主要趨勢,人們無法阻擋這種趨勢進入當今的社會基礎建設中。

而且,他將這些工具視為文明的利器,既然這些工具會以人類的感性所渴望的形式滲透到社會中,並持續進化的話,他想要知道這些工具是什麼。名和先生的想法是,為了理解這些工具,他必須親自去使用。

從「親自去使用」這一點來看,令人感到很有意思的是,名和先生等藝術家會採取有點奇特的使用方式,做出有點脫離常軌的事。給人的印象應該就是「不會依照製造 3D 列印機的廠商的規定來使用,而是會透過稍微不一樣的觀點來使用」吧。

在這個意義上,名和先生說:「我認為我不能成為一般的使用者」。電腦的應用軟體,例如「Adobe Photoshop」和「Adobe illustrator」等軟體,變成創作者必定會使用的,在藝術類大學中,不管哪個科系,所有人都會學習這些軟體。

不過,如果在那裡成為了普通的使用者,學生總之就會變成只能在「Photoshop 研發者所想到的範圍」內進行創作。明明如果用手畫的話,也許有其他呈現方式,但那種可能性卻消失了。

然而,藉由「將多種不同的軟體組合起來使用,或是試著將其功能用在原本目的之外的事情上」,就能產生軟體研發者預料之外的效果,或是透過預料之外的觀點來取得創作上的突破性進展。接著,可以想像得到,人們會透過該突破性進展來創造新的創作形式,並研發合適的軟體。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就不會進步。

我認為,不僅是名和先生所在的藝術界,在以製造業為首的所有領域中,也都可以這樣說。舉例來說,「如果考慮到企業的要求,在製作所有產品時,都必須將利潤擺在第一位」這種成見正在社會上蔓延。依照這個道理的話,就很難會出現 「做奇怪的事情來玩的人」。

舉例來說,在製造業中,只要引進工具機等製造設備的話,所要注意的事項的確就會變成「透過該設備的性能,能夠多快、多便宜地製造產品」。雖然也有研究先進生產技術的部門,但許多技術人員和一般使用者應該都不會去思考「試著去做辦不到的事吧」這一點吧。

當然,「使用工具」這件事本身並不是什麼壞事。工具愈是進步,對於要熟練使用工具的人來說,下次就會變得必須具備 「能夠看清該工具的判斷力」、「凌駕該工具的能力」。我認為 「工具和人要趕上時代,並一邊互相超越,一邊以開創新局面為目標」 這種情況才是正確的吧。

「應該要消除 IT 工具,以人工方式來進行所有工作。」也許有的人會這樣想。暫且不管這一點,雖然追根究柢的態度應該是有意義的吧,不過 3D 工具給人的印象為,已經為這個社會帶來便利的工具,讓人們踏入光靠人力無法達到的領域,並持續打破過去的限制。雖然無論是 3D 掃描器還是 3D 列印機,目前的性能都還不能說是十分足夠,但藉由持續使用這類工具,才能讓工具和使用者都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成為能夠即時理解周圍狀況的工具

名和先生用了好幾次位於 K’s Design Lab 的全身掃描服務。對於這種 3D 掃描器,名和先生說出「此設備成為了能夠即時理解周圍狀況的工具」這樣的感想,展現出對此設備的極大興趣。

相機的記錄手段從鹵化銀底片變成了數位資料(記憶卡)。

 

(本文內容出自《3D 列印機 X 3D 掃描器 新時代:任何人都能成為「Maker(製造商)」的時代!》,由瑞昇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