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想要挑選這篇文章】台灣一直被評沒競爭力,又有人說台灣未來優勢甚多。這麼極端的兩種意見,其實都有背後的理論脈絡。從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的眼裡,他又怎麼看呢?(責任編輯鄒昀倢)

當台灣的年輕世代因為全球經濟變化劇烈,惶惶不安,不知未來該何去何從時,施振榮歸納他四十年一路走來的思維,指引年輕朋友如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也指引台灣如何順勢造勢:

年輕世代一定要學,突破瓶頸、創新加值的關鍵:
        面對競爭,外表像羊、內心像狼,比兇惡的狼,更有力量
        創意不足,反著想,成功自然跟著來
        認輸才會贏、要命不要面子,人生才能逆轉勝
        不斷學習,主動挑戰,不找藉口,記取教訓,進化成企業喜愛的未來型人才

各級領導人必懂,逆勢突圍、翻轉未來的關鍵:
        啟動「由右引左」、「以終為始」新思維,從科技走向以用戶需求為中心。
        為社會創造價值由小做起,重視無形資源,從長盤算,打造創新創業四要訣。
        以「創造價值、利益平衡、永續經營」的王道精神,成就一流領導人

從臉書(Facebook)或Apple的成功經驗,我們可以看到,跨國企業在掌握市場的需求後,就以全球為市場快速擴張,在世界已經變平的大環境下,將服務及產品迅速打入全球的市場。甚至以Apple的成功模式為例,其關鍵零組件及組裝製造還借重了亞洲企業,透過整合全球資源掌握這一波創新的機會,全球化讓Apple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所謂「世界是平的」含義,可以分別從個人面與產業面來看。從個人面來看,年輕世代面對全球化的新浪潮,你將會發現,未來的競爭對手,將不只限於台灣周遭的人,而會是來自於全世界的競爭對手。

面對競爭未來的態式,對於有人形容:「台灣的年輕人是羊,大陸的年輕人是狼」的這個說法,我並不完全認同。

以我自己為例,我的外表與個性看起來像羊,但我內在的企圖心,為了要改變世界,也有狼性在。狼性代表企圖心、有危機意識、重視團隊合作,我外表像羊,內心像狼,但我的狼性是以不傷害到他人為前提,這才是我們所追求的。

兩岸之所以有這樣的差異性,在於大陸客觀的環境機會多,但人也多,因此出現先搶先贏的現象,年輕朋友為了搶機會,讓狼性較為顯現。但在台灣的市場相對已成熟,但未來還是有無限的機會,只不過要爭取機會的方式和大陸不同,需要先有思維及策略,且需要培養自己的能力才會成功,先搶不一定先贏,需要策略及方法。

另外從產業面來講,指的是舊的思維將不斷面對產業空洞化的憂慮,未來已經沒有單一國家、公司能具備價值鏈所有項目的競爭力,因此以垂直整合價值鏈的所有活動已不符合經濟原則,全球性的分工整合促成世界變平。

  • 分工整合 借重全球資源亦被全球所用

雖然早期「垂直整合」是產業相當具競爭力的一種運作模式,不過近二十年來,在全球化的發展之下,同樣基於競爭力的考量,產業已逐漸由「垂直整合」走向「垂直分工、水平整合」的發展趨勢。

在產業的垂直分工體系已逐漸建立下,使得由傳統一個國家、企業什麼都做的經營模式,逐漸改變,並慢慢轉變成每一國家、企業都專注發展自己的優勢,在產業供應鏈體系各具重要的位置。

至於水平整合的模式,例如一些零組件供應商不斷在國內或海外進行同業的購併,這也是產業在水平整合趨勢下的策略,藉由水平整合取得競爭優勢,並打破不同國家或地域的限制。

以PC產業的發展過程為例,早期如IBM等國際大廠原本也是採取垂直整合的方式運作,將價值鏈的所有活動都握在自己手上,然而隨著產業走向垂直分工、水平整合,如今國際大廠不再將產業價值鏈的所有活動一手包辦,僅扮演整合者的角色,而與價值鏈各分工環節最強的業者合作,大大提升了PC產業的競爭力。

又如半導體產業的發展過程,原本是由IC設計到IC製造端都是一體的,由IDM垂直整合的生態,後來發展至從IC設計、IC製造及銷售都走向專業垂直分工,相對讓各個環節的發展更為專注,創新速度快了很多,也更具競爭力,如今在每一個分工領域也都產生了全球的領先者,這對最終市場的消費者也是有利的發展。

因此在全球分工整合的大趨勢下,很重要的一個思維是,台灣不能什麼都做,一定要把資源放在具有優勢的領域,專注發展。一方面,我們要借重全球的資源,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被全球所借重,為全球所用,如此才具備經濟規模,才能在技術上不斷領先,這也是台灣未來應該努力的方向。

  • 贏家思維:扮演全球最佳資源的「整合者」或「被整合者」

因此,年輕世代面對全球化,想要有競爭力,未來要勝出成為贏家,就要有新的思維。

在世界是平的大趨勢中,要取得致勝的戰略定位,我認為,「贏家」將是能有效整合全球最佳資源的「整合者」;或是專注成為各領域的領導者,而成為全球最佳選擇的「被整合者」。

任何一個企業也多多少少同時扮演「整合者」與「被整合者」的角色,例如台灣的ODM業者,就整合了很多的關鍵技術與關鍵零組件,最後製造出創新的產品,不過也同時被國際品牌大廠所整合。

對於年輕世代來說,未來所扮演的角色,也可能同時扮演「整合者」與「被整合者」的角色,這與自己的角色定位與所具備的能力有關。為了共創價值,有的時候我們會扮演整合者,要整合眾人的資源並善用大家的能力;有的時候雖扮演小螺絲釘,卻依然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但我要特別提醒年輕朋友,扮演「整合者」時,一定要考慮「全球最佳資源的整合」。整合者只要整合到較弱的一環,整體就變弱了,這就是「再強,也強不過最弱的一環」的道理。

舉例來說,日本企業由於文化與民族性的關係,企業往往習慣只整合集團關係企業內或日本國內的關鍵零組件,但這並不一定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零組件,結果整合到較弱的一環,造成企業整體的競爭力也就變弱了。

這也是日本企業近年來較沒有競爭力的原因,因為日本企業的觀念往往是什麼都要自己做,而不是整合全球最佳的資源。

特別是在世界是平的,各國熱衷推自由貿易協定的趨勢下,這個情況會更為明顯。因為如果世界不平,還有一些天然的屏障對本土企業形成保護,但在世界變平下,這些障礙都將消失,企業就要面對全球化的競爭。

如果是「被整合者」,就要選定一個領域,專注在該領域發展,成為該領域最強的領導者,如此才能成為全球最佳的「被整合者」,這就是贏家應具備的新思維。

  • 台灣應聚焦優勢領域

台灣在這一波世界是平的挑戰中,主要是面臨客觀環境的問題。台灣的市場太小,要扮演品牌整合者有很大的挑戰,加上還要面對國際化品牌形象不足,以及國際化的管理人才經驗不足等問題,因此難上加難。此外,台灣也面臨產業一窩蜂的「Me Too」文化,沒有產品特色。

台灣要當「整合者」,要做品牌,就要有創新的思維;而台灣的代工研製服務,雖然在技術創新方面不斷進步,但對市場仍無法有效掌握,市場創新仍不足,這都是台灣所面對的挑戰。

在此情況下,為提升台灣的競爭力,對台灣未來發展的策略,就必須思考:台灣關鍵資源為何?如果要扮演「整合者」或某一分工領域最強的「被整合者」,資源足夠嗎?

在有限的資源下,我們就只能選擇台灣相對具有優勢的領域,並主動在一些領域空洞化,因為我們不可能什麼都做,一旦資源無法集中,競爭力就會降低。

此外,台灣在哪些領域可成為世界領先的地位?台灣如何整合或被整合於全球資源?以及台灣在全球知識經濟下的角色,能否成為創造價值的整合者或有價值的被整合者?這些都是我們應該進一步去思考的重點,做為台灣未來發展的策略。

在此思維下,我認為台灣長期的定位,就應該扮演全球化不可或缺的最佳被整合者;或者是進一步建立大大小小多元的台灣品牌來整合全球資源,以確保台灣現有優勢。

  • 轉型的必要,策略發展新核心能力

全球化的趨勢是一股浪潮,不論是否喜歡它,全球化趨勢都無法阻擋!

即使台灣因全球化加入WTO、簽訂ECFA而逐漸開放市場,會對一些弱勢的產業造成衝擊,但台灣無法自外於全球經濟體系,仍必須及早因應全球化對產業帶來的衝擊。特別是台灣在全球化的趨勢中,因人口較少,資源有限,相對要更積極參與全球化的發展。

不過,雖然台灣先天資源有限、市場小,但台灣具備創業精神,加上本質上具備速度與彈性的優勢,面對大環境的變化能快速因應並做出必要的轉型。

轉型必須以未來具市場價值的新核心能力做為發展方向。台灣要思考的是,如何借重現有優勢,短期要發展什麼?長期要建立何種新核心能力?

   我認為,台灣在全球分工體系下,未來新核心能力的建立並不需要全面性的,只要慎選未來具市場性、可行性的幾個項目,以策略性的資源專注長期發展,不斷累積,就可形成領先國際的競爭力。

因此,從扮演「整合者」的角度來看,我認為台灣未來在打造華人優質創新應用的這個領域會有競爭優勢,因為我們對市場的了解深,加上可以由右至左來發展各種創新應用。如果從「被整合者」的角度來看,台灣未來則可以借重ICT的現有基礎,以華人優質生活的創新應用為目標,在市場所需要的分工項目上進一步開發軟體服務或提供關鍵零組件產品,進一步被整合到全球市場。這兩者是台灣未來值得努力的方向。

只要能找到對的方向,建立機制讓年輕世代及早投入,累積能力,一定可以為台灣開創出有競爭力的新方向。

Screen Shot 2016-08-18 at 11.51.41 AM

(本文書摘內容由合作夥伴天下雜誌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CH.Tsen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