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0002785_7b1ed0ac3e_b

【我們為什麼要編譯這篇文章】 2016 年 7 月 21 日晚間召開的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矽谷精神領袖代表、PayPal共同創建者之一、《從 0 到 1》一書作者彼得·提爾 (Peter Thiel)語出驚人,他不但大力稱讚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還預言他將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此言一出,全球震撼。

乍看之下,提爾和川普幾乎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川普代表著集權和民粹主義,並曾承諾摒棄自由貿易;相反地,提爾是一位崇尚資本主義的自由論者。再者,提爾是矽谷極具影響力的代表人物,而矽谷也是極為討厭川普的。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提爾力挺川普呢?

根據《衛報》(The Guardian),分析人士給出了幾點解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提爾是一個大膽革新的人, 並且長期以來一直與「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政策相抗衡, 即不傾向對弱勢群體給予同情和保護。而這一點,恰恰與川普冒犯少數族裔和不尊重女性遙相呼應。另一方面,川普還承諾了提爾更寶貴的東西——從民主政治中挽救資本主義。

早在 2009 年,提爾就宣稱資本主義和民主政治無法共存。在一篇題為「自由主義者的教育」(The Education of a Libertarian)的論文中,他認為財富的創造和賦予女性更多的參政權,無疑會使美國政治體系得到更多人的擁護,但會因此而對資本主義構成危害。在他看來,資本主義是不受多數人歡迎的。這意味著,隨著民主不斷普及,廣大群眾必須以重新分配和調節的方式,從資本主義中取得更多讓步,而這就需要少民主化。

  • 提爾遇到川普,就等於美國民主政治的幻滅

2011 年,當美國尚未從經濟大蕭條中重振旗鼓時,提爾就告訴《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專欄作家喬治·帕克(George Packer),這股經濟尚未復甦的氛圍,讓他莫名地感覺到了一股希望。經濟不景氣的現實的確不可忽視,它同時開啟了一股嶄新的生機,一股經濟體之外的新希望正在萌芽。

如今,提爾遇到了川普,如同千里馬遇到了伯樂,只嘆相見恨晚。提爾認為,川普就是一個能夠摧毀垂死體系,並重建更好體系的破壞者,可以一把火燒掉腐朽機制的人。由此可見,川普完全能夠成為實現提爾所嚮往的以少數民主政治為基礎,而建立一個新的政治體系的願望。

而且,川普是個十足的種族主義分子和法西斯主義者。他曾公開宣揚美國的民主政治只該屬於少部分人,這種觀點可從他的反移民政策等言論中顯現無遺,這也深刻地說明了他也是反民主的。暫且不談倘若他當選上總統後有多少政策真能實現,川普政府最想做的事,就是白人執政,這就是狹隘的民主主義,無意等同於逐漸扼殺民主政治。

  • 提爾和川普都鄙視言論自由

除了提爾和川普都是狹隘的民主主義者外,他們兩人還有一個罕見的共同之處,即蔑視言論自由。《時代》(Time)雜誌報導,二人都不遺餘力地訴諸法律武器驅趕媒體工作者。舉例而言,川普曾禁止若干個媒體報導其競選活動,甚至為了更容易起訴政敵而試圖更改誹謗法。而在這一點上,提爾比川普表現得更為偏激:他憎恨高客傳媒 (Gawker Media) 揭露自己同性戀的身份,並聯合矽谷其他企業家對其進行反擊。

誠然,矽谷和多數美國企業家都不喜歡川普,但這不代表提爾也是。作為一個大膽的創新家,提爾就很有可能擁護川普所代表的政府。一個川普政府能夠盡可能多做事減緩資本主義危機,它會為了私有領域誘人的新科技而為其注入大量資金,同時鎮壓千禧世代要求資源重新分配的吶喊聲。提爾曾有過豪賭並賭贏的經驗,這次有了川普的推力,他或許會創造出下一個奇蹟。

本文資料相關來源:

1. The Guardian Donald Trump, Peter Thiel and the death of democracy

2. Time 〈Donald Trump and Peter Thiel Have One Scary Thing in Common

(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