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不曉得各位有沒有感覺到,今年我們看奧運的方式、關注的重點跟4年前不太一樣了。今年台灣奧運的熱門話題竟然不是選手比賽,而是選手比窮、比慘。我們也不會真的守在電視機前面看奧運,而是透過線上轉播,或是影片highlight看重點,然後在社群媒體上引爆話題。(責任編輯鄒昀倢)

「我已經使出了體內的洪荒之力。」

在奧運會上成為網紅是怎樣一種體驗?大概是成為一個行走的表情包吧。

  • 表情包看奧運

今天上午,里約奧運女子100 米仰泳半決賽,傅園慧以58 秒95 的成績第三名晉級決賽。賽後的採訪讓眾多網友表示,這個妹子也太可愛了吧。

去年喀山世界游泳錦標賽,傅園慧在整理泳衣的時候不小心彈到自己,她解釋到:

比賽的泳衣太緊了,勒的再大的胸都平了。我們賽前要穿20分鐘泳衣,哇,嘖嘖額嘖嘖嘖,實在是太疼了。

你們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我看一次疼一次!你們一點都不在乎朕心裡的感受!我要拉黑你們!

你說這會不會成為我永生的恥辱。

耿直率真的性格讓傅園慧一下子成為了國民奧運小公主,微博很快有了127 萬粉絲。

傅園慧在2015 年就獲得喀山世界游泳錦標賽50 米仰泳冠軍,和女子4 乘100 米混合泳接力冠軍。

她在領獎的時候完全和另外三名隊友完全不是一個畫風。

如果寧澤濤是游泳界的一股清流,那傅園慧就是游泳界的一股泥石流。

社交媒體讓表情包成為奧運的主旋律:從看小鮮肉寧澤濤再到多動症患兒傅園慧,還有自帶王之蔑視的氣槍冠軍張夢雪。

聯合國理事長潘基文也因為在開幕式上不小心睡著,也被做成了表情包放在網上。

官微也調侃到:好了,可以回去睡了。

社交媒體讓奧運變得有人情味,人們也從關注比賽本身的得分轉向關心每個運動員的努力本身張夢雪冷靜沉著,拿到首金,表現高冷氣質;傅園慧呆萌可愛,活潑直率。每個運動員的性格和品質都能在最快的時間通過社交媒體傳達出來。

Screen Shot 2016-08-10 at 2.41.46 PM

  • 「唯金牌論」到「唯努力論」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得到收穫。這句話在奧運賽場上更為深刻,拿到獎牌就是國家驕傲的世界性比賽上,媒體的聚光燈始終聚焦獲得獎牌的運動員。孫楊雖然以0.13s 痛失金牌,但金牌得主霍頓的日子並不好過。

霍頓的Instagram 已經被惡搞的表情包攻陷。

Screen Shot 2016-08-10 at 2.42.22 PM

孫楊在面對外媒記者提問關於霍頓時霸氣回應:「不認識,我是1500 米之王我代表了新的世界。」

社交媒體的介入,讓以往的「唯金牌論」轉向「唯努力論」。90 後德國體操隊員安德烈亞斯·托巴在平地訓練時不幸撕裂了韌帶。但他依舊帶傷參加比賽,只因為了讓德國獲得參賽資格。

他一瘸一拐的走上賽場,咬著牙堅持,拼命沖向平衡木。

準確完成整套動作後,再一次重重摔倒。他哭著走下賽場與隊友擁抱。

最終德國男子體操隊以第八名的成績擦邊挺進決賽。

賽場上不止這一個動容時刻。

耶絲拉•馬爾迪在女子100 米蝶泳預賽上,以1 分09 秒21 的成績位列第41名,雖然無緣半決賽,但她依舊很開心。她的排名後是一片空白的國旗。

Screen Shot 2016-08-10 at 2.44.14 PM

今年的里約奧運會上第一次出現難民代表團。

她說:「我想向每一個人展現我們在苦難之後的安寧生活。我也想鼓舞大家在生活中多做一些美好的事情,永遠不要放棄夢想。」

沒有一個奧運選手像她一樣,在冰冷的海水中為生存而拼命游泳,尤絲拉及妹妹和另一位年輕人推著坐滿20 人的失去的動力的小船,經曆三個小時冰冷海水浸泡才到達海岸。因戰火流離,被五環庇護。尤絲拉所拯救的生命,比金牌更重。

  • 另一種發聲方式

當我們在看奧運的時候我們在討論什麼?

Screen Shot 2016-08-10 at 2.45.08 PM

明星臉奧運選手,最美撐桿跳運動員,還是段子手白岩松。

更多的人參與進奧運的討論裡,從奧運這件全球性的事件中便可看出社交媒體正在顛覆訊息傳播。所有人都能成為社交媒體中發聲的渠道,並且自由地表達喜惡。訊息的延伸化和泛娛樂化已經成了主流。

社交媒體並不會成為直接革掉新聞媒體命脈的媒介形式,卻是一種更新更受歡迎的發布渠道。

納米比亞選手自行車運動員丹·克拉文(Dan Craven),在女朋友的幫助下通過Twitter 全程直播了自己的奧運會比賽,爭先搶得了Twitter 上的頭條,雖然沒有得到獎牌,但也在終點獲得自己喜歡的rusk 餅乾。

Screen Shot 2016-08-10 at 2.45.51 PM

而今天朋友圈的焦點傅園慧一天內也在微博增粉120 多萬。

在大眾傳播語境之下,所有人都在助推了事件的走向,本來是不會受關注的小人物,也能通過社交媒介成為大眾歡迎的奧運明星。

  • 「擁抱」社交媒體的奧運

大眾使用社交媒體表達了對傳統媒體只求奧運中大新聞的片面報導,傳達更加正確的價值觀。

用社交媒體發聲是傳達時代的脈搏還是時代的噪音?

從1896 年第一屆奧運由印刷傳達訊息,到1936 年舉辦的德國柏林奧運會使用收音機。

1964 開始東京奧運會首次使用電視衛星直播,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會首次發布奧運會官網。

2016 年的今天,我們通過朋友圈和表情包看奧運。

一部奧運史,也是一部傳播媒介史。奧運「擁抱」社交媒體的時代,你喜歡嗎?

(本文經合作夥伴愛範兒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沒想到奧運剛到第三天,我的手機就被塞滿了表情包〉。)