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白目」變成矽谷公敵,為何仍能在社交媒體上打趴希拉蕊?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美國總統大選第一場辯論在前天落幕。雖然多數媒體認為希拉蕊表現較佳,但在社交媒體的表現上,川普的人氣卻遠高過希拉蕊,也替川普省下不少媒體宣傳費用。堪稱是最會利用社交網路的總統候選人。(責任編輯:黃筱雯)

bg62ex8wo1g9bwg1

川普有多愛 Twitter 與 Facebook?通過各種社交媒體註冊帳號,川普已經達成近 8500 萬次「網路互動」,幾乎是希拉蕊的 3 倍。

而矽谷有多討厭川普?包括 Twitter 前 CEO 威廉姆斯 及 Facebook 掌門人祖克伯格在內的數百名科技界大佬都曾公開痛斥過這個經常「四處亂咬人」的美國候選人。

也正因為如此,即便希拉蕊不發出任何聲音,眾多矽谷精英似乎也會選擇無條件站在她的身後。因此,大筆來自科技公司的競選資金就流入了希拉蕊的腰包。但是另一方面,即便川普根本從矽谷撈不到什麼油水,但卻內建「省錢技能」,僅靠在社交媒體上口無遮攔釋放各種言論,其網路曝光度及話題熱度就遠遠高於其他候選人。

2suy7vdrwktv3osz
美國大選第一場電視辯論結束時的瞬間

一個是撈錢能手,而另一個卻是社交狂人。就讓我們來看一下兩位候選人如何演繹美國大選中的「得意」與「失意」。

撈錢之戰:「矽谷公敵」川普自然比不上「掘金能手」希拉蕊

自 2015 年 4 月 12 日希拉蕊宣佈參加 2016 年美國大選之後,僅在頭 4 個月就籌集到 4500 萬美元競選資金,創造了美國大選籌款的歷史紀錄。而上一個做到短時間內籌集資金超過 4000 萬美元的正是快要卸任的歐巴馬。此外,希拉蕊也是 2016 美國大選中迄今為止籌錢最多的候選人(僅在 2015 年就籌集資金超 1 億美元)。

而其中一個促使希拉蕊拿到鉅款的重要推動力恰恰是那些來自矽谷的精英們。

雖然根據競選以來希拉蕊提交給聯邦選舉委員會的財務報告可以看出,金融與法律界(銀行與律師事務所等)是其競選資金的主要來源。但矽谷也毫無疑問是希拉蕊需要拉攏的重要對象。

在加州,許多科技巨頭、富豪及創業者們都是希拉蕊的支持者,而他們也願意為競選慷概解囊。特斯拉的首席執行長馬斯克、Facebook 首席運營長桑德伯格、夢工廠聯合創始人斯皮爾伯格都是希拉蕊背後的重要「金主」。

而桑德伯格甚至在今年 4 月份希拉蕊剛剛參選時就公開表示:

「我希望看到希拉蕊成為美國總統,同時希望看到全球有更多女性總統的出現。」

4bz9oncjojds9rtv
桑德柏格與希拉蕊

與此同時,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董事會執行主席施密特曾公開承認自己是希拉蕊的粉絲。在競選活動中,希拉蕊團隊還使用了施密特資助的一個神秘創業公司——The Groundwork 提供的競選諮詢服務與數位競選產品。

除了以上這兩位忠實支持者,Facebook 首席行銷官布瑞格斯、YouTube 掌門人沃西基以及 eBay 首席執行官多納霍都曾帶領部分員工公開向希拉蕊捐款。

因此,似乎是為了順應矽谷的「喜好」,希拉蕊在今年 6 月發佈的「美國綜合科技計畫」更像是一份矽谷的願望清單。

譬如在計畫中,希拉蕊承諾 2020 年將為所有家庭提供高速網路服務、減少監管限制、支援網路中立規則等等。此外,她還提議加大電腦科學、工程教育的投資力度,擴展 5G 移動資料應用領域,在更多機場和車站為人們提供便宜的 Wi-Fi 網路。如此“美好的願景”理所當然地幫助希拉蕊鞏固了自己在科技圈的地位。

當然,讓希拉蕊更為重視矽谷的原因是, 技術公司從任何意義上都不容忽視,它們在政治上的影響力正借由作為財富聚集地矽谷的崛起壯大而不斷增強。根據美國無黨派互動政治研究中心的統計資料顯示,技術產業過去 20年對美國總統大選的支援貢獻總計超過 6000萬美元,高於石油、天然氣等傳統行業。

然而正當希拉蕊在矽谷的支持率不斷攀升的同時,川普的移民與自由貿易政策卻惹火了大部分矽谷的技術公司。

在一次公開演講中川普曾表示,美國政府應該取消針對高級專業技能工人的 H-1B 簽證,而這一簽證恰恰是矽谷企業獲得外國高級人才的最主要管道。言論一發出就迅速引發了美國科技媒體對川普的「口誅筆伐」(科技媒體在反對川普方面會用他的各種「表情包」來抒發不滿)。

而在今天舉行的首場大選電視辯論中,川普又一次強調,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與美國貿易政策這些協定奪走了美國人民的工作,並承諾計畫通過限制美國參與全球貿易來恢復美國製造業活動。

對於那些擁有龐大海外市場的科技公司來說,這一政策顯然會影響到自己的發展。惠普 CEO 惠特曼就曾明確表示,川普的這一貿易政策將會對惠普公司構成較大的威脅。

因此,川普逐漸成了最不受矽谷歡迎的人。他們認為川普在有意與矽谷作對。理所當然地,川普從矽谷那裡得到政治捐款的機率也變得微乎其微。

另據一份競選集資網站 Crowdpac的報告顯示,截止 2016 6月,僅有 52名科技從業者為特朗普捐出了自己的錢,資金總額僅有 2.1萬美元;相比之下,希拉蕊則從約 2000名科技捐贈者那裡獲得了 260萬美元的捐款。

124xfdbsp655h6gd
雖然六月時希拉蕊的人氣不如桑德斯,但比川普好很多

雖然川普與矽谷不對盤,但他還是能獲得美國房地產及醫療保險行業的大力支持。譬如在今天的第一場大選電視辯論中,他明確表示將支持廢除房產稅並將在當選後大幅調低企業稅率。此外在今年 3 月,他還聲稱自己的 7 項“醫療提議”將有利於擴大醫改範圍,提高醫療改革品質,使美國民眾都能負擔得起醫療費用。正因為如此,川普最近也從醫療行業那裡拿到了部分捐款。

但總的來說,在矽谷的支持上,希拉蕊完勝川普。

沒贏得矽谷的好感,但川普卻在美國大選的「社交之戰」中打了一副好牌:

雖然籌集的錢款與希拉蕊差距過大,但這不妨礙川普團隊選擇走一條更為精打細算的競選宣傳之路:充分利用社交媒體 Twitter 與 Facebook。

密西根大學美國政治學教授在接受《財經》雜誌採訪時表示,大選中最花錢的地方是電視廣告、資料運營和地面動員活動。而截止今年 8 月,川普在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以來,還未在 7 個民意搖擺州投放任何電視廣告,但希拉蕊團隊僅在 6 月份就已經在這些地區的宣傳廣告方面消耗了 2600 萬美元。

與此同時,美國 ABC也報導稱,截止 8月份,希拉蕊的競選團隊在電視廣告上已經花費了 5200萬美元,而川普的競選團隊在電視方面竟然未花一毛錢?!

對此,我們可以想像川普不以為然的表情:這又如何?我比希拉蕊的 Twitter 粉絲多了幾百萬?!

而今年 4 月份《紐約時報》也做過一項調查:雖然川普的整體廣告費僅支出了 1000 萬美元,但獲得的免費媒體曝光價值卻高達 18 億美元……

的確,川普應該是至今最會利用社交媒體的總統候選人。與希拉蕊的矽谷技術行銷團隊相比,川普的做法其實更接地氣且具有濃濃的「草根味兒」:喜歡坐在電腦前「與網民狂聊」,試圖在網路上與更多支持者建立聯繫。

據社交媒體分析工具 CrowdTangle 的統計顯示,僅僅在 2015 年 6 月至 2016 年 1 月期間,川普在網路上就發表了超過 6000 次言論,大部分都發佈在 Facebook 及 Twitter 平臺。CrowdTangle 總裁 Brandon Silverman 曾表示,川普在這次選舉週期中通過網路掌握了社會話語權,這是歷屆候選人都沒有達到的效果。

而華盛頓郵報也給他算了一筆賬,川普現如今幾乎每天發 10 條推文,比此前多得多。正如大選前後政治分析師們會計算「政客和選民的每一次互動」,「每一次握手」所帶來的選票轉化率一樣,在社交媒體上的互動一定也有「轉化率」。

由此看來,川普實在是精明,選戰開始後他就越來越頻繁地登入 Twitter,看來這轉化率肯定是讓他很滿意。事實也證明,在競選開始前,川普的 Twitter 粉絲數不及希拉蕊,而如今已經成功反超 210 萬人,達到 1180 萬…

kfs3g1iq8iij9b4w

有意思的是,川普對社交媒體的「用法」也獨樹一幟。別的總統候選人都是希望通過社交媒體想表現出自己「和藹可親、值得信任」的一面,但川普卻將社交媒體資訊快速即時、「攻擊性言論更能引發輿論熱度」等特性發揮到了極致。

也就是說,他的 Twitter 更像是一份「充滿自由主義風格的報紙」。而作為「社會評論家」與「局外人」川普自始至終都沒打算遵守政治圈此前默認的規矩。相反,除了與選民互動,他直接將這份「報紙」打造成了攻擊對手的最佳工具。比如在蘋果與 FBI 的「密碼解鎖大戰」中公然抨擊蘋果公司,惹得庫克聲稱今年將不會向共和黨捐款。

但在其支持者們看來,川普的「嘴炮」並無不妥,反而還替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而川普的 Twitter 也營造出一種類似「貼吧」的氛圍,深深吸引著這些支持者。每當他發出一條攻擊性推特,往往會在第一時間得到上萬的轉發;每當川普攻擊某個人,這些川普的擁護者也會一擁而上。

因此,川普在社交媒體上的「超級大 V」身份,除了提高粉絲的忠誠度,還給他帶來了超乎尋常的曝光度。無論按照什麼標準,川普都堪稱「無處不在」。這也是為何你可能在科技媒體及博客上很少看到其他政客的名字,但川普的「表情包」卻經常出現在頭條新聞中。

科技媒體御用的人物照片:川普
科技媒體御用的人物照片:川普

與川普在社交媒體上的呼風喚雨不同,受到矽谷支援的希拉蕊似乎更加「科技風」——在其的背後隱藏著一支來自於 矽谷的「科技天才們」組成的超級團隊

他們不僅為希拉蕊的競選主頁頻繁進行更新,更是開發出了歷史上第一個總統選舉 app。當然,使用高科技的醉翁之意還是在於「政治捐款」:官網上的捐贈系統是目前希拉蕊科技團隊開發的最大應用。

然而,雖然擁有製作精美的互聯網產品與強大的科技團隊,但希拉蕊引發的社交效應與川普相比似乎總是「棋差一着」。當然,也許後者濃濃的「鄉土氣息」畫風與槽點總是能戳中基層大眾的內心。因此在社交選舉之戰中,端莊優雅的形象顯然不如川普的「大嘴巴」更好用。

4cc7zlytktvl9doe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硅谷公敌”特朗普捞钱不如希拉里,但为何能在 Twitter 上“呼风唤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