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要編譯這篇文章】根據風險投資數據提供商CB Insights分析,全球共有155個獨角獸,其中僅美國就囊括了92家,中國擁有25家,就連印度這個發展中國家也佔據7家,而日本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居然只有一家獨角獸Mercari Inc!怎一個慘字了得?

究竟是什麼原因致使日本的獨角獸如鳳毛麟角呢?概括起來,背後的深層原因,是新創企業處於一個不成熟的生態環境,以及權威至上的企業內部文化。

15384872188_b760b77278_z

圖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 不成熟的生態環境

國外投資人在進入這塊市場前,必須充分地了解其新創企業所處的生態環境,這個環境目前看來並沒有那麼好,怎麼說呢?根據500 startups,我們歸納出以下幾點:

首先,風險投資在日本只佔很小比例。如果把天使投資(Angle investment)、風險投資和群眾募資的份額全部加起來,日本只有12億美元,而美國卻高達750億美元。儘管差別十分懸殊,但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它的GDP約佔美國的三分之一,因此,日本市場仍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第二、日本的企業家對於併購這件事,不是那麼感興趣。儘管他們的資產負載表上仍有不少資金,但寧可建立和打造在地的品牌和服務,也不願花錢去併購初創企業。

第三、 日本的初創企業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門檻很低。在日本,高達70%的初創公司,只要市值(Market Cap)達到了1000萬美元,就可以上市,甚至還可以登上東京證券交易所( Tokyo Stock Exchange)的排行榜。因此有人開玩笑說,日本初創企業在風險投資階段進入了B輪,就可以進行IPO了。

第四、日本的投資人懼怕風險。投資人只願意投資初創公司的開發期,種子期很少人敢投資。而且,日本企業風險投資後的結果完全達不到矽谷的水準,以至於投資人懼怕心態更難改,更舉棋不定。所以,大部分的資金會用做策略方面的考量,而不是拿來投資。

第五、日本的初創企業不懂全球行銷策略。多數人都認為日本的初創企業不夠多,這主要是因為它們不懂如何打開國際知名度,沒有善用行銷手腕。舉例來說,特斯拉汽車和PayPal的聯合創辦人伊隆·馬斯克知名度極高,還有「鋼鐵人」的外號,但真正的鋼鐵人開發商,也就是日本專門銷售可穿戴式的機器人公司Cyberdyne,你可能聽都沒聽過。

  • 企業內部權威至上氛圍非常濃厚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日本新創企業所處的生態環境的確很不成熟。此外,日本內部權威至上的企業文化,更是讓整個情況雪上加霜。路透社(Reuters)分析,過去2年,首相安倍晉三引進了新的企業法規,還誓言吸引更多的外商投資,改變日本過於舒適的公司環境。儘管如此,日本知名企業還是發生了一連串的醜聞,最要命的當數東芝財報作假案,由此顯得政府的改革力度還不夠強大。

奧林巴斯株式會社(Olympus Corp )前執行長邁克爾·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五年前因揭露公司假賬醜聞,而被所有人視為「告密者」、「叛徒」。在官僚體制和講究絕對忠誠的日本企業裡,幾乎沒有人有勇氣站出來指出是非對錯,即便有,也只能選擇以匿名的方式。而伍德福特大膽的做法顯然是犯了大忌,下場就是遭到開除。

「在我看來,日本企業80%的高階主管都把我看作是一個背叛公司的人,」伍德福特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企業文化研究中心執行長托馬斯·克拉克(Thomas Clarke)也表示,在財務和營運方面,日本企業缺乏足夠的透明度。

  • 日本獨特的企業文化

日本企業文化也是非常獨特的。日本線上媒體Japan Today上的一篇報導,為我們歸納出日本企業文化和西方國家相比,有哪些不同點。

第一、日本人盡職的特質。在西方企業,如果一名員工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完成某項工作,那麼這名員工通常會以主管下達的指令不夠清楚為藉口,而把責任推給老闆;相反的,同樣的情況若發生在日本,員工會把責任歸咎到自己身上。

第二、日本人顧客至上的理念。在西方國家,尤其是法國,人們所持有的觀念是顧客和服務提供者都處於平等的地位;但在日本,顧客就是上帝,因此,為顧客提供絕佳的服務,並與他們保持良好的互利合作關係,至關重要。

第三、與西方人不同,比起過程,日本人更在意結果。但這並不表明效率低,相反的,日本人事後回顧時,會思考做決定的過程是如何影響到最終結果的,因此,他們通常會花比較久時間做出一項決定。

最後、日本擁有獨特的職場飲酒文化。通常情況下,日本人下班後會和一群同事去居酒屋暢飲幾杯,對他們來說,這不僅可以放鬆身心,而且也是與同事分享工作心得的一種管道。俗話說的好,酒後吐真言,幾杯黃湯下肚,他們在工作上不敢認同的決議,這時或許就會大膽地予以反駁,進而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了。

  • 改革尚未結束 同志仍需努力

讀到這裡,大家一定很好奇,既然日本的企業文化如此獨特,權威至上氛圍也很濃厚,再加上新創公司所處的生態環境並不成熟,那麼,外國投資人為何還會看中這塊市場呢?

改變企業文化很困難,但並非不可能,因為希望就在不遠處。舉例來說,2015年,安倍政府引進新的公司治理法,要求公司至少設立2名獨立的董事;此外,他還希望企業把現金用來投資、加薪或與股東分享。在他看來,股東資本主義就是一貼良藥。

另一方面,政府也越來越重視初創企業,由上而下的資金投入與日俱增、提供課程培訓以及辦公空間改造等方面。而且,政府還專門設立了檢舉熱線,鼓勵匿名員工前來投訴企業內部醜聞。

改變正一點一滴發生,拿日本大型零售、流通事業控股公司7&I來說,今年4月,該公司任命一位由激進的美國投資人所支持的丹尼爾·勒布(Daniel Loeb)為總經理,而勒布上台後不久,就辭退了83歲高齡的元老——鈴木敏文(Toshifumi Suzuki),權威至上的企業文化顯然不是不能扭轉的。

最後,日本年輕人加入初創企業的風潮越來越旺。往年,從頂尖大學畢業的新鮮人都會進入知名大企業,如Toyota 或Sony等。但如今,大廠不再與金飯碗劃上等號。當下的畢業生多是迷惘的一代(Lost generation),他們目睹了外國的初創公司,如facebook, Uber和 Airbnb是如何創造巨大財富的,而明知的老牌企業卻日漸蕭條。因此,他們更傾向於進入新創公司。

整體而言,因為日本獨特的企業文化,以及對初創企業不夠友善的環境,導致它在這塊領域走得有點步履闌珊,遠遠落後中國和美國,但我們可別忘了,日本人絕非固執不願改變的一群人,100多年前,他們藉由明治維新蛻變成東亞第一強國,二戰後也在美國的幫助下,迅速走出戰敗陰影,創造輝煌的80年代。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應有很大的機會見證日本急起直追。

 

相關資料來源:

Japan Today: 〈Differences in business culture between Japan and West

Reuters: 〈Secrecy, hierarchy haunt Japan corporate culture despite Abe’s reforms

500 startups: 〈7 Things Investors & Founders Need to Know about the Japan Startup Ecosystem

(圖片來源:Dick Thomas Johnson,CC lisenc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