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6-09-01 at 7.49.55 PM

零時政府(g0v)社群創辦人之一的網路創業家唐鳳,確定入閣擔任「數位政委」一職,她致力透過數位工具為民主制度提供新面貌。身為一個準公務員,唐鳳就連與大眾溝通的方式都與過往政府單位一板一眼的溝通模式不一樣,更加「數位、即時且有互動性」。

唐鳳開了一個線上wiselike表單,開放大眾提問任何問題,她本人都會在下面一一回覆。開放約一個星期,累積的問題數量、廣度、深度都已經十分驚人。

唐鳳開放網路提問,展示了數位民主的可行方式

透過此種方式,唐鳳其實展示了一種新的對話模式,不僅回答、紀錄提問者的問題、展現自己對於數位政府、技術應用的理念,而且任何人都可以針對相關主題持續提問、對話。在爬文過程中,不僅可看出大眾關心的議題,議題的討論脈絡發展也可不斷的拓展。

簡單來說,只要這個表單存在,我們就可以不斷地透過此表單與唐鳳長期對話。這樣的對話方式,不僅有效而且更demo出政治人物未來處理民意的可行方法之一。

為了實驗此種新興對話、溝通模式,TechOrange嘗試多次提問,從一開始針對政府的數位思維討論,到後來對數位民主概念的辯證,其實在多次與唐鳳對話的過程中,概念是越辯越明的。

未來,我們也會持續地透過此種方式與唐鳳對話,不僅要深化議題討論,同時也會就當下的熱門議題做對話。以下為目前TechOrange與唐鳳的對話整理:

政府是否有足夠的數位思維?

TechOrange問(以下簡稱問):入閣後,如果不小心手癢,想要駭政府網站怎麼辦?

唐鳳(以下簡稱唐):我自己的習慣,是把建設(創造新程序)的 hacker 翻成「黑客」,把侵入(找出既有程序漏洞)的 hacker 翻成「駭客」,兩者的基礎知識雖然重疊,但其實是不同的專業。我擅長的是前者,後者並非我的專長。

問:會找朋友來幫您(政府)做壓力測試嗎?

唐:這是行政院資通安全處的工作,我不會直接介入。

問:政府單位用IE,會不會想要出手拯救一下?

唐:微軟已經不維護舊版 IE 了,IE11 是最後一版,我想隨著 Edge 和網頁標準的普及,這只是時間問題。

問:vTaiwan上面的案子,是否有優先加速推動的項目? 為什麼?

唐:目前就是金融監管沙盒、公司英文名稱兩案,我們會照著正當程序來走,不會特意求快。

技術讓民主社會中的意見能夠「真正」交流

問:政府現在在傾聽民意上,常被詬病傾聽不足、不夠透明。您認為這個號稱「最會與民溝通」的政府該如何透過技術、工具或是體制改革,來同時傾聽千人,甚至上萬人規模的利益團體意見?您認為數位技術可能促成民主溝通的實現嗎?

唐:全球各地的公務體系,在電子化的同時,往往承續了紙本溝通的習慣,對「傳達給千萬人」較為熟悉,對「傾聽千萬人」較不熟悉,而對「千萬人同時協作」更不熟悉。

問:您是vTaiwan平台的推手,在過去一年以來,以您推動vTaiwan的經驗來看,民主公共共識的理想形成模式是什麼?您覺得數位工具技術能夠讓民主體制有什麼不同的樣態?

唐:數位科技可以提供節省精力的工具、示範新的溝通方式。但最重要的,還是「多元」和「包容」的價值信念,也就是讓參與能力和程度不同的利益相關者、意見彼此相左的朋友,都能共同設定議程、進行討論。

承上,在多元與包容精神的前提下,民主共識的形成可以有許多創新的途徑,例如 vTaiwan 等實虛整合的討論平台。平台本身不是答案,而是人們有機會透過它來找到答案。

台灣的民主制度眾議成林,各界已經高度參與。下一步是讓各方傾聽和言說的比例趨於對稱,並透過技術輔助,讓原本沒有參與習慣的朋友能夠發聲,並且體會彼此的處境。

問:您怎麼看「民主社會的危機」或「民主在退潮」這樣的觀點?

唐:隨著社會持續演變,民主精神更多元的呈現方式不斷出現,具體實例如公民投票、參與式預算等。在民主的進程中出現挑戰、進而引發創新,並不意味著民主發展遇到終點,而是轉折點。

問:全球政府都面臨數位治理轉型難題,傳統公務系統的數位/網路思維、技術理解無法與時俱進,10/1擔任政務委員後,您如何強化台灣政府部門的數位治理能力?

唐:我會先從自己辦公室的互動空間設計開始,示範數位系統的建置原則。如果事務人員朋友逐漸自願採用,或許文化就能改變。

政府各部門都需要逐漸數位化

問:您會參考英國、新加坡或是紐約地方政府的作法,在行政院中央直接設立數位經濟辦公室嗎?

唐:至於是否應該成立數位經濟辦公室,有兩個面向需要思考。

首先,數位經濟的業務是否能由現行的政府組織所承擔?如果確實無法,再來考慮新成立,否則就容易出現疊床架屋的問題。依照實際職能需求,或許也可以採取任務編組,在不增加員額的情況下,妥為因應。

其次,數位化作為社會發展趨勢,無論「數位經濟」是否獨立編組,我認為應一以貫之的融入政府各部門的作業流程與政策思考,讓各個部門都逐漸成為「數位化部門」。

英國數位治理案例是台灣可借鑑的例子

問:英國在開放政府、數位化轉型上,一直是一個大家不斷提起的例子。您認為,台灣在借鏡國際經驗上,有哪些國家的重要實例,值得我們的社會共同認識與探討,以之作為台灣自身數位治理轉型發展的參考?

唐:英國確實在數位治理上著墨甚多,特別是新進提出的金融監理沙盒制度,我認為值得考慮。對此議題,我們已經初步完成利益關係人意見徵集,將於九月初進入討論程序。

隨著討論的滾動,數位發展的需求會不斷被呈現出來,屆時,就會有更多的資訊來判斷應借鏡國際的哪些經驗,又有哪些經驗是台灣可以與全球分享的。

問:適法環境是根本且重要的數位轉型發展工作,目前為止,您針對許多提問的回答中,多次提到資安相關法規的重要性。您入閣擔任數位政委之後,在資安法規的修法、改革上,會採取哪些推動作法?另外,國防的數位資安也是一個急需關注的議題,您會不會協助這塊的修法或是觀念提倡?

唐:資訊安全屬於資通安全處的業務,具體方向將在資通安全管理法裡規範,此次立法由吳政忠老師督導,預計在新會期提出。同上,目前我的業務範圍不包括國防領域,因此無法評論。

開放政府的重點:讓對話能夠被記錄、延續、即時更新

問:政府從去年開始大力提倡政府開放資料。政府開放資料的效能,不在於資料多寡、而在釋出資料的方式是否方便民間索取應用。在開放政府的目標下,您未來在開放政府上,會怎麼推動新一階段的開放政府施政工作?

唐:如前所述,我對開放政府的進路,是採取對不特定人「示範實驗、提供工具、自願採用」的方式。

實務上,希望能具體落實滾動式檢討:也就是隨著客觀事實改變,政策需要修訂時,盡量讓所有人(包括立法委員、政務事務人員、專家學者、民間利益關係人、議題社群,以及各界公民)在進入下一次對話時,能先承接上先前的脈絡。

(圖片來源:COSCUP ,CC licensed,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