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在網路蓬勃發展的現下,我們的日常生活、工作場所、休閒娛樂等幾乎和網路形影不離,因為網路,我們的生活更便利、快速,得到知識和其他的資訊更是容易,不過,過度的依賴網路,是不是會降低我們的思考能力、弱化大腦儲存知識的功能?這值得我們更進一步的了解。 (責任編輯:張瑋倫)

現代社會,我們任何時候都可以通過手機、電腦方便地查詢訊息。最新研究指出,我們使用現代科技越多,也就越依賴它們。如果越多地使用谷歌查詢訊息,而不是靠大腦記憶,以後就越會這樣。

英國《記憶》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介紹心理學家Benjamin Storm, Sean Stone和 Aaron Benjamin的一個實驗。他們把被試者分成兩組,要求他們回答一些瑣碎的問題。一組可以使用谷歌,另一組只能靠自己的記憶。然後,再要求兩組人回答一些更簡單的問題,之前使用谷歌的一組更傾向於繼續谷歌,即使這一次使用谷歌時更麻煩一些。因此,他們得出結論,似乎我們越使用網路就越離不開它

曾有人提出一個問題:是谷歌讓我們變愚蠢了嗎?當然,答案取決於怎麼定義“愚蠢”。假如我們所有人都在把知識“移駕”到網路上,那麼我們對大腦能力的評判標準是不是應該發生改變?因為網路使我們獲取知識更容易了,所以我們就不必記取很多知識,而能更多地去思考,去發揮我們的創造力。

可是有一個問題,正像研究者指出的,在事物間創造聯繫的能力有賴於一個人把事實內化成知識,這樣才能進行推理思考。在人腦和網路實現零距離連結之前,我們依然要費力思考很多問題。要把一些問題想清楚,你起碼得清楚你想知道什麼。

另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很多的心理過程在我們腦外已經發生。有些人認為,當我們藉助智慧型手機和筆記型電腦分析問題時,它們簡直就是我們大腦的一部分。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都已經成了半機器人,這是事物演化的自然過程。有什麼好擔心呢?

在柏拉圖的《Phaedrus》中,蘇格拉底講了一個古埃及神靈賽斯的故事,他發明了數學、天文學和寫作。賽斯去見埃及國王薩摩斯,向國王展示他的發明,並解釋它們的用處。他對寫作特別自豪,說:“這個發明會讓埃及人更聰明,會提高他們的記憶力;它是一種提升記憶和智慧的靈丹妙藥。”但國王並不苟同,他認為寫作會讓人健忘,因為這樣會減少對記憶的鍛煉。寫作是用外在的工具來儲存你的認知,而不是放到自己的心中。這樣會讓人依賴寫作而不是依賴心智。

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使用網路才不會弱化我們的大腦。網路和寫作一樣,也是擴展認知的一種外部工具。可是人類已經用了幾千年來適應寫作,而對於網路,才使用了短短幾十年。所以,現在談論使用網路究竟是好是壞,還為時過早。

(本文經合作夥伴36kr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老用谷歌會不會變傻?聽聽英國的心理學家怎麼說〉。)

  • 延伸閱讀

【破除操縱人心的心理學】Google有個職位叫「產品倫理設計師」,任務是減少你刷手機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