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6-09-08 at 7.48.00 PM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台灣擁有活躍的科技民主黑客動能,例如g0v 成為台灣政府科技進化的重要支援者,然而 g0v 所彰顯的底層民主力量,並不可能代替政府的所有功能。當科技與政治的分野,因為技術進步而開始模糊,傳統政治體系出身的公務員,該有什麼樣的心態變化?目前台灣正在經歷工業 4.0 洗禮,這股浪潮勢必也會影響到民主治理,我們準備好了嗎?(責任編輯:鄒昀倢)

國際上的英國一向以強盛的國力穩坐世界大國之一,強盛的經濟、科技和軍事力量不容小覷;同時,在人民與學者眼中,它坐擁深遠的文化底蘊,走過千年歷史。

這個現代與古典並進的海中群島國家,在聯合國發布的2016全球政府電子化的調查報告裡,不論在組織的e化,或人民的e化參與程度,都位居全球第一。轉型成功的關鍵,就是2011年所創立的政府數位服務團隊(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GDS)。

GDS是英國打造數位政府的第一步,它協助政府部門提供更友善的公共服務,改善政府的所有數位呈現,包括了使用者經驗、管理數位溝通管道,以及其他部門委託的資訊。

短短十週內,GDS便將原先分散的一千七百個政府網站,整合到GOV.UK這個政府網站統一入口,該網站甚至奪下了英國年度設計獎的最佳設計獎。高達五百人的科技團隊,最重視的便是用戶需求,透過建立一套標準系統、工作方式,以及公開透明的程序,GDS幫助英國大大小小的單位進行數位轉型。

不過,就在GDS雷厲風行地整頓英國政府,且風起雲湧地將數位轉型政府的趨勢吹向美國與澳洲之際,GDS被宣告即將解散的聲音越來越大。

GDS已死,政府反數位化?

根據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David Eaves教授所言,即便各界相關人士極力否認、表示樂觀,GDS的未來發展並不被看好,講難聽點,GDS差不多就要被搞死了。

數位轉型政府不是件簡單的任務,特別是當現任政府官員們的成長環境不如年輕一輩充滿數位產品與服務,他們所習慣的辦公官僚體制是紙與筆的範疇,如果把廣義的數位化一併算入,也頂多加上列表機跟Microsoft Word。

對政府官員而言,紙與筆的體系不但依舊「可以把事情做完」,還能將權力中心穩穩鎖在自己手中。GDS的出現和改革讓他們發現,數位化政府的思維大大地挑戰了傳統官僚的思考模式及觀念。數位創新帶來的改變的程度是不可預期的──它不只在科技層面上實施新的作風,更將在公共服務體系內破壞原有的組織架構與權力分配

政府知道,GDS也清楚明白。於是,白廳(Whitehall)的資深公務員反擊。

GDS在英國政府內部推動數位轉型一直是舉步維艱。首先,他們需要反覆說服政府單位轉型的必要性,解釋分析轉型的方法與時程,讓官員們理解到數位化不單單只是擁有一個政府單位官網如此表面的事情。

再來,即便已成功輔助許多單位轉型成功,GDS團隊的運作仍然只能依靠少少的預算。他們並沒有拿到政府所承諾的高預算額度,反而獲得受到大幅刪減後的資源。據悉,對某些資深公務員而言,GDS團隊不過就是「一群網頁開發者」或「一群科技宅」。諷刺的是,正是這群「科技宅」,改造大小政府部門的運作方式後,替英國納稅人省下了上億稅金。

英國數位難題,世界共同承擔

「政府該如何運作」的議題,從來不是自己國內的事務。正如英國GDS在美澳等地區帶起了政府數位轉型的風潮,GDS的碰壁事件也將在各地發生。

仿效英國GDS而創立的美國USDS(美國數位服務團,United States Digital Services)和澳洲DTO(澳洲政府數位轉型辦公室,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fice),在國內推動政府數位化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它們的宗旨與目標皆是「協助各機關打造簡單、有效果又有效率的政府服務」,和GDS如出一轍。而GDS在英國國內推出、用以規範與檢視各單位數位服務品質的《數位首選服務標準》,也被美澳各自精簡、整理成《美國數位服務守則》、澳洲《數位服務標準》和《服務設計與交付流程》。

當這些創新者、數位型政府官員著手進行數位改革的同時,在美澳等地的中央政府中,也一定會有資深官員組織反對。在這個跨國合作與交流再普遍不過的時代,政府與政府之間不再隔著海洋或山脈,而能跨越國界互相聯絡。政商名流可以參加同一個國際組織、董事會、慈善會、俱樂部,透過這些連結,也能分享彼此的經驗與資訊

哈佛教授David Eaves特別指出這點,呼籲那些在英國外嘗試數位轉型政府的人才,千萬別忽略政府內的資深公務員,也別輕易認為科技是科技、政治為政治。數位轉型團隊必須嘗試取得政治影響力,拉攏資深決策者。

「當英國白廳已經對上GDS,你們國家的中央組織官員一定知道這件事,甚至認識白廳的官員,如果你們也在推動政府數位改革,他們一定會問白廳的人數位化是怎麼回事。」David Eaves的行文帶點擔憂,「白廳的官員大概不會說什麼好話。」

台灣的零時政府g0v,是臨時還是零食?

最近台灣的行政院迎來了一個特別的職位,叫做「數位政委」,由曾任BenQ、Apple公司顧問,長期與開放源碼社群協作,創辦「g0v」零時政府的唐鳳擔任該職,負責督導政院數位經濟、資訊科技、網路產業、創新創業與科技法律等事宜,並針對相關政策需求,指定專人負責數位經濟政策的規劃與修訂。

從低效率的官僚模式,到推行LINE內部溝通,到工研院研發「Juiker 揪科」通訊軟體app供政府部門使用,台灣高喊數位化數年,持續慢慢地改變現有的工作模式,鼓勵官員嘗試創新方法。

第一位數位政委的誕生,代表台灣政府向科技看齊實質性的第一步,也好似預言了台灣未來,除了「資通安全會報」推行資料通訊安全外,可能會進一步成立類似於英國GDS的改革單位。

然而,台灣的官僚與改革聲浪之間,是否能取得共同成長的共識,而非如白廳對上GDS般地讓數位化進程停滯不前、舉足維艱,就要看政府單位之間的協調,以及第一位數位政委唐鳳的影響力了。

(資料來源:MediumComputer WeeklyiThome聯合新聞網端傳媒天下雜誌數位時代唐鳳個人臉書政府資訊委外服務團;圖片來源:gdsteam 1gdsteam 2gdsteam 3daisuke1230

延伸閱讀

【與準數位政委唐鳳的線上對談】開放政府的重點:意見交流能夠被記錄、延續、即時更新
騙鬼啊,台灣政府電子化全球No.10!那為啥政府網頁還是用IE?
【來談談工業 4.0】桃機淹水我們需要的不是 g0v,是政府「自動智慧」4.0 進化
給台灣現任科技部長的 10 大政策方向,新政府的 CTO 有 guts 引領轉型嗎?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