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宣教開始,信徒請跪拜】Netflix 創辦人:未來取代電視電影的可能是藥物

17529153876_086dc73060_z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Netflix 創辦人在一場活動上表示,未來電視電影將不再是主流娛樂產品,取代它們的可能是一種藥物。看似天馬行空,但以目前科技發展速度來看,或許不是不可能?(責任編輯:黃筱雯)

《紙牌屋》?《馬男波傑克》?很難說 Netflix 是從何時突然開始變得家喻戶曉的。可以肯定的是,這靠 DVD 租賃起家,隨後迅速轉型為全球領先內容供應商的企業,確實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把握數位娛樂的消費趨勢。

在 10 月 25 日華爾街日報的一場活動上,Netflix 的創始人、CEO 裡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甚至還說,不久以後電影電視會成為今天的戲劇和小說,成為非主流娛樂。所以他們一直在探索新的主流傳媒標準,希望能率先掌控新傳媒形態。

“movies & TV shows will be like the opera & the novel. … There will be substitutes.”

他提到未來可能會出現新的娛樂形態,替代掉電視或電影,這個替代品是帶有藥物性的(pharmacological,),或許是一種藥物,觀眾在吃了之後可以體驗一整夜的娛樂內容,而不用擔心「看影片超過多少流量」或「辦會員花了多少錢」。

聽起來,這跟古時候的人們在森林裡誤吃毒蘑菇,然後手舞足蹈一整晚是一個道理。等等,這種致幻效果,貌似如今許多違禁藥物也能做到。理論上,這是內容交互的最高形態,繞過物理介質,人們直接透過身體感知內容,從而達到愉悅。只不過,幻想的內容就不是人為可控的了。

哈斯廷斯天馬行空的能力一點都不輸給另一位互聯網圈的大佬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馬斯克在說起他那有去無回的火星殖民計劃,也是言之確鑿,行之渺茫。不過比起火星殖民的遙遠,哈斯廷斯提出了一個真實命題:如果一百年前,人們主要的消遣方式是看戲劇或看小說;如今最普遍的是看影片,無論是通過手機,電視,還是戲院的大螢幕;那麼,下一個替代電影、電視的主流媒介會是什麼?

從物理感知來劃分,聲音、2D 畫面+聲音、3D 畫面+聲音,是一種娛樂形態的進階方式。我們現在正處於 2D 與 3D 的三岔口。3D 代表了未來的趨勢,但技術(拍攝、制作、放映等環節)都沒成熟到可為大多數人所接受。話說回來,近期我們就能看到關於 3D 技術、關於電影語言的最新嘗試,說的便是 11 月 11 日上映的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這部由李安執導的電影採用了「3D/4K/120 幀」的規格拍攝而成,全球只有 5 家電影院支持全特效放映,高幀數給人一股超乎想像的流暢、清晰, 3D 給人虛擬真實的沉浸感,兩者的混搭產生出一種難以名狀的細膩質感。

《天下》雜誌記者曾這樣描述這部電影給她所帶來的震撼。「像是眼前沒有了螢幕而被硬生生拉進電影場景,看著對面的迫擊炮把左邊的土牆轟成碎片、右邊的隊友嚇到汗流滿面、青筋浮現。」李安嘗試在現有的技術框架,做到極致,這很有可能引發新一輪電影敘事與技術的變革,乃至形成一種新的觀影潮流,就看市場對這部片子的反饋如何。

另一方面,從虛擬到真實,從真實到虛擬,虛實交融,三種創作思路又會左右娛樂形態的演變。隨著拍攝技術的日臻完善,早期戲劇或電影裡面那些有礙視線的蹩腳設計或穿幫鏡頭已經很難見到。當技術不再設限,真實性的與否就變得不太重要。你可以通過獵豹追捕羚羊的紀實畫面了解世界、充盈內心,也可以通過收看《海綿寶寶》體驗一段虛擬的海洋冒險,打發無聊的周末時間。

一部作品的虛實與否,更多是由作品的題材與立意所決定,無所謂主流不主流。近年 VR 的興起卻給人一種「虛擬才是主流」的錯覺。問題是,人們費盡心思去搭建一個虛擬的「現實」或「超現實」,提供一種嶄新的體驗與交互方式,能否帶來一種更佳的娛樂體驗嗎?

相信有體驗過 VR 的同學都心中有數,即便是業界公認一流的 VR 設備,如 HTC Vive 、Oculus 、PS VR,依然存在「分辨率過低」、「容易暈眩」、「佩戴時間不能太久」等諸多限制。因為這本質上仍然沒有脫離「肉眼捕捉 2D 畫面」的基本邏輯,所謂的 3D 也是經由 2D 轉制而成。這個產業還處於早期階段,技術也遠沒有到成熟、足以向社會大面積推廣的程度。連 3D 電影都還沒有普及,你跟我說 VR ?

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

「在成熟的語言和硬體發明之前,大概我們做的都是《火車進站》。」——某 VR 影視從業者。

而 VR 的技術形態也對內容生產者有著更高的要求。我的同事馮尚樾曾提出一個觀點,「VR 根本不是電影或者電視,它是一套與影視完全不同的新的表達形式和藝術語言符號。VR 意味著許多嶄新的互動方式和界面,它與人互動的形式可能是我們完全無法設想的。」

日本輕小說《刀劍神域》構想出一個以當前技術遠遠沒法實現的 VR 的終結形態:透過 VR 頭盔的多重電場,對接使用者的腦電波,隨後對腦部傳送虛擬五感來生成虛擬實境。只有當人的意識能夠不受物理局限、完全潛行(Full Dive)到虛擬世界當中,當跨越式的技術革新出現時,VR 才有可能成為新的主流娛樂媒介。不過,這跟哈斯廷斯所設想的嗑藥也沒差了。

哈斯廷斯的顧慮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至少在可預估的很長一段時間,電視、電影依然是絕大數人的娛樂首選。

Ps:也不排除未來人們會仿照《西部世界》或《侏羅紀公園》,建造一個龐大的虛擬遊樂園,擺出各種仿真的機器人或恐龍,以供遊客享樂。

延伸閱讀

設計師必知用戶心理學!Netflix 只能花「1.8 秒」就讓人瘋狂上癮
【台灣電視台學不來的秘密】Netflix:吸引 70% 的鐵粉上鉤,只需關鍵一集
【產業轉型的遊戲規則】給老闆:你學不會的 Netflix 數位時代管理學

(本文經合作夥伴品玩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Netflix 創始人:取代電視電影的可能是一種藥物 〉。首圖來源:Markus Henkel,CC licensed)


《TO》深度專題! 

《TO》新專題持續上線! 台灣有沒有機會搭上電動車開發熱潮,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訂閱電子報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