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投資 Sucks!】企業風投風險多,別讓領死薪水的人決定公司的存亡

 

【我們為什麼要編譯這篇文章】美國初創公司在融資時,Plan A 是從頂級風投公司搞到錢,如果不行,Plan B 就會轉向略遜一籌的風投公司,再不行才會屈就企業風險投資,不過日本剛好相反。500 Startups Japan 負責人詹姆士‧萊尼壯志凌雲,想要改變此一現狀。

25054321240_df706d77d8_b

「美國初創公司在融資時,企業風險投資似乎是 C 計劃。A 計劃是從頂級風投公司搞到錢,如果不行,B 計劃就會轉向略遜一籌的風投公司,再不行才會屈就企業風險投資。不過在日本風投市場,企業風險投資倒是王道。」

以上這段分析來自 500 Startups Japan 負責人詹姆士‧萊尼(James Riney)發表在 TechCrunch 的文章。2015 年 9 月,萊尼成為 500 Startups 日本風投的掌門人,曾尖銳地形容,即使身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該國風投市場就像一個「黑盒子」——外面的人不知道裡面在幹嘛,裡面的人也不知道外面在幹嘛。

美日對企業風投態度大不同

據萊尼觀察,日本的風投在很多方面等同於企業投資,這不只體現在企業風投的形式,也體現在獨立基金設立有限合夥人的機制上。因此,比較美日兩國很容易就能看出差異,美國絕大部分風投來自於機構投資者,但日本的風投大部分則來自企業。

美國人不青睞企業風投是有原因的,如萊尼引述聯合廣場投資(Union Square Ventures)的佛瑞德‧威爾森(Fred Wilson)寫道:「企業風險投資爛透了!它們對公司或創業者是否成功不感興趣,企業存在的目的,在於最大化自我利益,永遠也不會有宏觀的視野,它們的 DNA 裡沒有這種東西,做為投資人真的是很糟(they suck as investors)!」

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落差?萊尼認為,日本投資人相當厭惡風險,人們普遍認為風險投資的風險非常大,不願對其進行資產配置,從風投得到的回報也還沒能達到矽谷的高度來克服這種厭惡,導致創業者獲得的融資少的可憐。舉 2014 年為例,日本的風險投資額為 9.6 億美元,美國為 480 億美元,差距 50 倍;而在天使投資方面,日本的天使投資額約為 10 億美元,美國有 241 億美元。換句話說,日本創業者總共只有 19.6 億美元的風險資金可以運用,差不多等同矽谷風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第五支基金的規模。

此時,願意風投的只剩下具雄厚財力的企業了。萊尼指出,企業進行風投的目的不在於財務回報,反而更像一種研發的投資,能關注最新趨勢,提前挖掘影響企業核心業務的重要因素,除了瞄準未來可能的收購目標外,還能和潛力公司建立良好關係以利長期合作。講白了,日本企業投資初創公司的原因,和其他國家的企業投資者沒什麼兩樣。

不能繼續放任企業主宰風投市場

正因為日本創業者的融資大多源自企業,他們倒不認為企業風投有什麼不好,而且好處淺顯易見。在日本這樣天生規避風險的國家裡,擁有知名企業的支持象徵穩定,而穩定對初創公司的幫助是很大的,你的客戶可能因此選擇你的解決方案,在招募員工時也相當受用。簡單來說,企業風投給人一種感覺,即你的初創公司不會在創業浪潮中倒閉。

然而,倘若繼續放任日本企業主宰風投市場,一來規模很難擴大,二來 500 Startups Japan 大概也沒什麼搞頭,所以接受彭博科技(Bloomberg Technology)專訪時,萊尼強調了要改變這一現狀的決心。在他眼中,日本創業者太害羞、太被動,不敢開口向風投公司要錢,他積極找不同的創業者來面談,用各式各樣的理由說服他們企業風投其實沒那麼好。

「企業風投的決策者通常是領固定薪水的人,投資成功與否不影響每月收入,」萊尼向彭博科技表示:「非企業風投就不一樣了,投資者投入更多精力、更關注公司生死,如果表現不好,他們可能徹夜未眠。」此外,企業風投的決策者在大型穩定的組織工作久了,只會打安全牌來確保自己的職業生涯,要他們幹點冒險的投資恐怕是緣木求魚。

為什麼是這個?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你?

精力旺盛、野心勃勃的萊尼,看準了外資對日本種子期風投幾乎付之闕如這一點,準備大展身手,他的信念很簡單,只有三個為什麼:為什麼是這個?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你?(why this, why now and why you?)。他相信,隨著相關法規鬆綁,虛擬實境及健康照護產業都蘊含無窮機會,而能解決日本特有問題的初創公司也不能放過。

在虛擬實境這一塊,萊尼認為,目前 VR 設備對大多數消費者而言雖然昂貴,但對企業是還好,因此 500 Startups Japan 選擇投資 DVERSE Inc.,這間公司做的軟體,讓使用者設計虛擬的建築和風景之後,再把自己縮小漫步在其中,聽起來很酷,不是嗎?DVERSE 創辦人沼倉正吾說,500 Startups 作為投資者之一有助於該公司拓展國際知名度,並在明年產品上市後,在全球範圍內尋找合作夥伴。

還有一間 app 公司值得一提–Pocket Menu Co.。它所開發的 Pocket Concierge 類似 OpenTable,幫助使用者線上預訂餐廳及付款,其實不是什麼新奇玩意兒,何以能獲得 500 Startups Japan 的融資?萊尼向彭博科技解釋,一方面因為日本每年觀光人數均有顯著成長,人潮預計在 2020 年東京奧運達到最高峰,Pocket Concierge 提供了最在地的服務;另一方面是其不可取代性,很多高端餐廳包括米其林餐廳在內,與本土 Pocket Concierge 合作的意願遠高於外來的 OpenTable。

由此可見,隨著黑盒子漸漸打開、漸漸透出光亮,一場嶄新的風投競賽已由 500 Startups Japan 率先開展,你準備好了嗎?

日本的黑盒子就要被打開了,台灣呢?又該如何開啟?
從矽谷回來的人們,有他們的想法,還有心得
一步一步告訴你該怎麼做, 詳細資訊請看這

相關資料來源:

Bloomberg Technology: Elevator Pitches Out, Office Hours In For Japan’s Timid Startups

TechCrunch : 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Is King In Japan

(圖片來源:Alejandro,CC licensed,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經濟強、人才有】日本新創力道卻薄弱,500 Startups 創辦人 Dave McClure:WTF 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屌絲男到創業家,Shintaro Yamada 成功打造日本獨一無二的獨角獸 Mercari Inc

 

【日本居然只有一家獨角獸!】日本創業生態真的很不成熟,但外國投資人還敢去投資,這到底是為什麼?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