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也需要破壞式創新】從白宮轉戰 Uber 首席顧問, David Plouffe 證明未來新經濟主戰場:政治場域

【為什麼我們要編譯這篇文章】David Plouffe 是一位融合科技與政治領域邊界的重要人物,他將科技帶入政治圈,幫助歐巴馬贏得兩次美國總統大選;退出白宮陣營後,又將政治帶入科技圈,加入 Uber ,透過過往政治工作經驗,將「遊說」的政治思維帶入科技產業,尤其是那些會從根本上影響到傳統商業、社會習慣的新經濟模式。

台灣最喜歡說一句話了:「政治歸政治,XX 歸 XX」,但是從最近 Uber 與政府的爭議來看,政治與科技、經濟、社會的分野正在迅速模糊中,而 David Plouffe 的「跨界」工作經驗,正能讓我們思考,到底新經濟模式崛起時,社會與政府該如何看待、反應?(責任編輯:鄒昀倢)

在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數據模擬(data-modeling)這個概念不可或缺且稀鬆平常,但在 2008 年,它驚豔眾人。 歐巴馬的首次總統大選活動成功使用科技與社群網站,與年輕一代的投票者互動並建立連結 ,此舉簡單而有效地將歐巴馬推向勝利的一方。

幫助歐巴馬贏得兩次美國總統大選的幕後大功臣

當時,歐巴馬團隊的競選活動主導者是政治策略家與資深民主黨顧問 David Plouffe。他在當時破天荒的 使用數據協助他做出各式策略性決策 ,例如活動開銷項目、時間分配、各州勝選所增加的總勝率等。在 2011,他受任為歐巴馬的白宮內資深顧問。現在,他退出白宮前線,轉而加入另一個更讓人振奮的陣營:Uber,成為這間充滿爭議性公司的首席顧問,負責策略規劃與法律遊說等大方向定調。

GLG 的訪問中,David Plouffe 將政治競選活動比喻為一個快速擴張的新創公司,在短時間內招募人手,從元老小組變成一個大型組織。他與他的團隊正是一個相信數據與社群媒體的公司。競選前期,歐巴馬支持者數量仍不足以影響大局時,他們的第一步已伸向科技圈。

David Plouffe 的非典型選舉勝選關鍵:大量運用科技、數據做決策

2008 年,當他們與支持者討論競選策略時,他們的支持者劈頭就說:「你們不要去想要建立一個比希拉蕊、喬治布希、約翰馬侃更厲害的網站。」相反地,支持者點出,歐巴馬團隊應該端出更親民、生活化的數位體驗,例如使用者在亞馬遜網購、閱讀 BBC 或紐約時報網路文章,甚至滑 Facebook 時的那種輕鬆感。David Plouffe 表示,這是一個十分不容易的高標準,而他們也盡其所能地達到目標。

2012 年的選舉活動給 David Plouffe 團隊充分的準備時間,但他個人認為,儘管社交平台的使用是重要的創新手法之一,數據(data)才是最跨越式的創新關鍵。數據的使用在當時爭議很大,因為它需要許多經費,很早就被 David Plouffe 團隊建立起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到最後數據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David Plouffe 帶來政治圈內的破壞式創新:依靠數據,做出精準決策

事實上,靠著數據的使用,David Plouffe 團隊操作的競選活動十分順利,因為他們手握更精確的數據資料與模擬結果。

許多人都曾感嘆,能預測未來事態演變,一定讓世界變得更單純了。David Plouffe 笑著解釋,他們模擬數據的目的不是為了預測未來。他們使用數據輔助決策。「我的觀念是,如果你可以了解某件事,就去了解;如果你可以模擬某件事,就去模擬看看。」他認為民間仍有太多人與組織還沒體認到這一點,也尚未在他們的程序中建立足以幫助決策的數據模擬方法。

David Plouffe 一直以來都是 政治與商業界內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的推手或核心之一 ,他將其稱之為「簡單的進展(simple progress)」。他的白宮經歷結束於 2014,他從總統顧問轉任 Uber 的政策與策略副監,接著於 2015 年起成為 Uber 的全職策略顧問。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認為「科技宅」不懂政治,而 Uber 想要全球拓張需要政治好手

作為一個串聯乘客與司機的科技平台,Uber 近年來的快速崛起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不但公司成功以城市據點方式完成全球版圖的擴張,在某些國家還能屹立不搖到足以威脅當地原始計程車生態的程度,也不免地成為政治既得利益者、計程車業者的眼中釘。Uber 反對者主張 Uber 提供的服務將使用者暴露於資安與人身危險當中,且 Uber 時常在違法情況下經營服務,David Plouffe 即是為了與這些人交鋒而被招入 Uber 團隊。

Uber 的接送服務十分便宜,公司制度允許任何擁有車輛和智慧型手機的人都能成為司機賺取外快,長期而言,Uber 的雄心壯志在於完全改變城市中人與包裹移動的方式。將 David Plouffe 招入團隊一舉,代表 Uber 已經體會到,光靠努力贏得在地交通市場是不夠的,如 CEO Travis Kalanick 所言,David Plouffe 補足了這個只有科技宅的公司在政治能力上的不足。

科技新創不能只靠工程師,未來新經濟主戰場:政治場域

「為了保護他們的產業,他們逐漸將這場競爭演化為一個我們起初沒意識到的政治戰場,」CEO 在 2014 年迎接這個新夥伴時表示,「我們現在發現了這點,並要確保我們擁有足以應付競爭的人才與資源。David Plouffe 是這場政治運動的領導者,他將為我們公司發聲,幫我們爭取到我們樂見的結果。」

Uber 所面臨的政策問題特別棘手。不像其他只在網路上經營的新創公司,Uber 的商業營運存在於機場外的計程車隊伍、市中心的通勤路段以及高速公路上。當其他科技公司應付隱私權法條與專利規範時,Uber 需了解各市政府、計程車工會、州政府等單位建立的法條和規範。在各城市中,Uber 使用者的支持度與反對程度也各有差異。

決策者需要決定誰能向大眾提供運輸服務、如何審核司機的汽車,以及該服務需提供的保險等級。 官員們也需衡量,他們是否應允許一個剛起步的公司,顛覆原有的、已向無數社區提供就業機會和收入的傳統商業模式。

David Plouffe 的加入對 Uber 而言無疑是如虎添翼,特別是他曾幫助歐巴馬贏得選舉。他曾經是那個政治系統的一部份,對政治系統的操作、運作方式瞭若指掌。他在歐巴馬團隊共事的同事 David Axelrod 便如此描述他:「他知道該如何包裝訊息。他知道該如何為一個產品創造優勢。」曾經 Uber 是不諳潛規則、悶頭蠻幹,靠灑錢取勝的暴發戶,現在,David Plouffe 完全可以帶著 Uber 投入撲朔迷離的政治交鋒、遊說、辯論,並帶著 Uber 全身而退。

新經濟崛起:當技術真的有可能顛覆世界,規矩、法規的改變也得加速

政治專家加入,絕對會開啟一個全新的「新創 vs 傳統」戰場。當新創產業的規模、利潤足以威脅現狀時,傳統產業往往會與政府政策聯合將這個強大的競爭者推出市場之外。若該新創無法應付各種軟硬兼施的手段,且沒有意識到商業鬥爭往往不再侷限於商場上,反而能與其他領域的高官、高層人員有所關連,欲達到真正的「破壞性創新」顛覆現行規矩將變得難上加難。

然而,如 Uber 有了 David Plouffe,如果強大的新創服務公司決定全力投入政治戰場,甚至獲得如前總統顧問般資深且實力堅強的政治專家支持,舊有制度的推翻將不再難如登天,反而只是另一張開誠布公的談判桌。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即是如此。要從對手手中贏得自己需要的結果,第一步就是找來夠了解對方的人才。

科技公司不再只是一間科技公司時,有權勢的人也將不能一直利用權力差異、操弄規則的方式打壓它,替自己和舊生態圈謀利。Uber 找來 David Plouffe,或許不但會影響自己公司的份量,更會開啟其餘新創公司面對政治手法時,可以尋求機會和勝利的方法之一。

資料來源:
Wikipedia
GLG Using Data Modeling to Make Better Decisions
The Washington Post Uber hired David Plouffe when it realized ‘techies’ can’t do politics,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圖片來源:TechCrunchThe White HouseCrash Down SouthFormation 03, CC licensed

 

Uber 首席顧問來台開講,TechOrange 11/04 獨家網路直播

請密切追蹤   TechOrange 粉絲頁動態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