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版醫龍】台灣醫師與「達文西手臂」合作,開刀不見血傷口好的快

102-800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達文西機器手臂近年在台灣有越來越多醫院引進使用,使用達文西手臂進行的手術傷口較小、痛感及出血量都少於傳統手術。全亞洲開達文西手臂手術最多的名醫劉偉民,就在這篇文章說明他與達文西手臂的故事。(責任編輯:黃筱雯)

文/洪綾襄

秋颱侵襲的 1 個 9 月早晨,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外,難得沒有塞滿熙來攘往的人車;但樓上的各間開刀房裡,已滿是忙進忙出的醫護人員,趕著準備當日的第一台刀。

婦產部部長劉偉民早已就緒,今天第一台刀就是要以達文西機器人進行全子宮切除手術,《財訊》首度爭取到進入開刀房採訪的機會。

「病人 47 歲,兩次剖腹產經驗,患有嚴重的子宮肌瘤和肌腺症,」劉偉民向記者說明,該病症狀是生理期間會非常痛,常常一個月要痛三個禮拜, 經檢查後發現子宮肌腺已整塊硬化,肌瘤也腫得跟乒乓球一樣大。但由於先前剖腹產手術的後遺症,骨盆腔腸粘黏得很厲害,已經求診過 3 位醫師了,雖然他們的醫院也有達文西機器人,但病人最後找上全亞洲達文西手術量最大、超過 1 千 5 百個實例的劉偉民,幫她用機器手臂執行子宮切除手術。

過去醫界一個不成文的禁忌,是不以微創手術處理腹腔粘黏和癌症,主要是傳統微創手術視野小,也擔心在過程中不小心讓癌細胞沾到其他器官而導致擴散,常建議轉成開腹手術,但開腹手術也有很多限制。因此若使用達文西機械手臂就能解決長期病痛的糾纏,加上病人年紀輕有還款能力,自然甘願花這筆錢。

「如果簡單的手術就能解決,我連提都不會提達文西,但如果病人確實有需要,我會問他有沒有保險?」劉偉民直白地說,他的病人多,因此他總是單刀直入,也希望讓病人做出精準的決策。

但與外界設想的不同,不是有錢人才做達文西。劉偉民估計,他的病人中有 3 分之 1 是住健保床,不少病患可能覺得這輩子就開一次重大手術,還有病人希望術後趕快回去工作或照顧小孩,因此願意花大錢做達文西。

手術中》懸吊型手臂操作自如

因此,即使是要價 22 萬元台幣的婦科達文西手術,也要等 1 個多月才能動刀。今天劉偉民幫病人安排的是達文西 Xi(第四代)機台。有別於前幾代手臂是從側邊伸出,Xi 為垂直的懸吊型手臂,隨時可改變操作方向,不需要移動床位。

病人定位後,助手在腹腔上開好 3 個洞,灌氣、架機械手臂,此時病患的丈夫走進開刀房陪伴。達文西配備的影像系統像行車記錄器一樣記錄手術全程,不僅可作為教學分析,日後若發生醫病糾紛,只要調閱影片便可裁定。

劉偉民把椅子拉給家屬,他則坐在一張自己特別訂做的手術專用椅上,開始操作。由於這台手術由他一個人操作 3 隻機械手臂,這張專用椅設計成類似單車坐墊的椅墊,腿側處下凹方便他踩踏達文西踏板,施做時更省力。

鏡頭一伸進骨盆腔,果然就看到密麻如蜘蛛網般的白色粘黏。粘黏會讓體內器官互相拉扯,是導致病患長期慢性疼痛的主因,該名患者的粘黏又緊密連結著血管,用傳統或一般腹腔鏡術式操作的風險很大,一不小心就可能弄破腸子或造成大出血,因此很多醫師難免避重就輕,只切除子宮,不處理粘黏,卻也增加術後復發的機率。

但只見劉偉民左右開弓,迅速清除粘黏與切除子宮:他先用鑷子夾住血管、電燒止血,血就沒機會流出,即使是附著在脆弱的淋巴上的粘黏,他也駕輕就熟地一一清除。

劉偉民的第一助手婦產科住院醫師王呈瑋低聲解釋,「達文西內視鏡可放大 12 倍數的影像,而且成像立體,手臂又能在腹腔內進行 270 度靈活折撓,不像腹腔鏡視野平面、手臂只能 90 度直角彎曲,因此可以把粘黏清除得很乾淨。」說著,整個子宮已被完整切下,全部過程僅花 40 分鐘。看似簡單,卻是其他外科醫師難以望其項背的技術。

在劉偉民成為全亞洲開達文西手術最多的人之前,他在台北榮總時期就是婦科名醫,1993 年赴美在哈佛大學附設醫院進修腹腔鏡手術,由於技術高超,很快便將微創手術應用於婦科腫瘤手術上,更連年獲得世界婦科內視鏡大會論文首獎,返台後他便轉戰北醫。

「我一直都是台灣手術量最大的婦科外科醫師,最高峰時一個月超過 120 台,不管微創還是傳統手術都難不倒我,所以北醫有沒有買達文西都沒差,」劉偉民說。也因此,當 2000 年達文西機器人震撼醫界;2004 年,三軍總醫院、台中榮總、長庚陸續花近億元台幣購入達文西,而北醫卻還沒動作時,他也不以為意。

直到 2010 年,北醫前院長陳振文決定買進,「院長說,他對我有信心,」他才飛到香港中文大學的教學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受訓。

劉偉民坦言,他選擇香港是因為一天就可以結業,早上了解操作竅門,下午就進手術室,裡面有一隻活豬,一位麻醉師進來把豬麻醉倒了,叫他用達文西把豬的腎拿出來,而且豬必須還是活的。隔天他自願繼續留在香港,在模擬機上待了 6、7 個小時,練習搖桿與踏板如何同時交互作用。「就像賽車手開藍寶堅尼,每個動作都要練到下意識反應,這樣才能在高速緊繃的狀態下很快應變。」

手術台下》累積 1 千 5 百台的自信

一一年他完成第一台達文西手術後,便迅速累積成功個案,一方面他完整經歷過 3 次手術革命(傳統、微創、機器手臂),上手很快;其次他病人多,光靠口耳相傳就做不完,去年「達文西手術系統」美國直覺手術公司(Intuitive Surgical Inc.)亞太區副總裁范思科(Jeroen M.M. van Heesewijk)更特地來台致贈劉偉民「達文西手術傑出醫師獎」,以表彰他在婦科達文西腹腔鏡術式上的創新,不但是亞洲第一位,也是全世界第三位獲得此獎的婦科醫師。

「我每個階段心態都不一樣,」他說,剛開始,還沒有感覺到它的妙用,但做到數百台時,才體會到科技絕對能幫助醫師。他比喻,一開始有行動電話時,都會覺得諾基亞就夠用了,用過智慧手機後,才能體會到什麼叫做以使用者為中心的設計。

不過他也承受很大的壓力,他坦言,有人罵醫院軍備競賽、有人質疑他支配病人掏錢出來。不過這些罵最凶的人,現在都引進達文西了。

他對比傳統手術、腹腔鏡和達文西手術過程。傳統手術人力需求最多,而且開腸剖肚,每切一刀就要縫一針,術後還要關肚子,同樣的手術大概要 3、4 個小時,病人出血量 3、4 千西西,醒來都不像自己了。而腹腔鏡需要拿內視機的助手、遞器械的刷手護理師,至少 3 位協助,主刀醫師得雙臂懸空,用單腳站立,另一隻腳要一直踩電燒,還要對助手下達指示轉鏡頭,如果患部是在一個立面上,主刀者就要上身傾斜、半蹲才能取代器械轉彎,雖然只需 1 個多小時,但對醫師的體力很是折磨。

而達文西的顯像卻是 3D 視野,就和用肉眼看一樣立體,由主刀者自己控制鏡頭。只要架好機器,從頭到尾一個人操作這台就好,過程不到 1 小時,病人不需要打術後無痛針,隔天就能下床,3 天出院,「這就是進步和品質。」

不少國內外醫材廠商看上劉偉民的經驗,邀他看廠試用不同形式的機器人,他也都抱持開放態度。「很多醫師性格高傲、觀念保守,嚇病人、瞧不起藥商與醫材;但現在科技的發展比醫學還快,可不能再小看了」劉偉民快人快語。

(本文經合作夥伴財訊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手術室現場 藉助機器人操刀 無血手術 3 天出院 直擊達文西名醫劉偉民 40 分鐘摘除子宮 〉。)


全方位掌握消費者數位軌跡

AI 如何有效提升電商業績、降低導入成本?

《領取白皮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