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第一加速器 JFDI 停辦:新創圈風向變了,直接複製歐美成功模式不管用

Screen Shot 2016-09-19 at 9.34.42 AM

今年九月十四日,東南亞第一個成立的傳奇性新創加速器 JFDI 在官網上宣布,他們將永久停止他們的加速器計畫。從去年十二月送出最後一批新創畢業生後,創辦人 Hugh Mason 和 Wong Meng Weng 便分別著手規劃 JFDI 內部業務與外部合作的新方向。

五年前正式全面開始業務後,JFDI 見證了全球職場從守舊到創新的演變,原先沒人看好創業、加速器的功用和價值無人知曉,到五年後的今天,新創公司能在人力與心力互相激盪、挑戰、支持、奮鬥的環境中,獲得加速器的完整培育、風投公司的投資、人脈的建立,以及更多過去想都不敢想的發展資源。

JFDI 如此成功的原因,除了身為東南亞加速器開創者之外,也與他們對市場和文化的分析研究有關。東南亞市場的運作方式與風格十分獨特,特別是新加坡消費水準高、科技人才市場短縮,再加上嚴格的移民規定,很難直接複製歐美成功案例的模式。JFDI 從錯誤中學習,旨發展出一套適用於東南亞環境的商業模式,以扶植前來尋找他們的新創。

短短五年,JFDI 僅於正式加速前的「Discover」計畫中,便支持了來自 超過四十個國家的四百多個新創與一千五百多位創業家,且在加速器計畫中總共替七十個新創公司募資及投資了超過三百萬美金。

JFDI 的「Go Global」計畫則專注於國際型的團隊,曾幫助挪威、哈薩克、俄羅斯與韓國的團隊,更透過活動與工作坊接觸了台灣、馬來西亞、緬甸與柬埔寨的團隊。

加速器計畫與相關業務替 JFDI 建立了一套包括一百多位新創導師的社交網路,投身於支持與幫助東南亞地區的新創產業,出自 JFDI 的推廣大使也持續在泰國、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地舉辦新創活動。

JFDI 一共舉辦了十場 Startup Weekend 活動,而每週舉辦的 Open House 活動大約促成了一萬多名創業家、導師、投資者和研究者相遇。他們甚至替許多科技大佬舉辦公司創新活動(Corporate Innovation),客戶包含 Google、Facebook、Amazon、Mediacorp、BOSCH、 Boeing 等,也因此在越南有了一個合作風投夥伴。

喔,對了,新加坡緯壹科技城沒有像樣的咖啡店的期間,他們泡了好幾千杯全新加坡最好喝的咖啡。

儘管帶領 JFDI 到如此成功的境界,創下了無人能及的成績,兩位創辦人 Meng 和 Mason 的新創精神並未因此而安頓下來:「既然現在新創已經是新加坡的主流,我們身為開創者的工作也告了一段落,是時候讓我們更往前躍進了。」Mason 在官網上的聲明寫道。

不像 Mason 回到新加坡重新整頓、組織 JFDI,Meng 做了一個重大的改變──他接受了一個哈佛團隊的邀請,在 2016 到 2017 學年間,盡全力發展一個名為「Legalese」的新創。這個新創公司的目標是幫助其他新創在募資 A 輪或種子輪期間,準備好所需的法律文件。

繼續任職 CEO 的 Mason 將帶領 JFDI 在東南亞地區展開他們的新計畫。擁有六億人口的東南亞市場是個有趣而具挑戰性的地區,該地區被不同國家、人種、語言、貨幣分割,不如中國或美國好處理。

雖然許多計畫的細節都還在保密階段,Mason 仍點出了他們解決東南亞地區的一大方向:「多國人才(Multi-nationals)已經跨越這個阻礙了。他們早就在許多國家都有人脈關係。於是我們思考,如果我們可以幫手邊的新創公司引薦多國人才,那這些新創公司可擴張的規模將大幅增加,更有潛力拓展到整個地區。」

Mason 把 JDFI 的新「星探」策略形容成「K-pop 策略」(韓國流行樂策略)。所謂的 K-pop 策略,即是尋覓好一定數量的各路人才後,將他們湊成一個團隊,希望能創造出下一個少女時代。

「基本上,我們打算直接組織一個公司團隊──他們擁有分銷渠道、市場曝光率、資本……但他們不一定擁有產品概念或服務。」這將把營運一間公司所需的「對的人」聚集在一起,Mason 稱呼他們為「專業創業家」。

隨著東南亞新創圈環境的改變,JFDI 認定他們也必須調整自己,改變業務方向。就如當初推出了東南亞地區第一個加速器計畫,對於這次推動的新業務,JFDI 也沒有十全的把握可以成功。

不過,成功與否都得盡全力嘗試,JFDI 團隊的初衷,說到底也只是那句創辦人 Meng 的名言:「創業永遠步步維艱……但是那不必是條孤獨奮戰的路。」

 

(資料來源:e27JFDI;圖片來源:TechinAsia 1elfgohTechinAsia 2,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