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6-08-12 at 5.06.42 PM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最近自己在做VR相關的資料搜集,發現在硬體部份其實能卡位的廠商都已經差不多了,但是要如何做出差異性。其實還是看內容。以下為美國半導體製造商AMD接受科技媒體VentureBeat的專訪。(責任編輯鄒昀倢)

由於全新的VR 應用推動了對硬體的需求,如AMD 的Radeon 顯卡(GPUs),AMD 副總裁Roy Taylor 一直忙於同好萊塢娛樂公司、VR 初創公司和遊戲公司合作。在他看來,VR 就是新娛樂媒介的曙光。

目前,AMD 已在好萊塢設立了辦公室,致力於為VR 娛樂提供內容創意。Taylor 表示,未來的VR 技術將採用單眼4K ,比現在單眼1080p 更好。

以下內容是Taylor 在GamesBeat 2016 的採訪實錄。

GamesBeat:能簡要介紹以下您的職業生涯嗎?

Roy Taylor:1998 年,我是NIVIDIA 的創始人之一,在英國北安普頓工作,2005 年搬到美國,2010 年離開。後來,加入了好萊塢的一家創業公司,並搬到了洛杉磯,後來加入AMD。現在負責內容部分,與全世界的內容創作者一起工作。

GamesBeat:您一直都在參與內容方面的工作,最近加入了Advanced Imaging Society(AIS)和BAFTA(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這兩個機構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加入?

Roy Taylor:Advanced Imaging Society 成立於2009 年,成員包括迪士尼、華納兄弟、夢工廠和索尼,旨在促進立體3D 內容的發展,現在AIS 的方向包括VR 內容。

GamesBeat:您對VR 怎麼看?很顯然,與VR 內容相比,您對賣VR 頭顯沒多少興趣。

Roy Taylor:我很高興我見證了GPU 的發明。雖然我們現在已經熟悉了GPU 的標準,3D 是什麼,但在上世紀90 年代,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那時候,人們不知道遊戲能帶來多少財富,未來會發生什麼,但隱隱能讓人預料到。現在也是如此,如果你和內容創造者一起工作,他們的熱情會讓你瞥見未來。

1891 年,愛迪生發明了電影放映機;4 年後,盧米埃爾兄弟完成了第一部電影。但直到1907 年五分錢娛樂場(一種舊式自動點唱機)出現後,電影行業才開始騰飛。我們現在所處的時間就類似於1895 或1896 年,人們都可以預見未來將發生什麼。

很幸運的是,我可以和內容創作者一起交流。昨天我在加州的大學與學者、老師、學生以及電影製作人一起交流,他們告訴我他們關於VR 的想法。所以在我看來,VR 不是某件大事,而是適用於一切。

GamesBeat:我們已經見證了第一代VR 硬體,您能聊聊這個嗎?未來的VR 硬體會是怎樣的?

Roy Taylor:我很喜歡這些硬體,沒有Oculus 的話,我甚至都不會坐在這裡。我完全讚賞Palmer、Jason、Brendan 和他們的團隊,他們的工作太棒了。

與頭顯類似的是,從眼睛到螢幕的距離和高分辨率之間有相關性,4K 能帶來更漂亮的畫面。我並不想否認Oculus 和HTC 的成果,但從目前的分辨率到4K 之間還有很大的跨度。那一定會發生。電影行業也不希望像素成為障礙,他們希望更快獲得4K 乃至更高的分辨率。在未來,分辨率會更高,硬體價格更低。

GamesBeat:為什麼價格會降低呢?

Roy Taylor:我們都需要價格更實惠的VR 硬體,大家都明白這一點,但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現在製作一分鐘內容大約需要100 萬美元,《戰地風雲4》和《捉鬼敢死隊》都是如此。除非內容製作者一分鐘就能掙100 萬美元,但你我都知道,那不會發生。

大約1200 萬人玩過《捉鬼敢死隊》,《戰地風雲4》也吸引了1000 萬觀眾,取得這樣的成績是因為基礎設施足夠完善,才能吸引大量觀眾。

所以我們應該讓頭顯價格降低,讓數百萬人都能買得起,讓內容產業的產值達到1 分鐘100 萬美元。這樣VR 產業才可能出現3A 級的內容。

GamesBeat:最近你們在好萊塢設立了辦公室,為什麼?

Roy Taylor:是的,在日落大道6600 號。無論是對於我們,還是Intel 和NVIDIA,VR 都非常有用。我們都需要高質量的VR 內容,以及內容關聯的消費。如果沒有內容的話,大量的市場機會就與我們絕緣了。所以,幫助提高內容生產和內容消費之間,是存在關聯的。

我們不願意等太久,競爭對手們也是。在好萊塢設辦公室,是想支持當地的內容創造者,並加速投放到市場上的時間。很幸運,洛杉磯有很多內容創造者。

GamesBeat:您最近的一個觀點是「VR 即服務」?

Roy Taylor:令我驚訝的是,VR 在以一些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被應用。例如,VR 被用於安全培訓、醫藥。波音公司用VR 做虛擬的安全培訓;南加州大學Skip Rizzo 把VR 用於治療創傷後精神緊張性精神障礙(PTSD)。我們還看到房產經紀人用VR 賣房子,VR 被用於設計和製造業….

這些應用將給人們帶來第一波的VR 體驗,因而相當重要。VR 即服務——對於VR 應用——將帶領VR 走的更遠。

GamesBeat:您經歷過高潮和低谷,哪些地區在VR 行業投資最多?

Roy Taylor:目前是好萊塢,包括The Martian 和Paranormal Activity,這些我們稱之為VR 體驗(VRE, VR Experiences)。這類內容超過160 部,成本估計在7000 萬美金,還有200 部即將上映。好萊塢不會乾等,他們正在製造VR 內容,用這些內容促進傳統影片。

GamesBeat:AMD 剛剛宣布了360 度VR 拼接解決方案,與基於遊戲引擎的VR 相比,有何區別?我們該專注於哪一類?

Roy Taylor:遊戲引擎很快就能達到電影製作的標準。這很重要,因為電影行業更喜歡360 度拼接,因為他們喜歡相機。360 拼接解決方案的質量很好,特別是拼接得當的時候,可以解決很多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致力於拼接解決方案。但在理想情況下,把360 度VR 拼接解決方案和遊戲引擎結合使用是最好的。

我相信二者最終會融合在一起,但並不容易解決。我們認為,通過光場捕捉和現代相機類似的,能夠把它們相互結合。現在還是獨立的,但終究會成為一體。

GamesBeat:您對增強現實聊的不多,為什麼?

Roy Taylor:我愛AR,但我有點害怕,消費者需要時間來適應VR 和AR。我們拿Pokémon GO 開玩笑,但有人卻因為遊戲掉下懸崖,失去了生命。有人戴上AR 頭顯學做菜結果切到了手指,這也不是好消息。我們需要時間來適應新技術。

當然,我們也支持Daqri 等公司把AR 應用於工業和汽車,但我們需要時間。

GamesBeat:您對VR 有顧慮嗎?我們該怎麼應對?

Roy Taylor:一個爆款應用很可能不只是一款應用而已,而在於它的社交性。我舉個例子,我媽媽對我說,「Roy,聖誕節你能送我一個VR 頭顯嗎?」 她可是72 歲的女性了啊!

我說,「沒問題,你拿它來做什麼?」她說,「在VR 裡,我可以更年輕。」天吶!在VR 裡我還可以有六塊腹肌呢,但是如果大家看不到,也沒什麼用。所以,我希望能在VR 裡與朋友們交流,展示我的新形象。

我們可以創造一種環境,讓自己能成為一個更棒、更性感、更漂亮的自己,但它可能會讓人上癮。創造一個替身比我們自己過得更好,接下來的事情我真的不能確定。

GamesBeat:很快,我們將看到Ready Player One 的電影了,書中雪崩的描述激起了我們對VR 的興趣,還要多久我們才能看到?

Roy Taylor:不會很快,很多重要的元素還沒組合到一起。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就是社交,不是需要幾百人,而是數千人才能打造的社交環境。如果用計算能力去完成,我們需要渲染很多。

把這些元素組合在一起,非常具有挑戰,但一定能做到。我不知道還要多久,很顯然至少得好幾年。但問題是,5 年還是20 年?如果我們討論投入產出,又得回到我剛才所說的——VR 設備的價格要降下來。想要數以千萬計的用戶都擁有一台PC,價格必須從1000 美金降到500 美金。只有當我們達到一個安裝基數時,才能夠運行新發明。

GamesBeat:當提到VR 時,您怎麼區分AMD 和其他硬體公司?

Roy Taylor:我們有很多競爭對手,他們都值得尊重。有時他們也有不錯的成果,與我們的區別在於,我們進入這個行業更早一些,態度更認真一些。我們會投資VR 活動和工程師,在2015 年就推出了Liquid VR,距現在感覺似乎已經很久了。從更大程度上來說,我們專注於VR 社區和內容創作者。

我們想找到下一個Sergei,下一個Mark,他現在可能才15、16 歲。我在美國查普曼大學遇到年輕的電影製作人Sam Wicker,他的想法非常棒。事實上,我們在查普曼大學、英國國立電影電視學院、北京電影學院,都在努力尋找有創意的內容創造者。

所以,最大的區別在於理解我們需要深入內容創作者,同時接受不同的看法。我們當然能以350 美元賣賣最新顯卡,但我們沒有。因為我們知道,這個機會能讓我們創造一個新的產業,比短期內能收穫的利益更大。

GamesBeat:現在有很多VR 活動,哪些比較重要?您怎麼看待、怎麼甄別?

Roy Taylor:這其實很有意思。我們自己當然會去看一看、聊一聊或者贊助一些活動,但關注的永遠是——內容創造者在哪。如果內容創作者都找不到,就別談觀眾們了。這是我們關注點的獨特之處。

如果有活動要求我們介紹AMD 有多厲害,那就沒必要了。誰能幫我們找到下一個Sergei 和Mark,這才是我們的重點。

GamesBeat:迄今為止,您體驗過最好的VR 內容是什麼?

Roy Taylor:之前我曾被問過這個問題,結果收到了一大堆郵件問「你怎麼不說A/B/C 」。所以我就多說兩個吧。最喪病的是Paranormal Activity(電影《靈動:鬼影實錄》改編的VR 恐怖遊戲),簡直太可怕了。最棒的一款VR 遊戲是育碧的Eagle Flight,非常有趣。

體驗最好的是The Martian,這段關於火星的30 分鐘內容,體驗起來感覺才5 分鐘。我們在和一些大學教授在做一個關於VR 中的時間體驗的項目,內容將在近期公佈。

GamesBeat:您是否有這種感覺,我們即將進入一個深淵,如果到時候我們不想繼續下去了,怎樣才能全身而退?

Roy Taylor:這與我們創造收入模式的速度成正比。能夠Steam 和網頁上銷售內容很不錯,就回到了我之前的觀點上。我們需要給Michael Bays、James Camerons、Andy Wilsons 一分鐘掙100 萬美元的能力。除非我們能夠創造能獲得數億美元的收入模式,不然這就不會發生。

基於位置的VR 設備將成為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我們能夠讓一個買不起也不願意在家里安裝VR 設備的人,來一場VR 體驗,讓他們對此感興趣且願意付費,那我們就能創造真正的收入。獲得了收入,我們才有真正的生產價值。

(本文經合作夥伴愛範兒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在AMD 眼中,未來的VR 內容創造者一分鐘能賺100 萬美金〉。)

你也對VR產業有些觀察或想法嗎?跟我們分享吧!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

VR_600x100

你知不知道第一個研究 VR 有實務成果的是台灣人?你知不知道 HTC Vive 可以領先全球,靠的也是台灣在相關技術上的領先優勢?

TechOrange 邀請台灣重量級 VR 參與者,從趨勢、技術到應用與你一起剖析「它」為什麼重要?台灣又能如何創新?

* 機會難得,現場提供 VR 體驗活動!快來報名吧~

[kktix]https://kktix.com/tickets_widget?slug=taiwan-2016arvr[/kkt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